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能听见凶器的声音[九零]在线阅读 - 2 第 2 章

2 第 2 章

        幸而林瑄禾已经接受系统的存在,对于会说话的“大男子主义”匕首,林瑄禾也就见怪不怪了。

        她惊讶的是,凶器竟然不是警方认定的那把刀,而是这把看起来不算锋利的匕首。

        林瑄禾尝试着与它沟通,“你既然知道自己伤了人,那应该看到凶手的长相了?”

        匕首的声音异常尖锐,林瑄禾似乎已经看到它叉腰骂街的景象,“我才没有伤人!那个臭男人,他的血臭死了,差点把我淹死!”

        林瑄禾想了想,觉得它说得也有道理。

        杀人的是凶手,这匕首嘛,充其量只是被利用了。

        “是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看到是谁强迫你去接触男人了吗?”

        匕首却不吭声了。

        林瑄禾弯弯唇,她随手拿起作业本,撕下一张纸垫着,将匕首拿了起来,“看你的材质,也不知道能经受得住多少度的高温,拿到钢厂去试试好了。”

        匕首高声尖叫,“杀刀了!杀刀了!救命!”

        林瑄禾道:“你若不说,我就只有能这么做了。”

        匕首心虚道:“美丽的小姑娘,不是我不告诉你呢,人家当时好怕怕,什么都没看到呢。”

        这匕首倒是能屈能伸,刚刚还咋咋呼呼不可一世,现在就学会夸赞她了。

        光是听它的声音,林瑄禾都能自动想象出一张委屈的脸来。

        然而林瑄禾听了,非但没有泄气,反而淡定道:“好的,谢谢你告诉我答案。”

        匕首:“?”

        这个人类在说什么,它刚刚说啥了?

        林瑄禾拿着匕首走出小卧室。

        一个警员留意到林瑄禾,忙走过来,“你怎么能在案发现场乱逛?快走快走。”

        林瑄禾的注意力却全在女主人身上。

        女主人叫杜丽娟,死者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张建明。

        杜丽娟正捂着脸哭泣,“人没了,钱也没了,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呦!我带小松嫁给他,就是想过好日子,现在好了,什么都没了!”

        林瑄禾心念一动,问:“你的意思是,家里丢了东西了?”

        方才的警员正想赶林瑄禾走,见她竟然还敢停下来,有些恼火,“这是命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还是个学生,就别掺和了,看过现场就赶紧走。”

        “我是警院的学生,”林瑄禾平静地解释,“我只是想知道案子的定性。”

        “你是警院的?”警员非但没因此对林瑄禾生出好感,神情反而更加一言难尽,“警院的学生,见到尸体,吓成这个鬼样子?唉,老师说得对,真是一茬不如一茬。”

        方才林瑄禾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

        原本以为她只是个小姑娘,害怕也算正常。

        但她竟然是警院的学生。

        当初他们念警院的时候,那可都是刻苦训练,认真学习。第一次出现场都会胆怯,但却没一个人只因为害怕就不参与了,这可是放在他们肩头的责任。

        真是世风日下。

        林瑄禾不想与他争辩,她只关心能不能顺利破案。

        杜丽娟掏出一块新手娟,擦干眼泪,不等警员示意就自顾自说道:“我家里丢了不少东西,我结婚时买的手表,当时花了一百多块钱,家里放的五百块现金,是我打算给我父母邮过去的,也都没了。哦对了,我的一对银耳钉也没了。”

        林瑄禾问:“这些东西都放在哪里?”

        “五百块钱在大屋衣柜底下,耳钉和手表在客厅的柜子里……你问这些做什么?”

        林瑄禾非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继续追问道:“家里还有其他贵重的东西吗?”

        “没有了……你到底是谁?”

        女警这才反应过来,尴尬地走过来,拉住林瑄禾的手,“非常感谢你的帮忙,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出去吧。”

        林瑄禾却没动弹,反而大声道:“如果是入室抢劫,凶手就是随机选择的目标,与死者不相识,对吗?”

        男警员来了火气,“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瑄禾回过头,一字一顿道:“我要说的是,这不是入室抢劫,凶手不但认识死者,两人甚至十分熟悉。”

        林瑄禾一句话,成功让整个房子陷入寂静之中。

        严姿更是吓得花容失色,拼命朝林瑄禾打手势,“瑄禾,你快出来呀,他们不会判断错的!”

        他们这些还没毕业的学生,又是倒数的差生,判断力和身经百战的警员怎么比?

        林瑄禾却是不为所动,反而又重复了一遍,“凶手与死者非常熟悉,这家里的每个人都有嫌疑。”

        林瑄禾话音刚落,就听到匕首惊惧的叫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比厨房的老菜刀还恶毒!我不认识凶手!不认识!你说错了!”

        林瑄禾不以为意地将它揣进口袋。

        匕首:“……,天黑了?”

        杜丽娟呆滞一瞬,惊叫道:“你是在怀疑我?!天,我好端端,去杀我男人做什么,就为了让自己当寡妇吗?!”

        男警员也不耐烦道:“你不了解情况,就别乱说了,办案讲究证据,我们会根据案子的情况判断。”

        其他人只是笑笑,没把林瑄禾的话放在心上。

        林瑄禾拧柠眉,她现在身份尴尬,还真没什么立场提出意见。

        但她必须破案,五个点数可是能换五百块钱的。

        林瑄禾正想说些什么,身后忽然传来动静。

        她抬头看去,只见一身材高挑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只穿了件宽松的黑色t恤,小臂的肌肉紧实有利,线条流畅。他走动时,t恤的布料贴在腹部,隐约能看到腹肌的轮廓。

        他身高在一米八五往上,九十年代的营养远不如后世,一米八五已经算是很高了。

        男人的脸倒还算是白净,鼻梁硬挺,剑眉凌厉,眼眸若深夜星河般深邃。

        他长得俊秀,只不过实在是不修边幅,短发微乱,胡茬冒了一点点头,看起来像是刚睡醒就过来。

        旁人见了他,主动打起招呼来,“晏队。”

        晏昀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下意识看了林瑄禾一眼,才问:“什么情况?”

        “死者张建明,男,40岁。痕检科的同事已经来过了,尸体要带回去进行尸检,初步判断是凶手入室抢劫,遇到张建明后,将他杀害逃跑。”

        晏昀扫了一眼现场,没有立刻应声,反而看向林瑄禾。

        他弯起唇,笑眯眯地看着她,“小朋友,你刚刚说这是熟人作案,有什么依据?你若是说不清楚,可是要负责任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