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弹指一击间,逃者内悲鸣。

第四十章:弹指一击间,逃者内悲鸣。

        道人一怒冰封,感受魂颤魂惊,不知问题何在,只能心底轻声。

        夜冰河的随手一挥打出,江羽十人正面感受下全都动弹不得,连眼睛都没办法移动丝毫。那种感觉就像水缸中的游鱼,夜冰河一挥手刹那冰封水缸,游鱼瞬间被冻了个结实。

        “砰...砰...砰...”的心跳声越来越大,江羽越听越清晰,自己天道漏洞的身份被发现了不成?如果这样,仙路就真的断了。曾经可以趁着司空玄不注意逃走,现在他可不认为能从夜冰河这位天道榜排名第五的另一个道人手中逃走。

        “大哥...”小白传音又急又沉,妖兽袋外面的江羽被“冰封”,里面的小白同样如此,此等状况和砧板上的鱼肉有何区别?他似乎要奋起反抗。

        “不可妄动。”江羽向小白传音,眼前夜冰河只是冷视十人,并没有直视自己,难道不是为了天道漏洞?

        小白没有再传音,他乖乖在妖兽袋中没有再挣扎。江羽的余光刚好能看见夜冰河,他看着夜冰河那张淡漠的脸、冰冷的眼,心脏“噗通...噗通...”跳动的厉害。自己可是天道漏洞,这等身份被发现不要说活着,就是痛快一死都做不到。

        “还想瞒天过海?真是笑话。”夜冰河冰冷的目光扫过十人,声音中冷意怒意交织,话音一落看向了江羽的方向。

        “什么?”江羽感受着夜冰河的目光,心脏被狠狠扯了一下,他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密集的细汗刹那布满脸颊,难道真是因为天道漏洞?难道真是自己被发现了?

        “一个老妖,还想借我人族修士离开仙兵城?”夜冰河的目光落在了古月的身上。

        “老妖?”江羽一缓,夜冰河确实望来,但好像不是看着自己。

        “砰...”一声轻响传来,古月腰间妖兽袋破了一个洞,一道白光立马飞向星间,正是轻雪。可能是看着白光的夜冰河收了力气,可能轻雪的逃出影响了周围,江羽等所有人都能动了,皆齐刷刷的看向了轻雪化作的白光。

        “想跑?”夜冰河声音一寒,抬手一弹手指,一道肉眼可见的白气乍现,随之“咻...”的一声疾去,直追白光。

        “啊...”隔着不知道有多少里,轻雪一声惨叫传来,白光消失,白气化作元气波动消散。

        轻雪有着天人境修为,是个实力强大的妖修,就是这样一个强者,在夜冰河面前竟没有撑过一合,可见跨过三境一坎的道人境有多么强大。

        “此妖会逐渐跌落实力断了仙途,以后不足为惧。”夜冰河看着轻雪消失的方向平静说道,说完收回目光思索起来,因为他刚刚好像忽略了什么,仔细一想又想不起来了。

        “呼...”江羽暗自呼出一口气,他听着夜冰河的声音转过身来抹掉了脸上的细汗。原来夜冰河是为了逼出老妖,而不是针对自己,这下放心了。不过江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逃过一劫,夜冰河刚刚逼出轻雪的时候精神力只在古月身上,看着别人只是余光一扫,如果他发现江羽满脸细汗肯定会多想想,毕竟江羽的汗实在是出的意外。

        小白还在江羽腰间妖兽袋中乖乖趴着,夜冰河的弹指一击他感受到了,面对这样的实力,他最好的选择只有藏。

        “你还不出来吗?”夜冰河想了想没有想到什么,一抬头看向了排在第一位的古云。

        江羽九人看去,此时他们才发现古云还是一动不动,衣服飘浮半空,发丝根根静止,不知为何。

        “嗖...”的一下,一道流光从古云腰间的妖兽袋射出变成了一个灰衣男子,身材高大挺拔却满脸皱纹,白发丝丝垂落又双眼浑浊,乍看之下暮气不是一般的重。

        “天人境妖修?”不知道是谁惊叹了一声。

        “还走吗?”夜冰河冷冷的目光看向了灰衣男子。

        “任凭处置。”灰衣男子躬身行礼,态度谦逊的像是一个老奴。

        “哼,你们那些把戏能瞒过我人族?”夜冰河大手一挥,灰衣男子化作流光射进了夜冰河腰间的妖兽袋中,至于怎么处置,江羽他们就不知道了。

        “谢夜师兄帮助。”这时,古云带着古月飘到了夜冰河面前,他们都躬身行了一礼。

        “不要说你们会成为我的刑部师弟,就算你们是个普通人我都会出手相助。妖族罪修,皆可诛之。”夜冰河冷声道。

        古云、古月相视一眼后回到了原位,别人不知道,他们兄妹可是清清楚楚。夜冰河“冰封”十位弟子的瞬间,就将他们二人丹田中妖兽留的法印抹掉了,这等实力他们可是服的五体投地。

        “司空师兄...”江羽看去心下叨咕了一声,一时间他有些后怕。

        夜冰河在天道榜中排名第五,展现出的实力令江羽这个超人境毫无反抗之力,这就是一座山,一座接天之山,现在的他是怎么都翻越不了的。想到这里自然会想到师兄司空玄,司空玄可是飞仙宫的首席核心弟子,是飞仙宫所有道人境中的最强者,是天道榜的第一名,实力岂能弱?

        “诸位师弟、师妹,今天的事情已经结束,可以各回各处了。从明天起,你们可以去刑部入职,至于想哪天入职,那就由你们自己定。”夜冰河微微躬身行了一礼,目光看了一眼江羽和江羽旁边的另一个真人境修士,心底纵有着一丝好奇却不想细究,例外这东西有些时候很平常。

        “有劳夜师兄。”江羽等十人躬身还礼,只是江羽挤眉弄眼强压心底忧虑,毕竟他能感受到夜冰河的注意。

        夜冰河没有再逗留,他一个转身去了仙兵城,如果这个时候江羽跟着他的步伐肯定会看到更加震撼的一幕,不过他并没去。

        “哎呀,古云兄,你真的以这种方式出来了。”纪峰来到古云旁边,关切问道。

        “我要想先行离开仙兵城将小妹的事情告知核心弟子,只能和冰荒岭的老妖达成协议。”古云一脸无奈,见古月飘向自己才稍有喜色。

        “好在没什么事。”厉新到了古云的旁边,他看了看这个,看了看那个。

        夜冰河走后没人着急离开,都仨一伙儿俩一块儿的谈论起来。

        “林松道友?”这时江羽的耳边响起了声音,正是在他之前的另一位真人境弟子,他听着声音看了过去。

        莹莹晶晶玉肌白,双眼明亮精光来,天柱高挺落口方,两耳隐去黑发埋。江羽看着眼前真人境修士脑海中一想,林枫的记忆中并无此人,想来林松同样没有。他稍微打量心下赞叹。晶莹剔透间似是陶瓷面目,双眼灵动间似是林中脱兔。这等俊秀模样的真人境抓住机会翻越冰荒岭,而且还是前十名,智慧和胆量皆是超人一等。

        “我是周紫英,比林松道友早一年离开学宫。”真人境修士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周兄。”林松躬身还礼。

        “我们是同一学宫的学友,如今又是同期入职刑部,以后可要多多关照啊。”周紫英微微一笑。

        “其实我是冒着生命危险翻越的冰荒岭,毕竟我的这个境界太低了,还好一路顺畅。”江羽一脸后怕的样子,就和真的一样。

        “哈哈哈,我和林兄一样...”周紫英爽朗一笑。

        这边古云四人谈的热火,中间两人论的朝天,周紫英和江羽聊的是不亦乐乎,后两位同样说说笑笑。然而没人正眼去瞧周紫英和江羽,两个真人境是捡了个大便宜才会入职刑部,这比他们“依靠自身实力”的差了不知道多少。

        过了能有一刻钟的时间,终于有修士离去了,十有八九去了星间。仙兵城一路下来,不说惊心动魄,也是乏累伤神,养上一养在理。

        “周兄,来日再见,我有事先走了。”江羽微微躬身道。

        “日后路漫漫,不急于一时。”周紫英躬身还礼。

        江羽转身离去,只是他的目光落在了远处一道流光上,正是古月。夜冰河言明,轻雪会逐渐跌落实力,他感受过了夜冰河的实力后不再担心。眼前重要的则是古月,不知道轻雪有没有对她说些什么,如果真的说了不该说的话,那就要做些事情以防后患了。

        “这周紫英还真爽快。”小白的声音在江羽的脑海中响起,江羽和周紫英说了那么多,他当然听得清楚。

        “这人的智慧和胆量我是真的佩服。”江羽道。

        “嘿嘿,以后你们同部行事,应该可以交下这个好友了。”小白灿灿一笑。

        “天道漏洞怎么会有朋友?”江羽一听问去。

        “唉,不告诉他不就行了?”小白想了个主意。

        “这事以后再说。”江羽逐渐加快了速度,依然在死死的盯着古月。

        “你这是去哪?”小白见状问道。

        “我想知道她都知道什么。”江羽的声音冷了下来。

        “必须去看。”小白一听声音更冷。

        离神星间,山脉晶闪如长龙,殿宇镶嵌如明珠,层层如楼排排如浪,放眼望去密麻一片无边无际,正是紫枫城过亿群修的聚集之地。

        江羽脚踏虚空望着前方,古云古月兄妹和纪峰、厉新四人都有自己的浮空山,只是没有仙野精致罢了。

        殿前小亭,一个俏丽身影掠过眼前绿野苍山看向了无尽星空,眉宇一喜双眼轻灿,似是想着什么事情。很快时间,一个白衣男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其肩头还趴着一只白色蜘蛛,自是江羽和小白。

        “嗖...”的一声,江羽抬手轻点,古月漂浮半空昏昏睡去,随之江羽一扬手古月转了过来正对着他,江羽看去不耽搁,右手在古月的脸上一掠立马搜了魂。

        “呵呵...”片刻后,江羽搜完魂一下笑了出来。

        “怎么了?”小白听声一问。

        “纪峰对这女子用情至深,却不及夜冰河的弹指一救。”江羽笑道。

        “怎么还有这等事?”小白看向了江羽,声音中满是好奇。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夜冰河。”江羽收了笑容继续道:“不过她并不知情,轻雪本想和她说起我,自己拒绝了。”话音一落又一扬手,古月飘到凳上靠着柱子头一侧,像是睡着了。

        “那就好。只是她和夜冰河...”小白看向了古月,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你怎么对这事儿感兴趣?”江羽侧头一问。

        “你有默姐姐不能好奇,但我可以呀。”小白“挑衅”一般的看了一眼江羽。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古月懵懂醒来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周围感受着自己刚刚的昏睡,心下不解。作为修士怎么无缘无故睡着了?可是想着想着又站起身看向了亭外,脸上又挂起了浅笑,似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