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88章 她是小爷我的

第88章 她是小爷我的

        好纯粹的光元素力量!

        他这一生,见证过无数光灵师的灵力,却没有一个的光元素能达到青弦这个地步。

        就算是光明圣殿的教皇伊西尔所拥有的光灵力,蕴含的光元素纯粹度,都不及青弦的二分之一。

        行不规眼中,迸发出惊人亮光,嘴角咧出大大的笑容。

        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青弦,那模样,活像是走在沙漠里的旅人,突然遇到甘泉般。

        小八冲着行不规挥拳:“不许打她主意,她是小爷我的!”

        青弦此刻沉浸在为少年压制神火力量中,她阖上眸子,意识被拽入一个黑暗的空间内,金色的火焰充斥在空间各个地方,将她团团包围。

        它们想将她吞噬,前仆后继而来。

        青弦只是一个抬眸,脚下磅礴的光灵力涌出,如海啸般,顷刻间将周围的火焰压制。

        火焰挣扎着,青弦感受到了它们的愤怒,只是轻勾唇角:“现在的你们太弱了,反抗是没用的。”

        哪怕是神火,到了下世界,也会被规则压制。

        而同样的,它们也受限于现在的主人。

        也就是少年的修为。

        缓缓地,青弦睁开眸子,床上少年胸口的那团火焰已经熄灭,身上的金纹渐渐褪去,金色短发变成了黑色,身体的温度也降了下来。

        行不规上前,将手搭在少年的手腕上,惊喜道:“他的生命体征已经恢复正常了!”

        既然少年已经无碍,青弦打算离开,就在她转身那刻,少年紧闭的双眸倏然睁开,伸手抓住了青弦的手腕。

        青弦回头,对上了少年那双充满侵略感的眸子,他眸底的金色正在一点点退去。

        他直直地望着青弦,声音带着沙哑:“你救了我。”

        青弦点头,等着他下文。

        “季殊厌,我的名字。”他再次道。

        “青弦。”礼尚往来,青弦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季殊厌轻轻放开她的手,虚弱的面容上扬起一抹摄人心魄的笑:“我记住了。”

        小八凑过来:“就是现在,让这小子报恩,帮你提升火元素亲和度!”

        青弦回他:“不行,我良心过不去。”

        “你有良心?”小八怀疑地反问,带着怒其不争。

        “有啊。”青弦说着,走出了破烂的茅草屋。

        小八看了看季殊厌,又看了看青弦,最终选择追上青弦:“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季殊厌始终凝望着青弦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他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当行不规蓬头垢面地凑过来,季殊厌的表情有些凝滞。

        “嘿嘿,你醒了啊,是我将你从路边捡回来的,如果你想报答我的话,就加入我的学院吧,我的学院叫流浪者收容学院,我是院长行不规,接下来让我给你隆重介绍一下流浪者收容学院……”

        不等行不规把接下来的话说完,季殊厌看着他,问:“青弦是流浪者收容学院的一员吗?”

        行不规忙不迭点头:“当然,她是我今天刚招收到的学生之一。”

        “这样啊……”季殊厌轻轻笑了一下,“那我便加入吧,院长好。”

        -

        青弦走出茅草屋,一眼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权亦,她快步走到他面前,关心问:“方才的神火余波没伤到你吧?”

        面向青弦,权亦的神色柔和了许多,他摇头:“没有。”

        这时,江南忆、楚鱼、兰斯、谢飞白四人匆匆赶了过来,看到青弦安然无恙,他们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楚鱼嗔怪道:“你刚刚吓死我们了,就那么贸然地冲过去,受伤了怎么办?”

        青弦笑道:“放心吧,我可不做没把握的事。”

        “刚刚到底是什么情况?”兰斯好奇问。

        恰在此时,行不规带着季殊厌出来了,季殊厌已经穿好衣服,一身黑衣,修饰出了他挺拔的身躯。

        看到兰斯他们都在,行不规连忙招手:“正好你们都来了,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叫季殊厌,是我们流浪者收容学院的第七位学生。”

        虽然早就猜到,可从行不规嘴里听到这个事实,兰斯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堂堂灵师学院,竟然只有他们七个学生,这像话吗?一点都不像话!

        不过面对季殊厌,兰斯俊秀斯文的脸上,还是扬起了温和、友好的笑容:“你好,我叫兰斯。”

        “楚鱼。”楚鱼向季殊厌眨了下眼,模样一派天真无邪。

        “我叫江南忆。”江南忆温柔地笑道。

        “权亦。”权亦跟着道出自己的名字。

        谢飞白慢了半拍,模样有些呆呆的:“我叫谢飞白。”

        季殊厌散漫地笑着:“很高兴认识你们。”

        “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流浪者收容学院的开门弟子兼学生了,以后要团结友爱、互帮互助……”行不规清了清嗓子,扬声说道。

        当听到“开门弟子”四字,七人纷纷向他投去诧异的眼光。

        流浪者收容学院成立十年,他们竟然是首批学生!

        兰斯低声道:“我有种受骗的感觉。”

        “你现在才有啊,我刚到这里,就感觉到受骗了。”楚鱼撇撇嘴回答。

        “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兰斯忧愁。

        “回归正题,接下来,身为院长的我,要为你们进行灵武觉醒仪式。”行不规最后一句话落,所有人猛然将目光转向他。

        什么意思?

        他们不是觉醒灵武失败了吗?

        每个灵师,一生只有一次觉醒灵武的机会,难不成,行不规要让他们再进行一次灵武觉醒仪式?

        可就算可以,也改变不了他们没有灵武的事实……

        江南忆、楚鱼、兰斯、谢飞白低下了头,心中的不甘再次涌了出来。

        青弦、权亦则紧盯着行不规,手下意识收紧。

        季殊厌有些疑惑他们的反应。

        为什么听到觉醒灵武,他们是这个反应?

        “行了,别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你们拥有灵武,且还是这世间最强大的神武,之所以在觉醒仪式上觉醒灵武失败,是因为三大学院拥有的觉醒阵力量不足,无法唤醒神武,这才使你们在最后关键时刻觉醒灵武失败。”

        说到这里,行不规停顿了一下,接着又露出得意的笑,“在古遗大陆,能唤醒神武的,只有我行不规,算你们走运,被我碰到了,否则啊,你们就埋没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