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92章 不赔,就坐牢

第92章 不赔,就坐牢

        楚天妤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起身朝着白夫人施了一礼,规矩答话。

        “回夫人,小女姓楚,名天妤,是程紫鸢的女儿。”

        “紫鸢?”白夫人蹭得站了起来,走到楚天妤的身边,一把握住她的手,眼里溢出一丝泪意,急急问道“她还好吗?”

        楚天妤看着白夫人激动的模样愣了愣,白夫人急忙道。

        “是我,我是小圆,你母亲可提起过。”

        楚天妤怔怔地看着白夫人,眼眶泛红时从怀里拿出一枚鱼形玉佩,白夫人急忙接过,拿出自己身上的这一枚,轻轻一合,两枚玉佩便变成了一枚圆形的完整玉佩。

        泪水坠落的时候,白夫人颤声道。

        “紫鸢姐姐她还好吗?”

        有多少年没有见面了?快二十年了吧?中间白氏出事,多少人都躲了起来不见她们,唯独程紫鸢偷偷给了她二十万两,她们这才有能耐从京城里全身而退,偷偷来到翼州安家。

        “家母病重,今生……今生恐怕是见不到了。”

        除非白夫人现在就回京城,否则她觉得这对小姐妹今生是真的见不到了。

        “什么?”

        白夫人脸色煞白,牵着楚天妤急忙坐在椅子上。

        “究竟是怎么回事,快与我说。”

        于是。

        楚天妤便红着眼睛把母亲的事情一一说与她听,太子与白寒笙过来的时候,白夫人已是泪流满面,惊得急忙上前扶住了白夫人。

        “母亲,何事这般大动情绪。”

        白夫人却是把白寒笙往楚天妤的面前一推,擦了眼泪道。

        “当年我们还未出嫁的时候,我就与你母亲说过,她若是生了女儿,我的儿子随她挑,这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天妤啊,你要是喜欢,尽管拿去。”

        太子听着舅母这挖墙脚的话,顿时有些急,上前就握着楚天妤的手将她护在自己的身后。

        “舅母,她不需要!”

        白寒笙见太子一身冰冷,吓得急忙摆手。

        “母亲,您看您这说的,儿子又不是货物,说要就要的。”

        说完白寒笙朝着楚天妤施了一礼。

        “天妤妹妹。”

        “寒笙哥哥。”

        太子听着哥哥两个字便沉了脸,冷声道。

        “唤他白寒笙就行。”

        白寒笙和白夫人听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在心里暗暗惊讶,她们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太子也可以为了一个人吃醋到这种地步,能有一个人陪在他的身边,也是好的。

        “太子殿下,江静檀怎么解决?”

        “丞相府,不能留。”

        既然他们都可以派死士杀到自己的跟前来,那自然是不能再留他们的,眼下还不宜打草惊蛇,待回了京城,一并作数。

        “舅母,表兄,我们先走了。”

        出来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不然有人要发现,于是告别之后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太子府,同时召了程江南进来商量,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明玉来报说一位叫玉笙的少年在外头要见太子殿下。

        太子忙让人去把他请了进来,一看到白玉笙那风尘仆仆的模样,明玉、青玉急忙上前侍候,待到他换了衣裳出来,楚天妤将热茶奉上,白玉笙看着楚天妤那惊为天人的容颜吓了一跳,急忙起身道。

        “不劳小姐,我自己来。”

        他起先以为这是江静檀,心想丞相府出来的小姐当真是不错的,结果却听到太子冷声道。

        “天妤,让他自己倒,你坐。”

        白玉笙这才惊恐地发现这位小仙女不是江静檀,而是名满京城的楚天妤,别说,虽然隔着六百里,但他也听说过楚天妤的大名,常年潜伏的人一眼就看出里头的猫腻。

        最后让他发现楚天妤并不是传言中那般可恶,而是完全相反的。

        想不到今日竟能在这里相见,白玉笙一看太子的表情就知道是几个意思,笑着说道。

        “快坐吧,免得太子一会打我板子。”

        楚天妤被他调侃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坐下后,白玉笙喝了两碗茶这才看着太子说道。

        “殿下,事情不太妙,先前我还只是怀疑曹总兵带着一部分富商在暗中私通,可越查越黑,搞不好曹镜九领着整个翼州的富商,甚至是百姓在私通。”

        ……

        厢房里一片沉寂,太子手背上的青筋隐隐的跳跃了起来,俊脸满是寒冰,几乎把厢房冻住。

        整个翼州的富商,甚至是百姓,那意思是只要想做贸易往来的,他们是来者不拒,而且他们有意要拉整个翼州下水。

        这样一来,若是要定罪,那就是整个翼州所有做生意的人全都要定罪,如此翼州就必定会生乱,甚至会大乱。

        窗户被敲响,程江南急忙走到窗前,他的属下在他耳边轻声说着什么,程江南沉着脸上前与太子施礼。

        “殿下,皇上派人来翼州了,想必是调查翼州的。”

        一旦让他们发现翼州已经被腐蚀成这样,上报到朝廷,大家都得担一个死罪。

        又或者。

        这些人在使臣来的时候生乱,事情也会一发不可收拾。

        “派人前去拦截,拖延一些时间,我们去海域看看。”

        太子沉着脸说话,程江南点头,他也是这个意思,他们必须迅速挖清这里内的九九,然后想出对策。

        于是一行人二话不说急忙出门,赶到海边的时候,曹镜九的船已经来接他们了。

        “曹总兵,城里还有多少外人?”

        外人指的是其他国家偷偷进来做生意的人。

        “大概十几个吧,不是很多,而且我都派人盯着,应该不会生乱。”

        曹总兵自从说了暗中放行的事情后,也就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的说,见太子没有说什么,他又接着说道。

        “咱们翼州盛产茶叶,很多名茶都是出自咱们之手,在大夏国卖十两银子的,出了海就能卖五十两、八十两,甚至一百两,绸缎、首饰、瓷器别的就更不要说了,但是咱们在自己的地界买马,五百两银子买到的马,在海那边买进来只要一百五十两,宝石、玉器也要便宜很多,你们说说,这样的利,谁还愿意在内部买呢。”

        这可是杀红了眼睛都要争的利益,再者一个火罗国这两年一直在与七星国打仗,内里消耗巨大,急着要钱补给,而且火罗国盛产好马,所以就把眼光盯在了这里,偏偏大夏国不愿意,他哪能放过?

        “太子,您小心些。”

        甲板上的风很大,船帆被吹得啪啪作响,太子迎着海风看向远处,余光却扫在了楚天妤的身上,程江南拿了斗篷披在楚天妤的身上。

        “表妹,穿上这个,可别吹病了。”

        “知道了,表哥。”

        楚天妤抿唇轻声应着,白玉笙看了一眼他们,又看了一眼太子殿下,挑了挑眉,心想,这事情可不太妙啊。

        江静檀冷着眉眼缓缓走到太子的身边,两人并肩站着,一起看着前方。

        白玉笙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温温暖暖的程江南和楚天妤,又看了一眼披着冰霜的太子和江静檀,咬了咬唇,转头走到曹镜九和曹北辰的身边去了。

        “殿下,您看。”

        正沉默着,明玉指着远处轻声惊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