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道上青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卷:愿起青冥下 第三十一章:狩猎朱孔

第一卷:愿起青冥下 第三十一章:狩猎朱孔

        林初生虽然觉着差不多了,但见顾九秋很坚定地还想要继续,也没有去劝说什么。

        他只是指了一个方向道:“之前他们应该是往这个方向大战远去了,那我们尽快跟上去。”

        此刻两人身上,多了不少储物袋,有护法的,也有被护法拍死,那几个冥卫的,包括那件黑袍也在,可谓是收获颇丰。

        不过想要得到储物袋中的东西,还需要进行一番炼化,尤其是护法的高阶法器储物袋,以两人的修为,要炼化很长时间。

        既然要继续,显然就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上面,分赃之事,只能等后面再说。

        这时,顾九秋忽然转头凝视向林初生,没头没脑问了一句。

        “你为何不早说?”

        见林初生似乎不明白她的意思,于是顾九秋又继续道:“你分明会御剑之术,为何之前不说,却偏要与我同乘一剑。”

        “林初生,你是不是故意的,想占我便宜!”

        面对少女的质问,林初生顿时有些心虚词穷,无言狡辩。

        当时,他其实是想说的,可不知为何,就是没有说出口。

        “还是说,你觉得我顾九秋好骗,心中有意埋汰我?”

        少女说到此处,眼眸中已是一片冰寒。

        她之所以憋闷,不仅是因为林初生之前的雷霆手段,让酝酿了许久的她,竟连出手机会都没有,便自顾解决了一切。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因为她觉得林初生本不是滑头之人,却做出了滑头之事,让少女产生了一种看错人的愤懑。

        林初生闻言后,不由焦急摆手道:“顾姑娘误会了,我绝没有埋汰你的意思,也从未想过要欺骗于你,我只是……只是……!”

        可说到最后,林初生也说不出只是什么,因为连他自己心中也没有答案。

        世间少女心,往往多复杂,可少年心却很简单,只是那么想,于是就那么做了,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答案!

        但看着少年支吾其词的模样,顾九秋的神色更冷了,道:“所以说,你就是想占我便宜?”

        林初生矢口否认,可顾九秋却已经明显不信。

        她道:“此次我诚心邀你,可你却心有不纯,既然是你不对在先,就应该补偿我一份,回去之后,所有灵石,你我四六分,认与不认?”

        听到少女冷冰冰的话,简单的少年心,却莫名复杂,最终如泄气般,没有再去解释,而是无力应承道:“依顾姑娘所言!”

        “这还差不多……!”

        哪知,林初生才刚答应,顾九秋脸上的冷意便刹那消融,转而露出了浅笑。

        少年看得一愣一愣的,然后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又上当了!

        然而,顾九秋却不管林初生如何作想,已经祭出飞剑,踏剑而上。

        见林初生不为所动,顾九秋语气又是一冷,道:“怎么?难道你要继续与我同乘一剑,还想着占我便宜?”

        林初生连忙将头摆得跟拨浪鼓似得,又赶紧祭出剑丹,也幻化出飞剑踏上。

        他觉得,若是继续跟顾九秋同乘一剑,自己这次的收获可能全都要搭进去,甚至还有倒贴的风险!

        随着两人双双御剑远去,如是两只候鸟南飞,大地在指引,青天在凝望!

        而简单的少年心,依旧简单……!

        阴冥之地,龟山头上。

        玄龟打了个哈欠,一眼轻易看到了数千里之外,众护法、执事围杀王采药的画面,兴致缺缺。

        “这些个人虫鳖孙……还真是闹腾。”

        随后,它又下意识说道:“忘记他……忘记他……忘记……!”

        “嗯?忘记谁来着?”

        玄龟一怔,而后苦思冥想,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它只大概记得,自己似乎是想要忘记谁,可对于为何想要去忘记那个谁,它没有丝毫头绪。

        玄龟本不擅长思考,但它隐隐觉得,此事极为重要,故而不愿意放弃,继续痛思……!

        万里仙野,林初生两人御剑许久,又是飞驰了数百里,却依然没有见到大战的影子。

        林初生自乘一剑而御,踏剑飞行的他,倒真有几分仙家气。

        这其实是林初生第一次自主御剑飞行,心中也有几分新奇,这种飞驰长空,游于天地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只不过他所施展的,并非是御剑术,完全是通过心念操控剑丹之剑,以达到御剑的手段。

        但林初生的这种御剑手段,却丝毫不比寻常御剑术来得差,甚至犹有过之!

        因为寻常御剑术,是通过法诀,让飞剑达到随心的目的。

        可林初生通过万物化丹诀所炼化的剑丹之剑,省去了法诀的媒介,能够做到完全随心而发,剑随心动,要更加灵快!

        但比之一些高明的御剑术,在威能上,就要差了些。

        如顾九秋的御剑术,不仅能御,也能解!

        当解剑一式施展,尽管飞剑也会因此损毁,但却能爆发出莫大威能。

        如孤掷一注,一击必杀!

        “轰……!”

        忽然,一声炸响自远方山地传来!

        两人立刻为之一惊,赶忙停下身形,落于一片石林中,收敛气机!

        然后他们就远远看到,前方山地中有一道黑袍身影,吐血倒飞,腾空而起。

        那人明显伤势不轻,似乎想要借势远逃。

        但却又有另一道黑袍身影冲天而起,直奔那欲要远逃的黑袍人追击而去。

        同时传来怒极之声,“朱孔小儿,既然敢图谋我,那便将命留下来!”

        “朱孔?”

        当听到这两个字时,林初生与顾九秋神色皆是一沉,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

        在阴冥之中,一旦成为了护法,每隔一段时间,便要外出执行一次特殊任务。

        且这个任务,是强制性的,但凡敢拒绝者,唯死一途!

        因为这个任务,来自古尸的意志,就算是阴冥中几大结山境长老,也无法违背!

        阴冥基于古尸而存在,所谓的阴冥邪教,其实只是外人的称呼。

        阴冥之地,从来不是什么邪门教派,仅仅只是古尸的养蛊之地!

        古尸也从来不管阴冥中事,完全交给了其中最大的几只蛊虫打理,也就是五大结山境长老!

        对古尸而言,只要有足够的蛊虫,便足以!

        而护法的主要任务,便是每隔一段时间,需要外出抓一些少男少女回来,以供阴冥蛊虫储备的充足!

        在一年多前,一个自称朱孔的护法,从外面抓回来了一批孩童,其中的两人,便是林初生与顾九秋!

        所以此刻,当他们二人听到这个名字后,才会内心暗沉!

        正当两人内心涌起波动之际,远方两大护法已经展开了一场大战。

        术法纷飞,流光逸散,竟有些绚烂。

        林初生看得心惊不已,筑山境之间的大战,要比凝窍境激烈了太多,其中的任何一招一式,恐怕都能轻易要了他的小命!

        “朱孔是筑山境中期,另一个,应该是筑山境后期……!”

        顾九秋按那两人大战所爆发的威势,判断着低声开口。

        林初生则默不作声,一瞬不瞬地盯着。

        两人虽是凝窍境,但也有了八九层修为,距离筑山境已经不算太远,故而判断修为不难。

        甚至他们可以看出,那两人都已经身负重伤,应该也是围杀王采药所致。

        尤其是那位筑山境后期护法,伤势明显更重,也正是如此,朱孔才能勉强招架。

        且根据眼前情况,林初生还判断出,朱孔多半也与他们一样,重伤之后,便没有继续去跟随大战,而是留下来想着捡漏。

        如此有重伤为证,且大战中的一众护法都看到了,到时候也能躲过阴冥长老的追究。

        只是,这个朱孔,捡漏多半捡到一位硬茬身上了,此刻正被追杀!

        “你怎么看?”顾九秋忽然问道。

        林初生目光紧紧盯着朱孔,眼中闪烁着精芒,只回了一个字。

        “等!”

        然而,就在此刻,远方大战的局势骤然改变。

        只见,原本还节节败退的朱孔,忽然大笑,一身威势大增,竟也显现出筑山境后期修为,发起猛烈反攻!

        反观另一人,因本就重伤极重,想着速战速决,对朱孔进行了一系列猛攻。

        但此刻随着朱孔威势大增,他大惊之下,势头立刻弱了下去。

        他也想不到,朱孔不知以什么方法,竟隐藏了修为!

        甚至就连之前朱孔被他一击打得吐血倒飞,多半也是对方假装,目的就是为了引诱他毫无保留出手。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本就重伤的黑袍护法,在全力出手依然拿不下朱孔后,必然会导致实力逐渐下降!

        故而越战,黑袍护法就越是憋屈!

        林初生看到这一切,也是心惊,更加明白修真界的凶险,处处都是诡谲算计!

        同时,他也将这一幕暗暗谨记在心,不想让自己在以后也吃类似的亏!

        少年本不擅长算计,心思也没有那么深沉,但身在阴冥,他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有所成长!

        顾九秋也有类似的想法,她虽然天生聪颖,心思灵敏,可毕竟年轻,许多事未曾经历过,自然也很难想到。

        就在两人默默地窥伺中,远方的大战,逐渐迎来了尾声!

        大战中,黑袍护法眼见不敌,逐渐有了要脱身的想法,可每一次都被朱孔紧紧纠缠!

        随着黑袍护法又一次转身远非,朱孔大笑一声,直追上去!

        “想逃,做梦!”

        哪知,黑袍护法却出乎意料的,猛然转身,直直朝着朱孔撞了过去!

        “谁说……我要逃了?”

        话落的同时,黑袍护法忽然取出了一枚带着裂痕的巨大铜镜,就那么高举对着朱孔盖了过去。

        “该死!你竟有残破灵器?!”

        朱孔看着那带着裂痕的巨大铜镜,骇然大惊。

        追得太急的他,根本来不及后退,铜镜瞬间印在了他的头顶。

        但同时,自朱孔的眉心,也有一张符箓飞出,顶在了铜镜之上!

        下一瞬,铜镜轰然炸裂,爆发出了恐怖威能,宛如形成了一场能量风暴,瞬间笼罩方圆数里!

        长空之上,好似涌起了一股能量潮汐!

        接着一道黑影,在能量潮汐的剧烈冲击下,倒飞出去,速度之快,宛如流光,陨落大地,大地随之轰鸣!

        好巧不巧,那黑影倒飞得方向,正是林初生二人所在的石林方向,就陨落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他们甚至能感受到大地的震动!

        远方天空之上,当能量潮汐退去,朱孔依然屹立在那里。

        只不过此刻的他,看上去狼狈至极,连一身高阶法器的黑袍,都已经破烂不堪,浑身是血!

        在其头顶,那张符箓正在缓缓燃烧,化作了飞灰。

        而大地之上,那黑袍护法,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显然,此战终归还是朱孔胜了!

        他缓缓飘身,朝着石林方向,黑袍护法的尸体而来。

        这顿时让林初生二人心中一紧。

        他们距离黑袍护法的尸体不远,而筑山境修士,往往都有神识伴身。

        神识笼罩之下,一切都将无所遁形,即便他们躲在一处山石之后,也没什么意义,一样会被发现!

        面对筑山境后期,他们显然不可能是对手!

        但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眼看对方接近,两人都做好了拼命的打算!

        可出乎预料的是,朱孔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自顾取走了黑袍护法尸体的东西,然后又缓缓腾空而去。

        顾九秋这才松了一口气,姑娘虽然爱财,也想着捡大漏,但她可是觉着自己的命,比世间所有财富加起来都重要。

        这种与筑山境后期拼命的事,还是尽量不要做的好。

        可当她转头看向身旁的林初生时,却发现林初生还依然死死盯着朱孔的背影,眼中似乎闪烁着异芒!

        紧接着,两个字从林初生嘴里脱口而出!

        “动手!”

        下一刻,顾九秋眼中的林初生,又仿佛化作了一只狩猎的山猫,猛然暴起,御剑腾空!

        他,要狩猎朱孔!!

        顾九秋再一次被林初生的果决所震惊!

        但这一次,她终于是没有再发呆,一咬牙,也是御剑而起,果断跟了上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