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夺凰须尽欢在线阅读 - 第1章 她身子弱,还有心疾

第1章 她身子弱,还有心疾

        “天妤,我有话要对你说。”

        楚天妤猛地抬起眼眸,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眼里突然间溢出浓浓的恨意。

        江景年。

        江国公府的世子,她的未婚夫!

        两年前。

        他跟着父亲和表哥去边关征战,不到三个月就听说他被战死,如今边关战事正激烈,江景年却平安无事地回来了?

        “征战的时候,我受了重伤,如果不是软软在河边救下泡了五天五夜的我,我恐怕早就死了,你既然是我的未婚妻,就该好好报答软软,世子妃的位置就让给她,妾室的位置给你。”

        说完。

        江景年握住身边少女的手,眼神溢出一丝宠溺,语气也是楚天妤从未得到过的温柔。

        “她叫沈软软,是个孤女,患有心疾,不像天天荣华富贵的身子好,所以我希望你多让着她,多照顾她。”

        楚天妤倏地攥紧长指,冷眼落在沈软软那娇美羞怯的脸蛋上,脑子里浮现她上一世的阴毒狠戾时,楚天妤才在撕心裂肺间确定。

        她!重!生!了!

        ……

        缓缓低头,楚天妤嘲讽地看着自己一身素雅,自从江景年死后,她再也没有穿过鲜艳的衣裳了。

        而他身边的沈软软,一袭鲜艳华服,怯怯羞羞地躲在江景年的身后,见楚天妤神情冰冷,顿时委屈地红了眼眶,拽着江景年的袖子哽咽。

        “景年,天妤妹妹娇贵,不像我孤苦,出身又可怜,你让她对我好,她会觉得委屈,要不就算了吧。”

        “这是她应该做的,有什么好委屈。”

        江景年扬眉,语气里都是不悦,这些年楚天妤喜欢他都喜欢疯了,根本离不开他,就算他现在把楚天妤踩在脚下,她也会像条狗一样听话。

        可软软不一样,她柔弱,身子差,这会眼角挂着泪珠,身子骨虚弱得像是随时都要倒下来似的,江景年看着更加怒道。

        “我又不是要和你解除婚约,你等了我两年,我还是愿意纳你,只要你听话,软软同意了以后,我到时候抬你做平妻就是了!”

        “这样啊。”

        楚天妤嗓音空灵、疏远,一双美目像深渊一样让人看得心里莫名发怵,她看着沈软软。

        “原来沈小姐说自己是个孤女吗?可我看她肌肤白皙娇嫩,十指圆润,看着并不像是过苦日子的人呢。”

        沈软软脸色一白,迅速将自己的手藏进了袖子里,又往江景年后面藏了藏,楚天妤眼里闪过一丝嘲讽,接着冷声道。

        “身子这么弱,都能不远千里跟着来京城,弱得很健康呢,要不我把我的嫁妆也全都送给她吧?”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楚天妤的嫁妆他早就想了,原本还想着要过来恐怕要费一些口舌,没想到她这么懂事,自己提出来了,软软这一路上时常哭泣自己一无所有,怕在京城无法立足,江景年想着弄些东西给她傍身,但江府是不可能给她的,只能从楚天妤身上下手。

        “还有你手里的铺子也匀两个给软软,再教她……”

        “啪……”

        重重的一巴掌,狠狠甩在江景年的脸上,打得他整个都惊呆了。

        看着他脸肿得像包子一样,楚天妤恨不得冲上去把他的脑袋拧下来看看里头装了些什么,让他这般自信。

        上一世。

        这门婚事是她主动求的。

        为了给他求一个光明的前途,她在雪地里跪了三天,求父亲同意将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景年带去边关,到时候只要父亲和哥哥们匀一些军功给他,待凯旋,再给他请封,也是因为这样江府才松口同意了这门婚事。

        谁知不到三个月,江景年却突然战死!

        再出现在楚天妤的面前,便是眼前这一幕了。

        那时候的她,还不明白就算她付出一切,也不代表江景年会喜欢她这个道理,最后被算计得没有退路,做了江景年的妾室,成亲的日子在同一天,沈软软被江景年亲自迎回江府。

        而她,简简单单从侧门进的院子。

        然而。

        噩梦远不止于此。

        洞房花烛,江景年和沈软软琴瑟和鸣,可她却被五花大绑送到了另一个人的床上,那是一场让人撕心裂肺的噩梦,是现在想一刹那都会痛得爬都爬不起来的恐惧。

        黎明前的暗黑里。

        江景年一脚踢开厢房的门,双眼赤红,神情暴戾,明明是他把人送到床上的,可他又像疯了一样一把将楚天妤从床上拖起来,对她拳打脚踢,怒骂羞辱,又划破她的手指按印画押,将她所有的嫁妆全都送给了沈软软。

        后来。

        江景年把楚天妤扔进了一座荒芜的院子里。

        沈软软得了她的嫁妆,腰板自然硬了,一边在江景年面前柔弱无骨,一边拿着她的东西讨江府人的欢心。

        甚至阴毒地把手伸进了楚府。

        她告诉楚天妤楚府的对她有多疼爱,她的哥哥有多疼惜她,更甚于楚夫人打算看日子,要认她做嫡女。

        她甚至可以进出楚将军的书房。

        没多久。

        江景年突然间一纸状书状告楚大将军、大表哥程江南通敌卖国,皇上震怒,将楚府、楚天妤的外家程府五百多条人命全都斩杀殆尽。

        当天晚上。

        江景年扶着已经有了身孕的沈软软,得意扬扬地将这些告诉了病得很重的楚天妤。

        楚天妤到现在都记得,她听到这些消息后,终是知道自己看错了,信错了,恨得撕心裂肺间,哭着想要杀了这对狗男女,可江景年却疯狂地笑着一把火点燃了她的小院子。

        风扬起来的时候,菊花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在楚天妤的眉心时,楚天妤身子突然间紧紧绷着,只觉得寸寸肌肤像是被上一世那场大火燃烧似的,痛得她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楚天妤,你敢打我,你就不怕我退婚吗?”

        江景年愤怒地吼了起来,楚天妤听得脑袋又是一阵刺痛,烦躁间扬起左手又是重重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好一会儿,她才死死地压住心里的恨意,像看死人一样冰冰冷冷的看着江景年,咬牙切齿。

        “江世子!”

        “退婚用嘴说说恐怕不行,不如我现在就叫人去准备笔墨,咱们当场签画押,把婚退了!”

        楚天妤冰冷又美艳的模样,让江景年眼底震惊四溢,他从来没有想过退婚两个字竟然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手背青筋暴戾,江景年冷声斥道。

        “我要是真的退婚了,你还不得找我闹个没完。”

        眼神微闪,江景年接着说道。

        “软软无父无母孤苦伶仃的,你该拿她当一家人看,今天你们楚府不就有认嫡仪式吗?楚惜月一个庶女都能让你母亲收为嫡女,你去跟你母亲说,让她把软软一起认在她的名下,这样她在京城,也有个依靠。”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