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393章 了却兄弟之情?

第393章 了却兄弟之情?

        “天妤。”

        头顶传来太子低沉好听又有些委屈的嗓音,楚天妤身子微僵,太子轻轻地抚着她柔顺的长发,继续说话。

        “你知道孤有多爱你的吧?”

        一股炙热在脸蛋上蜂拥,心间深处被撕开,细密的疼痛也钻了出来,楚天妤抬起头有些慌乱的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面对太子殿下,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太子殿下说这样的话,可听在耳朵里却像是成了亲许多年的夫妻在夜色里轻声厮磨,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与温暖。

        没有任何的犹豫楚天妤便重重点头,眼里有内疚溢现,太子便知道她会是这样的神情,叹了一口气握紧她的手。

        “不必觉得内疚,孤说过,不过是身不由己,孤等得起。”

        他知道这话说起来会让人有些难过,但这也是事实,坐下后,太子看着楚天妤。

        “我知你想要让你母亲放心,也安心,所以这件事情暂时便这样,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好么?”

        “好。”

        楚天妤颤声应着,擦了眼泪,然后才与太子蹙眉说了起来。

        “殿下,你可知道一叶和知秋查到了什么?”

        太子卷翘的长睫狠狠地颤抖了起来,漆黑的双目像是深渊一般让人堕入之后无法攀爬,楚天妤看着他这模样,不由得微微蹙眉,太子这模样,看着好像早就洞悉了一切似的。

        难道他早就知道了?

        “天妤。”

        太子从矮几的抽屉里拿出一只精致的盒子,打开后,里面躺着一支红色的大牡丹簪子一边倾身戴在她的鬓间时,一边沉声道。

        “琉璃告诉孤,当年德妃娘娘之所以会收养孤,是因为你的外祖母求过她。”

        楚天妤的心刹那间沉了下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对德妃娘娘的印象极好,太子对德妃娘娘的感情想必也极深。

        “当年她收留孤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妃,如今一路爬到四妃之一,程府出了不少的力气。”

        当年。

        德妃的母家不过是小小官职,也没有什么钱财,想要助德妃一路扶摇直上的可能性几乎不大,所以太子让人一查之下才发现,这些年程府一直在暗中给德妃大量的钱财,让她打点一切,也让她替太子拉拢人心。

        但事实上。

        德妃把相当大一部份的力量全都握在了自己的手里,甚至推给了宸王,故而宸王在朝中的影响力不如邺王,但也远胜其他的王爷。

        “你早就知道,但却一直没有说?”

        楚天妤轻声问着,眼里都是心疼,好多的事情他明明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却也是承受得最多的那一个。

        “也没有很早知道,只是开始查慕容笙笙之后才无意间发现的,似乎有慕容世家的人在帮助孤,故意让孤发现这一幕。”

        楚天妤垂眸,这应该是楚寻在幕后做下的事情,因为他的帮助太子才这么顺利的发现了一切。

        “殿下,您难过吗?”

        厢房里原本拥有的一点温暖瞬间散了去,一股子寒意从外面钻了进来,太子绝美的容颜渐渐地有些苍白,好一会儿,他才冷声道。

        “难过的。”

        在他最害怕,最痛苦的时候,是德妃救下了他,带走了他,让他免受了无数的羞辱和苦楚,加上宸王一直都爱护他这个哥哥,所以他对德妃娘娘和宸王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哪怕他知道了德妃娘娘之所以帮他,是因为程府外祖母的原因,他也一样没有减少半分对德妃娘娘的尊敬。

        他……甚至把德妃娘娘当成了自己的另一个母亲。

        突然间查出这般的真相,太子静静地坐在露台上坐了整整几个时辰都没有说话,忆起过往的种种,心口像是有一把刀子在剜,鲜血横流。

        德妃与慕容笙笙、慕容浅藏合作,目的无非是一个,一是借着他的力把邺王除掉,二是借着他的力把宸王抬上去。

        这便是她对钱多多一直都不冷不热,保持距离,让人看不出喜爱也看不出讨厌的原因,因为在她的眼里,其实钱多多是配不上宸王的吧?

        德妃心中理想的儿媳妇人选应该是四大世家,娶一个得四个家族的镶助,比起一个京官,势力要庞大得多。

        她未必觉得慕容笙笙是个好人选,只不过是想借慕容笙笙与四大家族搭上关系而已。

        “宸王该不该知道这件事情呢?”

        宸王单纯,也重情义,更是把太子当成了最亲最亲的哥哥,艰难的这些年里,宸王也用心护过他的。

        只是。

        在帝王宝座面前,当真有人看不上那个位置吗?

        “孤想告诉他。”

        不论是继续做兄弟,还是从此之后各行陌路,甚至成为敌人,他都想要与宸王说清楚,方才了了他心中对宸王的兄弟之情。

        “恩。”

        楚天妤点头,往后靠着的时候轻轻叹息了一声,多好的感情啊,她原本还以为哪怕是在血染的皇室,也能见证到最好的兄弟之情,原来是她太天真了么?

        沉静下来的时候,两人的心绪都很沉重,也有些难受,可最后还是让明玉去把宸王殿下请来。

        楚天妤则让人去把钱多多给请来,她想多多也该知道这件事情。

        两人一起过来的时候,楚天妤和太子正在院子里赏花,见到她们在一起钱多多很是高兴,急忙提着长裙便要朝着楚天妤奔,宸王一把抓住了她,轻声道。

        “别跑,怕地滑。”

        钱多多笑了笑,随后快步走到楚天妤的面前,两人手握着手彼此施了一礼,钱多多问她。

        “我还闷得慌呢,今天咱们一起吃个饭呀。”

        不过没有了乾坤还真没意思,程墨初现在要认真读书,她也不敢去打搅,想起程墨初钱多多转头道。

        “最近有好几个姐妹打听程墨初,看来是想和程府结亲家。”

        楚天妤微微抿唇,如今程府新得了圣旨,又开始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程江南、程墨竹订了亲,大家的眼神自然就放在程墨初的身上了。

        “小舅舅说由得他去选,只要是他喜欢的,人品好的就行。”

        至于家世、背景、模样他们都不挑,关键是要两个人合得来,有一些共同的话题,然后能同甘共苦,毕竟他们那样的人家,今天可以辉煌,后天就可以一无所有。

        京城里发生过太多主家有难,猢狲四散,无情无义的事情,虽然这样很正常,但发生的时候还是难免伤心难过的。

        “多多,若是有人品好些的,性格豁达一点的倒是可以给小表哥介绍,但是那种工于心计,心思毒辣的咱可不要。”

        “那是,她们问我的时候,我也没有光说程墨初有多好,我只说人家只是一个纨绔,有什么好喜欢的,传言说他们家风好,内里和睦,可真和睦怎么会出二姨娘这样的女儿,她们便不说话了,我再观察观察。”

        楚天妤点头,眼里闪过一丝感激,若是钱多多一味的说好,那些小姐都动了心思,两家要找机会互动,那才是不好。

        “天妤,我是故意说程墨初的坏话的,这段时间他得好好读书,而且你母亲又需要静心修养,老太太身子骨也不是很好,我觉得你们程府最近有你们两个的婚事就够了。”

        “我知道。”

        一府三门亲事,确实是惹眼了一点,宸王看着她们聊得开心,便笑了笑与太子道。

        “哥,你叫我们过来是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还是准备带我们出去玩?”

        “出去玩?”

        太子微微蹙眉,沉思片刻,随后点头。

        “好,那就去庄子上吧。”

        宸王听着便笑了起来,与钱多多说道。

        “我哥有一个庄子,里面有温泉,水可烫了,泡着不知道多舒服,而且太医说多泡对身体好,之前宫里有宠妃仗着自己得宠,想要父皇帮她讨这个庄子,我哥都没松口。”

        楚天妤微微抿唇,没松口的后果肯定是挨了打或者是受了训,跪了几个时辰,总之是受了不少的苦。

        大家一起上了马车的时候,楚天妤长指微动,在袖子的掩护下轻轻的握住了太子的手。

        她知道太子是怎么想的,是想带着宸王好好玩一天,好好处一处,然后再把事情说出来,也许这次的亲昵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太子身形没动,只是指尖微动,紧紧勾着楚天妤的手,宸王把面前的糕点端了起来,递到钱多多的面前。

        “这个不是很甜口,你应该会喜欢。”

        钱多多正端着水在喝,听着宸王这般说着,倾身张口小小的咬了一些糕点,随后点头。

        “太子殿下府上的糕点当真是好吃的。”

        宸王笑了笑,然后把糕点一起喂进了钱多多的嘴里,楚天妤看着他们的动作,眉眼里闪过一丝欣慰,她想看到的,便是他们这般和睦又自然的相处,而不是带有别的目的。

        “对了。”

        钱多多看向楚天妤。

        “我表姐现在还在养身子,她让我代她给你道谢,天妤,两位殿下,当真是谢谢你们了。”

        就是到现在想起来,钱多多也觉得浑身发冷,若是她们再晚几天去,表姐可能就死在那里了,素心姑娘说先把她的身子调理好,然后再来调养生养的事情。

        不过。

        叶轻轻如今也无所谓能不能生孩子了,能活下来已是不易,还求那么多做什么呢?

        明玉、青玉、白玉先骑马出发,提前在庄子上布置。

        马车一路奔驰,虽是冬日,两边风景也逐渐萧条,但心情好,所以也觉得还不错,来到庄子上的时候,大门敞开着,内里一片优美,下人整整齐齐跪地施礼,太子指着这座庄子与楚天妤道。

        “这是母后留给孤的,不过这么多年,孤从未来过。”

        太子指着远处那一处处精致与精心呵护出来的园林。

        “不过看守园子的都是白氏的老人,所以他们一直都很尽心尽力,这么多年这园子倒是越来越精致。”

        钱多多到处看着,眉眼里都是惊喜,这座庄园不大,但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可是精心呵护出来的园林。

        “殿下。”

        一道略有些沧桑的声音响起,太子转身,便看到大约有六十来岁年纪的管事红着眼睛上前跪在了太子的面前。

        “奴才见过二位殿下。”

        “详伯,起来吧。”

        太子亲自将他扶了起来,详伯顿时受宠若惊,退后一步,越发的恭敬有加。

        “殿下,您先去正厅里坐,老奴啊一会就给您端上自己种的茶,这园子里的吃的、喝的都是自己打理的,虽然不珍贵,但原汁原味的好吃。”

        这么多年殿下一直没来,他们便关起门来过日子,很少出去,一心打理这座庄园,总想着总有一天太子殿下会来,白氏的族人会来。

        “详伯,把房间都收拾出来,也许不久他们会回来。”

        “是。”

        详伯下意识地应着,却在听清楚太子的话时猛地一怔,满脸都是激动地看着太子殿下急道。

        “殿下,您指的他们,是……是……”

        太子点头。

        “是舅父、舅母他们。”

        详伯怔了好一会儿,转身下去吩咐的时候,眼泪止不住地流,他等了多久了?等了多久了?他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再也等不到了。

        “他们倒都是忠心的,这么多年一直守着这里。”

        宸王看着他们高兴奔走的模样,心中感概着,说起来,他的外祖家可没有这么团结,好在这些年母妃渐渐强势起来,甚至拿捏住了他们,他们才不敢乱来。

        “多多,咱们去泡温泉吧。”

        “好。”

        说着便有丫鬟上前朝着她们施礼,引着她们两个往温泉的方向走去。

        温泉座落在半山腰上,爬了两刻钟蜿蜒向上的台阶,到了温泉她们才发现原来这座庄子是倚着这座山而建的,刚好就把这片温泉全都圈进来了。

        每一个大温泉上面都建了一座亭子,周围有很高的树木繁花,旁边准备了换衣裳的小厢间然后通往亭子。

        这样一来,大家可以一边泡温泉一边欣赏着下面的美景,也能看到周围发生的一切。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