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58章 你坚持一下,好吗?

第58章 你坚持一下,好吗?

        两名嬷嬷听着眼皮都没抬一下,昂首挺胸的甚至还有一丝得意,她们拿捏沈十鸢已不是一年两年,又是夫人授命,所以她们很笃定沈十鸢是不敢这么做的。

        “好。”

        出乎意料的,沈十鸢竟然轻轻巧巧的应了这么一字,两位嬷嬷猛抬头震惊的看着沈十鸢,左边稍年轻的蹙眉怒道。

        “小姐,说话还是小心着些,夫人平时可不是这么教您的,别被有心之人蛊惑了去。”

        啪。

        话音刚落,墨儿就上前把手一巴掌甩在那婆子的脸上,打得婆子整个都懵了,她捂着火辣辣的老脸眼中生惧,脑子一片空白,这么多年在沈十鸢的院子里当差,日子一直都是很好过的,就连沈十鸢都不敢逆了她们的意思,年岁一长,她们有些得意甚至忘了自己是奴婢。

        没想到这才来一趟楚府,小姐就被这个楚天妤给带坏了,脸开始红肿,嬷嬷痛得嚷嚷起来。

        “此番回去,奴婢一定会禀告我们夫人,这件事情跟你们没完。”

        “哦。”楚天妤眼神凌厉,冷眼看着她们“那我便与你们一起回沈府,我倒要去请教沈大夫人,她的规矩教得可真好,奴婢都能随便爬到了主子头上,这沈府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嬷嬷们被楚天妤冷咧的戾意逼得往后退了一步,心里开始害怕,沈府最重规矩,一言一行都是守着规矩来的,这些年她们仗着沈十鸢宽厚,一直都比别人过得好,也过得嚣张,若是让夫人细查下来,恐怕比发卖还要难受。

        嬷嬷们胸脯起起伏伏,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的,但也是真的不敢再说什么,楚天妤笑看着她们,墨儿一下子就懂了,领着丫鬟们上前跪在楚天妤的面前道。

        “小姐恕罪,是奴婢们没了规矩,下回再也不敢了。”

        说完。

        墨儿抬头看向两位嬷嬷,朝着她们咧嘴一笑,那嚣张的模样要多气人就有多气人。

        她这是在给两名嬷嬷打板呢,告诉她们自己做错了事,要怎么向主子求罪,两名嬷嬷哪里不懂,平日里要风得风的,这会子被羞辱,气得浑身颤抖,可如果她们不做,楚天妤一定会跟着回沈府,咬了牙,嬷嬷们跪在了沈十鸢的面前。

        “小姐,是老奴们没有规矩,还请小姐原谅。”

        沈十鸢双眸淡淡,静静的看着这两名嬷嬷,垂眸时理了理袖子,轻声说道。

        “平日里我想你们年纪大了,不在我这里做事就会被母亲发卖出去,我可怜你们,所以对你们宽厚,但你们一日比一日不知天高地厚,日子一长都忘了谁是主子,谁是奴婢,害我在五小姐面前被她看了笑话……”

        沈十鸢这些话简直就像是利器一样刺进她们的心里,句句击中要害,嬷嬷们顿时吓得脸色煞白,也震惊不已,沈十鸢从来没有对她们说过这么重的话。

        这是第一次。

        墨儿、明艳、听荷几个听着差点给沈十鸢鼓掌,楚天妤亦是笑看着她,眼神里都是鼓励和赞美,沈十鸢看着心间感动,看向嬷嬷的眼神也更冷了一些。

        好几年前她就想这么做了,可是一想到母亲总是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她便忍了,可忍来忍去每次受伤的都是她。

        “小姐,奴婢错了,奴婢真的知道错了。”

        嬷嬷额头上全是大汗,一个劲的求饶,楚天妤牵起她的手,居高临下冷眼看着嬷嬷,朝着其中一个凶的踢了过去,那嬷嬷摔翻在地,痛得倦成了一团也不敢叫出来。

        “侍一君,就忠一君,一心二用的那叫狗,你们既然喜欢当狗,那就从我的院子里爬出去,再有下次,我就出手杀了你们。”

        “墨儿,看着她们,少爬一步就给我打,另外,若是让我听到沈府有人告状的事情,她们总要出门的,一发现就弄死她们。”

        嬷嬷们这会子是真的吓破了胆,哪还敢不听,根本不用起身直接往地上一扑急忙爬向院门口,沈十鸢看着这两个平时对她凶狠的嬷嬷,这会子像条狗一样的模样,叹了一口气直摇头。

        握住楚天妤的手,她轻笑道。

        “真是让你笑话了,还要你来帮我教下人。”

        “我也好不到哪去,十鸢,我让人送你回去,确定她们不敢把你怎么样再回来。”

        既然管了那就管到底,这两个嬷嬷是个精的,寻到机会还是要卖掉为好,十鸢的院子里也该培养一些自己的人了,免得进宸王府的时候,连顺手可用的人都没有。

        “不用不用,既然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路就好走了,我也是高门深府里的小姐,这些伎俩我岂会不明白。”

        这一趟来楚府她真的收获良多,她第一次知道原来母女是可以这样相处,原来主子和下人是可以又亲和又讲规矩的,下人是可以这样忠心耿耿的。

        回去之后。

        十鸢想,她也需要做一些改变,不该低头的她绝不会低头,不该承受的,她也不去承受了,以后……她不想再逆来顺受,她想适当的为自己活一活,还有,她要和宸王殿下谈一谈,要是他愿意,她一定会和宸王殿下相敬如宾,好好过日子。

        “那好,你小心着些,有什么事马上送信过来。”

        “恩。”

        两人手牵着手,楚天妤一直送沈十鸢到大门口,看着她上马车,看着她走远,这才转身回了府。

        “这个沈大夫人究竟是什么性子?”

        以前没管这些事情,也不知道她们知不知道一二,墨儿想了想,上前道。

        “奴婢没见过沈大夫人,只听说沈府家规森严,沈大夫人自嫁进沈府之后二十几年没出过府门,一心治家,世家虽赞扬沈府规矩好,才华好,但真正与沈府往来的也没几家。”

        楚天妤点了点头,看十鸢那拘谨的小模样就知道她一定是被勒得快要受不了了,这沈大夫人迂腐不说还死板、固执,这要是生活在沈府肯定特别难受。

        这么一想,心里不禁有些心疼十鸢,这么多年下来,十鸢还把自己长得那么好,样要精通,性子还这般柔和,当真是不容易的。

        “对了,我要出趟门。”

        楚天妤说完便带着她们回房,一番梳洗打扮,又去库房挑了上等的礼物,准备了马车这才朝着玉殊公主府走去。

        玉殊公主是皇上的姐姐,世人唤她一声大公主,虽然到现在楚天妤都没和她见上一面,但大公主给她示好又下了赏赐,这个恩她不能不来谢,再者一个,步宛樱的态度也不错,若是可以,她有件事情想求一求玉殊公主府。

        玉殊公主府对于她的到来并不惊讶,下人引着她进了正厅,落座奉茶一一做完,楚天妤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了过来,她急忙站了起来,看向门口,便看到下人簇拥着步宛樱走了进来。

        步步生莲,灼灼生辉,指的大概便是步宛樱这种美人儿,楚天妤笑着上前与她彼此施礼,步宛樱抬手。

        “你坐,不必这般客气。”

        墨儿将礼物一样一样的呈上,随后楚天妤才开口。

        “我来谢大公主的恩,也想见见宛樱郡主您。”

        步宛樱倒是没想到她说话这般的简单直白,一时间倒也有些欢喜,笑着接过下人递过来的热茶道。

        “外祖母这会子在睡,谁也不敢吵,你与我说了便好了,下回有机会我请你过来玩。”

        楚天妤点头,起身与步宛樱道。

        “郡主,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步宛樱端着茶的皓腕微微一悬,眼底冷意闪过,心想果然是有目的来的,她就说这人不能交结,一结了就会攀上来,甩都甩不掉,可脸蛋却笑意不断,扬脸看着楚天妤,示意她说下去,楚天妤接着说道。

        “我想跟大公主租几个绣娘,郡主您知道的,我母亲的东西都被败得差不多了,只留下了一间破旧的布店,如今我想把它经营起来,以前是以织布为生,但我还想发展一下做成衣,大公主掌管天下布匹,有这世间最好的绣娘和布匹,所以我想租几个回去当老师教我的绣娘刺绣,另外还想与大公主买一些布匹做开张之用。”

        步宛樱一颚,转头时,鬓间步瑶晃动,顾盼生辉。

        “楚天妤,就为了这种小事?”

        她还以为楚天妤要求什么呢,却是这种小事?楚天妤点头,眼中都是坦然。

        “郡主,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难的事情了。”

        步宛樱浅浅一笑。

        “楚天妤,你可想清楚了,今日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应你,可你踏出去再想进来,可就难了。”

        楚天妤点头。

        “天妤只有这一求。”

        “好。”

        步宛樱毫不犹豫的答应,不过是绣娘和布匹而已,公主府一大把,卖几个给她都行,楚府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楚天妤如今想要自力更生,倒也不错,于是步宛樱转头去吩咐让人给她各种成色的布匹按四个等级一样两百锻,再带了四名绣娘过来,施过礼后,步宛樱吩咐她们。

        “你们跟楚五小姐回去,好生教导她的人,他日你们若是想留下,过来拿身契便是,若是想回来那便回来,都由得你们。”

        说完步宛樱笑着看向楚天妤。

        “这样可好?”

        楚天妤见步宛樱举止有度,手段了得,又好说话不由得十分欢喜,朝着她施了一个大礼之后,便把五万两银子奉上。

        “郡主,天妤暂时只能拿出这么点钱,请您先收下,日后我产出新的布匹给您绣衣裳过来。”

        “好,楚天妤,本郡倒要看看,你能弄出个什么名堂来。”

        很少有女子像她这般头脑清醒,步宛樱一时间对她来了兴趣,若她说日后还钱过来,她还没有这么大的兴趣,可若是布匹、衣裳……这天下的布匹、华服,再珍贵也贵不过公主府,她很期待楚天妤能弄出什么布来。

        “定不辱郡主使命。”

        楚天妤说完又与步宛樱聊了一些随意的话题便起身告辞,难得步宛樱喜欢她将她送到了门口。

        看着她上了马车,步宛樱才问身边的侍卫长。

        “重景,她只剩下一间布庄了?”

        重景是宛樱的贴身侍卫,八岁时宛樱出生,他便一直守护着宛樱,生得俊美高挑,但性子孤冷,除了步宛樱他谁都不理。

        “是的郡主,她也算是不错的,一局烂棋被她下到如今算是扭转过来了。”

        “恩,且看看她的后续,若是当真不错,本郡便交下这个朋友。”

        重景冷着眉眼看向楚天妤的马车,身边的丫鬟婆子则是闪过一丝惊讶,这还是第一次听到郡主说要和谁交个朋友。

        回到内殿,步宛樱走到正被丫鬟们捏肩揉腿的玉殊公主面前,看着威严四溢,保养得宜的玉殊公主,她笑着上前依着公主笑道。

        “外祖母,她倒是个不错的。”

        玉殊公主听着缓缓睁开犀利的眼眸,抬手拍了拍宛樱的头。

        “宛樱说好,那便是好。”

        步宛樱便笑着把事情一一说完,玉殊公主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轻抚着宛樱白皙如玉的脸蛋道。

        “看人也不是一次就看好的,暗中观察观察再说,别急着交往。”

        “孙女知道。”

        步宛樱点头,玉殊公主看着自己的外甥女眼中满是疼爱,这个孩子她打小就精心培养,是个有手段的,不至于被楚天妤给骗了去。

        “对了,既然你喜欢这个孩子,那就把国色天香冠给她送回去吧,那是御赐之物,虽说送到本宫这里,被她圆了回来,但还给她,她才能心安。”

        保不齐皇上哪天拿这件事情发难,就算她是大公主,一样可以治罪。

        “是,晚些就给她送回去。”

        步宛樱笑着点头,随后扑进玉殊公主的怀里娇声道。

        “外祖母,我也想自己开铺子,我想自己赚钱。”

        楚天妤不靠舅舅自己发家致富,她也想靠自己试试,楚天妤开布庄她也开布庄,到时候还可以和楚天妤比比高下。

        “随你,只要你喜欢。”

        说完玉殊公主看向与步宛樱形影不离的侍卫重景。

        “去查查单子,匀两间热闹的铺子给宛樱玩。”

        “属下这就去安排。”

        ……

        马车上。

        楚天妤掀了帘子,看着身后装着四名绣娘的马车眉眼里都是欣喜,铺子里正日夜不停的忙着,如今绣娘有了,材料也有了,她只需要教掌柜的把布调出来就可以试。

        不过。

        这种布目前整个大夏国都没有,她查了很多的资料,甚至把上一世的很多书都回忆起来,一遍一遍设想之后才核对出来的,至于能不能成,她还得去试才知道。

        她现在送绣娘过去,顺便先和余掌柜的试一次,信已经送过去了,想必那边也准备好了。

        到了锦绣纺,墨儿掀帘,明艳扶着楚天妤下马车,抬眸看着装潢一新的铺子,眉眼里闪过一丝温和,这是母亲留给她唯一的店面,也是她唯一的念想了。

        玉娘、蕊娘、余掌柜和一应干活的众人见她们进来,喜气洋洋的过来迎了她们,四名绣娘也跟着进了院子,仔细打量着这里,见这儿不大,人也不多,并没有她们想象中的贵气,眼中便有了失落感。

        她们可是公主府的上等绣娘,来这种小铺头,有什么意思?

        墨儿端着四只荷包上前,笑着与她们说话。

        “老规矩,四位姐姐若是留下,他日生意做起来了,月银加分红,若是想离开,这是赏钱,拿着走了便是。”

        话音刚落,三位绣娘便拿了荷包,朝着楚天妤施了一礼转身离开。

        只有一位绣娘还在仔细的打量着这里,见到荷包,轻轻一推朝着楚天妤施礼道。

        “郡主吩咐,花娘不敢不从,五小姐这般礼遇,花娘已是心中有数。”

        墨儿听着她的话,笑盈盈的又拿了一个荷包放在盘子里递到花娘的面前。

        “那便多谢花娘了,前期的日子可能会有些清苦,要委屈花娘了,这是小姐的赏赐,还请花娘收下。”

        花娘到底是公主府出来的,言行举止落落大方,也知道自己有手艺在这里站得住脚,收了赏赐朝着楚天妤施礼道谢。

        楚天妤笑着点头,随后与余掌柜道。

        “因着内店还没有装饰好,所以也不太急,只是材料都准备好了,我们今天便试一次吧。”

        “是。”

        接着楚天妤又与玉娘、蕊娘说话。

        “玉娘、蕊娘你们是织布的好手,但花娘可是公主府出来的一等绣娘,你们只有仔细合作才能做出更好的东西让大家喜欢,切不可勾心斗角,有问题及时跟我沟通,我也会一碗水端平。”

        “是,奴婢知道。”

        玉娘、蕊娘、花娘施礼回话,随后三个人便跟在了楚天妤的身后,大家一起来到院子里,院子里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材料,琳琅满目,看得人心旷神怡。

        “余掌柜是个会做事的。”

        楚天妤这般说着,余掌柜顿时高兴起来,施礼道。

        “都是老奴应该做的,小姐,咱们开始了?”

        “恩,开始,你先听我说一遍,然后我们再试一遍。”

        日头渐渐盘旋在头顶上,大家各自分工,便兴高采烈的忙碌了起来,小小的院子里人来人往,楚天妤与余掌柜一边说一边走从染液、浸染、反复浸染、清洗到最后的晾晒讲得几乎口干舌燥,可也顾不得那么多,讲完便又马上开始试做,小院落里一时间人声鼎沸,笑声不断……

        站在刚刚试出来的一小块布匹面前,楚天妤仔仔细细的看着,微微点头。

        “颜色还不太对,还要再调浓一点,余掌柜,流程就按着我的走,但是工序切莫省事,也别省时间,一定要仔仔细细的做,看看明天、后天能不能织一匹出来,我想做套衣裳,如果不行就算了。”

        此去佟府必定会风起云涌,暗算不断,所以她才想要急着赶一匹布出来,又去请了绣娘,说着楚天妤又把自己画的花样子递到花娘的手里。

        “这是我要的衣裳款式,如果余掌柜织的布有七成成功,你便替我赶一赶,我加你月钱。”

        花娘接过花样,看着这新颖的款式与花纹时,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急忙施礼道。

        “奴婢知道了,奴婢一定赶出来。”

        玉娘和蕊娘听着她这么一说,急忙过来看花样子,一看之下,两人便也大为惊奇,玉娘拿了花样在阳光下变幻角度,惊道。

        “这……这怎么还会跟着阳光变幻?”

        墨儿扬起脸蛋笑道。

        “这只是其中一个效果,待做出来你们就知道有多神奇了。”

        “这么一说,奴婢可期待了。”

        “那咱们也别站着说话了,开始吧。”

        于是她们几个便朝着楚天妤施了一礼,迅速转身各忙各的去了,何鸣舟这段时间一直在铺子里忙,村里信得过的兄弟都跟着他在这里,所以铺子里是不缺干力气活的人手的。

        余掌柜叫了几个年轻人过来,与他一起染布,几番下来,年轻人便汗流浃背,看得绣娘们一个个脸都红了。

        楚天妤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后生,转头与余掌柜笑道。

        “贴告示出去再招几个织女,几个绣娘,价钱好商量,但要有真本事。”

        “是。”

        余掌柜笑着应话,他大概也猜得出来东家的意思,不由得心头感叹,现在的东家比以前的东家可好太多了。

        ……

        天色渐暗,天边的红云一团一团,风刮得布匹哗哗作响,映在红云里显得格外的妖异,上了马车后,大家便赶回了楚府。

        远远的听到清悠小筑那边传来笑声,楚天妤微微蹙眉,看向墨儿。

        “二房那边这么快就把事情解决了?”

        “要不奴婢去打听一下?”

        墨儿刚要转身,就看到门房匆忙而来,急忙施礼道。

        “小姐,沈府来人了,说是沈小姐自进了楚府后到现在都没有回去,沈府过来要人。”

        楚天妤心中一惊,疾步朝着门口奔去。

        大门口。

        沈府的管家领着两名丫鬟神情严肃,焦灼不堪,见到楚天妤急忙施礼。

        “五小姐,我家小姐来楚府也有半天了,奴婢来接小姐回去。”

        “这不对。”墨儿上前施礼“沈小姐在四个时辰前就已经回去了,怎么还没有回府?”

        沈府和楚府之间的距离就是走得再慢,也就一个时辰就到了,怎么可能这么久了还没有回去。

        啪。

        楚天妤手里的酥胡桃散落了一地,一股很不好的预感窜上来的时候,她的双腿几乎在发软。

        不可能啊。

        她平时是最讲规矩的,不该去的地方不去,不该见的人不见,出了楚府,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家的呀。

        “管家,沈府可有派人出去寻?”

        管家眼中闪过一丝隐晦,有些不好意思的上前轻声道。

        “并未,夫人说既然她不回来那便不要回来了,且要看看她究竟什么时候回,去了哪里,到时候再行惩罚。”

        “五小姐,老奴也是偷偷出来的,毕竟是老奴看着长大的主子,心中担心,小姐是个极有分寸的人,她不可能随便乱走,去哪里也不可通不经过府里的同意。”

        就是因为她太守规矩,也太乖巧,所以管家才肯定沈十鸢绝不会乱走,只能是一个可能,那就是出事。

        楚天妤全身冰冷,脑子里迅速运转,想了无数种可能。

        “管家,十鸢可有得罪什么人?或者与谁有仇?”

        “这不可能,我家小姐很少出门,更别说是与谁结梁子,就算是最近与宸王府议亲的事情都是低调进行的,没确定之前我们府上一直很低调。”

        听到这里楚天妤的心咯噔了一声,指尖都在泛凉,她急忙与管家道。

        “我现在就去寻。”

        “是,如此便多谢五小姐,还请五小姐不要声张,沈府规矩严格。”

        “我知道的。”

        楚天妤听着管家的话,心中便是寒凉一片,所谓的规矩比一个精心培养出来的嫡女安全还重要吗?为了维护所谓的规矩,为了不让别人说她偏颇自己的子女,哪怕是十鸢有可能出事都不来寻找,反而老神在在的在府里等着看她犯了什么错,再给她施以惩罚。

        这沈府,简直是不讲道理!

        大马很快被牵了过来,楚天妤阴沉着脸色带着明轩、听雪、一叶、知秋翻身上马朝着沈十鸢的必经之路飞奔了过去……

        街市、巷子、拱桥、茶楼、各钱庄、首饰铺、成衣铺……一时间到处可见楚天妤她们几个的身影,可都没有看到沈十鸢,甚至没有人见过沈十鸢。

        心慌意乱间。

        楚天妤决定掉头回去,顺着车轱辘再细细寻找,终于……被她发现了一条痕迹,楚天妤猛地怔住,转头四望,风刮过来的时候,她突然间背脊发凉,天色越来越暗,事情越来越得杂,顾不得多想,她翻身上马朝着一条人迹稀少的破路狂奔了过去……

        这条路直通坡子山,山脚下有一座破庙,平时是三教九流、叫花子的集居地。

        马蹄声声,心脏也怦怦,楚天妤越往前走就越是脸色泛白,甚至闭上了眼睛,颤抖着红唇不断的祈祷。

        千万不是……千万不是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