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195章 怀有身孕

第195章 怀有身孕

        楚天妤眼中染着暖意,轻轻将她的乱发一捋一捋理好,又接过帕子替她拭手,许是感觉到了温暖,桃婆婆突然间瞪大眼睛吃力地说道。

        “那……那封信……不是民妇带的……”

        拭手的动作一停,楚天妤眼里溢出吃惊,桃婆婆落泪接着哽咽。

        “民妇只想要回媳妇,只想安生过日子,民妇的媳妇原本身怀有孕,那是我们童家唯一的根啊。”

        想起自己的命,桃婆婆就老泪纵横,世人都说自己命苦,可哪个有她苦?

        丈夫被洪水冲走,尸体都不知道在哪,儿子、女儿都相继去世,好不容易媳妇肚子里留了一个种,绝望里突然间出现一点光,桃婆婆哭着想老天爷到底还是对她不薄的,想着无论如何也要熬下去,也要把孩子养大,结果儿媳妇赶一趟集就被抢了,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就没有了。

        这样的打击别说是她媳妇,就是桃婆婆也无法承受,于是桃婆婆就拼着一口气也想要和那些坏人同归于尽。

        “那人抢了民妇的儿媳妇,民妇告状,那人却说是昙娘喜欢上了他,自己愿意堕了胎跟着他的,还把签字画押的文书给民妇看,但……”

        桃婆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似乎力气早已用光,素心取出银针给她扎针,好一会儿桃婆婆才接着哭道。

        “但民妇知道,民妇的儿媳妇是个本份的人,她不会做下那样的事情,如今昙娘不知道是生是死,民妇就是拼了这条命,也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

        眼泪一颗一颗不断的从她满是沧桑痛苦的眼眸里掉落了下来,楚天妤拿出帕子轻轻拭了她脸上的泪,轻声道。

        “桃婆婆,太子殿下一定会替你作主,也会把昙娘找出来,你好好吃药,好好治着,过几日我们便带你回翼州去找人。”

        “真……真的?”

        桃婆婆的情绪顿时有些激动起来,这一路上,她知道自己随时会死,也想好了客死他乡,可眼前这位仙子说会带自己回去,还会找昙娘。

        “恩。”楚天妤重重点头“这瓶药你拿在身上,一天三次,明玉也会守着你,不会让别人害了你去。”

        不管怎么样,桃婆婆不能死。

        “好,好。”

        桃婆婆紧紧的抱着药瓶子,嘴里不停的嚅喃着,像是在不停的安慰自己似的,楚天妤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让人打了水来替桃婆婆整理身子,明玉转身守在外面,等到桃婆婆整理好之后他才回的牢房。

        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骨头断裂,伤口鲜血不止的桃婆婆,楚天妤心底里的怒火就没有停过。

        素心花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把桃婆婆身上的伤处理好,抹了一把汗起身的时候,桃婆婆已经睡下了。

        素心将一瓶药递给明玉。

        “这是吃了让人睡觉的药,她身上的伤特别多,也特别痛,没事就让她多睡一会吧。”

        明玉冷着脸点头,接着又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袍子盖在了桃婆婆的身上,楚天妤上前垂眸轻声道。

        “太医的药不能吃,你得想办法,另外也要查一查太医院掌管在谁的手里。”

        “知道。”

        明玉轻轻点头,随后衙役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楚天妤看了素心一眼,素心立即藏了银针和楚天妤一起离开了大牢。

        接着便上马车朝着太子府奔去。

        太子已经回来了,身上的血腥之气还是那么浓郁,楚天妤微微蹙眉,想来他在宫里皇上没给他好日子过。

        素心上前给太子治伤,楚天妤把牢里的事情与他说着,太子听着俊脸阴沉,手中的杯盏紧紧握着。

        他就知道,那封信不可能是桃婆子故意带来的,而是有人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放在了她的身上。

        “殿下,那封信上写的是什么?”

        “信上暗指曹镜九与孤在翼州屯兵。”

        “什么?”

        楚天妤惊得扬起了脸蛋,这可是五马分尸的大罪,太子就算是屯兵也不可能选在自己的封地啊,那不是明摆着让别人钻空子吗?

        “太子什么时候出发去翼州?”

        “桃婆婆什么时候可以走?”

        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幕后的人既然已经开始动作,他也得迅速应对,但也要考虑桃婆婆的身体状况。

        楚天妤转头看向素心,素心咬了咬牙。

        “最早也得后天,她真的太累了,而且伤也特别多,能活到现在都是奇迹,还得准备一辆特别舒适的马车,不能过份的颠簸。”

        “那就后日。”

        太子冷着眉眼说话,此事已经成为了朝堂上的关注点,人人都在盯着太子府,如果不是都察院向着他,一定要确凿的证据才能作数,折子只怕从四面八方飞到皇上的面前。

        “是。”

        素心点头,施礼出去抓药做准备,楚天妤走到太子的面前轻声道。

        “其实……”

        太子抬眸深睨着楚天妤,此去翼州便要分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心沉而缓跳跃起来的时候,太子的心口渐渐的生出一股不舒服的痛感。

        “有人想要桃婆婆死,借这个东风陷害于你,可他们都躲在暗处我们防不胜防,不如把这件事情转到明面上来,由着他们来杀,只有这样才能让皇上起疑心,一旦皇上怀疑有人要嫁祸给你,哪怕桃婆婆真的死了,皇上也不会怀疑你杀人灭口。”

        太子垂眸沉着脸思考,楚天妤说的有道理,只要幕后的人继续来杀,且恰好让皇上的人发现,这件事情便好办多了。

        “孤会安排。”

        见太子同意冒险一试,楚天妤便暗暗松了一口气,起身施礼道。

        “那我便先回去了,殿下。”

        “孤送你。”

        太子起身走到楚天妤的面前,垂眸看着她,楚天妤朝着太子微微一笑,太子抬手……下意识的想要去轻抚她满是笑容的脸蛋,可悬到半空又停下,最后放下。

        楚天妤和素心的身影涌进了树荫里,踩着青石铺成的小道蜿蜒而行,白玉走了过来,太子看了一眼被遮住的身影,冷声道。

        “把那排树砍了。”

        “是。”

        白玉下意识的应着,反应过来猛的转头看向那一排茂密又高耸的大树,眼里充满了疑惑,合着这树得罪太子殿下了?

        入夜后,牢房里阴气沉沉。

        明玉一脸嫌弃,不停的打着磕睡,最后睡着了,几道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朝着桃婆婆的牢房走去,看着睡着的桃婆婆,举起了手里闪烁寒光的大刀……

        皇上原是准备就寝,四海公公匆忙进来禀了这件事情,皇上沉着脸来回踱步,便起了疑心,接着便让人传了于公公过来,吩咐他去查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紧接着。

        太子和程江南都接到了旨意,须立即赶往翼州,查清事情的真相,给老百姓一个交待。

        两日后,天不亮,太子府里便灯火通明。

        程江南接上了楚天妤便一起往太子府赶,太子在听说程江南和楚天妤过来的时候怔了怔。

        程江南要去翼州他不意外,但是楚天妤……她怎么也会去?

        看着那鲜艳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太子突然间发现心底深处的那些烦燥一下子就消失了。

        “殿下。”

        楚天妤窝在椅子上,抱了一个软枕,抬眸看着一袭雪白锦袍,越发显得冷戾的太子殿下。

        “安排一些人沿路把药材和粮食买下来,能带多少就带多少过去吧,到时候藏在翼州就行,以防万一。”

        太子看向明玉,明玉施礼立即转身去安排。

        接着楚天妤便把手里的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银票,太子一怔,楚天妤拍了拍盒子。

        “这里是两百万两银子,殿下,我知道这些钱不算什么,但也是我的诚意,我想翼州之行应该用得到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