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377章 深夜里的躁动

第377章 深夜里的躁动

        厢房里一片寂静,叶轻轻的话别说是顺天府听着毛骨悚然,就是邺王和宸王两位殿下,眼中都有一股子杀意闪过,叶轻轻用尽身上的力气,重重的将额头磕在地上,哭着不断地求他们。

        “臣女初嫁进来的时候,带了三个丫鬟,全都被这些畜生糟蹋了不说,到现在臣女都不知道她们的尸体在哪里,殿下,求您帮帮臣女,让臣女带着她们的尸骨离开这个狼窝吧。”

        正说着。

        顺天府的衙役走了进来在李大人的耳边说着什么,随后李大人脸色一沉,转身与邺王、宸王道。

        “殿下,他们找到了一间没人住的院子,里头有一口井,从里面打捞了三具尸骨。”

        接着又有人摊开手心,展开帕子,指着上面的耳坠子、银镯子。

        “这是从那几具尸骨上脱下来的,你们可以认一认。”

        叶轻轻只觉得身上最后的一丝力气都被抽走,惊慌让她不敢抬头看,可她却无法退缩,脸色惨白间,她泪眼轻抬,在看到那些熟悉的东西时,抖着身子泪水纷纷坠落,痛哭从喉咙里冲出来的时候,叶轻轻后悔得无法言语,早知道就不带她们来,不带她们来的啊,是她害了自己的丫鬟,她们还那么年轻,那么小。

        看着叶轻轻的反应,衙役们便也就知道,井里的三个女子皆是她的丫鬟,一时间大家的眼神便都沉重了起来,这孙府可真不是个东西啊。

        “殿下,臣得把孙家的人都审一遍。”

        李大人觉得这内里肯定还有不少的龌龊事,所以一个都不打算放过,也算是给京城里这些高门世家、贵家一个警告,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殿下。”

        孙大人听着脸色一白,急忙看向邺王,他可是投了邺王的,可是帮着邺王在养战马的,这件事情一旦传出去,邺王吃不了也会兜着走的吧?

        “殿下,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而且这是我们孙府内里的事情与外人也没有什么关系。”

        “家里的下人犯了错做了背主子的事情,被家主惩罚也是应该的,你们是不知道,这个叶轻轻和她的三个丫鬟一进门就趾高气昂的,整日里尽做些……”

        “闭嘴!”

        邺王眼中杀意翻涌的时候,也就不想再听孙大人啰嗦,冰冰冷冷的两个字让孙大人顿时浑身泛凉,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再动,邺王看了一眼楚天妤,又看向李大人。

        “查仔细些,若罪证确凿,本王亲自将折子交给父皇,由父皇定夺。”

        这是不打算放过他了,孙大人额头上的冷汗不断地窜了出来,他迅速爬到邺王的面前磕头。

        “殿下,殿下,臣愿意代替儿子签和离书的,还请殿下还孙府一个公道。”

        他把公道两个字咬得特别的重,几乎带着一丝威胁,他算是看出来了,邺王殿下这是打算帮着这几个女子,没打算护着他呢,钱多多的父亲可是御史大人,一旦他在上朝的时候弹劾……下人拿来纸笔的时候,孙大人跪在地上代替自己的儿子写了一份和离书,又让人去把孙大少的私印拿来重重盖上。

        钱多多把这份和离书仔仔细细地看了三遍,然后才交给叶轻轻,楚天妤也不想久呆,轻声道。

        “马上带她走。”

        磋磨了这么久,带来的嫁妆想必也没有了,丫鬟都死在了孙府,能离开的也只有叶轻轻这么一个受尽了伤害的可怜人。

        不消一刻钟,她们就把叶轻轻带出了府,上马车之后就往钱府赶。

        钱多多早就让人去通知了父亲和母亲,等她们回到府上的时候,大夫、丫鬟、院落都已经准备好了,叶轻轻喝了药,又在烂掉的地上上了药,然后趴在柔软的床上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看着她身上都要露出骨头的模样,钱多多满眼都是心疼,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才和楚天妤一起出了门。

        “没想到表姐被害成这副模样,我姨母和姨父也真是狠心,宁愿让女儿死在那里都不愿意帮着她和离。”

        楚天妤轻轻点头。

        “这世间的父母当真是说不清的,身为儿女也没有办法选择想要的父母,全凭自己的运气了。”

        她也何尝不是一样呢,如果能遇到懂母亲、疼母亲的父亲,她们一定会过得比谁都幸福,比谁都安康。

        可惜啊!

        “也是。”钱多多点头,她就属于运气比较好的这种“天妤,今天的事情多谢你,晚些我再去和宸王、邺王道谢。”

        不管邺王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但今天的事情一码归一码。

        楚天妤点头,和钱家告别之后,便出了钱府的大门,今天这么一闹,孙府那几个应该都活不下去了,邺王亲自审的案,亲自递的折子,就算孙正道投的是邺王,可最后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这让那些已经投了邺王的人,背脊都会狠狠一凉。

        说不定很多人以后说话做事都会留一手,免得被邺王杀个干干净净。

        孙正道要是个聪明的,在给大表哥和三哥他们选马的时候,就该好坏参半,至少给自己留条后路。

        一辆马车缓缓的停在了楚天妤的面前,帘子殿下,邺王沉着脸展了帘子,看着楚天妤。

        “上来。”

        楚天妤淡淡的看着邺王,寒风拂来的时候,邺王剑眉微蹙,一股沉意击向楚天妤,她没有说话只是在江溪的侍候下上了邺王的马车。

        “可还满意?”

        邺王其实已经弄清楚了,楚天妤明着是救叶轻轻,暗着却是在给自己的哥哥报仇,而且她故意借着自己的手整顿,不过是想寒了那些投在自己门下的朝臣们的心,这一招一箭三雕用倒是用得好,不过孙正道确实做得丧尽天良,就是抄了他的家,斩了他的人,别的朝臣也无话可说。

        “天妤,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本王?”

        “邺王殿下,还没恭喜你有了王妃,又纳了侧妃,待你成亲的时候,我一定会送上大礼恭贺。”

        不提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些邺王的俊脸便沉了下去,垂下眼帘时,他看着楚天妤青葱般长指,脑海里不由得窜出上一世与楚天妤十指相扣,奔腾在她身上的勇猛场景,越是回忆,越是夜深人静,那每一丝滑,每一分嵌入,每一次冲撞都在夜色里显得犹为的躁动和清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