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93章 暗中威胁她

第93章 暗中威胁她

        四艘大船正在海上慢慢地行驶着,为首的船发现了他们,见是曹总兵的船,那人站在最高的位置,挥手哈哈笑着打招呼。

        “曹总兵,上次没打死你,算你好运,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战?”

        “狂妄小儿,敢在你爷爷面前叫嚣,上次是你好运躲了爷爷一箭,不然你早死了。”

        船上那首领一听就架起了手中的箭,气得咬牙切齿吼道。

        “曹镜九,尝尝老子新发明的箭,保准让你脑浆都飚出来。”

        “走吧。”

        楚天妤突然间说话,江静檀转头冷眼看着楚天妤,蹙眉。

        “这时候走,岂不是让他们看低?”

        楚天妤缓缓摇头。

        “不逞匹夫勇,太子殿下安全第一,走吧。”

        两边压根就没打算打仗,不过是为了一时的口舌痛快,而且他们也只是过来看一看而已,如今她已经看出问题所在,得赶紧回去商量对策才是。

        “那殿下你们先回去,我去把他们驱离大夏海域。”

        “恩。”

        听着曹镜九的话,太子淡淡应着,随后与大家一起迅速离开回到了府里。

        踏进府里,江静檀时不时地看太子一眼,可太子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江静檀一甩帕子,转身就气冲冲地朝着自己的院子奔去。

        楚天妤看着她的背影,眼里溢出一丝莫名,她这又是闹哪样?难不成一边要杀太子,一边又看上太子了?

        程江南、高远、李木、白玉笙、白寒笙都来了的时候,大家便齐聚在书房,明玉青玉白玉守着门口,不让任何人靠近。

        “殿下,除了曹镜九,还有没有人能让翼州不生乱?”

        高远和李木蹙眉,这些年翼州一直都是曹镜九治理的,别说是百姓,就怕兵将们都只认曹镜九啊。

        楚天妤看着太子冷沉的模样微微抿唇。

        “别忘了,这些年白家在翼州可不是白呆的。”

        众人听着微微一怔,随即眼里溢出一丝欣喜,这么说来,白家这些年在翼州也同样无孔不入在暗中替太子做声望,所以翼州不止有曹镜九,还有太子殿下。

        “明玉。”

        太子端起热茶。

        “摆宴,请曹镜九。”

        这是要活捉曹镜九了,楚天妤转身走到账本面前翻开又仔细的看了起来,随后蹙眉。

        “怎么了?”

        楚天妤转头看向窗外,思虑了好一会才问白玉笙。

        “白大少,你去过古域城,那边什么生意都有,也就应该各国的人都有。”

        “对的。”

        “你可否画几个比较明显的人物图我看看?”

        白玉笙自是同意,随后准备了纸笔之后,他便把几个国家比较有特点的人物面貌画给了楚天妤。

        而楚天妤也拿起画笔,将之前在船上看到对面海盗的模样也画下来,放在一起的时候,楚天妤指着几幅画问大家。

        “你们看,这几个海盗像火罗国、七星国、天心国的人吗?”

        程江南蹙眉,随后摇头。

        “不太像,反倒是更像咱们大夏国的人。”

        这么一说所有人的心里便有如被利箭射中,齐齐怔住,你看着我看着你,额头上窜出细汗。

        楚天妤把账本拿了出来,打开后拿出一张自己记录着数字的纸出来,铺开后指着上面的数字道。

        “我先前就说过,曹镜九报上去的死亡人数和账目上是不符的,可……”

        一股寒意寒进身体,楚天妤顿了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可要是把对面海盗的死亡人数一起加进去,那就八九不离十是对的。”

        “怎么可能?他把海盗的死亡数量加进去做什么?”

        白玉笙和白寒笙对视了一眼,他们常年在这里混迹,一直都在暗中布置,为的就是有一天太子回来能够马上执掌翼州,这些年高远、李木他们暗中做生意赚的钱大部分都来到了翼州的,可饶是这般经营,也没能发现曹镜九的密谋。

        “还能是为什么?”

        太子眼底的戾意几乎要掀翻整个翼州,杯盏捏在手心砰的一起炸开。

        “那自然是因为对面的海盗也是曹镜九的人,他们不过是在打假仗。”

        “那死亡的人呢?”

        李木惊得不行,如果是打假仗,那不可能死人啊,谁也不愿意去做那个冤大头。

        程江南拳头紧握,怒火横生。

        “藏起来了。”

        藏起来做什么?

        “等等。”

        高远开始仔细查看,随后算了算道。

        “每一次报上去的人数是一千到两行不等,一年四次,四年下来曹镜九至少藏了二万多人,那这些人去哪了?吃什么?喝什么?”

        楚天妤眼中嘲讽溢出道。

        “所以他才要暗中通商,而且带着翼州有能力的人全都在通商,这样他才有钱养着这些兵力,而且法不责众,就算是太子知道了,总不能一口气把整个翼州的人全都杀了吧。”

        真要说起来,整个翼州下到百姓,上到官员全都通了私,他们或多或少都用了外面的东西,要论起来,全都是死罪,而这一条若是安在了太子的身上,太子同样逃不掉。

        “这些兵力……”

        楚天妤抬眸看向太子,太子此刻早已沉着脸庞,满身阴戾。

        “得赶紧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不然他们如果反攻翼州,翼州未必能挡得住,我们必须从曹镜九的嘴里知道这些兵力的下落。”

        “程江南。”

        太子冷声说话。

        “去布置,捉曹镜九。”

        “是。”

        程江南领命离开,高远和李木在厢房里来回踱步,太子走到楚天妤的身边,看着她。

        “记住孤说的话,一旦有危险,赶紧逃。”

        “好。”

        楚天妤长指紧紧攥着,笑着轻声应下,她得应下,不然太子会放心不下。

        “我去准备宴席。”

        既然要宴请那就得做出宴请的模样,楚天妤施了礼转身离开后就去了厨房。

        白玉笙、白寒笙有备而来,进府的时候,把要用到的人也全都带进来了,所以厨房里此刻已是热气腾腾,见到她进来,白玉笙笑了笑。

        “真是可惜了,不然母亲还想让你从我们兄弟两个里挑一个夫婿呢。”

        白寒笙笑了起来,楚天妤微微抿唇,从怀里拿出一份毒药,一份解药……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