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道上青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卷:愿起青冥下 第三十三章:白黄山

第一卷:愿起青冥下 第三十三章:白黄山

        “想不起来,真的想不起来……!啊啊啊……!气煞龟爷……!”

        龟山头上,玄龟双眼血丝遍布,满眼狰狞,仰天又发出了一声痛苦咆哮。

        这一声咆哮,让几乎整个阴冥的人,都神魂轰鸣,被震得嗡嗡作响!

        随之所有的人,齐齐朝着龟山头看去。

        甚至就连内山深处,洞府之中,几大结山境长老也都外散出神识,看了过去。

        这位护山妖老祖给人的感觉,总是疯疯癫癫,一时间所有人都好奇起来,它又在发什么疯!

        炼丹塔楼下,林初生神魂初愈,险些被玄龟这一声怒吼再次震伤。

        他看着龟山头,眼中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之前被玄龟带入龟山头时,玄龟给林初生讲了许多隐秘之事,包括棺椁的由来,包括玄龟与棺中古尸的因果纠缠!

        玄龟也一直想要摆脱这种因果纠缠,想要重获自由,所以始终以不知名的忘却术,试图将古尸彻底忘记。

        而根据此刻玄龟的怒吼,是否说明,它已经成功忘记了古尸?

        龟山头上,此刻的玄龟很痛苦。

        它其实已经逐渐明白,自己似乎是想要忘记谁,也确实是成功将其给忘了。

        但同时,它也忘了自己为何要去忘记那个谁!

        这其中的千头万绪,就好似有一根丝线,在它神魂之中缠绕了千万圈。

        明明只需要找到一点头绪,便能顺利将那丝线拔出来,可那点头绪,却怎么也找不到,反而越找越乱,越乱越痛苦!

        最终,玄龟怒骂一声,干脆不再去想!

        终于,那种神魂被丝线缠绕的感觉,才缓缓消失。

        玄龟长叹一声,眼中的血丝渐渐消散,“果然,只要龟爷我不去想烦恼之事,烦恼之事就想不起龟爷!”

        虽然玄龟觉得此事极为重要,但既然想不起来,那就干脆将之抛诸脑后!

        接着,它下意识看向了那个漆黑巨大的棺椁,先是觉得有些碍眼,不禁呢喃开口:“哪来的破棺材……!”

        可忽然,玄龟双眼一亮,如是发现了什么宝物,赶紧摆动着尾巴飞了过去。

        “这……竟是一件古天遗物?”

        来到巨大棺椁之上,玄龟再三确认之后,顿时惊呼开口,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龟爷我还有这等好运,古天遗物都会自己找上门来了?”

        “保存如此完好的古天遗物,难得!难得啊!!”

        玄龟吐着个大舌头舔了舔,神色兴奋。

        它有一个嗜好,那就是寻宝,尤其是闯入各个天渊之中,去挖掘古天遗物这类至宝!

        为此,它曾游历天下,闯入过许多天渊深处。

        虽然它忘了自己为何会在这仙野的一座山头上,停留栖息许久,但既然想不起来,便已经不重要了!

        “如此一件古天遗物摆在眼前,若不拿走,岂不是愧对青天老爷的馈赠?”

        “就是不知道这棺椁之中,是否还有什么……”

        “不如……打开看看!?”

        玄龟自语的话,并没有说得很小声,也并不在意周围被它视作人虫鳖孙的阴冥众人听去。

        而一众阴冥之人,在听到玄龟的话后,都是露出了愕然神色。

        丹山塔楼下,林初生更是一脸古怪。

        这玄龟好不容易忘了棺椁,应该已经如它所言,摆脱了因果纠缠。

        但此刻,它却再次被棺椁所吸引,又想着将其打开。

        那之前玄龟辛辛苦苦想要忘记的一切,岂不是成了无用功?

        玄龟倒是个雷厉风行的主,想到就做,可就在它准备打开棺椁之际,心中却是“咯噔”一跳,忽然有些瘆得慌。

        “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玄龟警惕地看了棺椁一眼,可还是有些忍不住好奇,就好似猫抓痒般,越忍越难受。

        “龟爷我就开个角,看一点点……!”

        最终,内心的好奇还是战胜了一切,它轻轻挥动龟爪,推动着棺盖,缓缓打开了一角!

        也就在棺椁被打开的瞬间,在距离阴冥之地,数百万里之外。

        一位身着黄衣道袍的中年修士,似有所感,猛地凝神,看向了阴冥之地!

        这位修士周身环绕了难以形容的威势,分明只是一人屹立长空,但那磅礴气息,却给人一种浩如山海之感!

        即便是阴冥那几位结山境长老,也远远无法与之相比!

        尤其修士那双眼眸,神光凝聚,仿佛看一眼,便能让山海浮沉,大地震颤!

        此人,唤作白黄山,人称黄山真人,亦是岐黄山山主,封海境修士!

        他此番外出,便是为了寻找数月前突然失踪的唯一亲传弟子,裘大峪!

        白黄山曾在裘大峪身上留有一求援玉简,若出意外,只需将之捏碎,他便能瞬间感应,循之而去!

        数月前,白黄山确实感应到裘大峪将求援玉简捏碎,但却难以感应到其具体方位所在。

        故而只能寻了个大概,却始终找不到裘大峪身在何处。

        此刻,他终于有了一丝感应,当即朝着那个方向挪移而去!

        阴冥之地,玄龟透过打开的缝隙,看到了一具古尸,以及棺椁内壁上,道道裂痕,还有密密麻麻的符文……!

        然而就在下一瞬,玄龟骇然大惊。

        因为它仿佛看到有因果化作了大手,自打开的棺椁内探了出来,欲要将它一把抓住!

        “果然有古怪……!”

        玄龟连忙后退,想要避开因果大手。

        因为它明白,一旦被抓住,必然会被那因果彻底纠缠,难以摆脱。

        可奈何因果大手的速度实在太快,又出现得如此突然,最终还是导致了玄龟被其抓住!

        下一刻,有可怕因果,宛如化作丝线,直往玄龟体内钻!

        玄龟当即大怒,“竟想以因果禁法来奴役龟爷,痴心妄想……!”

        紧接着,玄龟开始以自身的一切,去与那因果禁法展开了疯狂对抗。

        在棺椁的内壁上,有着好几道裂痕,那是上一次玄龟与因果禁法激烈对抗时所导致。

        只是那一次,它败了!

        不过,却是惜败!

        篆刻因果禁法的棺椁本身,却也因为玄龟的竭力抵抗,产生了裂痕!

        这件看似完好的古天遗物,实则已经出现了破损!

        而随着这种对抗第二次展开,棺椁内壁之上,道道裂痕逐渐延展,越来越多……!

        直至裂痕遍布了整尊棺椁内壁时,“轰”一声,如山崩塌!

        巨大的棺椁,碎裂了……!

        林初生看着那碎裂崩塌的棺椁,不由瞪大了眼睛。

        整个阴冥之地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无不是陷入了惶恐莫名的情绪之中。

        如今的阴冥之地,本就因为王采药之事,乱做了一团。

        此刻棺椁崩塌,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的命运又当如何?!

        就连洞府中的几大结山境长老,此刻也是心慌不已。

        而当棺椁碎裂的那一刻,玄龟终于是摆脱了因果大手的纠缠,而后转瞬飞天离去,只留下一句叫骂的声音!

        “你个鳖孙,想奴役龟爷,追得上你龟爷再说!”

        玄龟隐隐察觉,棺椁虽毁,但因果却依在,尤其是那棺中古尸,似乎才是因果真正的源头!

        于是它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逃之夭夭了!

        唯留下一众阴冥之人,看着那碎裂的棺椁,如同成了一对废墟,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又是一声如远古凶兽般的怒吼响起,一道巨大的身影,自棺椁废墟中,爬了起来!

        那身影高如山岳,却是一具尸骸,血肉糜烂,散发着强烈之际的腐朽气息!

        但这具尸骸,却仿佛活了过来,屹立在废墟之上,乱发飞舞,威势惊人!

        随着尸骸的一声怒吼,所有阴冥之人,都感受到了来自神魂的压迫!

        仿佛那尸骸,就是他们的神明主宰!

        所有人,齐齐跪拜!

        唯有丹山之上的林初生,没有这种跪拜的冲动!

        因为他所修行的不是以欲诀,而是完整的因果一欲!!

        阴冥之地,除了有奇毒笼罩,也存在了尸骸的意志,故而在这里,只能修行以欲诀,任何其他功法,都无法修行!

        林初生知晓这一点,同时也明白,或许是因为以欲诀本身,脱胎于因果一欲,所以才不会受到影响,可以修行。

        尸骸利用以欲诀养蛊,阴冥所有人,都是他的蛊虫!

        而林初生与王采药两人,虽然因为没有修行以欲诀,不会受到功法的影响。

        但身中古尸奇毒的他们,其实也同样没有逃脱成为蛊虫的命运!

        尸骸静静屹立,看着玄龟离去的方向,双眼之中,竟流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神色!

        似乎,他在不解,在思索!

        同时,他也在犹豫,犹豫要不要去将玄龟……抓回来!

        尸骸没有去多看一眼阴冥跪拜的众人,因为在尸骸的眼中,这些人不过是口粮!

        唯有玄龟,是特别的,是他最忠诚的道仆!

        可他不明白,这个道仆,为何会突然叛走,似乎连他这个主人都忘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尸骸猛地转眼,抬头看向了上方,眼中流露出凶光与敌意!

        一道恐怖神念,也随之蓦然降临,一个声音,出现在所有阴冥之人的脑海!

        “原来,竟是你这邪祟抓了我的弟子……!”

        紧接着,在尸骸目视之处,一道黄衣道袍身影,凭空出现!

        正是……白黄山!

        众阴冥之人不敢抬头,唯有林初生,抬头看到了。

        他立刻想到了数月前,那位自称正一道岐黄山的裘大峪,欲要斩妖除魔,大闹阴冥的场景!

        而显然,此刻,裘大峪的师尊,终于找来了!

        林初生进入内山已经有一段时间,也曾查阅过各种古籍资料,虽从未走出过阴冥所在的这片万里山野地,但对于外面的许多事,其实知道一些。

        在这灵洲大地,北域境内,修门林立,各自占领着浩瀚天渊!

        修门之上,才是宗!

        而正一道,便是北域七大宗门之一!

        这正一道麾下,还有四大修门,也被称之为正一道下的四座山,分别是悬道山、岐黄山、亼叩山、八易山!

        裘大峪,正是来自岐黄山!

        而此刻,林初生看着上方裘大峪的师尊,仅仅只是看一眼,便觉神魂震颤,脑海如有万道雷霆轰鸣。

        于是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仿佛多看一眼,就要神魂碎裂。

        他心中暗惊,这位裘大峪的师尊,究竟达到了何等修为?

        白黄山凝视着尸骸,暗暗皱眉,随后目光扫视,似在寻找着什么。

        很快,他便从尸骸脚下的棺椁废墟中,发现了一道气机,紧皱的眉头这才松开。

        可忽然,尸骸怒吼一声,冲天而起,竟是二话不说,便直接对白黄山发起了进攻!

        尸骸一拳轰出,如有山海之势!

        白黄山冷笑一声,丝毫不惧尸骸迎来的一拳,只是抬脚轻轻一点!

        霎时,仿佛风云色变,有恐怖威势碾压大地,压得所有阴冥之人全部匍匐!

        更有一道雷火,自白黄山脚尖乍现,率先轰击在了尸骸之上。

        那雷火凝而不散,将尸骸禁锢长空的同时,也对其进行着不断炙烤!

        尸骸嘶声咆哮,却明显挣脱不开!

        白黄山冷冷注视着尸骸,又环视了整个阴冥。

        他看到了外山间,无数茫然无措的孩童,以及那座尸山,也看到了内山间,众多的冥卫。

        更看到了内山深处,洞府之中的几大结山境长老,让他们身心俱颤,惶恐至极!

        自然,也看到了将整个阴冥笼罩的奇毒!

        最终,白黄山的目光,又重新凝聚到尸骸身上,眼神更为冷冽!

        “区区邪祟古尸,也敢为祸人间,今日我白黄山,便借着寻徒之际,替天行道一回!”

        下一刻,他抬手捏出了一道法诀,凝聚出更为恐怖的雷火之光,欲要将尸骸彻底灭除,斩杀这尊邪祟!

        可忽然间,尸骸的身躯一震,在其眉心处,竟绽放出了一缕金光,而后一道金色的古怪纹路,随之显现。

        也就在这道纹路显现的瞬间,尸骸威势骤然大增,竟是瞬间摆脱了雷火禁锢,更将白黄山打出的那道雷火之光,一把抓住,掐灭于掌心!

        白黄山微微一沉,立时察觉到这尸骸有古怪。

        他不由看向了那堆棺椁废墟,不禁双目一凝,惊道:“古天遗物?”

        而当他再看尸骸时,神色已经有了不同!

        “这是……古天遗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