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37章 伟大的兽神会惩罚你

第37章 伟大的兽神会惩罚你

        能被骄傲如谢飞墨承认厉害的,在圣灵帝国屈指可数。

        所以听到谢飞墨这一句,谢飞白诧异地看了自家哥哥一眼,眼睛弯成一道月牙:“那哥哥可要更加努力才行,不然追上去她哦。”

        这次考核,谢飞墨的目标是积分榜第一。

        所以听到谢飞白这么说,他的胜负欲一下子涌出来,他勾着谢飞白的脖子,同样往火树林的中心地带走去,“走吧,去净化中度污染恶灵。”

        青弦在前面走着,金长岁就小跑着跟在她后面。

        “师父,你怎么走这么快?”

        “师父,你累不累?累的话要不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教我赌石术。”

        “师父,你真的只有黄灵境四重修为吗?”

        “师父,你怎么这么厉害?”

        青弦头疼,金长岁虽仗义,但这张嘴,属实聒噪。

        她转身,正欲叫金长岁安静一会儿时,忽然,一声兽吼伴随着狂风猛然朝他们袭来。

        金长岁不设防,整个人都被吹到了半空。

        “师父!”

        他大叫一声。

        青弦回头,看到飞起来的金长岁,迅速使出灵力,灵力在空中变幻为锁链,套在了金长岁腰上。

        金长岁如同风筝一般,在狂风中起起伏伏。

        “狮虎,窝飞啦。”

        他一张嘴,狂风就灌进他口中,将他说出口的话模糊。

        后一步赶过来的谢飞墨在狂风袭来的瞬间,本能地护住谢飞白,他们躲到一棵巨大的古树后,古树的根深埋地底,勉强挡住了呼啸而来的狂风。

        他凌厉的眼神穿透狂风,看到了狂风后那具庞大的身躯。

        谢飞墨的声音中透露出了几分凝重:“是二阶灵兽——飓风兽!”

        灵兽与人一样,有着明确的等级划分,当它们自身的修为达到10级,可晋升为一阶灵兽,实力相当于黄灵境十重。

        达到20级,可晋升为二阶灵兽,实力相当于玄灵境十重。

        达到30级,可晋升为三阶灵兽,实力相当于地灵境十重。

        达到40级,可晋升为四阶灵兽,实力相当于天灵境十重。

        眼前这只二阶灵兽,是21级,有着地灵境一重实力。

        谢飞墨暗道倒霉,是火树林的守护兽。

        可往年,守护兽一直栖息在火树林中心地带,除非是主动招惹它,否则它都懒得动一下,今年怎么跑出来了?

        “人类,想进入火树林中心地带,先在我手中撑过一刻钟!”

        不怒自威的声音在火树林上空响起。

        其他考生看到前方那庞然大物,脸色骤变。

        “是飓风兽!怎么将飓风兽惊动了啊!”

        “可恶,这不是明摆着不让我们进入火树林中心地带,净化中度污染恶灵吗?”

        以飓风兽的修为,别说一刻钟了,就是半刻钟他们都坚持不住。

        狂风吹拂起青弦的长发,扫过她清冷的眉目。

        她直视着飓风兽那如铜铃一般的兽瞳,那里面,正浮现着它对他们的蔑视。

        “狮虎,窝嗖仆猪啦。”

        金长岁在狂风中翻腾着,胃里翻江倒海。

        他是真受不住了。

        青弦扯动灵力锁链,就要将金长岁丢出狂风覆盖的范围。

        忽然,一道人影极速掠来,飞落在飓风兽的脑袋上。

        “砰——”

        飓风兽高昂的脑袋砸在地上。

        风停了。

        青弦怔怔地抬头,看向那屹立在飓风兽脑袋上的人影。

        少年一袭白衣,容颜昳丽,出现的刹那,万物无光。

        正是权亦。

        权亦也正垂眸注视着她。

        青弦忽然想起,与他初相识的场景。

        她用被血兽啃咬得残破的身体,撞开了那扇封印着他的大门。

        那是一个独立、空旷的空间,被无尽黑暗笼罩着,只有中间一颗镇魂珠散发着血红色的光芒,勉强照亮一小片区域。

        于是她看到无数根沉黑色的锁链纵横交错,穿插了整个空间,神秘的金色符文悬浮在锁链周围,蕴含着无穷奥秘,仿佛来自远古的磅礴力量涌向一个方向。

        那里跪坐着一个少年模样的人。

        他一袭红衣,仿佛被鲜血浸染,乌黑长发逶迤在地,与之相衬的是苍白得不见任何血色的肌肤,锁链吊起他的双手,穿透他的琵琶骨,而在心脏位置,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黑色长剑。

        长剑上散发着充满不祥气息的黑色浓雾。

        察觉到她的到来,少年缓缓抬头,露出一张绮丽到极致的脸,他的五官无一不出挑,仿佛被天神偏爱,精雕细琢而出,眉心处一枚似地狱业火的血色额印,给他增添了一分妖冶。

        他美得像是妖精,又像是堕落的谪仙。

        一双血瞳无波无澜地注视着站在门口的她。

        那些追着她而来的血兽,在房门打开的那一刻,就畏惧地往后退,明明是乾坤镇邪塔中叱咤十八层的可怕存在,却在这一刻,害怕地夹紧了尾巴,四肢都在不停哆嗦。

        它们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

        就在它们转头想要逃跑时,一阵红光荡漾,波及到它们身上,它们被湮灭,仿佛从未存在过。

        青弦看着他,从惊艳中回过神后,问的第一句是:“你疼吗?”

        她的注意力在他胸口插着的那把锈迹斑斑的剑上。

        红衣少年未料到她说出口的第一句会是这个,歪了歪头,不解地望着她。

        良久,他才轻轻回了一句:“不疼。”

        他的声音磁沉优雅,落入青弦耳中,带来撩拨心弦的痒。

        “啊啊啊啊!”

        突然响起的尖叫声将青弦从过去的回忆中拉了出来,她转身,便看到金长岁扑腾着四肢从空中砸到地上,尘灰四扬。

        好在泥土松软,他又肉厚,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只是吃了一嘴泥。

        “呸!呸!”他苦兮兮地吐掉嘴里的泥,可怜巴巴望向青弦,“狮虎……”

        到现在他嘴巴都还有些合不上。

        金长岁连忙用手揉了揉自己被吹变形的脸。

        见他无碍,青弦就收回了目光。

        “可恶的人类,竟敢踩堂堂飓风兽尊贵的脑袋,伟大的兽神一定会惩罚你的!”

        权亦脚下,飓风兽大吼道,可它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

        明明在它身上的只是一个渺小的人族少年,与它完美庞大的身躯相比,如同蚂蚁一样。

        可它感受到的,好似一座山压在它身上,令它动弹不得。

        权亦皱眉。

        下一刻——

        “轰!”

        一声巨响后,飓风兽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待周围归于平静,权亦眸光流转,看向青弦,声音依旧没什么情绪起伏:“要进去吗?”

        他身后就是火树林的中心地带。

        青弦点头。

        权亦从飓风兽脑袋上跳下来,落到她身旁。

        “我们一起。”他轻轻说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