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道上青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卷:愿起青冥下 第六十五章:读书人,讲道理!

第一卷:愿起青冥下 第六十五章:读书人,讲道理!

        当素手裂痕弥漫的刹那,陷入绝望的苏北邙,好似突然看到了一抹希望。

        他原本无法动弹的身躯,倏然动了!

        一瞬间,他手中高阶法剑绽放出了夺目光芒,周身浓郁的剑气疯狂涌入其中,终而一剑斩出。

        身为剑灵之体的苏北邙,在剑道一途上,本就有着极深的造诣,实力异常强悍。

        此刻,他更是施展了所有,爆发出了他至今为止的最强一击!

        一道惊天剑芒,裹挟着无匹剑气,轰然斩向了林初生,连同其头顶那满是裂痕的素手,也被包含在内!

        可随着林初生双目一凝,一欲指的威能彻底爆发!

        在苏北邙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他斩出的剑芒,轰然破碎。

        甚至就连他手中的高阶法剑,也如同无法承受那一指之威,出现了道道裂痕!

        在这股莫大的威势下,他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地倒飞,口中吐出的鲜血,撒了一地!

        被重创的同时,一股强烈的不甘也在心中蔓延。

        他苏北邙自诩悬道山四城第一天骄,却连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毛头小子,一招都接不住!

        一击之后,无数的裂痕将素手彻底淹没,碎作虚无,被点碎的虚空,也重新愈合。

        而此刻,林初生眉心的裂痕,更是蔓延到了整个脸庞,开始朝着全身延展!

        “终究还是没能撑到大比结束……!”

        林初生无奈叹息一声,接着一步踏出,将速度施展到极致,瞬间来到苏北邙前方,趁他还没缓过气之前,一掌拍在其胸膛之上。

        苏北邙不仅被一欲指所伤,更是被一欲指的威势所震慑,一时间无法躲避,硬接了一掌。

        可这一掌之后,他却忍不住大笑起来。

        因为从这一掌中,他感受到了绵软无力!

        “原来……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短短瞬间,苏北邙便已反应过来,对方之所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不过是施展了一种伤残自身的秘法!

        这种秘法,他也见过,只不过因为不屑,未曾去修行!

        此刻林初生的这副模样,无不是说明对方他已经达到了极限,秘法的副作用开始显现!

        林初生一击即退,看着起身大笑的苏北邙,嘴角忽然也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看着那笑容,苏北邙一怔,接着猛然意识到什么,抬手摸向了自己胸口,却愕然发现自己怀中的四枚逝晶……不见了!

        这一发现,让苏北邙神色一僵,再也笑不出来,只剩下满脸的铁青,与无尽的怒火。

        “你……找死!”

        三个字几乎是从苏北邙牙缝里挤出来,而后不顾伤势,猛然朝林初生冲了过去。

        林初生还在笑,笑得嘴都裂开了,是真的裂开了那种,并且不止嘴巴,随着裂痕逐渐蔓延,他的全身都在裂开!

        苏北邙猜得不错,林初生确实已经达到了极限,甚至交战之前,就已经在濒临崩溃的边缘。

        所以林初生才没有去与苏北邙过多交手,而是想着直接以一欲指,结果了对方。

        可林初生没想到的是,自己那股愤怒的情绪,让存在于冥冥中的那位仙神大修,似乎也受到了感染,降下了愤怒一击!

        这一击,直接导致了林初生无法支撑,开始崩溃。

        最终连一欲指的威能,也没有完全展现,仅仅落下了些许余威。

        此刻的他,不仅肉身在破碎,甚至连神识都在涣散,想要操控古剑都做不到了。

        不过至少,还能动!

        他带着整整十枚逝晶,一路狂奔,很快看到了一座小山。

        有一道身影,正在那小山之上,优哉游哉!

        邓之宽看着刚走不久,又突然跑回来的林初生,呆愣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开口。

        “林道友,这才一会儿功夫没见,你怎的……裂开了?”

        林初生已经来不及解释,直接将十枚逝晶丢给邓之宽,然后整个人彻底崩溃,碎作飞灰消散。

        在消散前,林初生留下了一道微弱的声音。

        “送你了……!”

        “呃……!”

        邓之宽彻底呆愣,饶是他饱读圣贤书,懂得许多道理,一时间也想不通林初生为何如此。

        不过下一刻,他便明白了。

        只见一道身影呼啸而来,刹那而至,目光冷厉地扫过邓之宽手中十枚逝晶后,说出了饱含杀意的话。

        “这不是你该拿的东西,如果你不想死,就老实放下!”

        邓之宽没有放下,反而收入了怀中,谦谦一礼后,微笑说道:“这位道友,凡事都得讲个理,东西是在下好友送的,该不该拿,非是你说了算。”

        “命是在下父母给的,死不死的,同样非是你说了算。”

        “你想要东西,自然可以找我要,但给与不给,在我!”

        苏北邙听得一阵皱眉,声音越发冰冷,“那你给与不给?”

        邓之宽微微一笑,回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当然不给!”

        苏北邙呼吸一滞,本就已经怒火滔天的他,因为邓之宽这副模样,更是气极。

        “那就将你的命,也一起留下!”

        大战……骤起!

        半晌后,邓之宽看着苏北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摇头叹息道:“邓某只是一介读书人,何苦为难,何苦来哉?”

        “唉……!这书中的道理,终是被囚在了书中,与人讲不通啊!”

        直至这幻境中又过去一日后,天地间忽然响起了一声钟鸣!

        也似乎,这一声钟鸣,不是在幻境中响起,而是在众人的脑海最深处响起,让他们的沉沦幻境的意识,逐渐苏醒!

        终于,这场外门大比,迎来了终结!

        演武场上,一众外门弟子依然静坐着,还没有人睁眼。

        而在他们头顶,那连成幻阵的数百枚无事牌,在光晕的笼罩下,忽然泯灭!

        最终,仅仅剩下了一道光团,以及光团之中,那唯一的一枚无事牌!

        这一幕,让在场四大内门弟子精神一振,都齐齐凝神看了过去,似想透过光晕,看到其中无事牌上记载的名字,究竟是谁!

        可他们看不到,他们只能看到在光晕的包裹下,那枚无事牌不断升空,飞入了悬道山,飞入了最深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