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89章 二次觉醒灵武,伏邪

第89章 二次觉醒灵武,伏邪

        听完行不规的话,楚鱼、江南忆、兰斯、谢飞白四人在原地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他们惊愕地看着行不规,开口时,声音带着隐隐的颤抖:“院长,你说的是真的吗?”

        他们怕得到希望后,再次陷入绝望。

        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们当真拥有灵武,还是传说中的神武吗?

        行不规乐呵道:“当然是真的,我可不骗小朋友。”

        “哇,太好了!”得到肯定的答案,楚鱼高兴得蹦起来,想给行不规一个拥抱,但下一秒看到他埋汰的模样,她又止住了冲动。

        小八凝视着行不规,道:“原来如此,我猜测也是这样,他既然敢这么说,说明真的可以助你觉醒神武,会是什么呢?”

        小八期待起来。

        青弦也不由重燃希望。

        灵武是陪伴灵师一生的战斗伙伴,是青弦成为灵师那刻,就在期待的“朋友”,当觉醒灵武失败时,她虽然未被打击到陷入低谷,但失落的心情始终伴随着她。

        此时此刻,听到行不规肯定的答案,她心中涌出了一种失而复得的惊喜。

        “神武吗……”季殊厌低声喃喃,眼中浮现出震惊。

        一直以来,他都当神武是个传说,而现在,行不规告诉他,他眼前的几人,就是神武拥有者。

        “跟我来。”行不规话音落,大步流星往前走。

        青弦几人立即跟上。

        权亦识海内,神秘灵体被震惊得惊叫连连。

        “这行不规到底什么来历啊?竟然靠肉眼看出你拥有神武,不对,是你们,我的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们都拥有神武?神武什么时候成大白菜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古遗大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神武诞生吧?”

        “为什么你们这一代,一下子就诞生出了这么多个神武拥有者,总感觉不寻常,你们是不是投胎时,托了关系?还是你们与老天爷沾亲带故?”

        “这行不规也处处透着神秘,能看穿你们拥有神武也就罢了,还能帮你们二次觉醒灵武,我还从未听说过,一个觉醒灵武失败的灵师,能进行二次觉醒。”

        “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怀疑,他的话可信吗?”

        “伏邪。”权亦淡淡地叫出神秘灵体的名字。

        神秘灵体陡然从权亦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一时没反应过来。

        无怪乎他这样,这个名字,他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过了,当初进入这具身体,还没来得及抢夺身体控制权,就被权亦强大的灵魂压制得死死的,仿佛五指山般,如果不是他及时躲到他的识海内,一旦权亦杀了他,自身也会有性命之忧,他在两年前就魂飞魄散了。

        于是这两年,他一直苟活在权亦的识海内,但他偏生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既然一时半刻无法离开这具身体,他便与权亦套近乎,他在一开始时,就告诉了他,他的名字。

        但到现在,整整两年了,这还是权亦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

        他还以为,当初他告诉他名字时,他压根没放在心上呢。

        这一刻,伏邪有点小小的感动。

        这家伙,虽然冷冰冰的,但他却记住了他的名字。

        伏邪正襟危坐,有些羞赧地开口:“突然叫我,是有求于我吗?先说好,违背原则的事,我可不做。”

        然而,权亦只回给他冷漠的三个字:“你很吵。”

        伏邪:“……”

        脑子里终于清静了,权亦跟上青弦的步伐。

        一行人跟着行不规,来到峰顶,峰顶有一块平地,周围被云海环绕,落日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上,如同镀上了金辉。

        青弦看着伫立在平地不同角落的几块石碑,陷入深思。

        这些石碑,是被刻意摆放过的。

        石碑上雕刻着一些奇怪的符文。

        行不规咬破自己的食指,开始在地上画阵,楚鱼好奇地凑过去,随着阵法逐渐成型,她惊讶道:“是觉醒阵!”

        行不规画的阵法,正是他们刚在临天广场见过的觉醒阵。

        觉醒阵的纹路冗长繁杂,楚鱼看一眼就头晕,行不规竟然靠记忆画出来了。

        楚鱼看着行不规,突然觉得他佝偻着的身影变得高大起来,心中肃然起敬。

        兰斯、谢飞白也是一脸惊叹,但谢飞白想到另一个问题,他诚心发问:“院长的血,够画完觉醒阵吗?院长会不会死于失血过多?”

        听到这个问题,青弦、权亦、兰斯几人沉默地看向谢飞白。

        谢飞白有些窘迫:“我、我说错了吗?”

        “不,你没说错,这是个好问题。”兰斯认同地点头。

        “呵。”行不规从喉咙里嗤一声,“不过一个觉醒阵,就想放干我的血,早着呢!”

        说话间,行不规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只见他右手快出残影,挪动间,觉醒阵逐步完善。

        兰斯咋舌:“这得是单身多少年的手速。”

        画完最后一笔,行不规想直起腰,听得“咔嚓”一声,是行不规腰扭了。

        “哎哟!”

        他惊呼一声,谢飞白离行不规最近,立即伸手扶住他。

        行不规揉揉自己的腰,下一刻又跟没事人一样,从怀里摸出一个白色瓷瓶,将里面的金粉洒在觉醒阵的纹路上。

        当瓷瓶见底,行不规脸上露出肉疼的表情:“我就这一个宝贝了,现在也没了。”

        金粉落在觉醒阵的纹路上,方才还黯淡的觉醒阵,顿时散发出神圣耀眼的光辉,比之临天广场上的那一个觉醒阵,光芒更甚。

        楚鱼几人已经跃跃欲试。

        “我先来我先来。”楚鱼迫不及待开口。

        “那就你先来吧,跟你们第一次觉醒灵武一样的流程,进入觉醒阵的中央,闭眼感受身体中灵武的存在,试着与它共鸣,将它从沉睡中唤醒。”

        行不规一边说着,一边退出觉醒阵。

        楚鱼已经按捺不住雀跃的心情,一个旋身,来到觉醒阵的正中,她双手合十,以一个祈祷的姿势,缓缓闭上眼睛,开始静心感受身体中灵武的存在。

        青弦注意到,在楚鱼走进觉醒阵后,周围的几座石碑开始发生变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