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天人来惊冷,一击无踪影。

第三十五章:天人来惊冷,一击无踪影。

        尸体散散落落,闻之血腥浓烈,元气激荡不休,兵锋依然交错。

        江羽脚踏虚空飘飘慢慢的一路跟随,直到又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此时他脚下长街已经死了百人之多。这里面真人境修士八十余,上人境修士二十余。有的身首异处,有的吊吸残喘,有的上下两截,有的四肢齐短。鲜血长流做锅汤,白骨浮面做料香,尸体横卧慢火煮,热气升腾飘四方。一眼望去,长街更像是一口汤锅,有汤有料又飘香,只是这香是一种血气的香、一种血腥的香。

        江羽面色平静,因为他知道死了的修士要么是一时贪心合力抢宝,要么就是绝对贪心独行截获,只是全部失败送命,成了仙兵城中十分平常的新景致。

        “真不明白,明知送死为何还要前往?”小白声音疑惑,心中不解。

        “我们可以长远看,因为有能力长远看,未来飞仙驰骋仙界,封神纵横神界。可是他们呢?他们不是没有未来,而是肉眼可见一眼到底的未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搏一把呢?毕竟一旦成功便是几十年的富贵荣华。”江羽传音回道。

        “大哥,你懂的还挺多。”小白想了想,心中明亮了许多。

        “看着他们我想起了竹弟,他们的命运是相通的。”江羽继续道。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炎黄。”小白的声音低了下来。

        “没必要多想了。”江羽目光一动看向了远方。

        原本几百丈外正有上人境的修士激战,一位战死后另一位立马逃跑,刚跑到下一个街口就被又一位上人境修士拦住了去路。他们都是学宫学友,彼此就算不是熟悉也是认识,再不济也有个脸熟。但在纯元白金剑的诱惑下,一切都可以不要,哪怕同窗好友都可以劈杀抢夺。这等事江羽不知道看了几遍,最起码一个叫闫荣的修士杀了同窗学友杜凯,随后他又被同窗一个叫轩辕晴儿的女修士诱杀,而这位轩辕晴儿很快又被另一个上人境修士一枪刺死。

        “纯元白金剑?”江羽慢慢飘飘的跟随,想着抢宝修士的对话,他自语一声。

        “圣人境法宝,还真有诱惑力。”小白安静的坐在江羽肩头,双目看着街上的尸体,回道。

        “进入仙兵城千余修士,拥有上人境修为的不过五十余,没想到这条天街葬送了一半。”江羽同样看了一眼。

        “周围还有十几股上人境的气息,肯定是来夺宝的,想来还会死去很多人。”小白看了看四方。

        “不管死多少,我们都是看客。”江羽停在了半空,目光落在了远处的又一个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四通宽阔,玉石铺路莹光烁烁,纵来横去百丈不止,仙气缭绕不清不澈。一名紫衣上人境的修士手握一柄长杆大刀站在路口正中。嘀嗒嘀嗒不断传来,刀锋还在滴落温血,嗖嗖之声不停响起,上身转动枚枚金针。直视前方横眉怒目面色冰冷,紧握兵器青筋隆起光流带影,似是随时暴起的怒象,又似眨眼攻击的蛮牛。他对面三十丈外的半空同样站着一位修士,一袭白衣面色冰寒,手持仙剑冷意漫延,直视前方目光淡漠,离地一丈踏空而悬。地上的紫衣修士有着厚重威猛的气场,白衣修士有着凌厉冰冷的阴寒,还真是强龙斗恶蟒、针尖对麦芒。

        “百里冰...”紫衣男子看去,声音浑厚低沉。

        “熊阔。”被称为百里冰的男子应声一回。

        “交出圣人法宝,我放你生路,要不然你会和刚刚的真人一样,身首异处。”被称为熊阔的男子直视道。

        “你真的以为能把纯元白金剑带出仙兵城吗?”百里冰冷冷反问。

        “哼,当然能。”熊阔声音一重,满是自信:“能够拦下我的只有古云,不过他的妹妹古月不知去向,根本没心思抢宝。”

        “难道你忘了纪峰和厉新?”百里冰又问。

        “怎么?他们来了?”熊阔一怔,话音一落目光连闪。

        “放我过去,售卖过后我会分你一半。”百里冰看去脸上划过浅笑,似是意料之中。

        “想得美。”熊阔手中大刀一点地,一道元气波动向外散去,显然要开战。

        “不识好歹。”百里冰咬牙切齿,看着熊阔的目光一时间彻底阴寒。

        “以纪峰、厉新和古云兄妹的关系,他们怎么能弃古月而不顾?你少吓我。”熊阔直直看去,手中大刀猛地一挥。

        “那我就只能杀了你。”百里冰一震剑,一道剑影烁光疾出,直奔熊阔。

        “找死。”熊阔见状大刀一斩,将剑影劈散。

        百里冰本就发白的脸色现在更是犹如落雪,加之闪烁的黑色双眼,看上去稍有些阴森。他看着熊阔劈散剑影不拖沓,双目一寒手中仙剑立马划了一个半丈多宽的圈子。“砰砰...”一震,剑圈内立马凝结出了一柄柄肉眼可见的三尺气剑,“嗖嗖嗖...”声又一响,气剑一柄接一柄的疾出剑圈,眨眼间化作了一条一丈来粗十丈来长的剑龙。剑龙半空一掠,簌簌不断冷意绵绵,随之一个盘绕又悬在了百里冰的头顶。

        “那是...”熊阔谨慎的目光落在了百里冰手中的仙剑上,那不是兵器,而是一件法宝。

        “你让不让?”百里冰持剑怒问,似乎随时暴起开杀。

        “让你?做梦。”熊阔冷冷一回。

        百里冰再不多言,手中仙剑一扫,头上盘旋剑龙“嗷呜...”一声劲去。剑龙冲势极猛,百里冰长发飘直耳边骤起呼啸,白色长衫更是被劲力带起,像是有人扯着一般。

        地面上的熊阔怒目看去第一时间横刀,“锵...”的一声大响,剑龙的龙头一个猛子撞到了大刀上,其势太过猛烈,这一声大响不知道传了多少里,更激起了一圈如风的元气波动。

        “哼。”看着刀外的剑龙龙头,熊阔冷哼一声一跺脚,脚下玉石碎到了一丈开外,大刀周围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圆盾。

        “什么?”百里冰一惊,但现在已是箭矢离弦,不得不攻的地步了。

        “真是自不量力。”地面上的熊阔掠过剑龙看向了百里冰,眼中有着得意。

        百里冰握紧仙剑用力一指,剑龙身体一动龙尾一摆立马加大了力道,似要冲破熊阔的圆盾。见一击不奏效又是一甩仙剑,此时虎口上隆起了明显的青筋。

        “没用的,百里冰,今天你必死无疑。”熊阔看去,脸上出现了笑容,一副得意模样。

        百里冰再度震剑,牙齿一咬两腮突鼓,双目一睁刹那滚圆。圆盾上的剑龙来回一摆尾,荡起一圈气浪的同时抬起了头,没等熊阔有所反应,一个猛子又撞了下来。“哗...”的一声惊传十里,这一次剑龙撞击的力量过重,一下撞碎了头颅,那些肉眼可见的气剑在这一撞下“哗啦啦...”的落地化气消失不见。这还不止,剑龙龙头撞散后龙身又撞了上去,像是剑龙入水一样,由头到尾。

        “咔嚓...”声突然传来,剑龙刚刚散去半具龙身,熊阔手中大刀形成的圆盾一下碎裂,大刀被冲势撞得向后划去,整个胸膛一下暴露在了形成剑龙的气剑之下。剑龙龙身的气剑自是第一时间冲击到了熊阔的身上,只是“锵锵锵...”声又是一响,这些气剑撞到无形壁障再次落地化气消失不见,直到剑龙龙尾的气剑消失才停止。

        “噗...”的一声,百里冰喷出了一口鲜血,鲜血划落地面,其中一滴挂在了惨白脸颊的嘴角,看上去诡异而妖艳。以上人境的修为强力操纵超人境法宝连杀两个上人境修士,如今又和熊阔强力一拼,身体内自是气血翻腾。地上同样使用超人境法宝的熊阔比他要强很多,倒不是实力的强,而是只使用了一次超人境法宝,还是眼下应对百里冰。

        “熊阔。”百里冰飘飘慢慢的落地,双目淡漠了许多,声音平静到了极点。

        “嗯?你要做什么?”熊阔感受着百里冰的一股绝意虽然谨慎做好了诸多准备,但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放我过去,售卖金箔分你一半。”百里冰平静道。

        “哼,你已受创,纯元白金剑我是势在必得。”熊阔并没有多想,眼前百里冰受伤,不需要多想。

        “我再问一遍,你放不放我过去。”百里冰的声音冷了下来。

        “真是做梦。”熊阔直视过去,没有丝毫的让步。

        百里冰不再多言,仙剑一挥意念一动,腰间储物袋“咻...”的一声射出白光,熊阔看去刚要举刀挡下,白光便一个疾掠切了他的五极。“噗嗤...”五声齐响,熊阔的脑袋滚落、双臂掉落、双腿倒落,只剩下身体落在血泊中喷着鲜血。又是“噗...”的一声响起,操纵圣人境法宝的百里冰一下倒在了地上,他的目光中白光疾来,圣人境的纯元白金剑又飞回到了他的储物袋中。

        熊阔要杀百里冰夺宝,这是实事,百里冰不想把拼命抢来的法宝奉上就只能杀掉熊阔。操纵超人境法宝失败,自是用了曾经傅文程的办法,使用纯元白金剑去攻杀。

        百里冰躺在地上看着熊阔的上半身,脸上出现了微笑,或者说是冷笑,因为他真的让熊阔付出了生命。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踏踏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响,人影越来越近,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个人影到了百里冰旁边,皆是手拿仙剑的上人境修士,正是纪峰和厉新。

        “想活着吗?想的话把白金剑给我。”纪峰蹲下身看着百里冰冷冷道。

        “能送我一颗丹药吗?”百里冰说话间,储物袋中又是白光一闪,五柄白金剑飘在了半空。

        “可以。”纪峰拿出一颗丹药送入了百里冰的口中。

        “来的还真是容易。”厉新打量着白金剑,脸上有着喜色。

        “哈哈哈,这可是好东西,保守估计要一千万金箔,运气好可能一千五百万。”纪峰站起身开怀一笑。

        原本古云、纪峰和厉新打算去出口,但圣人境法宝的出现让二人停下了脚步。他们留下后一直跟在后面寻找机会,见比较强力的百里冰杀死不相伯仲的熊阔才现身。进入仙兵城的千余修士中,上人境的强者几乎全来了,而且半数死在了脚下的天街上,剩下的就算后期现身,他们两人联起手来也是能应付。

        似是螳螂捕蝉?又似黄雀在后?但他们忽略了猎人,这个真正的强者。

        “嗖...”一声爆响传来,狂风骤起的瞬间,一股白色气浪眨眼荡过天街,其劲其快令人难以反应,就是上人境的纪峰和厉新都在气浪中眯起了双眼。要是有人在远处看的话,定会发现一团浓雾在天街上眨眼疾过,其中还有着卷带血腥的一抹红晕。

        “怎么回事?”纪峰努力睁开双眼,模糊间他发现白金剑不见了。

        “不好。”厉新强行看去心一沉。

        两个人感受着狂风劲浪、血雾烟尘,沉默了。因为他们同时想到了天人境的修士,或者是人族,或者是妖兽。

        很快时间后烟雾散去,纪峰和厉新你看我我看你呆立当场,哪怕注意到脚下被劲风吹死的百里冰也顾不上看去瞧一瞧,因为他们在仙兵城中经历了第二次的天人境修士。

        “我们是不幸的,同时还是幸运的。”纪峰缓了好一会儿才呆呆出声。

        厉新点了点头,不幸自是遇到了两个天人境修士,幸运自是每次都活了下来。

        飘在半空的江羽直视烟雾消失的南方,双目精光闪烁,脸色淡漠非常,肩头趴着乖乖的小白。

        “轻雪抢了白金剑。”江羽轻轻道。

        “老妖婆。”小白恨恨传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