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在线阅读 - 第12章 那就只能抢劫了

第12章 那就只能抢劫了

        这场角斗赛,以角斗士胜利结束。

        却无人欢呼,在短暂的沉寂过后,全场爆发出巨大的不满。

        “搞什么!垃圾斗兽场!想骗老子们的钱直说,用得着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吗?!”

        “这下好了,娶媳妇儿的钱都赔进去了!”

        “他妈的,我爹的棺材本都赔进去了,到了九泉之下,我爹非打死我不可!”

        “这是作弊!这斗兽场就是一坨屎,赔钱!”

        群情激奋,场主不停拿衣袖擦额头上的冷汗,在心中狠狠咒骂了一番那几个将青弦放进中级场的长老,现在好了,不仅精心饲养的灵兽赔进去了,现在还面临着赔钱的问题。

        欧阳鸿宣大笑道:“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这个人我要了,将她带来本少的房间!”

        说完,他拽着手里的银链起身离开,而银链的另一头拴在那绿发绿眸少女的脖子上。

        场主连忙恭送,既然这位贵客指明要青弦,那他便也不能再继续追究她是否通过隐藏自己真实修为的方式进入斗兽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她送到贵客面前。

        想明白后,场主转身离开。

        角斗场上,青弦对司空城道:“走吧。”

        司空城仍然处在震惊中,追上青弦时,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些灵兽都是有着玄灵境中后期的实力,你竟然只用一招就杀了它们,你真的只有黄灵境八重的修为吗?还是你是隐藏了自己的真实修为啊?”

        顿了一下,他皱紧眉头,一双清澈的眼睛中满是担忧,“如果是后者的话,我真心建议你,不要拿奖励了,赶紧跑吧,这座地下斗兽场的场主是出了名的抠门,出于报复,他们真的有可能会杀了你泄愤!”

        “是吗?”青弦唇角扬了扬,满不在乎,“若他要这么做,那就只能抢劫了。”

        司空城:“???”

        小八:“……”

        小八在青弦脑海中咆哮:“你收敛点!”

        走出幽长的走廊,进入等待室,青弦便与司空城看到一个身形臃肿的男人坐在等候室的软椅上,在他身旁,还有几个老者。

        这几个老者都有着地灵境的修为,青弦立马认出这几个就是先前检测她骨龄和修为的人。

        而司空城在看到这几个人时,面具后的脸白了白。

        他低声在青弦耳边道:“坐在中间的那个男人就是这座地下斗兽场的场主,完了,跑不掉了。”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斗兽场场主并没有对他们表现出任何恶意,甚至在看到青弦时,一张堆满肥肉的脸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真是后生可畏啊,没想到姑娘小小年纪,竟这般厉害,叫我等大开眼界,属于姑娘你的奖金已经准备好了,但由于数额有些大,所以需要单独去取,姑娘请随我来。”

        司空城心下一凝,他抿紧唇,朗声道:“我是她的哥哥,我陪她一起去。”

        场主知道他在说谎,但为了不引起青弦怀疑,还是同意了司空城跟着一起过去。

        青弦知道这其中有问题,但只要能拿到钱,哪怕是龙潭虎穴也要跟着走一趟。

        她向司空城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跟在场主身后,往外走。

        司空城忧心忡忡地跟上。

        穿过一条条走廊,他们进入的区域越来越奢华,直到在一扇华丽的大门前停下。

        场主理了理衣襟,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敲响房门,用谄媚的口吻道:“三少,您要的人,小的已经给您带过来了。”

        在他说着这话时,几个老者不动声色将青弦、司空城围在了中央,断去他们所有逃跑的路。

        青弦见状,只是散漫地勾了勾唇角。

        司空城反应过来,他们这是被场主卖了,一颗心一沉再沉。

        能让这座地下斗兽场场主尊称一声“三少”,还畏惧成这副模样,这门后之人的身份,恐怕是整个游梦城都得罪不起的。

        那场主将他们带来是何用意?将他们献给此人吗?

        门后,一道优雅的少年声响起:“带进来。”

        场主不敢耽搁,动作轻柔地推开房门,同时低声警告青弦:“算你有福气,被贵客看中了,接下来你只要好好表现,有的是你的荣华富贵享受!”

        青弦轻笑问:“既是福气,场主为什么不留着自己享受呢?”

        场主听完,刚要训斥,但房门已经开了,他只得剜青弦一眼,无声警告后,退到了一边。

        随着房门大开,门后的光景映入青弦眼中,极尽奢靡的房间内,斑斓的灯光倾泻下来,洒在正中坐在软椅上的少年身上。

        他着一袭深紫锦衣,锦衣上绣着海棠花暗纹,腰悬宝玉,通身透着骄矜的气场,一双狭长凤眸斜斜望过来,唇角微扬的弧度,含着几分轻佻。

        “面具摘下来。”

        他以命令的口吻,漫不经心说着。

        青弦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就转到了房间里另外两个人身上。

        一个是全身裹在白袍里的老者,虽然他低眉顺目,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但以青弦的修为,还是立马发现他是一位有着地灵境十重修为的灵师。

        另一个是蜷缩在角落,伤痕累累的少女,她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绿裙,裸露出来的肌肤全是触目惊心的鞭痕,血痂里翻着新肉,不过最惹人注目的还是她那头如海棠般披散着的绿发。

        感受到青弦的目光,少女缓缓抬起埋在双膝间的头颅,青弦便猝不及防地对上了她那双如翡翠般、纯粹明澈的绿瞳。

        她微怔,下一瞬,少女就又低下了头。

        青弦的无视,令锦衣少年欧阳鸿宣火冒三丈。

        他拳头捏紧,阴恻恻开口:“好大的胆子,竟敢无视本少!”

        因为这句,青弦才像是施舍一般,将目光转到欧阳鸿宣身上,她莞尔:“不好意思,我并不想摘下我的面具。”

        这句话令房间的空气冷凝,场主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心里直呼坏事了,早知道这家伙这么没眼力见,就提前把这位少爷的身份告诉她了!

        他现在只求,这位少爷不要将怒火迁到整个斗兽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