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入职刑部中,探问罪修踪。

第四十一章:入职刑部中,探问罪修踪。

        远看满城晶幻,近看仙气漫漫,人影浮动其中,细感繁而不乱。

        江羽化光划来,气浪疾劲带尾如流星。呼气时天城还是一个远影,吸气后一下变得两侧无边般的巍峨壮阔,正是紫枫城。

        “今天入职刑部,应该找机会探寻一下燕天翼的踪迹...”江羽飘在半空,轻轻自语眉宇微皱,一丝谨慎缠绕心间。

        “此人杀了林家三兄弟,万一让他知道林家三兄弟全部入籍紫枫城就糟了,这等大祸一定要解决。”小白的传音有着冷意与杀意。

        “入职刑部就是为了获知消息,以及借用职务之便解决各种隐患。”江羽目光寻扫,很快看到了紫枫城中的刑部驻地。

        “这是一个极为正确的选择,尤其是对我们来说。”小白继续传音道。

        “走,办理入职,然后借机探寻一下燕天翼的去向。”江羽的声音凌厉了许多,话音一落带着小白去了刑部驻地。

        玉柱丈宽撑玉宫,玉门镶嵌白玉钉,微光荡韵晶莹幻,一目轻扫流仙风。江羽在刑部驻地外如流星坠地般惊现,显化身形时双目一动看向了刑部驻地,这是他第二次前来。第一次来时是去往仙兵城,走的急,并未多看。从仙兵城离开因为跟着古月,没有径大门而出。如今第二次来反倒是可以细细一看了。抬起脚步踏上台阶,其上浓郁的仙气从脚边往外一滚,江羽直视过去,刑部驻地主监察、执法,给人的感觉还真不一样。仙风轻来暗中淡淡血气,踏步轻去内里凉凉冷意,交融随浪飘向四野,越是感知越是浓郁。

        江羽缓缓走了几十阶台阶到了大门口,两根巨柱撑着门楼,门楼匾额上下两排七个大字,上书“刑部”二字,下书“紫枫城驻地”五字,还真是一股无需它饰的精简之相。玉质大门半尺宽厚,闪烁着晶莹门钉向里洞开,又是一股吞咽来者的悍兽气息。不得不说,刑部驻地十分威严,令人生畏,甚至胆寒。

        就在江羽打算进入刑部驻地时,一道光疾来落在了台阶下,一位少年显化身形,江羽有所感觉回头望去,目光交错间皆是面色一喜。

        “林兄?”来人正是周紫英,他看着江羽有惊有喜,很是意外。

        “周兄?”江羽看去微微一笑,他同样稍有惊讶。

        “哈哈哈...”周紫英反应过来,大声一笑间三步并作两步、两步并作一步,到了江羽眼前:“昨天刚刚离开仙兵城,没想到林兄真是一刻不停啊。”

        “我本真人境,又无飞仙姿,只能拼争人前,而不是甘居人后。”江羽道。

        “好一句‘拼争人前’,我等资质普通,踏上仙路不去一拼就真的普通了。”周紫英一回,声音中有着一股子坚韧。

        “出仙兵城时周兄排在我之前,请...”江羽一笑,不拖沓,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周紫英不推让,一个迈步走向了刑部驻地。

        江羽跟在周紫英身后,心中稍有无奈。“拼争人前”这句话只能适于林松,适于自己江羽的话只能是一句“隐于尘埃”。不过他清楚,眼前的周紫英是真的做到了拼争人前,闯出仙兵城,此时来入职,就是最好的证明。

        走过门楼进入刑部驻地前堂,一个帅气的天人境弟子在那里坐在案前看着书卷,江羽跟着周紫英到了天人境弟子对面。

        “真人境弟子周紫英,前来入职。”

        “真人境弟子林松,前来入职。”

        天人境弟子自是感知到了两个人影,根据气息能确定是真人境,但一听入职立马放了书卷看去。仙兵城昨日才结束,历经险阻不停歇第一时间来办理入职的实在少有,当然要看一眼。

        “你们好,欢迎入职刑部。”天人境弟子微笑点头,既有欣赏之意又还了礼节。

        “这是我的身份铭牌。”周紫英面带微笑的将自己的身份铭牌递了过去。

        “这是我的身份铭牌。”江羽同样递过铭牌,同样面带微笑,只是气息较之周紫英随和一些。

        铭牌距离本主十丈远会失去光芒化玉为石,在值的天人境弟子看着两块莹光闪闪的铭牌根本不用检验。他几息时间熟悉的复刻了两块铭牌后,将其还给了江羽和周紫英。

        “我已经复刻了你们的身份铭牌,稍时会录入到你们的灵魂玉簿中,现在你们就是刑部外门的一级弟子了。”天人境修士见江羽、和周紫英收了铭牌,微笑道。

        “谢过师兄。”江羽二人同时表了谢意。

        “你们可以去往正堂,那里会有师兄等着你们。”天人境弟子继续道。

        江羽和周紫英相视一眼,同时走向了正堂。

        飞仙宫分内外门弟子,刑部和其驻地会采取同样的方式。江羽和周紫英是真人境弟子,是飞仙宫的外门一级弟子,入职刑部后自是成了刑部紫枫城驻地的外门一级弟子。刑部的职责是监察与执法,负责整个黑龙大陆,又因黑龙大陆分了七十二郡和七十二天城,所以入职哪个驻地就拥有哪一郡、哪一城的监察、执法之权。江羽和周紫英刚刚入职刑部紫枫城驻地,还都是外门弟子,监察、执法的区域就成了地下的紫枫郡,面对的目标正是在紫枫郡扰乱安宁的修士,以及整个飞仙宫通缉的过境罪修等。江羽和周紫英都想入职刑部,对于这等事情自是了解。

        很快时间,江羽二人同时踏入正堂。在外面看,正堂不过八九丈长宽,但进入其中就会发现其壮阔与精致,他们根据大厅的指引挂图到了一个房间外。

        “哦?是你们呀。”没等江羽和周紫英走进,一道声音传来。

        “夜师兄...”江羽面色微变,刹那压下了心中不安,知道夜冰河身份的时候都没出问题,何况现在?

        “天道榜中道人榜第五名...”周紫英跟着道,只是他的声音有着一股子锐利。

        二人的自语并没有避开房间中的夜冰河,说话间他们进入了房间中。整个房间并不小,有着五丈长宽,只是更像是一间书房。齐列高架摆满书卷典籍,细细感知又是书香清徐。书架中间置有一案,里坐一人清雅悠然,正是夜冰河。

        “见过夜师兄。”江羽和周紫英几步到了案前,他们躬身行了一礼。

        “没想到你们来的如此快,看来闯过仙兵城不算什么意外了。”夜冰河起身笑道。

        “嘿嘿,我们赌了一把。”江羽憨憨一笑,心中不安随着笑声压下,夜冰河要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早就动手了,以他的实力何必搞这些弯弯绕?

        “没错,只是我们赌赢了。”周紫英跟着道。

        “你们既已入职刑部,那你们该执行差事了。”夜冰河扫过眼前二人,林松是不是赌一把他不确定,周紫英赌了一把倒是真的,言语中那种凌厉与自信并没有隐藏。

        “什么差事?”周紫英一问。

        “我们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具体还不太清楚。”江羽补充道。

        “你们是外门一级弟子,只能在地下紫枫郡当差,当差期间负责寻找在地下使用功法的修士,或者协助本部师弟寻找罪修。总的来说,刑部还是比较清闲的。”夜冰河解释道。

        “紫枫郡...”夜冰河所说的清闲确实没错,这是诸多修士打破脑袋要进入刑部的一个原因,但这对“林松”好像不怎么闲。

        夜冰河和周紫英听着江羽的声音,看了过去。

        “如果遇到罪修我不是对手怎么办?”江羽担忧道。

        “你是刑部弟子,可以无视禁飞区的禁令,如果真遇到可以第一时间前往天城找我。”夜冰河道。

        “只怕......有心无力了...”江羽一听犹犹豫豫间没有说出什么来。

        “怕什么?”夜冰河眉宇轻皱,心下不解。

        “我来天城前曾遇到本部师兄在枫都城查找燕天翼,他是上人境的修士,万一我遇见他可能连逃的机会都没有。”江羽直视夜冰河,面色哀愁声色担忧,似是真的会遇到一般。

        “哈哈哈...想来你是看过燕天翼的通缉卷,而且还遇到本部师弟查找他,怪不得会担心。”夜冰河一笑,并未把燕天翼之事放在心上。

        “怎么回事?”江羽心中一紧,不管燕天翼被抓还是被杀,一旦搜了他的魂就会知道林家三兄弟的事,这对自己可是非常不妙。

        “夜师兄,我也遇见过。”就在这时周紫英想起了什么,他道:“去往仙兵城前我听说他在紫枫郡现身过,我们都是真人境弟子,他是跨过三境一坎的上人境修士,这要是遇上真的没有机会逃命。”

        “燕天翼确实在紫枫郡现身过,但被本部师弟追捕时,他连过几郡给逃了,据说最后闯过禁飞区去了星域中。”夜冰河道。

        “这样啊...”江羽一听脸上立马出现了喜色,还是由内而外的喜色,而不是表面做做。

        “遇不到这厮就好了。”周紫英点了点头。

        “你们担心我理解,毕竟现在的你们犹如破土幼苗,不想经历风浪。但仙途上长生可能未必有,风浪倒是随处可见。”夜冰河再次扫过二人,似是欣赏中的一种劝告,做好准备。

        “多谢夜师兄提醒。”江羽和周紫英同时躬身。

        “你们每年有一个月时间在值当差,其余时间自行分配。当空值期结束就来刑部报到,如不来按退出刑部记。这次你们当差的地方是枫南县,这是记录卷,你们收好,当差期满后交于我。”夜冰河看着眼前二人详细交代,说话间储物袋流光一闪,两个卷轴飘到了江羽和周紫英面前。

        黑龙大陆分七十二郡,每郡又分十县,江羽和周紫英都是外门一级弟子,他们负责的区域正是一县之地。夜冰河并没有说错,在刑部当差确实清闲,因为少有人在地下使用功法,燕天翼这种还真是个例外。修士之间一旦出了问题产生纠纷,几乎都是星间解决,哪有人傻到去地面?

        江羽听着夜冰河的话没有意外收了卷轴,刑部弟子一望如海,一个月的在值期都算长了。

        “夜师兄,有件事不知当问不当问?”夜冰河收了卷轴扫了扫周围的书卷,脸上满是好奇。

        “问吧。”夜冰河看去目光轻闪,似是知道了周紫英所想。

        “师兄,你这不炼器不炼宝的,怎么满屋子书卷?”周紫英问道。

        “你们听过天道白莲吗?”夜冰河问道。

        “不知。”周紫英摇了摇头。

        “不知道。”江羽看过的典籍虽多,涉及天珍地宝的还真没怎么看。

        “天道白莲可以炼制奇绝丹药天道丹,据说此丹药可治天下之伤。”夜冰河思索起来。

        “治天下之伤?”江羽面色一怔心间一喜,自己丹田倾泄,难道要靠天道丹来修复?

        “这可不是天珍地宝,而是天珍地宝中的天珍地宝,是旷世奇宝。”夜冰河疑惑甚浓,天道白莲这等东西似是真的有,又似没有,仿佛间成了一个传说,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

        “夜师兄,我们先去当差了。”江羽和周紫英感受气息躬了躬身。

        “去吧,如若遇到问题就来找我。”夜冰河还在想着什么,他只是挥了挥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