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84章 光明圣殿,教皇到来

第84章 光明圣殿,教皇到来

        行不规率先跳上去,然后朝青弦他们招手:“愣着做什么,快上来呀,我带你们回学院!”

        兰斯盯着那张落满灰,看不出原本颜色的飞行毯,真诚发问:“院长,你这飞行毯,是跟随你去打过仗吗?”

        楚鱼也问:“这都多久没洗过了?”

        行不规仔细想了想:“唔,应该有十多二十年没有洗过吧。”

        几人:“……”

        虽然知道行不规埋汰,但没想到这么埋汰。

        行不规忽然抬头,看向天际的一处,察觉到什么,他眉峰紧皱:“那群家伙怎么来了?难不成是想抢人?”

        楚鱼他们没听清:“抢人?什么抢人?”

        “来不及了,我们快走!”行不规一把拽住兰斯的胳膊,将他拉上飞行毯,于是兰斯雪白的衣袖上,落下一个清晰的灰色巴掌印,兰斯的俊脸,顿时黑了。

        行不规作势要去拽青弦,青弦避开,微微一笑:“我自己来。”

        她跳上飞行毯的同时,拉了江南忆、楚鱼一把。

        等到权亦和谢飞白也上来后,行不规火急火燎地操控着飞行毯离开长生天。

        青弦见他一副火烧眉毛的着急模样,感到疑惑。

        按理来说,以行不规的修为,在古遗大陆应该是横着走才对,是什么让他这么慌张要离开这里?

        小八也上了飞行毯,玉雪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眼中写着大大的“嫌弃”二字。

        “好好的上品灵器,竟然被他糟蹋成了这样,真是暴殄天物,太脏了,简直是玷污小爷我的脚,还有,这家伙多久没洗澡了?这也太臭了吧!”

        小八说话的同时,行不规也在疑惑地喃喃:“我们这里明明是七个人,怎么感觉飞行毯上有八个人?”

        谢飞白听到,脸色有些发白:“院长,你别吓我们。”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们谁该减肥了!”行不规恍然大悟地捶了下掌。

        “去你的!”楚鱼大喊。

        风携着他们的声音,不过须臾,一行人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空中。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一群不速之客踏进临天广场。

        他们每个人都身穿白袍,神性的光辉萦绕在他们身体周围,圣洁而华美,出现的刹那,好似一缕光明破开阴霾,耀眼夺目。

        闹哄哄的临天广场顷刻间消声,所有人在短暂的震惊后,继而用火热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他们的眼神充斥着虔诚与向往,似愿将自己的灵魂双手奉上。

        尤其是在场的年轻灵师们,激动得身躯颤抖,眼神灼灼发亮,直直地望着他们,不舍眨眼。

        那为首的男人,一袭圣洁白袍,矜雅华贵,肤色极白,泛着玉般光泽,清俊的容颜上,喜怒不显于色,头上是权力象征的王冠,手中是代表神圣与光明的权杖,他气质清冷出尘,仿佛已经脱离俗世,化作九天谪仙,多看一眼就是亵渎。

        有渐渐回过神来的人,连忙诚惶诚恐跪下。

        “拜见教皇冕下!”

        他们齐声大喊,声音洪亮,终于让那些失神的人反应过来,连忙跟随着一起跪下。

        此时此刻,所有人心中产生了同一个疑问。

        光明圣殿的教皇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以往各大灵师学院招生,教皇冕下从未莅临过。

        难道是因为今年的考生中,有光明圣殿相中的人?

        这般想着,众人偷偷用眼角余光瞥向顾思月、欧阳星宇、拓跋明玉、谢飞墨、权天妤、权以柄等人。

        今年的考生中,就数他们最耀眼。

        顾思月、欧阳星宇、拓跋明玉等也是激动万分,他们与他们想到一块了,光明圣殿教皇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甚至不惜亲自跑一趟,一定是考生中有光明圣殿相中的人。

        进光明圣殿,为光明之神效忠,是每个光灵师毕生的梦想,这也是求也求不来的无上荣耀。

        顾思月几人在心中期待起来。

        龙长空几位院长、副院长在白衣男子出现的瞬间,就连忙起身,迎了上来。

        “教皇冕下怎么来了?是光明之神有什么指示吗?”龙长空小心翼翼地问。

        一般而言,能让堂堂光明圣殿的教皇亲自出现,那必然是有关光明之神神谕的。

        伊西尔平静地看着龙长空,他眸色极浅,不见任何情绪波动:“青弦何在?”

        一句话,令所有人愕然地抬头看向他。

        什么意思?

        教皇冕下千里迢迢而来,是为了青弦?

        那个觉醒灵武失败的废物?

        龙长空的沉默,令伊西尔不悦,他声音沉了一分:“回答。”

        这两个字令龙长空如梦初醒,他忙不迭道:“青弦已经随着流浪者收容学院院长行不规离开了这里,教皇冕下找她是有什么事吗?”

        “流浪者收容学院,行不规?”伊西尔呢喃着,浅色的眸中流露出了一丝疑惑,他看向身旁的大主教。

        大主教拿出一本约莫小指厚的书,书页在一阵自行翻动后,停留在了一页上。

        大主教看完上面的内容回答:“流浪者收容学院是于十年前在灵师联盟注册,当时留下的地址在一星灵城椰叶城,但椰叶城在九年前被毁,重建后,并未听说里面有灵师学院。”

        说完流浪者收容学院,大主教又继续说行不规。

        “行不规,性别男,年龄不详,注册时修为在地灵境一重,自称椰叶城人士,父母双亡,流浪为生,至今未成家,无儿无女。”

        听完,无需确认,伊西尔也知道,流浪者收容学院并不在椰叶城。

        龙长空等大主教说完,才小心问:“教皇冕下找青弦是为何事?”

        与他声音一起响起的,还有顾思月的声音:“民女拜见教皇冕下,不知教皇冕下找我姐姐是为何事?我与姐姐乃同胞姐妹,若是姐姐不小心在外闯了祸,民女愿代姐姐赎过!”

        伊西尔清冷的目光落到顾思月身上:“你说,你与她是同胞姐妹?”

        顾思月跪在地,额头置在手背上,不卑不亢道:“回教皇冕下,正是。”

        伊西尔静静地看着顾思月,看得顾思月紧张得手心冒汗时,就听到伊西尔冷淡的声音响起:“带她去测试光明亲和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