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129章 只是灭了个方家

第129章 只是灭了个方家

        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匆匆赶到方府坐落的位置。

        看到往日巍峨堂皇的府邸,已经沦为了一片废墟,他彻底崩溃,疯了般胡乱使用灵力挖开废墟,想要找到埋在下面,父母的尸体。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自己的家族在一夜间被屠戮殆尽。

        围观的人群窃窃私语。

        “真是太惨了,不知道方家得罪了什么人。”

        “方家平日里仗着自家少主是圣龙学院的弟子,没少欺男霸女,要说他们得罪过的人,十根手指头都数不过来,许是哪个正义人士看不过,出的手呢。”

        “这话你可别让方彦云听到了,小心他拿你泄恨。”

        直到将废墟掀得底朝天,方彦云才找到父母,看着他们不成人样的尸体,方彦云一双眼睛猩红,他抱紧母亲的尸体,盈满恨意的目光射向人群,歇斯底里道:“是谁,到底是谁干的!”

        被他这样的眼神盯着,众人瑟缩了一下脖子,不知情的连忙摇头。

        “昨晚我背着我媳妇儿,去找柳儿亲热了,柳儿可以为我证明,我一晚都歇息在她那儿,所以不是我干的!”

        “好你个王铁柱,竟敢背着老娘偷人,看老娘不打死你!”

        “我昨晚在城西喝了一晚上的酒,也不是我!”

        人群吵吵嚷嚷,都急于在第一时间撇清自己。

        有知情的人犹豫再三,寻思着这是一个巴结方彦云的好机会,于是站了出来,举起手道:“我知道!”

        顷刻间,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他身上。

        方彦云也在看他:“只要你能说出屠杀我方家满门的人是谁,但凡是我方彦云能做到的,尽管提!”

        有了他这句保障,那人喜笑颜开,小跑着来到方彦云面前,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熟悉的装扮,他才压低声音对方彦云道:“昨晚我恰好经过方府门前,看到最近在飞鸿城名声大噪的求一败战队站在那里,似是拜访方家,我很喜欢求一败战队,因为他们让我赢了很多钱,所以我想上前与他们打招呼,顺便结识一下,谁知还没等我走过去,他们就进了方家。”

        “我就等在外面,想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再上前套近乎,结果等着等着,就看到方府内大火冲天,我知道坏事了,怕被人怀疑到自己身上,徒增麻烦,我就悄悄离开了。”

        男人将自己知道的和盘托出,方彦云此时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阴沉,他咬牙切齿道:“求一败战队……”

        他远在长生天的圣龙学院,所以对飞鸿城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男人连忙献殷勤,将求一败战队仔仔细细地与方彦云介绍了一遍,说起他们在竞技场的比赛,男人激动得唾沫横飞。

        方彦云右手握成拳,指节咔哒作响。

        意识到他的脸色不对,男人悻悻地闭上了嘴。

        下一刻,就听到方彦云冰冷、掩饰不住恨意的声音响起:“好一个求一败战队,敢屠我方家满门,我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轰——”

        他身上暴动的灵力,猛然间击碎了身后一根石柱,石柱四分五裂,乱石飞入人群,倒霉被砸中的人,却连痛呼都不敢发出来。

        他们看着状若癫狂的方彦云,小心翼翼,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早知道方彦云这么快就回来了,打死他们,他们都不来凑这个热闹。

        人群后面,青弦一袭黑衣,淡漠地看着前方的方彦云。

        看着他崩溃,看着他痛苦,她唇角扬了起来。

        这个笑刚持续一瞬,就被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拍在头上,青弦痛呼一声,抬眸用控诉的眼神看向行不规。

        行不规两手叉腰:“你还好意思笑!你知不知道,你们的行为有多危险!要不是你的第二灵武恰好克制方家供奉长老的灵武,你们就死了!”

        青弦顿时讪讪。

        她总不能告诉行不规,其实她比方家那什么供奉长老还强吧……

        说完青弦,行不规又转身看向权亦几人,指着他们的鼻子道:“还有你们,弦丫头要做出这么危险的事,你们竟然不阻止,还跟着一起去了,是不是赢了几场竞技赛,你们就飘了,认为自己可以以玄灵境修为单挑天灵境强者了?!”

        权亦几人低着头,一副“我错了”的模样。

        看着他们,行不规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我也有责任,昨晚我喝多了,不小心睡在了路边,所以没有收到你们的求救讯号,还好,还好这次没出什么大事,只是灭了个方家,不过眼下来看,方彦云应该很快就可以查到你们头上,圣龙学院的那些老家伙略难缠了点,所以飞鸿城待不下去了,也罢,剩下的时间,就出发去西瓦尔山脉吧。”

        说完,行不规拿出了那张一日不见,更脏了的飞行毯,凑近了,还能闻到从飞行毯上散发出来的酒气。

        兰斯嘴角一抽:“院长,你不会吐上面了吧?”

        “瞎说什么呢,你院长我是那种喝了酒就吐的人吗?那是纯纯的浪费!”行不规盘腿坐在飞行毯上,爱怜地摸了摸,“我这不是看我的老伙计跟了我这么多年,辛苦了,喂它点酒喝吗。”

        兰斯:“……”

        他已经能想象喝醉酒的行不规抱着飞行毯诉衷肠,还把酒倒在上面,喊着让它陪自己喝一个的场面了。

        兰斯无奈地摇摇头,踏上飞行毯。

        青弦几人跟在后面。

        楚鱼鼻子一动,下一秒,她捏着鼻子,对行不规道:“院长,你喝醉酒摔粪坑了吗?怎么这么臭?”

        “哪里臭了?这是大自然最本真的味道,少胡说八道,站稳,出发了!”行不规话音落,飞行毯一飞冲天,带着他们驶入了云端,飞鸿城在他们脚下越来越渺小。

        季殊厌封了自己的嗅觉,站到行不规对面,笑着道:“虽然只在竞技场待了一天,但院长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已经圆满完成了。”

        “啥?”行不规不可置信。

        季殊厌拿出一张绿色晶卡,递给行不规:“喏,清算一下,是不是十万金灵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