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110章 给小崽子们讨个说法

第110章 给小崽子们讨个说法

        江南忆愣了一下,回过神后轻轻摇头,她笑道:“虽然有些勉强,但总感觉还能再坚持一下。”

        话落,她率先朝前跑去。

        后面的兰斯、谢飞白见状,也不好意思停下来休息了。

        最后的五圈,虽然速度有所下降,但在青弦、楚鱼、权亦、季殊厌的陪伴与鼓励下,江南忆、兰斯、谢飞白也咬牙跑完了。

        当跑完的那一刻,兰斯、江南忆、谢飞白瘫倒在地上,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再动一下,季殊厌、楚鱼也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几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向青弦和权亦。

        两人虽然同样出了汗,但并不见疲态。

        “我以为我已经够强了,没想到你们两个更加变态。”楚鱼一屁股坐在地上,边喘气边道。

        青弦笑了一下,她的体能是在乾坤镇邪塔中被锻炼出来的,从她进入乾坤镇邪塔的那一刻起,每天都在经历大逃亡,有时为了躲避塔中血兽的追杀,她能围着乾坤镇邪塔跑几十圈,直到把血兽累得再没有追她的力气。

        而在灵魂入驻这具身躯后,神灵骨就为她强化过了这具身体,虽然仍然比不过她原本那副身体,但也比一般人的身体素质要强上许多。

        这十圈对她而言,尚算轻松。

        至于权亦。

        青弦看向身侧的权亦,权亦正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想,他应该与她一样,身体要么是被灵骨强化过,要么就是被灵魂强化过。

        权亦有着连乾坤镇邪塔都奈何不了的强大灵魂。

        权亦察觉到青弦的目光,侧头望了过来。

        “怎么了?”他轻轻问。

        “你感觉还好吗?”青弦顺势问。

        权亦唇角牵起一抹浅笑:“嗯,感觉还好。”

        心中却在想,她这是在关心他吗?

        “既然你们状态良好,那我们开始接下来的训练吧。”

        在青弦与权亦的对话间,行不规、风天纵并肩走了过来。

        兰斯有气无力道:“是他们两个状态良好,不是我们……”

        “还有说话的力气,状态这不是挺好的吗?”行不规笑言。

        兰斯转头看向他,眼神幽怨:“院长,你不是人。”

        “嗯,我不是人,我是活佛,阿弥陀佛。”

        行不规说着,双手合十,一副“我佛慈悲”的模样。

        风天纵嘴角抽搐:“抽什么风,你这么邋遢,佛门根本不要你!”

        楚鱼极为认同地点头。

        “佛祖在心中,入不入佛门又有什么关系呢。”行不规笑得高深莫测。

        “院长突然正经,好让人不习惯。”季殊厌压低着声音,对谢飞白道。

        谢飞白神色呆滞,像是累傻了。

        “言归正传,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我要你们牢牢掌握自己灵武的第一式与第二式,并熟稔运用,在这期间,你们的练手对象就是彼此,切记把握好分寸,你们是并肩作战的伙伴,切磋点到为止,不可伤到对方,交手的同时,你们也要牢记对方的一招一式。”

        “一个月后,是各灵师学院今年新生的首次历练,具体地点还未公布,到时,就让那些曾经嘲笑过你们的人好好看看,谁才是废物!”

        说完,行不规两手叉腰,仰天发出桀桀怪笑声。

        听到后面一句,楚鱼几人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坐了起来,眼里迸发出灼灼光彩。

        当日在临天广场受到的屈辱,他们到现在都铭记于心。

        什么天才跌落神坛,觉醒灵武失败的废物,一度将他们打击得陷入自我怀疑。

        风天纵抓住行不规话语中的重点,勃然大怒道:“谁敢嘲笑我们流浪者收容学院的学生?是谁,老子现在就杀过去替小崽子们讨个说法!”

        几人立即感动模样看向风天纵:“风老师……”

        行不规云淡风轻地回答:“也就三大灵师学院院长与五元素灵师学院的副院长们,其他大大小小学院的院长,圣灵帝国皇子公主,四大家族的少爷小姐这些人。”

        风天纵身上的气焰顿时熄灭:“是他们啊,那没事了,年轻人,总得经受点磨难,这都是你们成长路上必须经历的。”

        几人:“……”

        “不过!”风天纵话锋一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日他弃你们如敝履,来日就让他们高攀不起!从此刻开始,你们刻苦修炼,一个月后,撕烂那些嘲讽过你们的人的嘴!”

        “哇,风老师好坏,我好喜欢!”楚鱼兴奋道。

        风天纵嘿嘿一笑:“这多难为情啊。”

        这话给青弦、兰斯、季殊厌听沉默了。

        行不规也露出“受不了”的表情。

        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在行不规、风天纵的安排下,早晨青弦七人在围着山头跑了十圈后,稍作休息,就紧接着投入修炼与练习灵技中。

        每每与楚鱼对练,兰斯他们就叫苦不迭,整个山头都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楚鱼!你是想杀了我们吗?!”

        “对不起啦,人家又不是故意失手的。”

        而与青弦对练时,楚鱼几人毫不犹豫选择联手,五花八门的招式悉数用上,仍是不敌。

        被青弦一招击败后,几人信心受挫。

        楚鱼道:“本公主这一生的败绩都在弦弦手上了。”

        兰斯、季殊厌异口同声:“谁还不是呢!”

        他们训练的树林,自从他们到来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被他们夷为了平地,处处狼藉。

        因他们常常一修炼,就忘了时间,谢飞白在这一个月里,又失控了好几次,惊人的破坏力,使得风天纵不是在修理茅草屋就是在修理茅草屋的路上。

        本就不富裕的家在他们到来后,更加雪上加霜。

        而为了不委屈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权亦他们,风天纵在住上面,都尽可能给青弦他们最好的,也就导致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花光了他和行不规所有积蓄,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

        行不规连酒钱都没了,每天幽怨的眼神几乎要将风天纵望穿。

        风天纵左思右想,忽然转头直勾勾地盯着行不规,真心实意地提建议:“老龟,你要不去卖身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