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149章 打不过,哭唧唧

第149章 打不过,哭唧唧

        他的笑,带着漫不经心,却又能让人感受到笑容背后的疯狂。

        只是一个手指轻抬的动作,扑向他的人四分五裂,鲜血泼洒一地,掉出来的内脏引得一群乌鸦争先恐后地飞来。

        画面定格于此,小八恶寒了一下,无论看多少次,他都忍不住在心里大骂大魔头变态。

        明明死法有很多种,他偏偏要用这最暴力血腥的一种。

        现在他已经无法直视权亦的脸了。

        虽然现在的权亦,与过去的那个他有些区别,但生着同一张脸,哪怕权亦再冷漠疏离,他也不由想到他在淡笑间将人分尸的画面。

        青弦神色微怔,问小八:“他为什么要杀他们?”

        “这是当初一场围剿大战,光明与黑暗一派共派出十万人马,结果全军覆没,无一生还。”小八正色道。

        “意思是,是他们围剿一一,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役,一一实力更胜一筹,他们战败,死于一一之手,有什么问题吗?难道要一一放过他们,等他们下次再来杀他?”青弦认真地回答小八。

        “呃……”小八被青弦说愣了,反应过来,他抓狂道,“重点是这个吗?重点是他杀人如麻!是个非常可怕的存在!”

        青弦有自己的善恶观,只要是待她不好、想杀她的人,都是恶人,死不足惜。

        而权亦当初在乾坤镇邪塔救了她,将她护在他的羽翼下,还帮她疗伤,不求任何回报,在她这里,他就是好人。

        娘亲与她说过,这个世界很大,有数不清的人,她们都是其中平凡的一个,守护好自己与身边的人就足够了,至于守护苍生、守护芸芸众生这样的大任,是那些大人物应该做的。

        青弦也没有守护世界的远大抱负,她只想守护住身边的人,以及活着。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活着就已经够难了,为什么还要去在乎与自己不相关的人的死活。

        除非让她遇到,在不影响自身安危的情况下,她才会伸出援手。

        青弦看向权亦,传音给小八:“有我在,我会阻止他滥杀无辜,我不在的时候,爱莫能助。”

        小八:“……”

        他的本意是让青弦远离权亦,怎么事情往这个方向发展了?

        “罢了罢了。”小八摆摆手,放弃挣扎了。

        反正权亦是被上世界的人镇压在这里,可能永远也出不去。

        他只要尽早找到带着青弦离开下世界的办法,就能与权亦一刀两断了。

        在青弦与小八对话的时候,权亦就安安静静在一旁等候着。

        青弦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刚刚光顾着与小八说话,把权亦晾在一边了,心生愧疚,道:“一一,对不起,刚刚想事情想得有些出神,走吧,我们去找小鱼、四四他们,不知道他们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有了权亦这个前车之鉴,青弦开始不放心楚鱼、兰斯他们单独行动。

        虽然新生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但若领队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就危险了。

        权亦看出青弦有心事,就没继续方才的话题,点头应了一声:“好。”

        青弦刚要扩大灵识覆盖范围,寻找楚鱼、兰斯他们的位置,袖中一张传讯符飞出,里面传来楚鱼的声音。

        “啊啊啊弦弦快来救我!他们不讲武德,输了就找他们的领队找回场子,我打不过,哭唧唧。”

        青弦脸色一凛,与权亦对视一眼,二人迅速跟上传讯符,传讯符在前面引路,带着他们往楚鱼的位置赶。

        两人的速度都极快,片刻后,他们来到楚鱼附近,远远的就听到楚鱼叫嚣的声音。

        “一群手下败将,打不过我,就找老的,本公主尊老爱幼,不与老爷爷打。”

        “还有你,老爷爷,你真不害臊,一把年纪了,竟然要与我这个小姑娘打,传出去多不好听啊,岂不是抹黑自己的名声,到时晚节不保就不好了哦。”

        青弦顺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望过去,就看到楚鱼扛着一把粉色的锤子在前面狂奔,后面一群持着各式各样灵武、鼻青脸肿的人猛追,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黄袍老者。

        黄袍老者怒气冲冠:“少在这里信口雌黄!你将我的学生们打成这样,是当我们花样灵师学院没人了吗?就算你是楚国公主,也不能这样侮辱我们!”

        楚鱼上蹦下跳,躲着黄袍老者的袭击,声音中带着委屈:“老爷爷怎么能这样污蔑人家,人家明明是让他们挑一个最厉害的人出来与我打,输了就跪地叫我姑奶奶,并在脸上写‘楚鱼牛掰’,谁知道他们输了不认账,还合起伙来打人家,人家为了自保,只能出手,你说说,他们又菜又无赖,还死不要脸,丢尽你们学院的脸面,我这算不算是替你们管教学生?哎呀,不用太感谢人家,送个十万百万的金灵币就够了。”

        黄袍老者气得嘴都歪了:“歪理!歪理!”

        青弦噗嗤笑出了声。

        她抱着天使之刃化影,戏谑地看着眼前一幕:“不错,气场没有输。”

        楚鱼今天将两条麻花辫盘在了头上,左右各一个小团子,用兔子形状的发饰装饰,结果黄袍老者的一击,打在了右边发团上,楚鱼侧头一躲,但攻击还是擦着兔子发饰过去,那枚兔子发饰掉落瞬间,化为齑粉,随风而散。

        这一次,楚鱼真的怒了。

        “你这老东西,油盐不进是吧,竟然敢毁姑奶奶我最喜欢的发饰,你等着,别以为你们有帮手,姑奶奶我就没有,等弦弦来了,一定要把你揍得跪地向姑奶奶我的发饰忏悔!”

        楚鱼彪悍的发言令黄袍老者脚下踉跄了一下。

        他不可思议地看向她,这与方才还是同一个人吗?

        青弦身形一闪,转瞬出现在楚鱼身前,握住她的手,将她护在自己身后。

        楚鱼嗅到青弦身上淡雅的香,是她熟悉的气息,眸光一亮,抬起头,目光就撞进了青弦清冽的眸中,青弦眉眼弯成一道月牙,含笑声响起:“没事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