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三阵深空埋,诱杀天人来。

第五十三章:三阵深空埋,诱杀天人来。

        流光划过星间,长尾缥缈飞烟,疾来畅通无阻,势如箭破苍天。

        一个修士感到天道漏洞的气息后毫不犹豫,第一时间前往抓捕。纵然心中有着疑惑也没有多做思考,因为他若止步还会有其他修士争相前往,天道漏洞可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剑眉星目面光寒,五官精致俊美颜,气息凉薄惊人心,一袭白衣冰霜环。手持仙剑烁光是锋芒冷延,脚踏虚空疾驰是利箭离弦,一路而来是不停不顿,一心想来是天大机缘。正是半月前,在隔壁星域抢宝林枫的天人境修士。

        很快时间,来人流光一闪彻底止住身形。长衫飘飘风吹雪,冰冷气息漫四野,静踏虚空影孤立,凝扫百里寒目锁。似是林中阴影下的一头寻鹿猛虎,似是幽河浅边里的一条伺机毒蛇,外露随时扑杀之威势,内藏出手制敌之决绝。俨然一副随时暴起的模样。

        江羽站在那里直视,看过去的目光微微动容,还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来人看着江羽倒是满脸的警觉,目光扫过江羽背后那团百里宽阔,时闪时熄、时隐时现的大雾,更是感知不妙。

        “道友...”江羽躬身行了一礼,说完脚步一动退入雾中,消失不见。

        “这...”来人看着眼前的空无一物稍稍怅然,随之纠结起来。

        天道漏洞有着上人境的修为,泄露气息后布置了法阵没有离开,法阵要么是迷幻阵要么是杀伐阵,怎么办?进入其中危险难测,死在里头都说不定。不进入其中定然错失机缘,损失惨重。现在事实就摆在了那里,利益与风险同在,想获利就要承担风险,不想获利自然十分安全。到底如何选择?真是令人摇摆不定,最起码此时的来人是摇摆不定的。

        “他只是上人境修士,就算是杀阵又如何?”来人自语一声,脸上的谨慎淡了些,似是想入阵抓捕江羽。

        握紧仙剑,慢慢飘向大雾,距离大雾十几丈时又止住了脚步,眼前到底有着怎样的危险,他实在无法确定。

        “难道他不是上人境?”来人眉宇深刻,又自语了一声,想了想后他继续道:“天道漏洞在十年前被废了丹田,据说他在那个时候就是上人境修为,现如今依然是上人境吗?”

        思虑片刻,脚下又走了两步,心中那份不安令他无法下最终决定。

        “他没有离开,摆开阵势是徒有其表还是真有实力将我诱杀?”来人再次自语,目光中的犹豫之色越来越重。

        “我是凝练元婴的天人境修士,他只不过一个上人境修士,能奈我何?”最终来人拿定了主意,手持仙剑脚步一动,杀入了江羽布置的法阵中。

        看似江羽给了来人一个选择,前往抓捕“天道漏洞”,或者放弃离开。实则这个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前往抓捕,而不是放弃离开。因为天道漏洞的诱惑实在太大,因为天道漏洞身上的好处实在太多,加之来人实打实的天人境修为,进入阵中自是一种深思后的必然。

        “来了...”阵中,江羽手持长枪,杀意漫延。

        “明知眼前法阵危险不定,还执意杀入阵中,此人真是死不足惜。”小白跟着道。

        “是个正常人都会选择入阵。”小白不明白来人的心境,江羽可是清楚的。

        “为什么?”小白问道。

        “‘天道漏洞’不过上人境的修为,他一个天人境的修士怕什么?这是其一。‘天道漏洞’是什么?是天大机缘,司空师兄这等强力修士都要掺和一脚,何况他?这是其二。两者相合,他根本没有不入阵的道理。”江羽解释道。

        “照此说来,还真是。”小白有些惧意,似是害怕未来面对这样的事情,又似是身旁大哥对于人心的计算。

        来人站在那里冷视周围的一切灰暗,他的眼中只有谨慎,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阵中。是迷幻阵?还是杀伐阵?只有确定是什么阵,才能有应对办法。

        “出来,敢布阵等我前来又不敢现身?天道漏洞就这个胆量吗?”来人喊了一嗓子,要想抓捕天道漏洞,自然要先看见人影。

        “哦?你还能杀我不成?”江羽知道来人在激他,却还是现身,距离来人不过十丈余。

        “天道漏洞?我皇甫宣终于可以飞仙、封神了。”来人看着十丈外的江羽,目光中有着一丝贪婪。

        “皇甫宣?”江羽暗道一声,他看着皇甫宣倒是没有惧意,接着道:“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话音一落身影消失,只剩下了一团灰色浓雾。

        “咻...”的一声惊响,皇甫宣手持仙剑打出的一击剑影疾劲而去,“呼啦啦...”间消失在了远处的雾中,所经之处没了江羽的身影。

        “第二次见面?”皇甫宣眉宇轻刻,心中一疑,开始仔细回想起来。

        “嗖...”的一声响起,就在这时一柄百丈长的无形巨剑迎面横切而来,其威势之强盛,立马响起了呼啸声,似是能斩断擎天巨柱。

        “是一个杀阵...”皇甫宣感受巨剑切来,一个劲踏想飞起,可身体一沉只飘了半尺,这下他心中大惊,感受越来越近的巨剑双眼一圆,一声惊呼:“迷幻阵?”

        “锵...”的一声,皇甫宣手疾剑快,一提仙剑挡下了杀来的巨剑,不过他整个人血气翻涌下倒退十几步,止步时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噗嗤...”一声喷出。

        “阵叠阵?”皇甫宣擦了嘴角的血,谨慎的目光扫视周围。

        不远处江羽持枪静立,眼中有着淡漠。皇甫宣的话他自然听的清楚,但没必要回,而且当下还不是杀伐阵与迷幻阵的叠加,而是增幅阵、杀伐阵、迷幻阵的三阵叠加。皇甫宣只有两种办法离开法阵,第一是找到阵心破阵;第二是杀掉布阵者江羽。杀伐阵的阵心一般好找,精通阵法都能破阵,但是杀伐阵之上叠加了迷幻阵,阵心就无迹可寻了。所以,想破掉江羽眼前的叠加法阵,必须要破除迷幻阵,否则就是妄想。皇甫宣可不算精通阵法,根本找不到迷幻阵的阵心。至于杀掉布阵者江羽?那可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布置增幅阵首先要铺开阵图,随后在阵图上打上增幅阵法印,打上法印后要使用本源精血作为阵心,使用增幅法宝作为阵基,这样才会布置完成。布置完成后,还需要消耗法宝碎片维持法阵的运行。但由于增幅阵的阵心是修士的本源精血,所以增幅阵只是增幅修士的实力,而不会增幅其他法阵。

        江羽在两重法阵的基础上又叠加了增幅阵,就是要把所有的问题留在阵中解决,此时他的实力临时提升到了一定高度,面对皇甫宣并不担心。杀掉布阵者江羽?根本行不通。

        “糟了...”不远处皇甫宣眉宇紧皱,一股危险气息狠狠的缠绕在了心间,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随时会死一样。

        “嗖...”又是一声响传来,又一柄无形巨剑出现,在皇甫宣的身后一扫,带起气浪呼啸烈烈,眼看就要将皇甫宣斩成两截。“锵...”的一声,皇甫宣转身挡下,随之又“噗嗤...”一声吐了一口鲜血。

        “你出来,藏头藏尾,算什么本事?”皇甫宣又喊了一嗓子,现在他只想把天道漏洞逼出来。

        江羽听着皇甫宣的声音没有理会,眼下皇甫宣杀入阵中,但他不是惟一的一个,而是第一个,不久的将来说不上有多少修士前来寻找天道漏洞,要抓紧解决才行。

        “我们不能拖...”小白自是知道轻重缓急。

        “还是老样子,你躲在暗处,我去会他一会。”江羽道。

        “好。”小白一听消失不见,只留下江羽在看着皇甫宣的方向。

        “你出来...”此时皇甫宣又躲了两击,只是他怒目圆睁眼眶欲裂,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因为他真的怕被杀伐阵耗死。

        “咻...”的一声,一道黑色枪锋袭来,灰色浓雾中一条肉眼可见的黑线横冲,气劲势强,似是能一击刺破所有,正是江羽的强绝攻击。

        “什么?”皇甫宣大惊,因为他感受到了天人境的实力。

        十年前江羽死战燕天翼时都可以打个半斤八两,今日在增幅阵下自是更强一筹。

        “锵...”的一声,皇甫宣挡下了江羽的攻击,四道目光在兵锋间交错。江羽的目光冰冷决绝杀意浓烈,皇甫宣的目光闪烁间心中惶恐。

        “天道漏洞?你真是小人,敢骗我?”皇甫宣强压心中复杂情绪,怒道。

        “呵呵...”江羽轻笑一声,满是不屑。

        “看我不将你抽筋剥皮,将你的骨头炼成法宝。”皇甫宣一震剑,震开了江羽。

        江羽还在倒飞的过程中,皇甫宣一扬手,一尊十丈宽的巨大方印出现在了江羽的头上,没等江羽有所反应,方印猛地一砸卷起了一道气浪。十年行商不但赚取了巨额的金箔,还积攒了无数的战斗经验,怎么可能会如此被动?江羽没有抬头看一眼,一个闪烁没了踪影,方印砸空。

        “哪里跑?”皇甫宣看着江羽远去,脚下一动追起。

        “嗖...”的一声惊响耳边,皇甫宣第一时间提剑挡下,又是杀伐阵的攻击。

        “该死。”皇甫宣暗骂一声,前后受制下自己不成了靶子吗?

        江羽手持长枪面容冷峻,要是比拼法宝他是真的不怕,他一个行商修士,最多的就是兵器、法宝。但是他和皇甫宣差了一个境界,使用超人境的法宝没什么用,只会白白浪费,使用天人境的法宝又担心被夺走,除非使用纯元白金剑一击而杀,然而他可不相信自己能使用纯元白金剑杀死谨慎异常的皇甫宣。

        江羽已经泄露了天道漏洞的气息,一会儿说不上来多少人。时间自然极其紧迫,似乎只有一次机会,如果这一次没有结果了皇甫宣,他就要退走了。不过,既然敢把皇甫宣引入阵中,自是有十足的把握。

        “咻...”又是一声追魂气浪,袭来之劲,带起的大雾化作了一条肉眼可见的黑浪,威势依然不减,目标依然是皇甫宣。

        “锵...”皇甫宣提剑挡了下来,没等将江羽震退,江羽一用力反而将他震退。随后江羽踏步攻去,寒芒点星枪劲如龙,“嗖嗖...”的强击不绝于耳,一连二十几合下来直杀的皇甫宣节节败退,一时间更是忘记招呼法宝攻击江羽。江羽抓住机会,腰间流光一闪,一个物件飞出到了皇甫宣的头上,没等皇甫宣有所反应一道金光洒落,他脑子里一下听到了“唵嘛呢叭咪吽...”的六字梵音,只是一个刹那他双眼一混,意乱神迷起来。

        “好机会。”江羽抓住机会,手中长枪一个劲刺将皇甫宣穿透,鲜血哗哗洒落大雾中。

        “啊...”皇甫宣感受剧痛,声音一颤缓过神来,可为时已晚,自己已被眼前的天道漏洞重创。

        江羽见自己一击得手,右手一动抓上了皇甫宣的脸,一边拓印骨相一边搜魂。不搜不知道,一搜真是感受到了人性的复杂。

        皇甫宣是眼下星域仙门中的天人境修士,经常潜到其他星域截杀各大星辰的行商修士,离神星飞仙宫、剑阁,的行商修士不知道被他杀了多少。他截杀修士获得的财物、器物九成九捐赠给了仙门,这可不是善而是大善了。不过他为了博得美人一笑活祭了地面一郡几百万的人口和无数生灵,仙门念他有过大善才功过相抵。

        皇甫宣感受着身体的剧痛,和江羽搜魂时那种被看透心魂的冷掠,做了逃命的决定,小腹流光一闪元婴出体,几个眨眼消失不见,可以说没有丝毫的犹豫。

        曾经燕天翼刚刚突破境界成为天人境修士,元婴离体还不熟练。皇甫宣可不一样,成为天人境修士不知道多少年了,自是轻车熟路。

        江羽拿回手,余光看着皇甫宣的元婴逃走并不在意,小白在那里等候,他能逃到哪里去?只是几息的时间,一尊方印变小飘在了半空中,小白又吃了一个天人境修士的元婴。

        “呼...”江羽大呼一口气,他脸色微红、目光回暖、凌厉渐退。

        十年行商十年激战,逆转丹田的元气对于丹田的冲击一次强于一次,丹田的承受能力跟着大大提升。曾经激战燕天翼最多八九击,现在畅快很多,可以连击几十次。除了此事之外还有一件事值得高兴,那就是他对于天道漏洞气息的收放已经操纵自如,只要自己愿意,力竭时都不会泄露气息,万里江山图更是在储物袋的深处蒙尘,直到多年后。当然,像是眼下故意泄露就是另一回事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