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高手下山,你们练武我修仙!在线阅读 - 第40章 吹牛!

第40章 吹牛!

        另外一边。

        “怎么样,我就说小白哥没骗人吧!”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吕颖忍不住道。

        不过沈秋雨却不这么想。

        她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短信是假的?

        是周白临时编出来骗自己的?

        对!

        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

        不过这一次,沈秋雨学聪明了。

        她并没有当着吕颖的面说出自己的猜测。

        因为她知道,吕颖肯定会替周白说话。

        “颖儿,我哥他不是买房了吗?要不这周末我们去他家里玩?”

        抬起头,沈秋雨忽然提议道。

        “好呀好呀,我还没去过小白哥家呢……”

        “沈同学,吕颖同学,请等一下!”

        吕颖话音未落,便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风尘仆仆的跑过来。

        “陈静?你找我们有事吗?”

        看到陈静,沈秋雨和吕颖都是一愣。

        二人和陈静虽然都是三中高三学生,可三人并不在一个班级,陈静在一班,沈秋雨在二班,而吕颖则在七班,所以三人并不算很熟。

        二人很好奇,陈静忽然喊住她们能有什么事?

        “沈同学,你是不是有一个表哥?高高瘦瘦,平时不爱说话,看起来大概二十左右?”

        陈静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听到陈静的形容,沈秋雨瞬间就想到了周白。

        可她很好奇,陈静怎么会认识周白?

        “你找他有什么事?”

        “之前有小混混在我家店里闹事,是那位大哥哥仗义出手,打跑了那群小混混,可他既没留下名字,也没留联系方式,好在那天大哥哥刚好要给吕颖同学准备生日礼物,于是就向我打听了一下……”

        听到陈静的解释,沈秋雨顿时惊讶不已。

        显然是没想到周白居然还有这么正直的一面。

        毕竟在她心里,周白就是一个爱吹牛逼,爱装逼的装逼犯。

        “哇!没想到小白哥做好人好事居然不留名,还真是深藏功与名呀!”

        吕颖忍不住惊叹。

        “吕颖同学,你可以把大哥哥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告诉我吗?”

        听到吕颖的赞叹,陈静忍不住问。

        “好勒,我这就发给你!”

        几乎是不假思索,吕颖当即便把周白的联系方式发给陈静。

        “谢谢吕颖同学!”

        等沈秋雨反应过来,陈静已经拿着周白的联系方式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颖儿,你怎么能胡乱把我哥的联系方式给别人?”

        沈秋雨有些生气。

        陈静家的情况她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她也担心周白借这件事又向陈静借钱。

        “哎呀,这有什么嘛,反正她知道小白哥是你表哥,迟早能打听到!”

        吕颖一脸不以为然。

        与此同时。

        一辆黑色奔驰车却是在周白面前停下。

        “周先生,又见面了。”

        从车上下来,曾如意微笑道。

        看到曾如意,周白不禁微微挑眉。

        曾国光今年少说也快八十了,作为曾家未出阁的大小姐,曾如意也已经到了奔三的年纪。

        但因为保养得当,曾如意看起来就好似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尤其她今天上午服用了一枚生肌丹,整个人更显容光焕发。

        “曾小姐还真是保养有方!”

        周白忍不住称赞。

        闻言,曾如意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都多亏了周先生的生肌丹,非但消除了我手臂上的疤痕,还让我整个人的皮肤都好了不止一个档次!”

        “听说周先生还会炼制祛毒丹,能祛毒养颜,不知还有没有?”

        撩了撩额间稍显散乱的刘海,曾如意忍不住问。

        周白摇头:“暂时没有。”

        祛毒丹他只炼制了一枚,已经卖给纪国涛了。

        听到周白这话,曾如意微微有些失落,但还是道:“那周先生下次炼制出来,记得给我留一枚!”

        “可以!”

        闻言,曾如意顿时喜上眉梢,连忙摆出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周白上车。

        约莫二十分钟后,车子便驶到一座低调奢华的庄园前。

        庄园门口的匾额上,还写着‘曾府’两个字。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么?

        看到这一幕,周白心中不由暗叹。

        楚州虽然是小地方。

        但能在市区拥有这么大一座庄园,放眼整个楚州都寥寥无几。

        “周先生,您来了!”

        就在这时,提前收到曾如意通知的曾广涛也从门内迎了出来。

        “曾老爷子怎么样了?”

        望着曾广涛,周白好奇问。

        “已经彻底恢复了,本来我还想让老爷子好好休息休息,但老爷子听说周先生您要来,非要亲自接待您!”

        说话的工夫,一行人也走进庄园。

        庄园里,假山流水,水榭亭台,九曲回廊。

        与其说是庄园,倒更像是古代帝王的行宫。

        而且周白看得出来,庄园的格局明显是经过高人指点。

        人住在其中,久而久之就会百病不生,有延年益寿之效。

        可越是如此,周白就越是好奇。

        曾国光怎么会得哮喘?

        因为早在见到曾国光第一面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了,曾国光患有哮喘,而且时间还不短。

        至少是几十年的老毛病了。

        这实在是于理不合。

        正当周白疑惑之际,一行人也来到了中院大厅中。

        而此刻,曾国光正在摆弄一件瓷器。

        周白一眼便认出来,这件瓷器正是曾国光昨天花十万块买的那件清仿元青花。

        而曾墨怡则拿着鸡毛掸子在一旁清理着其它瓷器上的灰尘。

        “这件元青花虽然是清仿的,但按照现在的市场价应该也值个十几万,老爷子花十万块买回来,本来应该至少也能赚几万块,可惜——”

        “咦,周先生居然也懂瓷器?”

        听到周白的点评,曾国光惊讶不已。

        他自打退休后,最喜欢淘弄古玩玉石这些老物件,在楚州古玩界也有一定地位,几乎从未失手。

        可听周白这话的意思,难道他这一次看走眼了?

        若是之前,曾国光肯定不会把周白这话放心上。

        可在昨天历经生死后,他却是丝毫不怀疑周白这话的真实性。

        但让曾国光好奇的是,周白既然懂古玩,怎么会不知道他花三万六买那件翡翠貔貅买亏了?

        “不懂。”

        周白老老实实摇摇头。

        “只是眼睛好使一些罢了,这件清仿元青花内壁有裂,虽然很细微,但却让它的价值大打折扣。”

        “哼,吹牛!”

        轻哼一声,曾墨怡忍不住道:“你都没看过,怎么知道里面有裂?”

        这倒不是曾墨怡故意找茬,而是因为曾国光在古玩界也算颇有名望,何况周白都没看过,怎么知道这件清仿元青花里面有裂?

        周白也不反驳,只是淡淡道:“看看就知道了。”

        闻言,曾国光当即拿起放大镜看向瓶口。

        “嘶!”

        “坏了!”

        “难怪那老小子那么痛快,感情是宰我!”

        曾国光一脸痛心疾首。

        反观一旁的曾广涛和曾如意以及曾墨怡三人却是一脸惊讶。

        曾广涛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周先生真乃神人也!”

        “周先生,我这里还有几件老玩意,你在帮我看看?”

        见周白眼力劲这么好,曾国光当即提议。

        “可以!”

        “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件事想向曾老打听打听。”

        “哦?什么事?”

        曾国光好奇问。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