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442章 圈禁

第442章 圈禁

        “有你在真好。”

        宸王嗓音很轻,几不可闻,钱多多正在忙手上的事情没有听清楚于是转头问他。

        “您说什么,殿下。”

        宸王苍白的脸庞渐渐地染上一丝红润,有些不好意思的避开钱多多的眼神,钱多多抿了一下唇,转身去继续忙自己的,结果听到身后一道轻却清晰的声音传了过来。

        他说。

        “有你真好,多多!”

        钱多多窈窕的身形微微一怔,心莫名怦怦地跳跃着,让她捏着东西的手竟隐隐有些颤抖,她变得紧张也变得开心,竟羞到有些不敢转身去面对宸王。

        “多多。”

        宸王唤着她的名字,语气温柔又旖旎。

        “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他的眼神渐渐清明,像有一道光打在她的身上,他看着她娇羞的转身一步一步娉婷而来,宸王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其它,待到她坐在自己身边后,宸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钱多多下意识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宸王却是紧了紧,轻轻叹息了一声,宸王有些痛苦的说道。

        “我知道你在挣扎什么,我也同样在挣扎!”

        眼泪溢出来的时候,钱多多垂下了眼帘,是啊,他们当时说得清清楚楚,彼此都是为了逃避婚事,为了不遇那种居心叵测的人,为了自由,为了守住十鸢的爱情,所以他们才决定订亲的,他们可以做最好的朋友,最知心的朋友,但是不应该做爱人。

        可是。

        钱多多长睫狠狠颤抖,泪汪汪的眼眸看着宸王,他方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也在挣扎?

        难道他?

        她不敢多想,急忙摇头敛了自己的心神。

        “多多,我们退婚吧。”

        这句话刺进耳朵里的时候,钱多多倏地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看着宸王,宸王看着她这般柔弱惊恐的模样,心间亦是剧痛,苦笑间,轻声道。

        “你先别急,听我说。”

        见她这般难受,宸王自也猜得出一两分她对自己的情义,说着宸王便挣扎着要坐起来,钱多多急忙倾身过去压住他的动作急道。

        “别起来,动了伤口就是大事,我听你说。”

        刚说完,手便被宸王握住,他深深地看着她,眼里的情愫便再也没有隐藏,而是越来越明显,越来越直白。

        “原本我想着早些与你成亲,带着你和母妃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远离京城也许她能够清醒一点,不再对那个位置有所期待,可眼下你也看到了,她油米不进,迟早是会出事,会作茧自缚的,到时候别说是太子殿下,不是父皇也不会放过她。”

        “多多,我并非不喜……”

        钱多多心尖狠狠颤抖,脸上有些滚烫,他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钱多多大概也能猜出他话里的意思。

        “母妃出事,我这个做儿子的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有可能发配边疆,有可能被处死,若是这样我肯定不能拖累了你,不能与你成亲的,我会把手上的东西全都清出来送给你,到时候你带着这些产业和嫁妆,再挑一个好人家,应该能好好过完这一生的。”

        那种越来越不好的感觉不断地撞击着宸王,哪怕是昏迷的时候,他都似乎在梦里看到了自己和母妃的结局,只是在那些鲜血里,他始终记得自己还有一个未婚妻,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去护,所以他才醒得这么早。

        “殿下,我若是不想退婚呢?”

        她可以在宸王鼎盛的时候离开他,可以在他爱上别人的时候离开,但绝不会在这种时候离开,想着什么事情都要他一个人去承受的时候,钱多多的心便疼痛不已。

        “殿下,宫里来圣旨了。”

        钱多多和宸王对视了一眼,两人眼里都闪过一丝沉重,钱多多起身吩咐。

        “去迎进来,就说宸王殿下受了重伤到现在还没有醒。”

        “是。”

        下人转身出去,没多久就听到了院子里有脚步声响起,钱多多急忙整理自己的衣裙,转头看向门口的位置,静静等着。

        长指攥紧的时候,她慌乱的想,会是怎样的圣旨?发配的?还是斩头的?还是贬为庶民的?

        “见过太子殿下。”

        可门被推开的刹那间,院子里又响起给太子殿下施礼的声音,钱多多急忙奔向窗口,趁着缝隙看向外面。

        宣旨的太监在前面,太子在后面,看他神色匆匆的模样,似乎是着急赶过来的。

        见到宣旨的太监手里还拿着圣旨,楚天妤那双担忧的眼里暗暗松懈了一些,太子则冷着眉眼看向圣旨。

        “圣旨交给孤,这件事情孤来处理,任何后果都由孤来承担。”

        “这……”

        宣旨的公公眼底精光一闪,面上为难,一边将圣旨往外拿,一边说道。

        “这怎么行呢,太子殿下,这可是皇上下的旨,说了要马上执行,奴才兵都带来了。”

        太子接过他递来的圣旨,知道他在走场面,看了明玉一眼,明玉抬手就上去不轻不重的给了他一巴掌,打得不重,但有技巧,然后就看到宣旨公公的脸肿起来了,明玉急忙从怀里拿了药膏递到他的手里蹙眉怒道。

        “殿下说了,一切后果由殿下承担,这儿没你们什么事了,滚。”

        “是。”

        宣旨公公哭丧着脸施了一礼,领着人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明玉将圣旨呈到了太子殿下的面前,太子展开一看,随后脸色阴沉无比。

        圣旨果然是对宸王的处置,也果然是流放三千里之外的蛮荒之地,那里要么风雪不止,要么暴晒不止,是大夏国用来流放罪恶深重之人的地方,虽然每年都有人流放到那里去,但大部分都还没走到地方就已经死了。

        宸王若是流放到了那里,能不能活命还是两说。

        钱多多惊恐的看着这一幕,此事若是太子殿下插手,那连累的便是太子殿下,皇上那里会放过他们吗?

        太子把圣旨交给楚天妤,楚天妤看了一眼之后冷笑了笑,她转身走进厢房,钱多多迎了上去。

        “如何?”

        钱多多自是不敢去碰那圣旨的,也不想知道里面的内容是什么,楚天妤握着她的手轻声道。

        “皇上现在怀疑宸王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什么?”

        钱多多惊得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抓紧天妤的手。

        “这……这可如何是好?殿下他当真不是皇上的儿子吗?”

        如果只是德妃闹腾,也许还不会要宸王的命,可若是皇上怀疑宸王不是他的儿子,那必定是要命的呀。

        “他是皇上的儿子,只是皇上的个性一向诡异,一旦怀疑是收不住的,所以太子殿下眼下能做的就是把宸王圈禁起来,暂时不见天日,待到他日再出来。”

        “好。”

        只要能救下宸王殿下的命怎么样都是好的,楚天妤轻轻点头,然后转身出去,钱多多急忙转身去看宸王,宸王看着她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

        “你看,我说得没错吧,父皇那边一定会迁怒,多多,这婚还是得退。”

        知道已经出了事,也知道太子和天妤一定会保下他,钱多多反而冷静了下来,上前接过帕子轻轻擦拭着他的手背道。

        “这婚退不退我说了算,轮不到你来说,殿下那边送来了消息,你大概会被圈禁。”

        “只是圈禁?”

        宸王眼里微微惊讶,随后又了然,片刻后又红了眼睛,既然到了这一步那只能说明,那就是母妃出事了。

        她做出那种离经叛道的事情,触的全是皇上的逆鳞,皇上怎么可能放过她们。

        “天妤说会圈禁,我没有问圣旨上写的是什么,也不敢问,我在想既然有太子殿下和天妤保着,咱们也许最后还能过些平安日子。”

        “殿下。”钱多多俯身握着他的手“咱们不当这殿下了好吗?咱们当个平头百姓,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

        宸王微微抿唇,握紧钱多多的手。

        “你是御封的宸王妃,是我的未婚妻,说实话,我并不想放开你,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成为平头百姓之后,再入赘你家,可好?”

        “入赘?”

        钱多多吓了一跳,他堂堂殿下,地位尊贵,怎么会入赘到别人家去?可……可若真是这样,那该有多好啊,她便再也没有任何的顾虑了。

        钱府本就只有她一个女儿,本还想着父亲和母亲以后老了可要怎么办呢,如果殿下能跟着她走,那她还能住在钱府,还能日日见到自己的双亲。

        钱多多顿时来了精神,紧紧握着宸王的手,也不再想其它,轻声道。

        “殿下,若当真是这样,我想我父亲和母亲会很高兴,虽然这样说不地道,但真的会很高兴。”

        宸王伸手拍了拍钱多多的头,一时间心底深处的阴郁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散开了,就像世人说的,老天把所有的门都给你关上了,但也还是悄悄给你开了一扇窗。

        ……

        路上。

        太子和楚天妤坐在马车里,两人的神情都有些沉重,踏进皇宫,行走在深红色的永巷里,宫人纷纷施礼,穿过御花园时,一道仙风道骨的身影正静静的站在湖边,见到太子殿下和楚天妤,他急忙上前施礼。

        太子也只是朝他点了点头,那人便恭敬作揖,太子和楚天妤慢慢从他的身边走过,外人看着他们只是见礼后分开,但实际上,楚天妤听到了丹闲轻声说的一句话。

        “丹闲说近来不宜见血,也不宜父子分离,所以您再去说要圈禁宸王八成能成功了。”

        “多谢。”

        太子握紧楚天妤的手,转头问他。

        “若是有一天,孤也被圈禁呢?”

        “殿下,不论你走的路如何,我都会陪你一起走下去,这点您不用担心,不过……我想问的是……您会被圈禁吗?”

        楚天妤仰头反问着身边这玉树临风的少年,太子眼眸微冷,没有说话却是微微抿了一下唇。

        的确。

        他不会给皇帝这样的机会,如果皇帝要封禁他,那他只能送皇帝升天!

        踏进敬德殿的时候,皇上刚刚服下丹药,正在小憩,睁开眼眸恍惚间看到楚天妤似仙子一般踏步而来,皇上急忙坐了起来,太子不露声色挡在楚天妤的面前,冷声道。

        “儿臣见过父皇。”

        皇上冷眉一蹙,随后才看清楚原来是太子和楚天妤,而楚天妤是他得不到的女子,皇上顿时烦躁起来。

        “怎么过来了?”

        太子之前一直病重,这会看着,虽然脸色不是很好,步子也有些虚浮,但应该是死不了的。

        楚天妤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交给四海公公。

        “皇上,这是小舅舅出去做生意的时候发现的一枚血玉,他说好看,便雕了一枚玉菩萨想要送给您。”

        四海公公接过呈了上去,皇帝一眼就看出那是个好东西,且他这段时间确实是在礼佛,也吩咐了下去要雕一尊小菩萨放在身上带着走,没想到他昨天才说,今天楚天妤就送过来了。

        看来。

        这程氏一族果然是旺他的!

        丹鹤说程氏一族一直都在旺他,他是相信的,毕竟程老太太一直都是他的福星,这样一来皇上的心情倒是好了一些,看向太子。

        太子将圣旨归还给了皇上,然后细细分析了一番,连打带哄地让皇上根本来不及思考就同意了太子的提议。

        反正流放和圈禁对皇上来说没有什么两样,都是把他剔除皇族,且他能感觉得到眼前的太子不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带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霸道,他才说一句否定的话,太子就搬出好几座大山压向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一刻。

        皇上发现太子似乎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太子,他站在那里娓娓道来的一些事情,看起来是向他禀报,实际上只是在告诉他要怎么做,要怎么说而已。

        “皇上。”

        四海公公将一本册子呈到皇上的面前。

        “奴婢查过那位,从她在闺阁一直到进宫,到怀孕生子,可以肯定宸王殿下真是您的皇子,并非与他人所生,所以太子殿下提出圈禁宸王殿下,一是将这件事情捂住,二来也是保全了您与宸王殿下的父子之情。”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