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一击天人亡,前路唯剩轻。

第三十八章:一击天人亡,前路唯剩轻。

        枪锋如龙疾掠,剑影密麻交错,山巅激战正酣,远处藏一看客。

        轻雪和蓝风展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一个时辰,都是修炼多年的老妖,并没有谁受创,只有身上三三两两的轻伤。

        “锵...”的一声,二人半空碰撞,剑锋冷延、枪锋冰寒,刺啦一错溅起火花无数。赤睛与黑目彼此间无形交汇,战意不减、杀意甚浓,俨然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嗖...”的一声又传来,他们一用力接连倒飞,相隔百丈才止住身形。轻雪背后传来一声咆哮,雪狐炸毛龇牙咧嘴间怒目直视,狂躁之气遍布全体。此时她面颊嫣红香汗淋漓,眼下一战比之全力以赴还要乏累,尤其是还要防着蓝风展时不时的天人攻击。百丈外蓝风展的背后同样传来一声嘶鸣,雪鹰展翅爪握虚空间双目冰寒,一身凶威半分不减。他同样面色发烧热气升腾,轻雪纵然比他差,但都压低了境界,这反而将实力拉近了,应付下来真是心力交瘁。

        超人境战斗并没有惊动在出口守着的夜冰河,因为这在仙兵城中实在平常,其中隐含的天人境攻击?倒也不用挂心。至于其他修士?想入职刑部的弟子自是在冰荒岭的山脚大眼瞪小眼,毫无隐藏的超人境激战对他们来说可是极其危险的,与其看热闹被波及,还不如安静的等待结束。不想入职刑部的修士则是在仙兵城内继续寻宝,冰荒岭的激战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既不会波及他们也不会助他们发现奇珍异宝,距离上还很是遥远,自然影响不了什么。

        只有江羽是个例外,例外到别人想不到的例外,毕竟没人能在短短时间内想到天道漏洞通过传送门来到了群修聚集的离神,更想不到他会为了入职刑部,假冒身份隐藏实力进入仙兵城。

        “你说的好戏什么时候开始啊?”小白有些按捺不住了。

        “现在都在谨慎应对,不是最佳时机,他们修炼多年,对于时机的把握可以说精准到毫厘。”江羽倒是不在意。

        “好,那就继续看戏。”小白定了定神。

        “等着吧,轻雪要想以此等方式翻越冰荒岭,必然不会藏着掖着。”江羽继续道,他的目光还在看着远方。

        轻雪和蓝风展脚踏虚空彼此相视,皆握紧了手中兵器,烈烈风中呼啸不停,其中不只有着如砂石的雪花,还有着势必杀死眼前劲敌的冷意。

        “蓝风展,我和你并无仇怨,为什么非要拦我?”轻雪一声怒问山响十分。

        “哼,我拦着的只有人族,是她的老祖将我捉来囚禁。只要是人,不管是纵横天地的修士还是手无寸铁之凡俗,我都会杀光屠尽。”蓝风展咬牙切齿道,一时间那种怨恨比之周围还要阴寒。

        “如此执迷不悟,怪不得被囚禁多年,你真是活该,活该被囚,活该被囚到死。”轻雪继续道。

        “我的事你管得着吗?想过冰荒岭就放马过来,休要多言。”蓝风展长锋一指,周围更冷了几分。

        轻雪眉目一冷不再言语,脚步一动一个劲去,“咻...”的一声化作一只百丈长的极地雪狐,正是她的真身。蓝风展早有准备,他距离轻雪不过百丈距离,见眼前乍现雪狐并且还抬爪子拍了过来根本不慌,抬头一震双臂飞起四百丈高,轻松躲过了雪狐一击。雪狐扑空,一扭头赤睛死死的盯向了蓝风展,随之脚下一用力一个弹起追了上去。由于轻雪的雪狐真身冲势太大,山体残雪又崩了一崩,江羽在远处没有受到波及,而且他看的很清楚。

        半空中的蓝风展见雪狐攻来,一念收了长枪,双臂又一展化作了真身,一只横翅同样百丈的遮天雪鹰。雪狐直上扑击雪鹰,一个眨眼到了近前,巨口一张就想咬过去。雪鹰早有准备,鹰爪一缩躲过了雪狐巨口,紧接着一个下探死死抓住了雪狐的脖颈,再一振翅立马高飞。雪狐感受剧痛双眼一闭龇牙咧嘴,她为了摆脱鹰爪身体一晃翻腾起来。雪鹰双翼一缓险些被雪狐拽下去,不过他死死抓住并未有丝毫松动,缓过来后更是继续振翅。一个强力扭动一个强力振翅,两下几个眨眼间盘旋起来,因为威势过猛力量过盛,盘着盘着周围出现了肉眼可见还逐渐清晰的龙卷暴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龙卷暴风呼啸烈烈的接连了峰顶和苍穹,雪山上的仅有残雪被暴风吹了个干净,漏出了黑色的山体。

        “轻雪,你死定了。”龙卷暴风山响十分,但是盖不住蓝风展真身的巨吼,话音一落鹰爪一用力刺穿了雪狐脖颈的皮肤,斗大的血珠落下光秃秃的峰顶。

        “啊...”又是一声长嘶,轻雪感受剧痛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了。

        “我的真身为雪鹰,本就强于你的雪狐,敢和我斗?找死。”蓝风展振翼一吼,大头一甩,甚是得意。

        “你根本杀不了我。”雪狐看去趁势再一翻腾,终于挣脱鹰爪掉了下去。

        “看你往哪跑?”雪鹰反应过来,一收翼追去。

        雪狐高坠,脖颈的血液染红了皮毛,双眼睁开只是一道细缝,真身缠斗下显然输了一筹。生死战可以伯仲之间,输了一筹可是危险的,因为容易把命搭上,修炼多年的老妖都知道此中道理。

        雪狐还在下坠,感受着上边追来的雪鹰她睁开了双眼,滚圆红瞳下满是绝意,紧接着她又张开嘴巴吐出一个一尺来高的小人,皮肤如玉白发如雪,和轻雪一模一样,正是她的元婴。

        雪鹰见雪狐的元婴要逃心中大喜,不知不觉间就想去抓那个元婴,可还没等接近,雪狐一抬爪子,五道白光猛然射来,只听“咻...”的一声,白光第一时间穿透了雪鹰的身体,而雪鹰心心念念的元婴则刹那回到了雪狐的口中。雪狐见一击奏效,身体一动化作人的模样缓了一缓停在了半空,她胸口起伏脸色苍白,脖子两侧还有着十分明显的抓痕,但顾不上自己的伤势,狡黠的双目一动看向了下落的雪鹰。

        “砰...”的一声巨响,雪鹰重重的摔在了光秃秃的山上,因为是天人境妖兽的真身,不但没被摔碎,还砸了一个“雪鹰”形状的坑,没入坑中的尸体有着三尺来厚。

        “哼,人族小丫头我不会留下,踩过你的尸体我倒是很乐意。”轻雪看着蓝风展尸体,冷冷道。

        天人境妖兽蓝风展死去,死在了纯元白金剑的一击之下,随后轻雪一挥手收了白金剑,搜出了蓝风展的储物袋和他丹田中炼化的兵器、法宝。不得不说,圣人境的法宝还真是强力,蓝风展在遭受攻击的时候连逃走元婴的机会都没有,被一击而斩。

        “这就是精彩好戏?”小白震惊的声音在江羽的脑海中响起,示弱于敌,随后一击绝杀,不要说老妖蓝风展碰上,就是自己碰上都是难逃一击。

        “要想使用圣人法宝一击解决对手,那就要找好机会。蓝风展修炼多年,怎么可能轻易放松警惕?轻雪这是以自己的元婴为赌注赌了一把,但凡蓝风展在她元婴出体时使用法宝强力一击,死的就是她。”江羽解释道,这场战斗他从头到尾的观看,自然能够洞悉其中真相。

        “还好我们和她不是对手,要不然被她盯上就糟了。”小白回道。

        “其实没事,我知道不是她对手,所以遇见后我会跑,除非我有一击反杀的手段。”江羽继续道。

        小白一时不明白,但江羽清楚的很,轻雪之所以杀了蓝风展,就是因为她有后手,要不然她会和自己的想法一样,逃。先是亮出法宝,蓝风展若信自然放行,若不信自然不认为轻雪真有圣人法宝。很不幸,蓝风展选择了后者,他不相信轻雪有圣人法宝,这给轻雪示弱杀敌创造了机会。蓝风展死的并不冤,但死的憋屈。

        “轻雪走了。”小白的声音又传来,江羽听着他的话自然看见轻雪带着古月下了山峰,去了出口。

        “走,你去饱餐一顿。”江羽显化身形后轻飘飘的飞向了山顶。

        几个呼吸的时间,江羽带着小白到了蓝风展的尸体旁,蓝风展是趴在地上的,后背上还有五道整齐的切口,温热的鲜血还在哗哗流淌。

        “我不想吃,这肉比那条赤龙蟒还老,不好嚼。”从妖兽袋中出来的小白打量了一眼。

        “你还挺挑...”江羽白了小白一眼后拿着长枪一用力插入了蓝风展厚实的后背。

        “这是干什么?”小白不解。

        “下去冰荒岭凡兽居多,蓝风展的妖兽之血有作用。”江羽一用力拔出长枪解释道。

        “我们不是跟着轻雪吗?”小白又疑惑起来。

        “如果我是轻雪,我不会这么快到达出口。”江羽看向了南方,虽是一片茫茫,但危险少了许多。

        “对啊,太快的话实在是令人怀疑。”小白前肢敲了敲头,反应过来。

        江羽手握长枪带着小白轻飘飘起身,跟着轻雪翻越冰荒岭后终于没有了危险,剩下的路程只是找好机会做个十之五六就可以。

        冰荒岭的北侧山脚,终于有修士飞起打算翻越了,不过他们是幸运的。焰兽山时江羽给他们开路,仙兵城时轻雪暴起夺宝泯灭了他们的贪心,如今需要翻越冰荒岭的时候轻雪又出来给他们解决了强敌,何止是大幸?简直是大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