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白金剑惊去,吞杀燕天翼。

第四十五章:白金剑惊去,吞杀燕天翼。

        火龙星间碾荡,两强交锋碰撞,漏洞身份爆出,必是生死相向。

        燕天翼的目光在江羽的身上从头扫到脚,似乎透过衣服看到了皮肉、骨髓。眼前修士可是传说中的天道漏洞,不要说活的,就是一具死尸都能免除自己的罪修身份,而且还能向飞仙宫老祖换一个天大的机缘。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抓在手里,不能将他绑缚到飞仙宫,也要带着他的尸体。

        江羽听着燕天翼的自语,不知不觉间退了一步。自己身份已经泄露,杀过去未必是燕天翼的对手,逃又逃不了,怎么办?他死死的看着燕天翼咽了一口口水,纵然表情极为自然,但还是压制不住心中突生的阵阵惊恐。

        “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啊...你竟然是炎黄星的天道漏洞,今日现身离神?”燕天翼打量着江羽,目光中满是贪婪,一边说一边想到了什么,他道:“我明白了,你潜到这里就是要让长老、老祖们想不到。确实,谁能想到你能潜到他们的老巢?”

        “休要多言。”江羽怒目直视双唇颤抖,眉宇更有着刀削斧凿的深深刻痕。

        只听“咻...”的一声传来,江羽握着长枪化作流光激射燕天翼,一股寒芒在此刻向外荡去,其中不止有着滚滚怒意,还有着冰冷杀意,天道漏洞的身份已经泄露,这一击出了全力。

        “来的正好,我看你有多大能耐?”燕天翼面色一冷,手中龙旗第一时间横在胸前。

        “锵...”一道碰撞的声音传来,这次燕天翼终于挡下了江羽,不过江羽的力道实在强,虚空中燕天翼被震退了几步远。江羽继续攻去,劲力直刺下、流光携影间,枪锋再次击向燕天翼。燕天翼紧忙抵挡,身在黑伞下动作慢了下来,不像刚刚那样有着蓄力的时间。又是“锵...”的一声传来,江羽手中长枪的枪锋实打实的击在了燕天翼的胸前,而且还传来了一声脆响,一道盔甲一样的纹路闪过,燕天翼只是被震退几十丈余,并没有受什么伤。

        江羽冷冷的目光落在了燕天翼身上,目光颤动下怒意更盛,握着长枪的双手青筋暴跳,牙齿紧咬间杀意弥漫四野八荒。“咻...”的一声,他再次攻去,黑光划过,一点寒芒前端纵横,后面卷带狂风暴雨,疾如龙劲如虎,威势凌人气势如虹,誓要杀了燕天翼不可。

        “锵...”的一声响起,燕天翼横着龙旗挡下,他看着江羽的目光有着冷笑,江羽的法宝纵然对他起到影响,但自己是实打实的天人境,黑伞法宝不过超人境,又能怎样?

        “啊...”江羽看着燕天翼一惊,脸上的怒意瞬间消退,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你真的以为用一个超人境的法宝可以影响到我?你真的以为我行商多年只有一杆火龙枪旗?”燕天翼冷笑道,话音一落,手中龙旗猛地一震,直将江羽震的倒飞。

        燕天翼趁势追去,腰间储物袋流光一闪,一个紫色似碗非碗、似盆非盆的法宝飞出。在江羽倒飞的过程中眨眼变大有了千丈宽阔,挡下了黑伞的黑光不说,还洒落了金光,倒飞的江羽正在金光的正中。

        江羽感受着金光脑海混乱一片,其中不停的响起了“唵嘛呢叭咪吽...”。他感受着错乱复杂的“唵嘛...”声抬眼看了一眼法宝,法宝的正中有个金色“卍”字在那里旋转,金光正是来自这个“卍”字。看着“卍”字他思索瞬间想到了,曾经在玉京楼阅览典籍时看到过关于佛门的记载,其中就有着这个“卍”字,而燕天翼的法宝应该是佛门中的钵盂。想到法宝后,江羽不停,一直受到“唵嘛...”声影响可不好受,他想飞出金光出去,可不管飞到哪里钵盂就跟到哪里,看来不解决燕天翼是不行了。

        “嗖...”的一声传来,就在这时燕天翼手持烈烈龙旗杀入金光内,几下到了江羽眼前,龙旗劲力一打,枪锋直奔江羽脑袋。

        “啊...”江羽大惊,脚下一动第一时间侧过身来。

        “咻...”的一声划过耳边,江羽瞪着眼珠子看着龙旗枪锋在眼前斩落,刚刚要是没有动,肯定会被一劈两半。不过他在此时反应过来,手中横枪一扫,打在了燕天翼的身上。燕天翼感受着江羽的攻击,第一时间后退,枪影簌簌划过,击空了。

        “怎么回事?”燕天翼止步看了一眼自己的紫金钵盂,以前行商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被紫金钵盂的索命梵音影响心智,如今怎么失灵了?难道因为对方是天道漏洞的关系?

        “唵嘛呢叭咪吽...”江羽强忍着脑海中的杂乱之音,惊魂未定的目光落在了燕天翼的身上。

        “天道漏洞果然不同...”燕天翼自语一声,紫金钵盂就算不影响眼前修士他也不在意,大不了去抵消那把黑伞。他看着江羽祭出了一柄玉质戒尺,眨眼有了一丈来宽百丈来长,呼啸着劲风打向江羽,气势狂如飓风爆如雷霆,似是能拍碎一切。

        “怎么这么多法宝?”江羽震惊刹那,因为戒尺同样是天人境法宝。

        “嗖...”的一声戒尺打来,江羽回过神一动化作流光,戒尺像是活了一般紧追不舍,一追一逃的画面好像有人拿着玉板在打苍蝇。

        “糟了...”江羽挤眉弄眼间一边马不停蹄的逃,一边忍受痛苦。

        借助逆转丹田的劲爆元气强势打了几击,此时的丹田可不是风平浪静一片祥和,狂风呼啸劲力莽莽,丝丝分明烈烈不停,那种横冲直撞的蛮力像是洪水决堤般在冲击着一切。

        “嗖...”又是一声传来,戒尺打空,江羽毫不停歇的逃向了远处。内部感受丹田的无穷力量,外面感受戒尺的紧迫追击,一定要想个办法才行,不然就真的惨了。

        江羽侧目看了一眼燕天翼,此时的燕天翼手握龙旗一副得意模样,他祭出戒尺后并没有杀入金光中与江羽肉搏,而是站在金光外看起了“好戏”。

        “怎么办?”江羽强忍爆体之危,心念电转想着办法,想着想着双眼一亮。他意念一动,腰间储物袋中流光一闪,五行雷旗围向戒尺,闪烁雷纹的同时眨眼间将戒尺包裹起来。那场面,像是一个五面方笼闪烁着五色雷纹,围了一条白玉长龙。

        “砰砰...”声不断在雷旗围成的方笼中传来,雷旗上闪闪烁烁把五个颜色闪烁了个遍。江羽站在雷旗外看过去,五杆雷旗的旗杆出现了裂纹,戒尺毕竟是天人境法宝,五行雷旗毕竟是超人境法宝,照这么个撞法,雷旗早晚被摧毁。他看到此状焦急的眼神可不是心疼,而是能不能把燕天翼引到金光中。

        “不好...”燕天翼看着金光中五行雷旗此起彼伏的争相闪耀心下一惊。

        燕天翼这个罪修在天道漏洞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要是拖下去天道漏洞的气息引来强大修士就是给别人做嫁衣了,一定要快才行。想到这里他动了,握紧龙旗一个流光杀入了金光中,开始继续与江羽肉搏。紫金钵盂代替了黑伞,这回他可是有优势的一方。

        燕天翼担心江羽的气息引来其他修士,他却怎么会想到,江羽在开战之初就把万里江山图铺开了百里远。

        “嗖...”的一声,烈烈龙旗带着杀意刺入金光中,枪锋直奔江羽。江羽自是感知到了燕天翼的杀意,猛然转身的同时横枪挡了下来。

        “哼,找死。”燕天翼根本不耽搁,双手一动怒目一震,龙旗一下有了极强的力道。

        “呼...”江羽本就比燕天翼低了一个境界,现在一边压制狂暴丹田一边应付燕天翼的全力一击自是倍感压力,几息时间他便双臂一酸,颤抖起来。

        “看你死不死。”燕天翼见状心底一喜。

        “砰...”突然一声大响传来,五行雷旗中的一杆黄色旗帜折断,旗杆带着旗帜倒落下来,戒尺飞出。

        江羽和燕天翼听着声音同时看去,就在这时,“咻...”的一声传来划过二人耳边,江羽腰间白光一闪,纯元白金剑疾出闪烁着白光排成一排,向燕天翼的胸口刺去。没等燕天翼反应过来,“噗嗤...”一声响,燕天翼双臂以下的身躯立马被白金剑和其圣人法宝的气劲洞穿了五个窟窿。

        “啊...”燕天翼张着大嘴瞪着大眼心底一凉,脑袋缓缓一动,颤颤的目光终究落在了江羽的那张脸上。

        只是一瞬间,燕天翼恐惧到了极点,他明白了。眼前修士从亮出圣人法宝的那一刻开始,就在酝酿刚刚那一记绝杀。泄露气息也好、状若癫狂也好、害怕惊惧也好,都是为了使用圣人法宝。此一战自己不只是输了,距离搭上性命还只差一个不久前凝练的元婴...

        江羽的脸极致淡漠,像是一尊雕像,他感受着燕天翼温热的血液没有任何表情。手中横枪一扫,一道黑光划过,将燕天翼藕断丝连的身体彻底切开,紧接着回枪一震把燕天翼的戒尺又给震飞。燕天翼真身陨落,但有宝甲护身,所以没像蓝风展那样一击死透,他还有元婴存活。就算如此,冲破五行雷旗的戒尺也没了九成九的力量,江羽抵挡下来并不难。江羽又看向了燕天翼的残躯,他的元婴没有被击杀,不能让他逃了。

        燕天翼带着双腿的下半身在虚空中下落几丈后飘在了那里,小腹处光芒一闪,一个尺长大小的玉质小人出现,和燕天翼一模一样,正是他的元婴。

        江羽感受着丹田内元气的躁动根本不耽搁,脚下一动刺去。

        燕天翼的元婴看着江羽持枪刺来瞪大了双眼,元婴本就如同瓷娃娃,他现在的惊惧模样既有些诡异又有些好笑。江羽顾不上看,他要彻底的解决掉燕天翼这个大患。

        枪锋闪烁利芒冰寒刺骨,其上沾染鲜血溢着红光又令人胆寒,一个眨眼,锋利的长枪刺到了元婴的眉心,可一下不动了,距离彻底斩杀燕天翼只差一丝的距离。

        江羽肯定想要刺破燕天翼的元婴,但不争气的丹田终于在此刻造起了反。其中的劲爆元气横来如蛮牛冲撞,纵去如烈马奔腾,踏踏声中呼啸不停,其中的滚滚“怒意”犹如压在山体内的岩浆,随时有冲破山口刺破云霄之意。

        “呼...”燕天翼的元婴大呼一口气缓过神来,见江羽静止在那里,错过枪锋一颤一颤的飘向江羽身后。

        江羽握着长枪真想动一下,哪怕一下,因为一下就能彻底解决燕天翼。可躁如怒海狂涛的丹田容不得他分出一丝力气,他现在只能全力压制丹田的狂躁之状,只能晃动着双眼看着燕天翼没入身后。

        燕天翼在金光中逐渐加快了速度,几个呼吸时间冲出金光。然而,苍茫星间中他被拦住了去路,小白正眨着巨大的眼睛在那里等待。江羽死战燕天翼,小白很想参与,但自身境界在那里摆着,加入其中只能成为累赘。所以他一直在远处等待,不管是带着江羽逃跑还是拦截残喘的燕天翼,他都会全力以赴。不过到了此刻才发现,等着的竟是燕天翼的瓷娃元婴。

        “啊...”燕天翼的元婴停在星间倒吸了一口凉气,精力都集中在了天道漏洞的身上,忽略了上人境的蜘蛛。

        小白有着两百丈的巨躯,燕天翼的元婴不过尺长。现在的燕天翼仰望小白的身躯,就好像看着一座山。

        小白根本不犹豫,大嘴一张大气一吸,将燕天翼的元婴吸入口中当做糖人给嚼了。

        “嗡...”的一声响,燕天翼的紫金钵盂震颤过后刹那变小收了金光,随后和缩小的戒尺一样悬浮在了半空。燕天翼已死,它们都成了无主之物。

        “大哥...”小白急忙赶来,他看着现在的江羽倒吸了一口凉气。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