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能听见凶器的声音[九零]在线阅读 - 3 第 3 章

3 第 3 章

        晏昀单手抄着口袋,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打了个哈欠后等着。

        他看起来没什么脾气,人模狗样,但队里其他人基本上都知道他的臭脾气。

        若谁做错了事,是真的会挨骂的,说是被骂得狗血淋头也不为过。

        女警员担心林瑄禾被晏昀吓哭,打起圆场来,“晏队,今天是她发现的尸体,看到后就报案了,很勇敢。”

        “她还在现场乱走,”男警员不客气道,“明明是警院的学生,连这点儿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如果线索被破坏,谁来负责?”

        晏昀抓住重点,惊讶地看过去,“你已经上大学了?”

        林瑄禾拧拧眉,低头看了眼自己。

        她现在的身材和脸,与真正的她几乎没有差别。

        从前在后世,她便总被取笑是小孩子身材,朋友总说,他们连对她大声说话,都会觉得是在欺负小孩子。

        林瑄禾闷闷不乐地看过去,“是的。”

        晏昀小声嘀咕道:“我说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高了。”

        林瑄禾:“……”

        他是在拿小学生和她做比较吗?!

        男警员催促道:“你要是说不出来,就赶紧离开,别再给我们添乱了。”

        现场的痕迹最是重要,张建明遇害现场,无论怎么看,都是凶手入室抢劫后偶遇张建明,于是杀人民口。

        起码在他心中,这已经成为定论。

        林瑄禾却反问道:“你说这是入室抢劫,有何依据?”

        男警员一口气将想法说出来,“门锁有被破坏的痕迹,现场被人翻找过,家中有财物丢失。”

        “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吗?”

        “不和谐?”男警员随意扫了眼四周,“如果你想说的是时间问题,那就不必了。现在虽然是白天,但我们调查过,张建明不是正式职工,除了偶尔去上工,其他时间几乎都在打牌。也就是说,这个家通常是白天没人,晚上有人。凶手选在家里没人时进来,也合情理。”

        男警员说得有理有据。

        入室抢劫大多数发生在晚上,或是人少的地段,但也不是没有例外。

        仅凭这一点,是无法推翻入室抢劫的结论的。

        林瑄禾却摇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

        这回轮到男警员惊讶了,“还有哪里不和谐的?”

        “被偷走的财物,”林瑄禾指着大屋和客厅说道,“客厅的确被翻得很乱,但大屋和小屋几乎是干净的。”

        “所以?”

        林瑄禾说:“方才我问过杜丽娟丢失的东西都放在哪里,她的答案是,有五百块钱放在大屋的衣柜底下。凶手好像知道她放钱的位置似的,准确无误地找到了。我去过大屋,大屋里除了衣柜,还有两个抽屉,其中一个抽屉带锁,如果是第一次来这里,要去偷钱,你会放弃带锁的抽屉,第一时间去找衣柜吗?”

        男警员怔了一怔。

        他走进大屋里,果然和林瑄禾说得一样。

        衣柜甚至都没有被翻乱,挂着的衣服好端端,凶手只是取出了放在最下面的几件衣服,随手丢在床上而已。

        就好像他一开始就知道钱到底藏在哪里。

        眼瞅着男警员不说话了,女警和严姿都冷愣愣地看向林瑄禾。

        尤其是严姿,好像不认识林瑄禾了似的,嘴张了好几遍,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心里咆哮。

        说好一起当差生!她却偷偷学了习!

        晏昀却是不甚在意的样子,他笑笑,“仅凭这几点,无法证实你们二人的观点,还需要再调查。”

        林瑄禾道:“还有一点。”

        晏昀看过去。

        林瑄禾虽然身材娇小,但这张脸却组合得很是好看。

        鼻梁秀气小巧,双瞳剪水,宛如春雨过后新生的花朵,朝气蓬勃。

        林瑄禾认真道:“凶器不是厨房的刀,而是这一把。”

        林瑄禾将刚刚放下刀的捡起来递过去。

        匕首失声尖叫,“男人!是臭男人的味道!女人,不许把我给他,不许!不然我就要去看看你的心脏长什么样!”

        林瑄禾摸了摸胸口。

        这要是所有凶器都找她报复,她还活不成了呢。

        晏昀戴好手套接过去。

        匕首一到晏昀手里,就彻底噤了声,方才张牙舞爪的好像不是它。

        晏昀则敛起玩味的神色,一边仔细观察,一边正色道:“继续说。”

        “张建明身下的血迹有拖拽过的痕迹,这说明凶手杀人后曾移动张建明的尸体。从痕迹来看,最大的可能就是将他翻了个身。在案发现场,凶手的每一个行为都是有理由的,我猜测,他将凶手翻转,目的就是更换凶器。”

        男警员不甘心道:“你都说了是猜测,有证据吗?”

        “这一点尸检会告诉我们答案,法医还没出详细的验尸报告,发现这一点其实只是时间问题。”林瑄禾说,“我观察过,插在尸体上的刀与这把匕首宽度、长度都不同,法医检查后就会发现伤口处有方向不一致的肉瓣,这是曾有两把刀刺过张建明的证据。”

        蹲在一旁等着收尸体的法医听了,走到尸体旁,将多余的衣料剪去,仔细观察起创口来。

        片刻,他下了结论,“的确有肉瓣,两把刀长度不同,等剖开尸体后,现象会更明显。晏队,我虽然还不能断定哪一把刀是凶器,但这个小姑娘说得没错,起码有两把刀刺过相同的位置。”

        有了法医的支持,林瑄禾继续说道:“不仅如此,我们大家应该都有把钱放在口袋里的习惯,尤其是现在,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个钱夹吧?”

        女警员的思路已经完全被林瑄禾牵着走,“你是想说,凶手没有翻他的口袋?”

        “是的,你们看,死者身上一共有五个口袋,但他的衣服整整齐齐的。若真是为财而来,他明明已经翻了尸体,为何不去翻口袋,把钱一起拿走?”

        女警员连连点头,赞许地看着林瑄禾。

        她原本看到林瑄禾与严姿吓得瑟瑟发抖,还担心她们不能提供证词,没想到林瑄禾胆大心细,一开始都是装的。

        “晏队,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诶。”

        男警员撇了撇嘴巴,到底没再说什么。

        他想反驳,但好像已经找不到什么理由了。

        晏昀拿着匕首,放在灯光下细看。

        匕首上有镂空的花纹,晏昀在犄角旮旯的地方,看到了些许暗红色的痕迹。

        他将匕首交给女警,“带回去检查。”

        严姿完全忘记害怕,偷偷溜到林瑄禾身边,满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瑄禾,你怎么突然开窍了?你好聪明诶!”

        夸赞完,严姿忽然又想到一件悲伤的事情。

        瑄禾变聪明了,以后倒数第一不就是她了吗?!

        友谊的小船到底是出现裂痕了。

        法医尸检有异常结果,案子就不能轻易定性,晏昀说道:“重新看一遍现场,不要放过任何痕迹,还有……”

        晏昀看向杜丽娟。

        杜丽娟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新手绢落在了地上。

        晏昀走过去,经过林瑄禾时,林瑄禾明显感受到了压迫感。

        她抬起头,郁闷地看着,只觉得晏昀高得一眼看不到边。

        晦气。

        晏昀走到杜丽娟身边,俯身捡起手帕,看了两眼后,笑着说道:“刚买的?旧手帕丢去哪儿了?”

        杜丽娟的手不自觉地抚摸着自己的大腿,她笑容有些许僵硬,“坏了,丢在厂子里了。”

        “哦?”晏昀漫不经心道,“看起来还能找到,那就劳烦你去取来了。”

        严姿纳闷道:“要旧的手帕做什么呀?”

        晏昀自然是不会回答的,可奇怪的是杜丽娟只是干坐着,一动不动。

        她额前渐渐积了些汗,天气明明还算凉爽。

        见杜丽娟不作声,晏昀敛起笑意,“手帕拿去擦血迹了,对吗?杜丽娟,你究竟是什么时候从厂子里回来的,需要我叫人去火柴厂取证吗?还是说,你能把你背包里的东西倒出来给我们看看?”

        汗水顺着杜丽娟的脸颊滑落,她抓紧单肩包,脸色惨白。

        沉默良久,杜丽娟艰难开口,“这件事……你们别告诉小山行不行?你们答应我,我就……全都说。”

        杜丽娟口中的张山是她的儿子。

        他们办案虽然严格,但也不想让人家的亲儿子看到这番惨状,有些要求,是可以酌情答应的。

        晏昀示意道:“你说。”

        “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张建明整日无所事事,全靠我来养。我养小山一个人本来就有些吃力,我嫁给他,是想过好日子,谁知道他会是这个德行。今天回来,我看见他又在喝酒,就和他吵了几句,一时气不过,就……”

        杜丽娟低下头,神情落寞,“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他根本就不是人,你们看,他一喝酒就动手打我,一次又一次,我都数不清到底打了多少次。”

        她撸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的一道道伤痕。

        林瑄禾忽然想到,匕首很抗拒与男人接触,而且它明明是个小女孩的声音,却会学男人怪声怪气的说话。

        想来平时张建明在家里都是这样对待杜丽娟和张山的,才会被匕首有样学样。

        “我不想继续过了,所以,杀了就杀了,我认罪。”

        听了杜丽娟的叙述,女警员偷偷叹口气。

        方才他们走访时邻居便说过,经常会听到哀嚎声,最初他们以为张建明是在打张山,后来发现,杜丽娟和张山都会挨打。

        杜丽娟站起身,“走吧,我跟你们走。”

        就在女警员想将杜丽娟带走时,林瑄禾冷不丁开口道:“凶手不是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