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101章 以灵魂与信仰起誓

第101章 以灵魂与信仰起誓

        行不规的话,让原本雀跃的楚鱼他们也冷静下来。

        在此之前,兰斯、江南忆、谢飞白他们并未怎么接触过黑暗力量,但楚鱼自幼时开始,就跟着楚皇常年征战。

        她最清楚,光灵师有多么痛恨暗灵师,一旦圣灵帝国境内出现暗灵师的踪迹,那必定是以举国之力歼灭,在光灵师的心目中,暗灵师踏入圣灵帝国,那就是对这片神圣土地的玷污。

        但楚鱼自幼与暗灵师接触,也见过心地淳朴、渴望和平的暗灵师,他们并不似传闻中那样穷凶极恶,所以她对暗灵师的感情很复杂,不像其他光灵师那样,见到暗灵师,恨不得立马杀之后快,一方面她厌恶那些破坏她家园、使她父皇不得不离家征战的邪恶暗灵师,一方面却又同情那些什么都没做过、同样流离失所的普通暗灵师。

        因此在看到青弦觉醒出被黑暗力量裹挟着的死神之镰,她只是单纯地惊叹于这把神武的强大,以及由衷为青弦感到高兴。

        经行不规提醒,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院长说得没错,弦弦,在圣灵帝国境内,一定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第二灵武是黑暗属性,哪怕是你的至亲。”楚鱼脸上笼着凝重的神色,道。

        谢飞白虽然从小被灌输着光灵师与暗灵师有不共戴天之仇,暗灵师就是光灵师的一生之敌,光灵师肩负的责任就是斩杀暗灵师,击碎黑暗,让光明照向更广阔的土地。

        他受这些言论影响,对暗灵师深恶痛绝,但青弦是他的朋友,他讨厌暗灵师,并不等于青弦是暗灵师,他就要讨厌青弦。

        所以看到青弦觉醒出死神之镰时,谢飞白心中没考虑太多,只有对青弦与死神之镰的惊讶。

        权亦、兰斯、季殊厌都不是啥好人,并没有光灵师从小被赋予的正义感,自然也就对光灵师与暗灵师之间的恩怨仇恨,没有任何感触。

        江南忆更不用说,在青弦将她从欧阳鸿宣手里救下的那一刻,她就是她最忠实的信徒。

        青弦若为光明,她就追逐光明,青弦若为黑暗,她就投身黑暗。

        青弦意念一动,收起死神之镰,再抬头就对上了权亦、楚鱼、兰斯、江南忆他们坚定的目光。

        她茫然地眨眨眼,他们怎么了?

        下一秒就听到他们道:“我们以灵魂与信仰,对着光明之神起誓,绝不会将今日之事,透露给在场之外的任何人,如违背此誓言,愿永堕地狱,受业火焚烧之苦!”

        这是光灵师的最高誓言,一旦誓言生效,将受法则约束。

        青弦怔怔地看着他们,没想到他们会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行不规也是一脸惊讶,他同样是个对光灵师与暗灵师之间爱恨纠葛并无感触的人,他虽然身处光明的阵营,但本质上,他只是一个惜才的院长,所以刚刚提醒青弦时,他也在担心,楚鱼他们会不会将青弦觉醒出了黑暗属性灵武这则消息透露出去。

        一旦让外面那些人知道了青弦的第二灵武是黑暗属性的死神之镰,哪怕知道她是个拥有双神武、万年难遇的修炼天才,他们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围剿青弦,将她挫骨扬灰。

        届时,谁也护不住她。

        现在看到权亦、楚鱼、兰斯、江南忆他们毫不犹豫地起誓,他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小八右手摸着下巴,眼睛微眯,死盯着行不规。

        “要是这家伙泄露出去了怎么办?”

        行不规看不到小八,却感觉到了一道阴森森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可环顾四周,这里就他们几个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青弦身上,无人看他,他心里顿时毛毛的。

        他目光又看向亡灵们骷髅头上空洞洞的眼睛。

        总不能是它们吧?

        他立马摒去心中毛骨悚然的感觉,轻咳一声,对青弦道:“死神之镰拥有极为强大也极其霸道的力量,以你现在的修为尚不能掌控,随时都有可能失控,从你的体内出来,一旦它失控,产生的死亡力量,足以摧毁整座古遗大陆,所以,为保万无一失,我需要在你的第二灵武上施加一道封印,扼制它不受控制,自己跑出来。”

        “当然,以我的力量并不能完全封印死神之镰,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它可能会冲破我的封印,至于特定的情况是什么情况,你就自己摸索吧。”

        小八想了想,抬头对青弦道:“让他封印吧,就像他说的,以他的力量并不可能完全封印住死神之镰,当你遇到危机时,死神之镰会为了保护你,冲破封印。”

        青弦点头,看向行不规:“好,那就开始吧。”

        当青弦他们从山巅回到茅草屋时,已经是傍晚了,天空中的乌云散去,霞光满天,如梦似幻。

        风天纵腰上系着一条粉色的围裙,正在厨房忙碌,听到外面的动静,他探出一个脑袋:“结束了?先去洗手,一会儿来吃饭!”

        楚鱼盯着风天纵腰上的围裙,眸光一亮:“风老师,你好可爱哦。”

        “啪——”

        一句话让风天纵左脚绊右脚,摔在了地上。

        行不规边走边摇头:“小风风你这也不行啊,才多大岁数,走路都走不稳了。”

        兰斯、季殊厌上前,一左一右将风天纵扶了起来。

        “风老师,你没事吧?”二人关切问。

        风天纵脸黑如锅底,看向楚鱼,楚鱼无辜地眨了眨如小鹿般水汪汪的眼睛,面对如此娇小玲珑的少女,风天纵无奈叹息一声,最终只是咬牙切齿道:“不许用这个词形容我。”

        然后又用凶狠的眼神瞪向行不规,“还有你,下次给老子换条围裙!”

        楚鱼兴奋建议:“那就换有碎花或者爱心图案的粉色围裙吧!”

        行不规点头,脏兮兮的脸上露出略显猥琐的笑:“可以考虑。”

        风天纵直接将手里的锅勺砸在了行不规的脑袋上。

        “给老子过来吃饭!”这话是对青弦他们说的。

        兰斯望天:“风老师的火气,都赶上灶里的火旺盛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