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91章 引二姨娘入瓮

第91章 引二姨娘入瓮

        怎么像是明玉的声音?

        墨儿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急忙上前打开窗户,明玉探进来半个身子,恭敬说话。

        “五小姐,我们殿下有请,请您换一身常服。”

        楚天妤微微蹙眉,这才过了两日多,伤都还没好,而且天也黑了,太子这是想干什么呢?

        不过也不再犹豫,放下手中的书,换了早就准备好的民间服饰出了门,明玉给她披上斗篷,戴上帽子,带着她躲开侍卫的巡逻,悄无声息出了府。

        巷子里。

        一辆宽敞但是普通的马车正静静的等着,见到他们过来青玉急忙掀了帘子扶着楚天妤上车,坐定后,楚天妤掀开帽子,抬眸便看到太子那清瘦但更显绝美的模样。

        “孤带你去个地方。”

        楚天妤点头,青玉轻喝一声,马车疾走,楚天妤也没有问他要去哪里,太子也没有说,太子深睨着楚天妤眼中温柔闪过,这样信任的感觉其实是很舒服的,马车大约走了两炷香才停下,下车之后,楚天妤发现眼前是一条幽深的巷子,两边的房屋非常的平凡,一看就是老百姓居住的,而且人口也算密集。

        太子牵起楚天妤的手,楚天妤仰头看向太子手轻轻的挣扎着,但太子却紧紧地握着不松手。

        明玉上前敲了两下,又敲了两下,门打开,一位穿着十分普通,但气质却非常儒雅的中年男子打开了门,他与太子对视了一眼,随后一起进屋。

        径直朝着右边一间小屋走去,掀开帘子,楚天妤才看到屋子里摆满了牌位,牌位上写的姓氏是白。

        白?

        儒雅男子将点好的香递给太子,太子接过后把香递给了楚天妤。

        儒雅男子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楚天妤接过香与太子一起规矩地拜着,起身后,太子才朝着那他施礼。

        “舅舅。”

        楚天妤急忙朝着白敬山施了一礼,虽然看到白氏二字的时候,她心中有猜测,可听到太子亲口唤出来,她还是吓了一跳。

        世人都说白家救不了皇后,也帮不了太子,没落了,为了活命他们只能远离京城,甚至有人说他们已经迁居到了别的国家,没想到他们竟然藏在翼州的小巷里。

        “走,去屋里坐。”

        白敬山引着他们进了内屋,接着一位身着素花衣裳,但却貌美的妇人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舅母。”

        太子殿下起身施礼,白夫人放下茶水急忙回礼。

        “太子殿下,折煞我了,快请坐。”

        白敬山与太子坐在主位,楚天妤和白夫人坐在他们下首的位置,浅饮茶水之后,太子问白敬山。

        “舅舅,翼州最近频繁出事,您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知道一些,基本上每三个月他们就打一场,每一次都打得热热闹闹,但是我发现他们一打完,在修整的时候,就会有大批的货物偷偷进入翼州,而且两边死亡的人数我暗中查过,并不多。”

        楚天妤微微蹙眉,轻声道。

        “可曹镜九报给户部的数目和要的银子是逐渐增多的,特别是最近半年,一次比一次多。”

        而朝堂上没有人怀疑,是因为有佟尚书在给他打掩护。

        “曹镜九说古域城城主的弟弟温存时在咱们翼州。”

        白敬山听着愣了愣,随后摇头。

        “不太可能,我的第二个儿子就在码头上做事,时刻盯着那里的动向,如果有可疑的人,我会知道的。”

        太子听着白敬山的话,眼帘垂下时,闪过一丝复杂,白敬山拍了拍太子的肩膀。

        “不必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当时让阿梨嫁给那个男人原本就是无奈之举,她救下了整个白氏,如今帮你也不过是白氏欠你的而已,只要你能登上那个大位,我们就都能好起来,纵然不能,死的时候我们一家人也齐齐整整。”

        楚天妤听着他们的话,心中百感交集,一直以来她还以为白家真的躲起来了,或者是对太子不闻不问了,却没料到,他们一直在翼州帮着太子收集情报,监视翼州的动荡,怪不得太子知道有人出了翼州,带折子上京。

        “所以曹镜九在扰乱咱们的视听,想要咱们把重心放在温时存的身上。”

        如果是这样,曹镜九一定要拖延什么,他想用这件事情拖住太子的注意力,然后自己暗中去做什么?

        “太子。”白敬山神情肃穆,眼神阴沉“您先前上过街,对市井生活可有看法?”

        太子冷着眉眼,嗓音低沉。

        “虽然禁了海域,但想买的东西,各店铺里也都能买到,就算是不能在明面上买的,隐市上也能买到。”

        “哦?”白敬山挑眉“太子竟然也知道隐市?”

        那可是一个很隐秘的市场,除了内部人外人可是不知道的,隐市不止货物多,而且流通于各国的产物基本上都有,不论多贵重,都可以找得到。

        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那就是所谓的禁海只是明面上禁了,暗地里却是畅通无阻的,可要把整个货物市场都流通起来,翼州的官员甚至是富商便要联手……楚天妤越想这个问题便越是觉得胆战心惊,握着茶盏的手隐隐有些颤抖。

        太子就是在隐市被刺杀的!

        “所以,曹镜九在带着翼州的官员、富商在暗通商贸?”

        “恐怕不止这么简单。”

        隐市上的货物多到如牛毛,应有尽有,而且价钱还算公道,市集之上,一旦价格稳定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货源充足。

        “玉笙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渡海去了古域城暗查,按理快要回来了才对,寒笙在码头一直盯着来往的人,我穿梭在这大街小巷,总也觉得这内里诡异得很。”

        太子点头,拿出一只盒子给白敬山。

        “舅舅,这是五十万两,您去一趟隐市进一批贵重的货,孤会派人暗中跟踪,重查他们通货的手法。”

        “好。”

        随后。

        白敬山换了装束,戴了帽子悄然出门,一刻钟后,白寒笙听着信回来了,与太子进了书房,正堂里便只剩下白夫人和楚天妤,白夫人上上下下打量着楚天妤,突然间开口。

        “你不是江小姐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