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88章 跪下来求我吧

第88章 跪下来求我吧

        “而且还有更奇怪的事情。”

        楚天妤抬手,太子便把手里的朱砂笔放进她的手中,触到她掌心里的温暖时,太子长睫微微动了一下,楚天妤握紧笔,把上面的数字全都圈了出来,冷声道。

        “曹总兵每一次要钱,户部竟然都很快就批了,钱几乎也是第一时间到的他手里,而第一次批复是在四年前……”

        四年前!

        李木和高远对视了一眼,两人脸色微微一变,四年前……四年前不正是佟尚书上位的时候吗?

        程江南和太子也对视了一眼,两人自然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也许。”程江南沉声说话“也许曹镜九从一开始是忠于殿下的,只是后来因为什么原因被策反了吧。”

        他在翼州驻守了八年,八年里他深得太子的信任,可见他这个人平时有多谨慎,竟没让太子发现一丝蛛丝马迹。

        “我想起来了。”李木一拍大腿“曹镜九有一个小妾姓佟吧?”

        “四年前曹镜九进京述职,走的时候是带了一位小妾走的,回翼州后,他好像还举办了一个很大的宴会,咱们可都是随了礼的。”

        因为随了礼,当时肉痛了好久,所以高远特别记得,还埋怨曹镜九不过是娶一个小妾,用得着做那么大的阵仗嘛。

        原来那小妾是佟家送给他的!

        所以这么一串,就把一些事情给串出来了,翼州为什么会那么容易出事,为什么折子要进京,是因为佟家人按捺不住了,还是邺王按捺不住了?

        如果真是这样,四年的时间他们只怕已经在翼州无孔不入,只等着他们这些人入瓮,然后好来个瓮中捉鳖了。

        所以。

        他们这些人还能平安回到京城去吗?

        “殿下,不如您暗中离开,事情由属下们来办?”

        李木只觉毛骨悚然,遂求太子离开,他们死了不要紧,但是太子不能出事,太子殿下满身清冷,俊美脸庞冷峻,摇头。

        “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这又是孤的封地,走也无用。”

        与其躲避,不如迎难而上,说不定还能避出一条生机出来,这一点,太子和楚天妤还真是有些相像的。

        “我们出去走走。”

        他需要看一看翼奏的边防,看看内里的兵力排布,还有老百姓的生活,以及海边领域的情况,一炷香后,太子带着明玉他们几个乔装出了府,程江南安顿兵力,楚天妤和墨儿在院子里休息,墨儿调制了美容膏给楚天妤护理肌肤,楚天妤躺在贵妃榻上由着墨儿调摆,脑子却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摆在脑海里不断地思索。

        江静檀被折腾得头晕脑涨,身体像散架,这会子正歪在床上喝齐大夫开的药,可意给她点了安神香,又给她捏揉,好不容易才让她睡着了。

        如今没有了可心,可意和奶娘一下子就收敛了许多,说话做事都合着规矩来的,不敢再嚣张。

        特别是看到程江南,她们都是绕着走的。

        夜色落下来的时候,一顺将从外面买来的花一样一样搬进院子,楚天妤和墨儿全都摆好,又把添置的物件全都弄好,不过是小半个时辰,院子、厢房里看着就有了人气。

        “不错,明天我们也出去看看,买些东西进来。”

        楚天妤拍了拍手,正想说准备睡觉,却听到外面的院落疾步匆匆,随后青玉奔了进来,脸色有些苍白道。

        “五小姐,太子殿下受伤了。”

        楚天妤心脏一沉,转身就朝着院门口冲去,可奔到一半她咬了咬牙,猛地止了步,掉头去江静檀的院子。

        江静檀此时已是洗漱干净,正准备睡下,听说楚天妤来了,披了斗篷起身开门,楚天妤站在她的面前,定定的看着她。

        “太子殿下受伤了,你去看看他吧。”

        “他受伤与我有何干系?”她现在自己都还不舒服呢,也没见太子来看一眼她,凭什么要她先走出这一步“五小姐,我也在吃药。”

        “我知道,可他受重伤了。”

        江静檀再不舒服,也是因为路途颠簸身子不适,而太子现在生死未明,江静檀静静地看着楚天妤,冷冷地昂起脸蛋。

        “要我去也可以,你跪下。”

        楚天妤不跪,她心中不甘,这道槛过不去,楚天妤看着江静檀,拳头紧紧握着,耳边响起太子与她说的话,他说不想她受任何委屈,可眼下情况未明,太子需要助力,她得试一试。

        扑通。

        她跪在了江静檀的面前,江静檀不禁抿唇,疼痛的脑袋一下子好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只觉得空气都舒服多了。

        “走吧。”

        裹紧了身上的斗篷,江静檀朝着太子的主院走去。

        楚天妤看着她们的身影,长指紧紧攥着,若太子没有一出门就受伤,她也许不会顾忌江静檀,但眼下她觉得如果江丞相能够支持太子,江静檀带来的人能帮太子,那对太子来说,更加有利,而这个关键点在江静檀身上。

        太子躺在床榻上,随行的太医蹙着眉正在迅速的给他清理伤口,箭刺的有些深,腹部到现在还在不停的流血。

        梦里。

        太子再一次来到了慈恩寺,这一次他像个旁观者静静的看着,他看到楚惜月和楚天妤站在一棵树下,楚惜月指着他的身影让楚天妤看,正好他转身面对着她们,楚天妤的眼睛里一下子溢出光芒。

        后来。

        她要么坐在窗下,要么坐在树下,要么站在花丛里……手里捏着那块以为是他送的玉佩,眉眼弯弯,满眼期待,那样美丽又烂漫的模样,是太子从未看到过的。

        “太子。”

        一道娇软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江静檀看着身边一盆满满的血水,蹙眉有些害怕,可意在床边上铺了一块软帕子,江静檀这才坐下。

        “太子,你醒醒。”

        太子的额头开始窜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俊美的脸庞渐渐苍白,剑眉浓蹙起来的时候,他在梦里又看到了楚天妤痛哭的模样,有一个女子站在一旁咯咯尖笑着,下人押着楚天妤拖着她跪在了冰冷的雪地,甚至还把边上的雪全都铲在了楚天妤的身上将她埋进冰雪里。

        太子心里大急,挣扎着想要去带楚天妤走,可是他根本碰不到楚天妤,太子眼里的泪就这么溢了出来,急得几欲怒吼。

        伸手。

        他一把握住娇嫩的手腕,红唇轻喃。

        “别怕,孤会护着你。”

        江静檀被太子捏住了手腕,原本要发怒,可在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怔怔地看着太子,眼里闪过一丝惊愕。

        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会护着她,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种感觉……还真是让她觉得好笑,一个自身难保的人竟说要保护她,她挣扎着将手脱出来,拿出帕子擦拭太子的额头。

        “你们下去吧,我来照顾太子殿下。”

        江静檀与明玉、青玉说着,明玉、青玉只是作揖道。

        “属下不能离开太子左右,还请江小姐见谅。”

        开玩笑。

        万一他们一走,太子失了清白,那他们还活不活了?

        “药来了。”

        钟太医端着刚煮好的药走了进来,江静檀转身接过,与钟太医道。

        “我来喂,你去休息吧。”

        “是,那就麻烦江小姐了。”

        钟太医知道他们是未婚夫妻,于是也不做多想,施礼离开。

        江静檀一手端药,一手捏着勺子轻轻舀着,确定药是温的,这才示意明玉上前把太子扶着半躺,明玉看了青玉一眼,硬着头上上前把太子扶着,江静檀舀了药朝着太子的嘴里喂去……

        然而。

        梦魇里的太子却双唇紧闭,药到了嘴边怎么都喂不进去,青玉用帕子接着漏下来的药汁,急得直嚷嚷。

        “这可怎么办?要是起了高热,可就麻烦了。”

        江静檀蹙眉,接着又试了几次,可一口都喂不进去,明玉眼眸一转,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看向青玉使了一个眼色,青玉看了江静檀一眼,咬牙转身出去了。

        青玉看了一眼院子里的灯火,朝着楚天妤的院子奔了过去。

        “五小姐。”

        楚天妤并没有睡,而是孤零零的坐在台阶上,双手绞在一起,眼神呆呆的看着院门口,院子里风凉凉的,她却丝毫不顾。

        青玉喘着气上前,楚天妤吓了一跳,脸色煞白间跳了起来,抓着青玉。

        “怎么了?太子他……”

        心狠狠被刺痛的时候,楚天妤眼里的泪一下子溢了出来,她一直坐在这里等消息。

        “根本喂不进药,所以属下才过来请您去帮忙。”

        青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眼前身影飞过,随即他转身跟在楚天妤的身后一起奔了过去。

        太子的院落叫竹林听雨,里头有一大片的竹林,下雨的时候哗哗的声音特别好听。

        “让太医再试试。”

        江静檀不耐的声音响起,楚天妤踏进厢房的时候,钟太医已经端了第二碗药过来了。

        楚天妤看着榻上脸色煞白,额头窜汗,似乎被梦魇住的太子,上前接过药碗。

        “我家里也有生病的人,别人也是喂不进,只有我可以,不如让我试试。”

        江静檀以为她说的是她的母亲,不再说什么急忙让开,明玉把太子扶好,楚天妤拿出帕子一边擦拭他额头上的汗一边轻声说道。

        “殿下,您得喝药,不然伤会越来越严重。”

        太子一直在梦里不断地徘徊,画面一个接着一个可都不连贯,在梦里他看到楚天妤过的十分的痛苦,最后画面一转,便是那场熊熊的大火。

        太子整个神情都紧绷了起来,红着眼眶他毫不犹豫地冲进了火海里去寻楚天妤,身体传来一阵剧痛,几欲要了他的命,楚天妤拍了拍他,轻声道。

        “太子殿下,您得喝药了,醒过来吧,太子殿下。”

        一勺药喂到他的唇边,明玉惊喜地发现太子的唇竟然打开了,一点药喂进去之后,青玉也惊喜地发现太子竟然吞下去了。

        楚天妤急忙加快手里的动作一勺一勺喂着,很快就把一碗药喂完了。

        江静檀静静的她们的身后看着这一幕,眼神在太子和楚天妤的身上流连,最后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一抹难以言说的情绪在胸腔里蔓延,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按理……看到太子和别的女子这样关系密切,她应该很高兴才对,可她一点也不高兴。

        门被打开。

        楚天妤清冷的容颜走了出来,江静檀冷眼看着她。

        “你表哥情况如何?”

        她指了指里面的太子,同时也在提醒楚天妤,那是她的表哥,楚天妤轻轻摇头。

        “药是吃进去了,如果今晚不高热就还好,如果高热就要小心了。”

        “好,我去守着他。”

        江静檀说完冷了眉眼转身朝着厢房走去,踏进厢房,她回头看着楚天妤的背影,重重地关上了门。

        楚天妤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心口像是被挖了一块似的,脸上露出苦笑,迈开步子……她缓缓走出竹林听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