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203章 还能平安回去吗?

第203章 还能平安回去吗?

        桃婆婆发现自己回到了翼州,神情里溢着激动,她长满了茧子的手紧紧的抓着楚天妤,摇头颤声道。

        “我老婆子也是不中用,这两天并未发现什么可疑的人靠近,五小姐,昙娘……昙娘她……民妇想生见人,死见尸。”

        这是她唯一的要求,不论如何她要知道一个结果,否则她就死在总兵府的门前。

        “已经着人去捉拿曹镜十,也去找昙娘的下落了,只要她还在翼州,就一定能寻到的。”

        桃婆婆这才张口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重新躺下去的时候,脸色看着好多了,身上断裂的骨头被绑着几天没动,虽然还痛得很,但肿已经渐渐消了许多。

        “再坚持一下,桃婆婆。”

        “是,民妇等着。”

        桃婆婆含着眼泪重重点头,她是一定要等的,哪怕是要断气,也要见到昙娘再断气。

        素心又重新给桃婆婆下了针,处理好身上的伤口之后才与楚天妤一起离开去了太子的书房,程江南也是忙得脚尖不着地,一直到几个时辰之后才出现在太子的面前。

        彼时。

        楚天妤正坐在案台前,案台上摆着二三十本账本,楚天妤正埋头看着,看起来她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她还时不时地抬头看向墙壁上的那张地图,眉偶尔蹙起,眼中有疑惑。

        太子则坐在窗前的软榻上,面前摆着厚厚的一叠折子,他也正在认真的查看翼州今年的税收、米粮油布的价格走向、雨水干旱分布等等,旁边的小桌子上热茶正汩汩地窜着热气,茶香四溢。

        程江南踏进书房,抬眸便看到这如画的一幕,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间觉得眼前这一幕很温馨,也让他心骤痛。

        楚天妤伸了一个懒腰,又托着下巴,眼神直直的盯着墙壁上的地图一眨不眨,程江南忍不住上前问她。

        “怎么了,表妹。”

        楚天妤指着翼州的地图,一面临山,一面临苁州城,还有两面是水域。

        “这块水域的位置非常好,水域那边是火罗国,火罗国又与天心国相邻,我听说火罗国的贸易十分发达,各国的货都在那里有卖,货币流通数额巨大,我刚刚查看了翼州的账簿,如果我们学习火罗国的古域城,也把贸易开通的话,账目远不止于此,可现在看来,翼州也就只能说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州,并不特别的出彩。”

        “我想海域生海盗,而且战事频繁,应该与不通商有很大的关系吧?”

        握着折子的白皙长指微微一松,太子凤眸微抬看向楚天妤,程江南指着地图的海域朗声道。

        “你说得不错,这片海域若是开通,的确是能让翼州的经济上涨数十倍,而且你看这一条线,翼州这片水域一路向北接驳了六个州,甚至可以直达京城,水路极为便利,翼州地大物博,可贸易封闭,火罗国对此十分不满的,海盗横生之后,他们不止抢过往商船的货,还暗中偷偷把货带进翼州进行买卖。”

        “火罗国的边境也曾派人过来谈过这件事情,但朝廷就是不松口,火罗国认为咱们大夏国瞧不起他们,所以海上总是有些摩擦,最近斗的越来越严重。”

        楚天妤冷着脸点了点头,这事情牵扯到两个国家,而且还有海盗、贸易,还真是让人头痛,她拿了一张折子,与程江南一起坐在太子的身边,打开后,她问太子。

        “殿下,你看。”

        高远和李木也急忙凑了过来,楚天妤指着总兵府的东西。

        “曹总兵每隔三个月就向朝庭上一本折子,上面记了兵将的死亡数量,然后再向朝庭要钱,用来补充兵力,可依我看,这些折子上记录的战事根本不可能死那么多的人,曹总兵很有可能借着战事向朝庭要钱,然后囤兵,但这兵是给谁囤的,就难说了。”

        至少曹总兵从来没有和太子说过他在囤兵,所以这绝不是给太子囤的。

        一时间。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背脊处全都溢出一丝寒意……

        “而且还有更奇怪的事情!”

        楚天妤抬手,太子便把手里的朱砂笔放进她的手中,触到她掌心里的温暖时,太子长睫微微动了一下,楚天妤握紧笔,把上面的数字全都圈了出来,冷声道。

        “曹总兵每一次要钱,户部竟然都很快就批了,钱几乎也是第一时间到的他手里,而第一次批复是在四年前……”

        四年前!

        李木和高远对视了一眼,两人脸色微微一变,四年前……四年前不正是佟大人上位户部尚书的时候吗?

        程江南和太子也对视了一眼,两人自然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也许。”程江南沉声说话“也许曹镜九从一开始是忠于殿下的,只是后来因为什么原因最终选择了别人。”

        他在翼州驻守了八年,八年里他深得太子的信任,可见他这个人平时有多谨慎,竟没让太子发现一丝蛛丝马迹。

        “我想起来了。”李木一拍大腿“曹镜九有一个小妾姓佟吧?”

        “四年前曹镜九进京述职,走的时候是带了一位小妾走的,回翼州后,他好像还举办了一个很大的宴会,咱们可都是随了礼的。”

        因为随了礼,当时肉痛了好久,所以高远特别记得,还埋怨曹镜九不过是娶一个小妾,用得着做那么大的阵仗嘛。

        原来那小妾是佟家送给他的!

        所以这么一串,就串出了这么一些胆战心惊的真相!

        翼州出事,折子进京,是因为佟家人按捺不住了,还是邺王按捺不住了?

        如果真是这样,四年的时间他们只怕已经在翼州无孔不入,只等着太子一行入瓮,然后好来个瓮中捉鳖了。

        所以。

        他们还能平安回到京城去吗?

        “殿下,不如您暗中离开,事情由属下们来办?”

        李木只觉毛骨悚然,遂求太子离开,他们死了不要紧,但是太子不能出事,太子殿下满身清冷,俊美脸庞冷峻,摇头。

        “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这又是孤的封地,走也无用。”

        与其躲避,不如迎难而上,说不定还能避出一条生机出来,这一点,太子和楚天妤还真是有些相像的。

        正说着,院子里脚步响起,青玉在门口道。

        “殿下,曹镜十已经带过来了,那位叫昙娘的暂时还没有找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