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武知画师姐,心随林棕意。

第四十六章:武知画师姐,心随林棕意。

        天人来往激战,交锋生死一念,出奇绝杀强敌,细思如梦如幻。

        安静的星间虚空中,江羽手持长枪冷视前方,仿佛寒芒闪烁的枪锋下还有着燕天翼的元婴。

        几个呼吸时间,小白前来看到了江羽的惊人模样,或者说吓人模样。

        全身上下如穹顶般透蓝,发丝直直如古琴上劲弦,小腹白光旋转似是星间黑洞,四野冷寂似是落雪冰寒。给人的感觉极是诡异、危险,尤其是逆向旋转的白光,那正是江羽的丹田,此时显现出来只有一种可能,他要爆体。

        江羽是超人境的修士,纯元白金剑是圣人境的法宝,激战燕天翼时丹田本就狂躁异常,使用法宝下眼看要爆体。他现在的丹田内简直乱如末日,劲爆元气驰骋纵横,冲击碾荡宛如活龙,来回剧颤砰砰撞撞,炸雷轰隆震耳不停。元气疾去眨眼收成丝,丝丝列列又扭合为绳,绳绳缠绕又瞬间化龙,龙绕金丹又携气带风。原是蛮牛烈马你拉我扯,现在则成了群龙乱舞欲撕欲裂。那种感觉,除了难忍的阵阵烈痛外,更有着刀削肉斧凿骨的万箭穿心之感。江羽忍受的可是常人不能忍之事,忍过来一切如常,忍不过来和轻雪一样,爆碎星间。

        这是一场赌命的局,是成是败只能等下去。

        小白惊呼一声后变小飘在那里不动了,他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内心深处的担忧全都化作了身心的麻木。

        “嗖...”的一声清风吹过,茫茫星间本没有风,除非有人在战斗。小白感受着着风浪动也不动的看着江羽,那风正来自他,丹田膨胀下他眨眼成了一个飘在那里的球,衣服“砰砰...”碎裂,只剩下一身透蓝的圆球躯体,和其上伸出的“肥硕”四肢,而他的脑袋同样成了一个球,成了一个镶嵌在大球上的小球。

        小白看去没有动作没有声音,只有不知何时开始颤抖的目光在直视着江羽,确切的说是江羽小腹上一圈圈逆向旋转的白光。

        江羽瞪着突鼓的双眼看着远方,他哪里看得到东西?不要说前面什么都没有,就是有着什么也不会被他注意到,因为他所有的思绪都集中在了狂躁的丹田中,看不见任何、听不见任何,似是在他的眼中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啊...”突然江羽瞪着滚圆的双眼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嘶吼,震撼而沉长,不知道传了多少里。

        小白听着声音终于动了,只是微微一颤而已,随后他依然在那里注视着。因为他在江羽的嘶吼声中听到了不甘,是不甘于就此沉寂,是不甘于仙路断绝。

        “啊...”江羽的嘶吼还在继续,在他沉长的声音中,在他极度的不甘中,身体终于缩小,小腹的白光逐渐暗淡,直到半个时辰后。

        江羽足足喊了半个时辰,声音结束后他的身体恢复正常,小腹的光芒消失不见,唯独身体还是透蓝色,包括眼眶中的那双眼睛。几息时间江羽直直的发丝动了,眼睛眨了一眨,却只是这一丁点的变化,他还在伸展四肢飘在那里。

        时间匆匆而逝,巨大的离神星转了一圈又一圈,江羽在这段时间中彻底恢复。然而他一直没有动作,一直赤裸裸的飘在那里,不知在压制着什么,还是在静思想着什么。

        “十天了...”飘在那里的小白心底一声自语,他知道江羽在干什么,把自己从爆体边缘拖回来,当然要缓一缓。

        “十天了...”江羽同样自语了一声,说完一挥手幻化了一件白色长衫。

        “大哥?”小白声色一喜,化作流光落在了江羽的肩头。

        “小白。”江羽看着小白微微一笑。

        小白没有再说话,江羽彻底恢复比什么都重要。江羽不再言语,因为他还在想着十天前的事情。十天前使用纯元白金剑杀了燕天翼,随后丹田的狂躁之状实在难以压制,就在即将爆体的瞬间他喊了一嗓子,正是那一嗓子耗尽了所有的精神力。如果那个时候有人来攻击,他可是没有丝毫力气还手的。好在一切都挺过去了,一切都恢复到了原样,他还是他,还是天道漏洞,江羽。

        “如果我知道渡劫的人是燕天翼,绝不会去看。”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江羽平静的开口了。

        “谁知道这么巧啊...”小白回道。

        “哈哈...过去了。”江羽又笑了,纵是经历千难万难,终究杀了燕天翼解决了大患。

        “对,过去了...嘿嘿...”小白跟着笑了。

        江羽看向了远处的深空边荒,那里定是星云幻彩星群闪耀,浩瀚无垠苍茫多娇。一种感觉心中生出,仙途好像在此刻才开启,目前所经所历只是一个简单的起点。未来悠长遥远,自己此去一路不管经历什么都要走下去,因为要知道天道漏洞到底是什么,自己又是什么。

        江羽看了看前后左右,他收了长枪,收回了飘在远方的纯元白金剑,收了脚下一闪而没铺开了百里的万里江山图,收了被钵盂冲击撕裂的黑伞,收了残破的五行雷旗。他的目光又看向了不远处飘在那里的钵盂和戒尺,以前它们属于燕天翼,这回属于自己了。他收了戒尺和钵盂后又在燕天翼的下半身搜出来一个储物袋和一张白雪图,找到燕天翼的上半身又收了火龙枪旗,最后又拓印了燕天翼的骨相。

        “燕天翼已死,灵魂玉簿碎裂,他的身份又用不了...”小白见江羽的手掠过燕天翼的脸拓印骨相,心下不解。

        “燕天翼的身份在我行商的时候有大用,前期开路就指望他了。”江羽道。

        “行商?前期开路?”小白若有所思,好像明白了。

        “这...”片刻后江羽查看燕天翼的储物袋,一看还真是吃惊不小。

        “是不是有好东西?”小白一喜。

        “除了一些低境的兵器、法宝、一些丹药、五行精晶外还有四件道人境的兵器、法宝,最主要的是有九千多万的金箔...”江羽一样一样说道。

        “道人境的兵器、法宝?九千万的金箔?”小白震惊的合不拢嘴,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他是商部弟子,做了什么会有如此殷实的底子?”江羽脸上一笑,似是想到了。

        “他可比韩叶富多了...”小白贪贪一回。

        “这是什么?”江羽拿出了一串禅心珠,因为在四件道人境的兵器、法宝中,只有此物不知作用。

        “这应该是佛门法宝...”小白看去,说了一句“实话”。

        “没什么用?”江羽拿着禅心珠想做什么,可意念一动下、元气灌入间,没有任何变化。

        “没用就先留着,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有用了。”小白道。

        “那就先留着。”江羽收了禅心珠,看向了离神星的方向,该回去了。

        玉砖玉瓦玉宫楼,千阶台阶莹光柔,宽阔之间围百丈,宏伟秀丽引人眸。台阶连接天街与门楼,门楼匾额上下两行共书七个大字,上书“器部”,下书“紫枫城驻地”。正是飞仙宫器部在紫枫城的驻地。

        江羽站在台阶下,眼中有着英气,此地他以林棕的身份来办理过入职,他现在是器部外门的一级弟子,负责炼器、炼宝和炼药。时隔多日二次到来,他的心境有了很大的变化,身份问题不用再担心,因为燕天翼已死。

        飞仙宫的器部又分十六分部,分别坐落在十六座天城中,飞仙宫所出所有的兵器、法宝、丹药都来自这十六分部。没有器部分部的天城同样有着器部驻地,只是那里并不归器部直接管辖,而是被器部的分部管辖。当然,炼器的规模比之分部所在天城要小很多很多。

        紫枫城是飞仙宫七十二天城排名第二的天城,其中的器部驻地自是十六分部之一。

        踏踏声传,江羽踩着台阶一步一步走向器部驻地,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坚定,每一抬都是那么的有力。因为他要学习炼器、炼宝和炼药。

        江羽走进门楼步入前堂,亮了一下林棕的身份铭牌后去了正堂。第一次来时他只是交铭牌由前堂在值弟子复刻办理入职,如今解决了林松的问题后自是可以来器部炼器。进入正堂通过挂图他找到了一个房间,周围五丈宽阔,四壁货架齐列,器宝瓶罐难数,偶有流光闪烁。整个房间摆置的东西还真符合“器部”这两个字,江羽大致看了一眼后又看向了房间深处,那里有一书案,里坐一女子,她正抬首看来。面色淡漠目着霜,五官精致发流光,肌肤如雪亮莹玉,双唇红透漫清香。举手投足又冷又漠有着云端孤雁之感,盛装打扮又浓又艳有着红花绽放之气。冷艳交融间,看似平凡实则不凡。正是飞仙宫器部紫枫城驻地主事人,同时拥有道人境修为的核心弟子,武知画。

        “弟子林棕见过师姐。”江羽隔着老远躬身行了一礼,初看武知画虽感到了默那种的冰冷气息,却不想靠近。

        “林棕?”武知画红唇微动,轻轻自语,她上下一扫似乎将江羽看了个通透。

        “是。”江羽回道。

        “我叫武知画,你可以称呼我为知画师姐。你是外门一级弟子,去外城的龙泉坊报到即可。”武知画看着江羽稍微打量一眼并未在意,她一边低头写着什么一边说道,刚说完书案上一张信函飞到了江羽的眼前。

        “是。”江羽接过信函躬身离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