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45章 小哥哥,门不好好开着的吗?

第45章 小哥哥,门不好好开着的吗?

        它咬着太子的衣袖,蹦跳着让太子去和楚天妤相遇,可太子怎会那样做?

        原本以为也就是那一次相遇,却没料到那娉婷的背影却又走进了他的梦境里,让他挥之不去,赶之不走。

        到最后。

        竟阴差阳错的发现她是楚天妤。

        许是上一世的羁绊,让楚天妤一眼就喜欢上了旺福,总觉得对它有一股无言的亲切,就像是亲人一样。

        长腿潇洒一抬,楚天妤跳下马背奔向旺福,俯身抱着它的头跟它亲昵了一下才柔声道。

        “千万要小心,这林子里不止猛兽会杀你,人也会杀你。”

        狗的嗅觉太灵敏,而且它还通人性,在那些人眼里旺福只怕是第一个让他们要杀的对象。

        旺福哼唧着仰头,看着楚天妤眼里的悲伤时,纵身一跃扑进楚天妤的怀里,湿漉漉的大舌头在她的脸蛋上狠狠的舔了一下,惊得楚天妤心中那点子悲伤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随即一把将旺福推开,一边嫌弃的擦着自己的脸蛋,一边嚷嚷。

        “口水太多啦,你还是快走吧。”

        程墨初看着她们一人一狗玩得乐呵,忍不住轻笑起来,旺福朝着程墨初摇尾巴,程墨初急忙跟着它一起隐进了林子里。

        兵分两路。

        楚天妤确定好方向便朝着那个天坑的位置策马奔去,她想……她得提前去那儿看看敌方是不是已经在那里布了陷阱等着太子,如果有,她是一定要灭掉的。

        林子里越来越茂密,几乎没有了路,楚天妤被枝条打得身上一阵一阵的楚痛,不一会儿脖颈上、甚至是脸蛋上都有了淡淡的被树叶枝条割破的血痕。

        眼前视线开阔起来的时候,一阵猛虎怒啸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楚天妤心里一惊。

        今天的两个彩头,一头是红狐,一头是斑斓虎,不会那么好运的都被她撞到了吧?

        急忙检查袖箭,同时准备好手里的弓箭,感觉地面的微微震动时,楚天妤眼里有一丝焦灼。

        原本这片区域应该是野兽最多的,可因为有虎的存在,周围十里的野兽全都往外逃走,野兽一出没,自然有人要狩猎,他们追着逃走的兽群跑,这中心的位置反而没人来了。

        周围一片寂静,除了远处那一声一声的嘶吼。

        楚天妤垂眸看着自己的马儿,见它虽然有些焦燥不安,但情绪还算好,这才稍微放了一点心。

        如果马儿开始嘶叫不安,那就说明她们已经离猛虎很近了,俯身她拍了拍马鬃。

        “别怕,一会靠近了你就跑,我去迎它。”

        吼……

        狂吼随着狂风朝着这边猛的扑涌了过来,楚天妤抬手遮住脸蛋,可马儿瞬间感觉到危险,嘶叫着前蹄往空中一跃,楚天妤便从马背上滚落了下去,马儿随即撒开蹄子奔走……

        楚天妤顺势趴在地上倾听,隐隐觉得那吼叫应该是从天坑那边传过来的,听着好像是受了一些伤。

        心中一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她咕噜爬了起来。

        猛虎在打架,虽然不知道是和人,还是和另一头猛兽,还是说……太子已经到了那里了?

        管不了那么多,楚天妤单枪匹马身影似一道闪电朝着天坑的方向飞奔了过去。

        稀拉的枝桠不断的在她的面前后退,楚天妤的心脏也开始怦怦的乱跳了起来,不过片刻功夫,一道红色的艳丽身影一跃而起跳出林子,几眨眼的功夫,诺大的巨坑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边上。

        一头体型巨大的斑斓虎正怒吼着一爪子把对面的人狠狠扇飞了出去。

        那人在飚飞的瞬间鲜血到处喷射,他似乎受了很重的伤,根本无力再应对老虎的巨爪,整个身子便摔进了大坑里,老虎怒吼着转身,随即纵身一跃也跟着跳进了巨坑里。

        “太子。”

        楚天妤惊恐出声,迎着冰凉的山风,不顾一切的朝着那人的位置飞奔了过去。

        一跃而下的时候,手里的袖箭朝着猛虎的眼睛疯狂扫射。

        利箭刺进肉里,鲜血横流,软筋散迅速流窜,老虎痛苦的同时也察觉到异样,愤怒嘶叫间立即放弃了那人朝着楚天妤撞了过来。

        楚天妤只觉眼前一道杀气极重的劲风扑来,那老虎像一座大山压过,惊得楚天妤脸色煞白往后直退间,砰的一声老虎的爪子狠狠的扫在楚天妤的胸口位置。

        噗……

        大口鲜血吐出时楚天妤的身体也被重重撞了出去,砸在土壁上之后又滚落了下来。

        怒吼一声接着一声,惊得方圆十里最后一只鸟儿都慌忙逃走,老虎只剩下一只眼睛,它不耐烦的伸出爪子企图拨走眼睛的箭,可轻轻一碰剧痛无比,怒得老虎张开獠牙吼叫,急得它前爪在地上疯狂刨着,紧接着就冲向了楚天妤。

        “太子?”

        楚天妤一边后退一边企图引开这只老虎,可那人满身都是鲜血就那么直直的趴在地上,发丝凌乱,泥土顺着陡坡一层一层盖在他的身上,很快鲜血浸湿了身上的泥。

        “太子殿下,你快起来。”

        楚天妤心里发急,试了几次那人都没有反应,看来是不会醒了,仰头看了一眼这个大坑,想要爬上去是不太可能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老虎在这里创死。

        袖箭一支一支射向老虎,软筋散从四面八方侵入老虎的身体,让它的视线渐渐模糊,四条腿也开始无力,老虎大急,单目赤红,张开血盆大口怒吼着朝楚天妤狠狠嘶咬了过去。

        楚天妤此刻全身紧绷,头皮发麻,身子颤抖间下意识的抬手护住自己的脑袋。

        砰。

        脚下一阵剧列的颤抖,就在楚天妤以为自己的胳膊会被老虎一口撕掉的时候,半空中的老虎突然间身子一软,眼看着将将要吃到楚天妤,却在这个紧要关头它巨大的身躯就那么摔在了楚天妤的面前。

        尘土重重向上翻涌,灌进鼻息里几乎让人窒息。

        软筋散起作用了,楚天妤心中大喜,转头就朝着那人的方向跑去。

        先前被老虎甩了一爪子,虽然是踢在身上的铁板上,可那撞击蔓延出来的痛楚却是实打实的,现在跑起来都让她觉得心口被老虎给拍碎了,痛得她喘不过气。

        蹲在那人的身边,楚天妤拨开他又乱又脏又成团的头发,又伸手将他翻了过来,却在刹那间,楚天妤被吓得一惊。

        这人。

        这人不是太子。

        但是这人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身上层层叠叠的全都是新伤加旧伤,旧伤缠新伤,就连骨头都裸露在外面,全身浮肿得像什么一样,眼看着就要断气。

        楚天妤看了一眼这个人,又看向老虎,这人……虚弱成这样了还能与老虎一斗?

        可这一斗已用尽他所有的力气,所以现在才陷入了昏死。

        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洗过,他的身上发出一种腐肉的臭味,楚天妤差点吐了出来。

        这个人。

        看着不像是来打猎的,而像是从哪里逃出来的?

        长指探向他的鼻息,楚天妤环顾四周,这儿根本没有别人,咬牙间她只好拿了一粒药出来喂进那人的嘴里。

        她试了试根本拖不动他,于是取下脖子上的指笛轻轻吹着,没多久马儿就回到了她的身边。

        楚天妤拍了拍它,马儿很懂事的蹲在了地上,楚天妤咬着牙把那跎烂肉拖到了马背上,拍了拍他的屁股。

        “带它走,去找一叶。”

        马儿嘴里呼出一口热气,发出低嘶,随后纵身上岸奔驰了开去。

        马儿消失在密林里的时候,远处的马蹄声也不断的传了过来,楚天妤急忙爬上大坑,奔到一棵大树后远远的看到邺王带着人朝着这边奔了过来。

        蹙眉。

        这次的事情和上一世的发展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发生了改变。

        顾不得那么多,转头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那只又重新站起来的老虎,楚天妤急忙转身离开潜进了林子里。

        而邺王的人马也冲进了天坑,猛虎看到他们的刹那间,怒火到达了顶点,嘶叫着不顾一切朝着邺王冲了过去。

        “保护王爷。”

        幕僚发出惊恐的呼喊,随即侍卫们齐齐冲了上去与老虎搏斗,随即就听到了有侍卫被咬断脖子的惨叫声。

        ……

        楚天妤一直跑一直跑,最后实在是跑不动了,靠在一棵树上大口大口呼吸,胸口像是被锤子打碎一样的痛得很细碎,但也很尖锐,让她当真不能再呼吸了。

        汗水大颗大颗的顺着白皙的天鹅颈往下滑,疲惫让她的视线一度有些模糊,楚天妤动了动,环顾四周后才咬着牙把身上的铁板一块一块的全都拿了出来。

        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训练机会,但她的体力已经到达极限,再戴着怕影响接下来的事情。

        将一堆铁板藏进枯黄的枝叶里做好记号之后,楚天妤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再转身奔跑时,只觉一阵身轻如燕,通体舒畅。

        “小姐。”

        知秋带着她的马奔了过来,楚天妤一看顿时放下心,人应该已经到了一叶的手里。

        “几位小姐出林子了,烤架已经全部备好,下人正在清洗野物,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一叶带着那人去找程大夫了,我先过来找您。”

        看到那个受伤的人时把一叶和知秋差点吓傻了,幸好不是楚天妤,不然她们不知道如何交待,与沈十鸢商量了之后,他们便分道扬镳,各自行事。

        “太子也回营地了?”

        “没有,邺王、宸王、祁王叔他们都没回,如今在营地里的都是一些小姐、夫人,还有皇后娘娘。”

        “今天皇上的兴致也很高,不像往年拉开第一弓之后就回营帐,听说皇上也猎了很多东西。”

        楚天妤点头翻身上马,与知秋一起在林子里开始寻找太子的下落。

        可惜了那头斑斓虎,看来获得彩头的是邺王了。

        “表妹。”

        程墨初惊恐的声音远远的响起,楚天妤急忙调头,听到他急道。

        “我明明一路跟着太子,但是亲眼看到太子在林子里消失了。”

        消失?

        楚天妤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是几个意思?掉进陷阱里了?

        “走。”

        顾不得那么多,大家跟着程墨初朝着太子消失地方狂奔而去。

        “我看过了,地面是平的,下面根本没有陷阱。”

        程墨初一路不停的讲着,很快就到了林子。

        然而。

        面前高耸入云的树木林立,鸟儿翻飞,野兽疾奔,看着和正常的林子没有任何不同,但程墨初却很坚持说太子就是在那里消失的。

        楚天妤策马进去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异样。

        “我真真的是亲眼看到太子殿下就是在这棵树这里消失的。”

        程墨初急得围着这棵大树不停的绕圈子,楚天妤盯着这棵树神情渐渐的严肃起来。

        如果没有猜错,太子殿下可能进阵法里面去了。

        又或者说。

        眼前的这些树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后面才是真正的危险。

        说不定太子已经在里面遇险了。

        袖子里的手渐渐的有些颤抖,楚天妤闭上双眸强迫自己冷静,随后将上一世看到的所有的书都从脑子里掀了出来,一口气全都打开,仔细迅速的回忆。

        直到看清楚其中一本书所写时,楚天妤冷声道。

        “是障眼法。”

        “啊。”

        程墨初猛的一下,呈呆滞状看着楚天妤,一脸无奈。

        “那这也不是我这个纨绔能解决的问题啊,表妹。”

        “确实有点难办。”

        这个障眼法需要七个人站七个不同的位置,可是他们现在才三个人,该怎么办?

        楚天妤冷着眉眼环顾四周。

        “我需要七个人,要是咱们三个人加三匹马也才六个。”

        程墨初眼里一阵绝望,万一太子要是死在里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就算是不受皇上待见,恐怕大家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娑娑娑。

        一阵娑娑的声音传了过来,绿叶丛里旺福高大的身影一下子窜了出来,见到楚天妤它急忙冲了过来,一口咬住楚天妤的长裙直拖。

        “我知道我知道。”

        楚天妤眼睛一亮,按下旺福的头。

        “好了,七个了。”

        随后楚天妤按着书上讲的找到了七个位置,三匹马全都下了软筋散让它们先蹲在原地睡觉,免得它们跑开,旺福站在那个位置,虽然不动,但来回的急得直跳跃。

        它确实是一直跟着太子,但是太子跑着跑着就没影了,它再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表哥,你和知秋去该站的位置,我来破。”

        “好。”

        程知初听话的往位置上一站,抬眸看向楚天妤那严肃的模样时,不知道怎么的,他就从头到尾的没有怀疑过楚天妤的能耐。

        楚天妤站在阵眼的位置,不过是顷刻间,便感觉林子里一道凉风刮了过来,枝桠涌动间,眼前的障眼法一下子消失,楚天妤便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

        “哎……”

        程墨初还以为大家会一起消失,结果抬头一看,他和马、狗、知秋还好好的在原处,楚天妤消失了,程墨初慌得一下子跌坐在地上,随后又咕噜爬了起来道。

        “不行,我得去找大哥、二哥。”

        万一表妹出了什么事,大哥第一个会拆了他的。

        “知秋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人。”

        “是。”

        知秋苍白着脸点头,旺福则看着那棵大树吼叫了起来,扑上树爪子刮着树杆愤怒的吼叫。

        而楚天妤。

        此刻却怔怔的站在眼前的空旷处,她面前三丈远的地方就是悬崖,而身后……她急忙转身,抬眸的刹那间就看到太子骑着骏马正朝着自己的方向狂奔而来。

        不。

        不是朝着自己,而是朝着自己身后的悬崖,楚天妤脸色大变,下意识的朝着太子喊道。

        “不要啊。”

        太子在看到楚天妤的刹那间,那万年不变的寒眸一下子被撕裂般,他有些失措的看着楚天妤,他一直想要控制马速,或者是跳下马,但他离悬崖太近了,不论是哪一种,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那就是坠马堕下山崖而亡。

        “快走开。”

        疾风中,太子的话音刚落,马就已靠近了楚天妤,楚天妤慌忙四看,情急之下也朝着悬崖冲去。

        “快走。”

        太子俯身死死勒紧马缰想要控制马速,然而马已经彻底的癫狂,直奔悬崖,根本无法控制。

        时间转瞬即逝,两人大脑飞速运转,楚天妤找准了位置,满头大汗喘息间转头惊恐的看着已到面前的骏马。

        “好好活下去,楚天……”

        然而。

        话还没有说完,楚天妤便看到骏马眨眼间就由远而近,很快太子就要跌下山崖,粉身碎骨,楚天妤手脚发软,但她没有时间犹豫,提前纵身一跃,一把扑进太子的怀里,太子瞬间抱紧了她,两人身体往后一仰,但也依然被烈马带着在空中旋转,随后跌落山崖。

        嗤……

        手死死的拽着悬崖边生长出来的小树时,身体撞在石板上痛得楚天妤脑袋往后仰,发出痛苦的嚎叫。

        太子一手抓着树杆,一手抱紧了楚天妤,随后挨着石壁慢慢的转动身体,将自己的背顶在锋利的石壁上,让楚天妤趴在他的怀里。

        “别动别动,石壁很锋利,会划破你的背。”

        小树杆承受着他们两个的重量,已经有要破土而出的架式,再一动,搞不好就真的被他们拔出来,大家一起见阎王了。

        阎王吗?

        想到这里楚天妤不由得冷笑了笑,她已经在地府走过一遭了,如今再承受一次,却也觉得死亡不是那么可怕。

        “楚天妤。”

        太子垂眸深深的睨着怀里的脸色煞白的楚天妤,感受着她身体轻轻的颤抖,太子俊美的脸庞渐渐的柔和了下来。

        他像是感觉不到危险似的,就这么垂眸看着她。

        “楚天妤,孤送你上去。”

        孤注一掷,借力把她扔上去应该是可以的,但是他就……楚天妤吓和一把抱紧了太子,紧紧的抱着急道。

        “别别别,一起活下去,一起活下去啊,你要是死了,没人护我,我就不能在京城横着走,我和邺王结了仇,上去也是死,不如我想办法让你上去吧?”

        “胡闹!”

        太子剑眉寒如冰冽,放下她一个弱女子自己去活?

        让梦里的遗憾一直存在?

        垂眸。

        闻着楚天妤发丝里的清香,眼中的懊恼翻天覆地,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希望楚天妤好好的活下去。

        “楚天妤,是孤对不起你。”

        这般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是楚天妤不暗示他,他也知道有人要动手的,做了许多的准备却没想到还是中计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