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怒压劲丹田,前行路不漫。

第三十章:怒压劲丹田,前行路不漫。

        多色重叠地面,震荡还未消散,直视尽收千里,一扫寻那一战。

        夜冰河站在传送门前,双眼直视下,整个仙兵城尽收眼底。

        进入仙兵城的修士皆为天城紫枫城地下枫都学宫的修士弟子,年龄几乎在二十到六十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修士修为,飞仙之姿不过上人境,就算四十年前完成学业又经历四十年如一日的苦修,也不可能达到超人境,资质在那里摆着呢。但眼下开启的仙兵城有天人境的修士激战,虽是几合之击却是实打实天人境实力,这可就要深究了。如果是人族修士,那必然是传说中的封神之姿,这是要好好保护的。如果是妖修,那必须要揪出来另行关押。

        “没有?焰兽山九条赤龙蟒在超人境中都是不俗之辈,却死了个干净,不是天人境修士又是何人?”夜冰河扫掠一遍并无收获,眉宇轻皱间疑惑起来。

        “不可能,不会错。”夜冰河又扫掠起来。

        夜冰河右手朝着地面一扫,一道淡淡的光线落向地面,从东到西又开始了扫掠。光线划过花草,划过石子,划过树木,划过川流河谷,划过山脉巨城,直到在最西边消失。

        “怎么回事?消失了?”夜冰河又看起了整个仙兵城。

        看了片刻夜冰河又开始扫掠起来,第三次、第四次,直到扫完第五次,这回他终于不再扫掠,而是看着眼前的仙兵城发起呆来,或者说在想着什么。

        “会是人族修士还是哪个妖修?如果是人族,藏着就藏着吧,剑阁的孙唐老祖不就是藏到了道人境才暴露的封神之姿吗?如果是妖兽呢?相信扫掠五次已经足够震慑他,短期内不会使出全力了。”片刻后,夜冰河拿定了主意,没有再去扫掠寻找什么。

        “该死,该死,真是该死,真是该死。”焰兽山的北部林中,一个白发女子正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嘴上一连骂了好几句。

        “看你那害怕的样子。”不远处依然飘在那里的古月满脸的幸灾乐祸。

        “没了?”白发女子好一会儿没感受到夜冰河的扫掠,呆了呆后脸上出现了笑容。

        “怎么可能?”古月杏眼圆睁,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小丫头,你不要以为核心弟子找了几遍能发现我的踪迹,他可不是找我的。”白发女子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双目一挑看向了古月。

        “我知道,他想知道谁在焰兽山激战。但我还知道,一旦你泄露了踪迹,一定会被掠走。”古月继续道。

        “哦?是吗?”白发女子一笑,并未在意:“我知道那几击天人境的修为出自谁手,他和我一样在藏着,相信不会再出手了。”

        “哦?你知道?”古月一奇,他同样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一击救走小白抢走五行雷旗的人。

        “难道你忘了,那一击救走蜘蛛抢了你们法宝的人?”白发女子看去提醒道。

        “真是他?难道真有封神之姿的学友在藏着?”古月心下更是好奇。

        “这我就不知道了。”白发女子同样疑惑,因为她知道江羽身上有着秘密,只是想不到天道漏洞罢了。

        岩浆池还在不停的翻涌水泡,密集而连续,和开锅没什么区别。夜冰河扫掠仙兵城时自然发现了此地,但此状不说特别普遍也是时不时的出现,还真不用细究。

        江羽依然飘在岩浆池的正中,他四肢伸展双目滚圆,丹田的澎湃之力似是脱缰野马般在其中横冲直闯,那股冲劲、那股欲撑破丹田的蛮力更是难以承受,逆转元气的“嘶嘶”呼啸比惊雷还要大。有些地方难以压制,劲爆元气化作道道雪白锋刃切了过去,冲撞感带来的疼痛立马变成了刀削斧凿的钻心刺痛。

        “嗯...”江羽一声闷哼,双眼又睁大了一圈。

        “大哥...”小白一声疾呼,他在江羽肩头感受的最真切,那就是不停的抖。

        江羽连看都没机会看更顾不上回应,压制丹田躁动元气既要使出十二分力还不能有一丝的分心,要不然就爆体了。

        丹田中的元气并没有因为江羽的强力压制而平顺下来,呼啸逆转间冲撞的势头还是那么强横,甚至隐约间有着洪水决堤那样一发不可收拾的征兆。

        “逆转丹田?”江羽感受着这股劲力心底自语。

        一时间江羽想起了最根本的原因,那就是“天道漏洞”。想到这里他的心中燃起了怒火,灵魂深处爆发出了一股怒意。怒来自自己的身份,更来自不甘,纵然自己成了飞仙之姿的修士也不能死在仙兵城中,自己一定要活下去。想到这里,他眉宇间瞪出了棱角,双手抓了起来,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

        “啊...”刹那间,江羽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怒吼。

        这声吼叫传了不知道多少里,山下林中惊起飞雁一片,更有修士驻足看向焰兽山的一座顶峰。

        “怎么回事?不久前有天人境修士激战,现在怎么还有妖兽嘶吼?难不成受了重伤?”

        “是人?还是兽?”

        “怎么感觉是人?”

        “不,是兽,我四五岁时常和父亲打猎,林中野猪就是这声音。”

        “不会是一只野猪妖兽吧?”

        ......

        很多修士驻足望去,更有仨一伙儿俩一块儿的在那里侃侃谈论。

        声音渐熄,江羽一下窜出了岩浆池,此时岩浆池“咕噜咕噜...”间水泡如毛,翻来翻去间肉眼可见的少了一大截,似是有人吸走了。半空中,江羽目力扫过周围双眼透蓝,身上青筋遍布棱角分明,终是在最后一刻压下了躁动元气,刚刚那一声怒吼是愤怒嘶嚎也是拼命的压制丹田。

        “你...”小白意识到江羽压下了丹田躁动,只是江羽的脸色煞白无比,实在是令人心忧。

        “我没事。”江羽平淡回道,此时怒意未消,还得闭目缓一缓。

        小白想说什么,但感受到空中弥漫的怒气终究没了声音,纵然不知道眼前大哥因何而怒,也想通过沉默来让大哥消消怒气。

        “呼...”很长时间后,江羽长舒一口气睁开了恢复如常的眼睛。

        “怎么样?”小白见状第一时间询问。

        “以后不能这么做了,就算不成为刑部弟子还可以想其他办法获取消息和解决燕天翼。”江羽有气无力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白大气一喘,心中悬着的石头终是放下了。

        “我们休息一下。”江羽看向了仙兵城的方向,目光隐约间有着迟疑,似是不想经历这样的战斗。

        “你这...”小白犹犹豫豫间好像想说什么?

        “怎么了?”江羽问道。

        “要不要先穿个衣服呢?”小白动了动,继续道。

        “衣服?”江羽低头一看,自己光洁溜溜一丝不挂,没了衣裤不见了鞋袜,不知道是怎么没的。

        “我认为大哥不管去哪儿都要穿上衣服,别人知道了无所谓,就怕默姐姐知道。”小白一蹦高打趣道。

        “说不上什么时候遇见她呢。”江羽一听有些无奈,自己稍有不慎就亡命亿万里的身份怎能把别人拖下水呢?

        江羽一挥手幻化了一件白色长衣,又一招手搜回了掉落在岩浆池中的储物袋,此刻才算是彻底恢复。

        “我不该提默姐姐。”小白见江羽眉宇间有些淡淡的忧伤,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我很想她,提一提很好。”江羽看去一笑,说完转过身看向了仙兵城的方向。

        历经九条赤龙蟒,江羽和小白自然算是翻过了焰兽山,不过有一件事他们没有察觉到。江羽是超人境的修士,引动逆转丹田的劲爆元气还能短暂爆发出天人境的实力,小白又是可吃食龙凤的另类妖兽,在这两个基础上他们都下意识的走“急”,而非和其他修士那样的走“慎”。他们本以为都在小心翼翼的潜行,实际却不知不觉中走在了群修的最前头,这才是碰上天人境妖修的原因,因为他们把其他修士甩开了一截。遇到焰兽山的九条赤龙蟒更是相同的道理,别人还在森林中,就他们离开了森林上了焰兽山,怎么可能遇不到?当然,遇到九条蟒而不是单一的妖兽才是真的意外。

        不过江羽和小白的无心之举刚好给一部分修士开了路,焰兽山一战不只是吸引了修士的注意,还打开了一个宽阔口子为部分修士扫除了应有的危险。

        “我们现在要去仙兵城吗?”江羽肩头的小白向远方望了望,正是仙兵城的方向。

        “那是自然。”江羽同样看了过去。

        “为了以后着想,一定要在仙兵城中找些法宝,最起码得找两件超圣境的法宝,就算自己不用还可以卖个好价钱。”小白道。

        “哪有那么多的超圣境法宝?仙兵城存在了那么多年,高境法宝怎么可能遍地都是?”江羽回道,说完轻飘飘的飘向了远方。

        “不是有人在仙兵城捡到过超圣境法宝吗?”小白有些疑惑的声音传来。

        “捡?”江羽轻声一笑。

        进入仙兵城前,核心弟子并未言明规则,此等情况下自会默认为没有规则。没有规则可是混乱的,杀人夺宝是常事。或许真的有人在仙兵城中捡到高境兵器和法宝,能不能活着拿出去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