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36章 金家无条件做你后盾

第36章 金家无条件做你后盾

        那时他们动了要将青弦带回本族培养的心思,但青弦不愿意跟他们走,声称自己已经离开父母十三年,如今回来,只想花更多的时间陪在父母身边。

        她既坚持,他们也不好强求。

        最重要的是,他们确认青弦的帝灵骨真假时,发现她的帝灵骨虽然是真的,但帝灵骨中流转的灵力,透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古怪。

        他们也是第一次见这种存在于传说中的帝灵骨,没发现大问题后,只当这是帝灵骨的特殊性。

        所以后来传出青弦的帝灵骨是假的时,他们立马想到了她帝灵骨上的异样,那时只当自己是被骗了,本想找花落城这个旁支的麻烦,却发觉到了顾思月丝毫不逊色于帝都中那些天之骄子的修炼天赋,所以他们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将顾思月带回帝都中培养。

        旁边人回三长老:“她就是青弦,花落城的那个青弦,一个月前被逐出顾家,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各大灵师学院招生,她才又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不过奇怪的是……”

        男人紧皱眉头,“我听闻,青弦在被逐出顾家的时候,废去了修为,可眼下来看,她的修为并没有被废除。”

        三长老神色复杂。

        以黄灵境四重修为,碾压一群玄灵境一重修为。

        这样的天赋,已经不能用天才二字来形容人。

        必须立马通知家主!

        三长老拿出一张传讯符,将要说的话刻在上面,注入灵力,下一刻,传讯符消失。

        火树林中,青弦多看了金长岁一眼。

        周围看热闹的人腹诽:就青弦方才发挥出的实力,谁能欺负到她头上啊!

        金糖豆被金长岁气得在心中暗骂蠢货。

        青弦则想不明白,她与金长岁并无交情,非要算的话,也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连他叫她师父,都是一厢情愿,她并没有承认,也没有真传授他什么本事。

        可他为什么如此袒护她?

        金长岁回头看着青弦,肉乎乎的脸上,露出带着些傻里傻气的笑:“师父不要怕,有徒弟我在这里,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师父!”

        青弦叹息一声,忍不住摸了摸金长岁圆溜溜的脑袋,无奈道:“真是个傻子,这里没人能欺负我。”

        说着,她上前一步,走到金糖豆面前,金糖豆还被周围的风困着,青弦凝视着她的眼神,骤然凌厉了几分,同时,刚刚还只是温和困着金糖豆的风,毫无征兆地收紧,变得凛冽。

        金糖豆的脸上一下子血色尽褪。

        “啊!”

        她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剧烈挣扎起来。

        “你这个卑贱的庶民!竟然敢这样对我,金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这一句,金长岁叉腰训斥:“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代表金家,师父你放心出手,金家无条件做你的后盾!”

        金糖豆:“??你有病啊!”

        围观众人:“……”

        一时间,他们竟然分不清谁才是金长岁的家人。

        虽然一直都有听闻金家大少爷是个脑子有病的家伙,没想到已经病入膏肓到这个地步。

        临天广场上,金家三老爷勃然大怒:“金长岁他什么意思,自己的妹妹被人欺负,他不闻不问也就罢了,竟然还帮着一个外人一起欺负自己的妹妹,有他这样做哥哥的吗!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金家家主刚刚还觉得挺对不起这个弟弟,但听到他最后一句,他的脸色阴沉下来。

        “如果不是你女儿惹是生非,怎么会被青弦教训,还丢了我金家的脸面,老三,你该好好管教一下你的女儿了。”金家家主淡定地喝下一口茶,悠悠道。

        金家三老爷想一口血喷他脸上。

        他有什么资格让他管教女儿!

        最应该反省的是他自己!

        也不看看,将自己的儿子都惯成什么样了!

        目无尊长,还认了一个废物做师父,简直是丢尽金家的脸面,今日过后,这件事必定会成为世家之间的笑话,令金家在名流世家之中,再也抬不起头。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儿子。

        他还意思叫他管教女儿!

        金家三老爷袖中的手紧握成拳,但谁让他是金家家主,他只能将一腔怒火压在心里,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大哥教训得对。”

        然而他眼中阴狠的光却是掩也掩不住。

        金家家主的目光不在他身上,而是望着光屏中自己儿子的身影,感慨:我儿子真帅,不愧是我的种!

        金糖豆越放狠话,束缚着她的风收得越紧,勒得她仿佛下一秒身上的骨头就会断裂。

        金糖豆的惨叫声逐渐微弱。

        她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嚣张气焰。

        在意识到青弦真的有可能会杀了她后,金糖豆哭着求饶:“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呜呜呜好痛,真的好痛!”

        青弦望着她,脸上神色冷淡:“道歉。”

        “呜呜呜对不起,我不该口无遮掩,说你坏话,也不该随便造谣,呜呜呜求求你,放过我吧!”

        金糖豆已经疼得神志不清了,勉强听清青弦说的两字后,她一股脑将心中所想全部说了出来。

        虽然知道金糖豆嚣张跋扈惯了,并非真心诚意道歉,但青弦也不打算继续在她身上浪费时间,所以在金糖豆噼里啪啦说出这一堆话后,就撤走了束缚在她身上的灵力。

        金糖豆脱力地倒在地上,大口喘气。

        金长岁并没有去多看金糖豆一脸,而是关切问:“师父,你没受伤吧?”

        青弦摇头。

        金糖豆好不容易从疼痛中缓过来,听到金长岁这一句,差点呕出血来。

        他明显受伤的妹妹躺在地上,他这个做哥哥的不关心一句也就罢了,还跑去关心将她打伤的人。

        这是她的哥哥吗!

        金糖豆眼底深处,闪过怨恨。

        经此一战,青弦的名字响彻火树林,无人再敢说她坏话。

        青弦越过围观的人群,朝火树林中心地带走去,中度污染恶灵就生活在那片区域。

        金长岁迈开两条短腿,气喘吁吁地追上青弦:“师父,等等我!”

        不远处,一个少年注视着青弦离去的背影,他白皙俊美的脸上,扬起欢喜的笑:“哥哥,她好厉害!”

        在他身旁,是神色冷峻的谢飞墨。

        谢飞墨同样望着青弦,难得没有否认:“是挺厉害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