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289章 这些人,要除掉

第289章 这些人,要除掉

        程东和程北眼眶一红,急忙上前扶住了悲恸的老太太,楚天妤更是悲伤不已上前跪在了老太太的面前,伏地哭泣。

        “对不起,外祖母,都是我的错,是我害得你们满门抄斩。”

        说着楚天妤又朝着程东和程北深深拜下,不待她说话,老太太便急忙上前俯身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颤抖着嗓音问她。

        “咱们程府当真被那些贼子陷害,被皇上全都杀尽了?”

        楚天妤浑身颤抖,哀伤如巨浪,她紧紧地抱着外祖母,哽咽着重重点头,老太太眼里的泪瞬间落下,她仰头闭上双眸发出一声哀伤的轻叹,随后将楚天妤扶了起来。

        “母亲,咱们先坐下再说。”

        “好。”

        程老太太紧紧地握着楚天妤的手,大家一起簇拥着她回到了正厅,落座之后,老太太看着身边哀伤遍野的楚天妤,心痛得都在滴血,方才的话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程东端了茶给母亲喝下,程嬷又让人端了热水过来给老太太洗了脸擦了手,大家的情绪这才算是平稳了一些,程东问楚天妤。

        “你说邺王他知道咱们被斩的原因?”

        这事情就难办了,邺王与他们根本不是一路的,甚至是敌对是仇人,如今邺王拿着这件事情威胁天妤,天妤为了大家的性命,一定会忍辱负重做很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可如果邺王让她杀人越货呢?若是邺王以所有人的性命为由,威胁程府相助呢?

        天妤必定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才决定把这个秘密捅出来,不然的话,她一定会选择独自承受那些苦痛和回忆。

        想起这些,大家看着楚天妤时,都觉得心痛得不行,小小的年纪,却活了两世,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

        “是的。”

        楚天妤长睫微垂,投下一排扇形阴影,同时将杀气悄悄敛去,于邺王,她是有过纠结的,若是邺王从此对她不管不顾,各过各的,她甚至考虑这辈子与邺王井水不犯河水。

        可他偏偏不那样选择,他要执拗地去追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所以她能做的,只有杀掉邺王。

        程北蹙着眉,端起茶水看向自己的妻子江婉一,两人对视了一眼,又闪开视线,都知道对方眼里说的是哪件事情。

        会不会是那件事情?

        可是。

        那件事情他们事先查过,后来也抹除了痕迹,就连楚之怀都不知道,不,换句话说,那件事情为什么可以成为抄家灭口的理由呢?

        程北和江婉一不由得齐齐看向楚天妤,眼中的疑惑越来越盛,程东往后靠了靠,眉眼里有一丝冷笑。

        “要是按日子算,咱们可就没什么好活头了。”

        “可不是。”

        程墨初往柔软的垫子上一靠,摸着袖子上那一颗颗饱满又鲜艳的宝石嚷嚷。

        “这也太可惜了,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

        程北瞪了他一眼,程墨初急忙坐好,捏了一块糕点往嘴里送,程北看着自己这个儿子吃没吃相,坐没坐相的样子,抓了一个苹果就砸了过去,程墨初这回倒是机灵,一把接近,咔嚓咬了一口,发现很甜一边吃一边嗷嗷叫。

        “我是不是犯了天条了?父亲怎么看我哪哪都不顺眼?”

        说完转头看向程北。

        “伯父,要不我过继给您得了,这家的儿子,我是当不得的了。”

        “那行。”程北听着儿子大逆不道的话,气得冷笑“你只管过继,我同意,到时候家产你一分没有。”

        程墨竹听着抿了抿唇,看向自己的弟弟,程墨初咬了一口苹果,坐直身体,想了想,摇头。

        “那算了,我还是勉强当您的儿子吧,我还蛮喜欢钱的,再说我母亲也舍不得我。”

        被点名的江婉一笑了笑。

        “那不会,大不了我再生一个,说不定还能追个女儿出来。”

        天知道她和大嫂有多想再生一个,生个女儿,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们谁也没有怀孕,可急人。

        程墨初听着父母的话,哼了一声,然后倾身靠进程老太太的怀里。

        “祖母,您可看到了吧,孙儿就是这样被伤害长大的。”

        老太太抱着小孙子,眉眼里的湿意终是柔软了许多,拍了拍他的头,轻声道。

        “你啊,真是个小调皮,祖母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你们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咱们家有的是钱,也犯不着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保命就行。”

        老太太这样说着,又清了清嗓子,眉色一冷,环顾四周道。

        “不过这是老身以前的想法。”

        程东和程北随即神情一肃,大家齐齐转头看向程老太太,老太太生来就是公主,威严不经意便四处扩散。

        “现在看来,一味的退让并不是什么好事。”

        楚天妤见外祖母这样说,心里那根弦一下子被触动,她握着外祖母的手轻声道。

        “祖母,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报吧,只要是你们想做的,都放开手脚去做,如果眼下这般都没办法让大家平安,那不如拼一次。”

        “母亲,您当真这样认为?”

        程东站了起来,走到母亲面前,看着自己母亲那锐利的眼神,程东的心一下子剧烈地跳跃起来,这样的母亲,又可敬又可爱又通情达理,当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啊。

        “恩。”

        “大舅,钱大人这次有惊无险,以他那个脾气,肯定会把邺王殿下从头到尾查个遍。”

        大概是没有料到钱御史会把这个案子揽下来,加上都察院密不透风,他们无法栽赃陷害,所以他们出手便急了一些,但凡再缜密一点,钱大人这案子就麻烦了。

        “恩,佟妃死了,佟府都流放,江景年一家要进宫献血,那边表面上看只剩下邺王一个人,但他的背后肯定还有得力的朝臣、幕僚暗中相助,这些人也要铲除掉。”

        钱大人公正又得力,但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主,最擅长的就是不动声色耍阴招,所以要铲除邺王背后的人,钱大人这里得出大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