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道上青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卷:愿起青冥下 第三十二章:一欲指!

第一卷:愿起青冥下 第三十二章:一欲指!

        青天之下,当两人自石林中御剑突起的瞬间,前方朱孔的身影也随之停下,缓缓转身。

        此刻的朱孔,面色苍白如金纸,神色阴郁似冬云,看着那直奔自己而来的两人,低声开口。

        “我本已经放过你们,可为何……你们非要跳出来找死!”

        朱孔之前飞离的速度并不快,不过转瞬之间,便已经被林初生二人追临!

        林初生也正是凭借这一点,判断出朱孔伤势极重,甚至到了难以御空的地步,故而只能缓飞!

        所以,并非先前朱孔没有发现林初生二人!

        极大的可能,是他发现了,但却因为伤势太重,不想节外生枝,才装作没有发现!

        这对林初生而言,就是机会!

        而林初生,是那种发现了机会,便会去死死抓住的人!

        历经世事的他,很明白一点,不能去赌人心的善!

        既然已经可能被发现,那么又如何能保证,不会被对方惦记?

        不如趁着对方重伤,抓住这唯一的机会,以心中大善……去度化他!

        故而在追临之际,林初生没有任何犹豫,一掌击出!

        霎时,风火涌动,大掌横空,带着强大威势,骤然印向朱孔!

        顾九秋亦是清眸凝动着果敢,双手掐诀,又一柄中阶法器飞剑横贯而出,紧随大掌之后!

        朱孔脸色已是一片铁青,面对两人的攻势,他一指点出。

        这一指,让风火停滞,大掌溃散。

        同时飞剑呼啸而至,穿透了溃散的风火大掌,被朱孔以指尖抵住,难以再寸进分毫!

        筑山境出手,果真不同,简单的一指,便轻易化解了两人攻势。

        但肉眼可见的,那飞剑还是刺破了朱孔的指尖,渗出了鲜血!

        下一瞬,朱孔双目一凝,强大神识骤然扩散,瞬间笼罩了方圆。

        林初生与顾九秋只觉身形一滞,就宛如是忽然被一股无形之力束缚,任凭他们全力挣扎,一时间竟也难以挣脱!

        朱孔冷冷注视着他们,屈指一弹间,面前飞剑“叮”一声弹开。

        紧接着,他一掌拍出,眼中杀意涌动,就要将林初生二人击杀当场。

        可却有一股逆血,不受控制地自朱孔体内直往上窜,让他不仅没能拍出这一掌,反而如遭重击,一口大血喷了出来!

        果然……!

        见到这一幕的林初生,心中大定,一身修为在疯狂运转,体内血液在加速流动,升腾起一股磅礴之力,终于是撼动了神识,与顾九秋一同挣脱了束缚。

        筑山境的神识,虽然拥有强大的束缚力,能轻易禁锢凝窍境八层修士。

        但面对凝窍境九层,却也只能禁锢短短瞬间!

        而林初,生虽只是凝窍境八层,但在吞服了那枚中阶灵丹品质的血灵丹后,一身精血进一步被凝练!

        他的肉身强度,早已经堪比凝窍境九层修士!

        甚至一拳下去,就算是凝窍境九层修士,也未必扛得住!

        机会近在眼前,林初生岂会放过,猛地踏剑而起,一拳轰向朱孔面门!

        与此同时,顾九秋掐诀一指,脚下飞剑宛如化作了一道寒芒流光,将朱孔完全锁定!

        顾九秋因此而下坠,但另一柄被弹开的飞剑,却快速飞回,继续承载她的身躯!

        两人的攻势,转瞬形成!

        尽管朱孔心中憋屈不已,此刻却也只得抬手抵挡,去硬接下林初生这一拳。

        可那拳头中蕴含的巨大力道,完全超乎了朱孔的预料,轰得他吐血倒飞!

        这一次,他没有假装!

        紧随而至的,是顾九秋的流光飞剑!

        但朱孔却强行凝聚出筑山境修为,环绕周身,将飞剑抵挡在外,未能伤他分毫。

        可随着顾九秋红唇微启,吐出“解剑”二字。

        飞剑骤然碎裂,迸发出一道惊芒,以比之前强大了数倍的威势,贯穿了朱孔的护体修为,刺向了他的心脏!

        朱孔骇然大惊,他之前与另一位黑袍护法的大战,导致自身黑袍被毁,此刻无法以这件高阶法器去抵挡。

        他便只能不顾一切让身体地向左偏移,成功避免了心脏被贯穿。

        但那一道惊芒,还是击在了他的右边胸口,炸出了一个狰狞血洞!

        这一刻,鲜血宛如不要钱,从朱孔的口中、胸口,以及一身伤口中倾泻。

        他的内心在疯狂嘶吼,诅咒着林初生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

        其实在接近石林的瞬间,朱孔就发现了林初生二人。

        但那件残破灵器的自爆,确实将他伤得太重,几乎危机性命。

        故而他没有去理会,只想着先拿走东西,等到伤势恢复之后,再找两人算账。

        否则,以朱孔的狠辣,哪怕还有些许余力,也定要将林初生二人击杀!

        不过是两个凝窍境的小小冥卫,竟敢在暗中窥伺觊觎他!

        他本以为,只要自己稍微装腔作势一番,这两个冥卫便不敢动作。

        可哪知道,他们竟然如此愣头青,真的敢对他这个筑山境后期出手!

        且一出手就是风雷之势,完全不给他任何机会!

        见顾九秋一击得手,林初生当即脚点飞剑,高高跃起,迎面扑向了朱孔。

        此刻的他,就宛如是山猫咬住了猎物的脖颈,除非是猎物断气,否则绝不会松口!

        “老子跟你们拼了!!”

        蓦然间,朱孔眼中闪烁起如要与人同归于尽的疯狂,祭出了一个铃铛。

        那铃铛在出现的瞬间,便凝动了惊人之威,赫然是一件高阶法器!

        震荡之间,铃铛声响,竟出现了一只虚幻大手,一把抓向了林初生!

        朱孔以为,面对如此惊人的一招,林初生会躲!

        他看似拼命,实则是想借林初生闪躲之际,腾出一口气,去强压伤势,凝聚出一点修为远遁逃离!

        可林初生……没有躲!

        面对那只虚幻大手,林初生只觉得神魂都在颤抖,感受到了莫大的生死危机!

        可他就是没有逃!

        “快躲开!!”

        后方的顾九秋高声大喊,目露惊急。

        就连更远处的她,都能感受到那虚幻大手的可怕,若被其一把捏住,必定十死无生!

        此刻少女心中已经在暗骂少年,只懂果断,不晓迂回,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就是蠢笨!

        但在林初生的眼中,只有坚定,他所修行的因果一欲,在体内疯狂运转,运转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速度!

        他的修为,几乎是瞬间,消耗了九成!

        紧接着,随着林初生一指点出,仿佛有另一只手,自不知处探了出来,凭空出现,也一样朝着他所指的地方,指了过去!

        这一指,被林初生称之为……一欲指!

        在这一指之下,虚幻大手猛地震荡,竟如化作了一团烟雾,轰然溃散了!

        但那溃散后的余威,还是荡漾开来,将林初生浸染在内!

        这一瞬间,就仿佛是有一柄巨锤,狠狠敲在了林初生的神魂之上,让他神魂剧痛,险些被震碎,整个人直挺挺倒下,坠落下去!

        至于朱孔,在施展高阶法器铃铛的一击被破后,终于是再也支撑不住,伤势如决堤之洪,将他生命最后的火光也随之吞没,同样坠落。

        就连林初生的飞剑,也重新化作了剑丹,一起坠落。

        此地,唯有顾九秋,还踏着飞剑屹立当空。

        不过下一刻,她就已经御剑而下,赶在了林初生陨落山野地之前,将之接住,避免被摔了个粉身碎骨。

        稳稳落于山野地后,顾九秋赶紧扶起少年,有些慌忙地大喊道:“林初生……林初生……!”

        可任凭她如何呼喊,少年也只是紧闭着眼,没有任何回应。

        这立时让顾九秋更加慌乱,尽管林初生此刻还有生机,且十分不弱。

        但方才那虚幻大手,明显是针对神魂的手段。

        若是神魂被震碎了,就算肉身生机再强,也没有意义!

        最终,顾九秋深吸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仔细查看林初生的状态。

        只见她缓缓低头,将自己的眉心抵在了少年眉心,又将灵识延伸出去。

        终于在片刻之后,她才出一口气,道:“还好,他的神魂应该没有碎,只是被震伤,陷入了昏迷!”

        不过顾九秋眉头依然皱得很深,因为她明白,神魂之伤,往往很难治愈,需要一些特殊的丹药方可。

        比如……凝神丹!

        凝神丹不仅能助修士凝聚出神窍,对于治疗这种神魂之伤,也有奇效!

        于是她背起少年,拾起少年的剑丹,又将朱孔身上的一切宝物搜刮干净,飞快离开了此地。

        昏迷中,林初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有一个山村,山村外,有一颗老树,老树下,站着一只小猴子。

        它目中带着希冀,看着村落,不断模仿村民的各种动作,口中吱吱呀呀,似乎还想模仿村民言语,模样有些滑稽。

        日复一日,总能在老树下看见小猴子的身影,目光憧憬,不断模仿……

        直至小猕猴变成了老猕猴,老死在山林中,走完了它的一生!

        霎时间,冥昭瞢闇,乾坤错乱,一道沧桑岁月之声骤然响起,取代了梦,成为了一切。

        “吾愿如劫,众生修天地之道,应永劫而常在,轮回无量方寸间,彼愿着天!”

        下一刻,林初生骤然睁开双眼,终于醒来!

        入目所见,是略显昏暗有熟悉的房间。

        林初生呆愣了许久,才终于回想起一切。

        在与朱孔的大战中,他因那件高阶法器的一击,似乎神魂被震伤,导致了昏迷。

        可此刻,他却已经回到了阴冥丹山,居所之内。

        屋内空旷一片,处了他自己,再无他人。

        “是顾姑娘将我送回来的?”林初生疑惑自语道。

        他感受了一下自身,除了头还有点昏沉之外,已经没什么大碍。

        接着,他又想起梦醒前出现的神异经文,与那道声音。

        林初生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一个那么奇怪的梦,但他却能大概明白。

        似乎是因为神异经文印刻在他的脑海,才能让他的神魂所受之伤,得以逐渐恢复。

        “也不知我昏迷了多久……!”

        林初生甩了甩昏沉的脑袋,清明自己的神台,又想到了顾九秋,不知她此刻如何了。

        “既然是她将我送回来,想来应该没事!”

        而后,林初生又查看起自己身上的东西,他的储物袋还在,剑丹也在。

        除此之外,他还多了另一个不同的储物袋。

        且这个储物袋看上去,明显要精致了许多,赫然是一件高阶法器!

        “这应该也是顾姑娘留下的……!”

        这里面多半就是他此次的收回,被顾九秋提前分出来了。

        林初生并没有急着去炼化这个储物袋,也没有担心顾九秋会少分他的一份。

        顾九秋虽然对灵石有着极深的嗜好,但林初生或许是着了太多少女的道,知道她骨子里有一中常人难以企及的骄傲,往往说一就是一,不会耍这种小手段。

        在这阴冥之地,如今能让林初生相信的,大概也就只有顾九秋了。

        将一切收好之后,林初生走出了房门,朝着丹山上的炼丹处而去。

        他想要知道如今阴冥的情况,王采药之事的结果究竟如何。

        到底是被他成功逃离,还是已经被一众阴冥护法、执事所擒杀。

        亦或者,那场大战还在继续!

        不过在出门之前,林初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拿出传音玉简,传了一句话。

        前往丹山的路上,林初生不禁有些奇怪,以往传音,顾九秋基本都会很快回音,可这次却迟迟没有。

        猜测对方多半是在修行,或是炼丹之类的,于是也不再多想。

        来到炼丹塔楼,这里的人明显要比以往少了许多,并且林初生也没有看到任何黑袍身影,连一尊护法、执事的影子都看不到。

        这是否说明,擒杀王采药的大战,还在继续,自己应该也并没有昏迷多久。

        正当林初生要走进塔楼之时,忽然一道愤怒中就夹杂着痛苦的声音,在内山响起,传遍了整个阴冥。

        “啊……!啊啊啊……!谁能告诉我,我究竟忘了谁?!”

        这声音之大,震得林初生耳膜都有些生疼。

        紧接着,他如想到了什么般,猛地看向了龟山头!

        因为这声音,正是来自玄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