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124章 送你去陪她

第124章 送你去陪她

        “可可那不过是指导你修炼罢了,没有她的指导,你以为你的修炼速度能这么快?没想到你非但不感恩她,还恩将仇报!”

        全雪珍气得胸膛起起伏伏。

        方高崇站在一旁,狠声道:“跟这几个小畜生没什么好说的,所有方家弟子听令,杀了他们,将他们的头颅斩下,挂在门口示众!”

        “是!”

        方高崇话音刚落,乌泱泱的方家弟子从各个地方冲进庭院,将青弦七人里三层外三层包围。

        他们看着青弦,毫不掩饰眼底的轻蔑与嘲讽。

        心想她一定是在那什么流浪者收容学院待不下去了,想死皮赖脸让方家收留,真当方家是做慈善的吗,什么阿猫阿狗都收。

        “小畜生?”楚鱼咀嚼着这三个字,笑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骂我小畜生,很好,你惹怒姑奶奶我了!”

        因为他们脸上都戴着面具,方高崇、全雪珍并未认出他们。

        “所有人一起上,一个都别放过,杀了他们!”

        所有方家弟子一拥而上,权亦出剑,审判之剑化影在半空划出一道银弧,顷刻间,周围的方家弟子全部人头落地。

        温热的鲜血喷洒到后面方家弟子脸上,他们怔愣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向权亦,等反应过来,纷纷畏惧着不敢上前。

        楚鱼叉腰:“什么嘛,都不给人家出手机会。”

        方高崇愕然,猛然想起这群方家弟子的修为都在玄灵境五重左右,根本不是青弦他们的对手。

        他咬咬牙,急声道:“快请十二位长老前来!”

        而后转头,又对另一个弟子道:“你去请供奉长老出山!”

        交代完,方高崇与全雪珍对视一眼,两人看向青弦他们:“就让我们来会会你们!”

        方高崇与全雪珍都是地灵境修为,其中方高崇的修为在地灵境六重,而全雪珍的修为在地灵境二重。

        楚鱼他们就要一起上,青弦这时站了起来,抬手间,天使之刃化影出现在她手中,她转头,笑着与权亦、楚鱼他们道:“这是我与他们的恩怨,我想亲手了结,就麻烦你们看住这群方家弟子了。”

        楚鱼微微瞪大双眼:“可是,他们两个都是地灵境的修为……”

        他们知道,在玄灵境这个大境界内,青弦是无敌的存在,哪怕对战地灵境,她也依旧立于不败之地。

        可眼下,她面对的一个是地灵境六重,一个是地灵境二重,这两人又是夫妻,有着多年的配合。

        楚鱼他们止不住的担心。

        青弦粲然一笑:“相信我。”

        说罢转身,看向已经一跃到半空的方高崇、全雪珍。

        方高崇、全雪珍相继召唤出灵武。

        “灵武解缚——赤空屠血刀!”

        “灵武解缚——碧落软剑!”

        随着灵武召唤而出,一道蓝光与一道青光降临在方高崇、全雪珍身上,意味着他们手中的灵武一件是天武,一件是玄武。

        二人盯着青弦手里的天使之刃化影,有些吃惊。

        灵师能一眼辨出对方所持武器是灵武本体,还是化影。

        既然青弦能召唤出灵武化影,就说明她已经成功觉醒出了灵武。

        可在临天广场的觉醒仪式上,他们明明亲眼见证,青弦觉醒灵武失败,是个没有灵武的废物,当时他们还在庆幸,方彦云取消了与青弦的婚事,选择了与更加耀眼夺目的顾思月在一起,可现在,为什么她又有灵武了?

        两人想不明白,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今日过后,世上再也不会有青弦这个人!

        二人眼神发狠,率先出击。

        “赤空屠血刀第二式——凌空斩!”

        “碧落软剑第三式——绞杀!”

        血红色的大刀在方高崇手里变大数倍,对着青弦当空斩下。

        全雪珍手里的软剑如荡漾的波纹,延长数米,好似游走的蛇一般,袭向青弦。

        青弦身形一闪,眨眼间就从地面来到半空,两人的攻击追着她改变方向。

        青弦解除修为上的封印,将天使之刃化影掷出,剑尖正中赤空屠血刀刀身,一阵清脆的撞击声后,赤空屠血刀刀身上出现一道裂痕,紧接着裂痕扩大,砰的一声,赤空屠血刀四分五裂,并未散开的余威逼到方高崇面前,方高崇来不及反应,就被震飞出去,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后,重重砸在了一面墙上,墙瞬时坍塌,掩埋了方高崇的身影。

        另一边,青弦徒手抓住迎面而来的碧落软剑,灵力如浪潮般从她身上涌出,朝碧落软剑以及全雪珍挤压过去。

        碧落软剑立即被绞成一团,宛若废铁。

        全雪珍感受到了恐怖的压迫感,不可置信地看着青弦,刚说出一个“你”,就被猛然席卷过来的灵力浪潮吞噬,她的身躯开始扭曲。

        “啊啊啊啊——”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在每个人耳边,所有人目睹这幕,惊得久久没能回过神来,只是以一副呆滞的模样,一瞬不瞬地望着青弦,全身血液都似乎在这刻凝固,身体僵硬。

        青弦并不急着让全雪珍死,她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痛苦的模样,手指抚过她的脸庞,轻轻柔柔地笑道:“这种被折磨,却无力反抗的滋味好受吗?当初你们的女儿可就是以切磋的名义,这样对我的,因为啊,她喜欢方彦云,想以此赶走我。”

        全雪珍眼睛瞪大了些,强忍着灭顶的疼痛,从喉咙里挤出声音:“不……可……能……”

        虽然方幼可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但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将她当做亲生女儿在抚养,如何能接受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了自己的儿子这种不伦恋情。

        方幼可正是因为知道他们不能接受,才一直将对方彦云的喜欢压在心底,不敢表露半分,以为只要赶走了她,方彦云就还是属于她的。

        青弦看着全雪珍,唇角始终噙着一抹浅笑,没有再说话。

        全雪珍终是忍受不了这剧烈的疼痛,开始哭着求饶:“弦……儿,我知道……错了,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放过……我吧。”

        青弦的手指抚上她脆弱的脖颈,露出明媚的笑:“前两天,可可给我托梦了,她说她很想你,你这么疼她,我又这么善解人意,当然要送你去陪她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