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林棕天城行,紫枫宫获铭。

第二十三章:林棕天城行,紫枫宫获铭。

        百里枫树繁茂,荣城居中闪耀,斜阳流过轻紫,腾腾仙气缭绕。

        一条百丈宽阔的官道直穿枫林通向紫枫郡的首府,枫都城。紫枫郡因枫树得名,一郡之首府亦是如此。

        官道上,砂石平铺荫做伴,直去十里一条线,偶有彩鹦飞去来,尽头枫都莹光泛。一路过去十分平坦,尽头枫都城清晰可见,一辆马车正在上面疾驰,赶车的车夫尽显娴熟,双马同行势若飞驰,劲蹄落下犹如踏石。

        有人从里侧掀开车帘看了看行程,眉宇微皱目光谨慎,脸挂浅忧,正是江羽。

        “林公子,马上就到枫都城了,不用急。”车夫见状说道。

        “我已经迟了三个月,不在乎这一时半刻了。”江羽轻轻一笑,说完放下车帘坐回了车厢。

        时隔三月,江羽终于找到了林家三兄弟的身份,为了真切、真实,他决定以林棕的身份正式去往天上的紫枫城,所以他同样以林棕的身份雇了一辆马车前往地下的枫都城,确切的说,此时的他正是林棕。

        马车疾行车厢摇晃,坐在那里的江羽有些担心,毕竟他不是真的林棕,而是天道漏洞江羽。

        “你是不是过于谨慎了?”车厢中,小白的传音在江羽的脑海中响起。

        “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还是好的。”江羽道。

        “你现在就是林棕,为什么还要通过枫都城去往天城?偷摸上去不好吗?何况还能避免在枫都城可能出现的问题。”小白很是不解。

        “不,枫都城只是一个前哨一个试探。如果我在枫都城出问题,应该是可以逃掉的。如果在天城出了问题...”江羽的眉宇深刻了许多,一瞬间谨慎到了极点。

        “那样的话,啊...”小白反应过来大惊:“如果在天城出问题面对的修士可就多了,以你的敏感身份惊动的不只是刑部弟子,而是所有......”

        “所以要经过枫都城,半年才去天城报到的都常有,耗时并不怕...”不搜魂林枫江羽并不知道,搜了才知道修士可以在地面停留至半年,所以他不担心时间。

        车夫时而挥鞭,双马疾去荡烟,踏踏声传不停,枫荫划过眼间。很快时间宏伟的枫都城映入眼帘,江羽拉起车帘看去。楼阁无数若深林,高耸之间摸白云,枫围百里饰明珠,烟火浓郁附光辰。这是一座比卧龙城还要繁大的城池,细看之下各种气息更加浓郁。宽街横去两侧行人动静如麻,阔道纵来车连长龙应接不暇,喧嚣声隆嘈杂混乱细听难辨,忙而不停碌而不歇满是繁华。

        “林公子,枫都城到了。”见江羽望去,赶车的车夫主动搭话。

        “好。”江羽简单一应,他又给了一张面值一百箔的金箔。

        “您要去往城中哪里?这城我常来,可以送你们一程。”车夫接过金箔满脸笑容。

        “去郡守府。”江羽笑道。

        “您莫不是要上天的修士?”车夫惊奇一问。

        “是的。”江羽依然简单回应。

        “那我这马车也沾染了仙家气息。”车夫又笑了。

        不长时间车夫驾着马车到了城门,城门官看了江羽和车夫的身份文牒没有丝毫阻拦,躬身放行的同时很恭敬,毕竟“林棕”这等修士多居于天上,很少下来地面,珍贵的很。

        马车轻摇驶于闹市,车厢轻晃坐着江羽。像他这种的在离神星很普遍,只是他不是真的林棕,而是天道漏洞。冒充林棕本就需要隐瞒,再加上身份的敏感,两下相叠自是慎之又慎。

        “站住,检查。”就在江羽想着事情时,他突然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似乎很冰冷。

        “这位仙家,咱载着的也是仙客咧。”车夫把车停在路边指了指车厢道。

        “身份文牒呢?拿来我看。”拦下车夫的人并没有理会,继续道。

        “给,这是我的。”车夫见状拿出文牒递了过去。

        “刑部弟子?”江羽从车帘缝隙看去,见一身穿刑部道服的外门弟子心下一紧,刑部弟子拦车检查身份?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难不成是燕天翼?”这时小白的传音传来,清澈之间似是洞悉了原因。

        “燕天翼?可能真的是他。”江羽思虑瞬间明白了。

        燕天翼是戴罪修士,就算刑部弟子不确定他身在何处,也被不久前林边的修士一击吸引了注意。什么人会在明令禁止的情况下使用功法?是不是燕天翼都要查验身份,这是刑部弟子的职责所在。

        “这位道友?”就在江羽想到燕天翼的时候,刑部弟子到了近前。

        “这是我的身份文牒。”江羽压下不安拉开侧帘,面挂浅笑之余将林棕的文牒递了过去。

        “抱歉,我们正在缉拿罪修,还请见谅。”刑部弟子面对“林棕”这等修士和善了许多,言语间右手一掠扫了江羽的身份文牒。

        “哦?罪修?可是逃下来的燕天翼?”江羽试探性的问了问。

        “正是他,请收好文牒。”刑部弟子见文牒上的两处覆印完好又将其递给了江羽。

        “辛苦了。”江羽接过文牒点了点头。

        车夫又赶起了马车,江羽心中悬着的石头放下,不过经此一遭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了,林家三兄弟的身份一定要极致运用。

        “林公子,到了。”过了好一会儿,江羽终于听到了车夫的声音。

        “好。”江羽拉开后帘下了马车,这一路穿街过道只是经历了一次刑部弟子的查验身份,倒是未起波澜。

        “我们可以去往紫枫城了。”小白的传音响了起来,其中满是期待。

        “我马上就能成为真正的林家三兄弟了。”江羽喜上眉梢同样期待,他转过身朝着送他一路的车夫躬了躬身后带着小白走进了郡守府,正是离开枫都城的地方。

        江羽绕过郡守府前堂、正堂到了后堂,和在值人员说了来意查看了文牒后又到了后园,眼前的景象进入视野。天上金框光门晶晶闪闪,地上金框光门进进出出,奇花异草做映衬,珍山宝石修满园,繁华间没有俗气,精致间极尽清雅,设计之人还真是有心。

        “林棕走过一遍没有遇到问题,林枫和林松同样不会遇到。”这时小白的传音传来。

        “他们不用走,我以林棕的身份前往天城他们只是查看文牒而非记录,每日来到或离开枫都城的人难以计数,谁来过谁离开他们并不会注意。”江羽解释道。

        “对啊,他们没有记录,这样我们就没必要废二遍事了。”小白一下明了,声音中带着喜色。

        “没错。”江羽说完看向了距离地面十丈高,有着三丈高宽的金框光门。

        江羽收回目光化光疾去,眨眼间没入天上的金框光门去了天城紫枫城。

        地上光门晶晶莹莹,修士进出尽皆孤行,天上光门人影绰绰,彼此有序各顾各程。一个人迈着轻盈的步伐从地面上三丈高宽的金框光门走出,白衣盛雪面色月颜,目光如炬健步生莲,正是来到紫枫城的江羽。他感知气息步子稍微缓了一缓,目光掠过半空人影不停拥有五丈高宽的金框光门后,看向了更高那道有着十丈高宽的金框光门,因为那是去往小星区中转站的传送门。在十丈高宽的金框光门上稍一注目后,又看向了最高那道二十丈高宽的金框光门,因为那是去往天河系大星区中转站的传送门。步子慢归慢却没有停留,到达紫枫城的本宫驻地后园没有什么可停留的,只是心中期待走入那道二十丈高宽的金框光门。

        感知仙气浓又稠,一目望去遍玉楼,宽街阔道植满珍,宫殿相邻无尽头。江羽停在了本宫驻地前堂的大门前,目力所及还真是有些熟悉,细感之下竟比凌天城更盛一筹。有人飞来疾如劲风有人飞去快如流星,影影绰绰一眼难清万千修士纵横其中,或三五成群逛来去或手携道侣情蜜溢,繁华间相应着人影如麻,繁忙间相应着自顾不暇。还真是一片盛景。

        “小白,我们该办正事了。”江羽收回目光看向了本宫驻地的前堂。

        “对,要先给林棕办理入籍,后面还有林枫和林松呢。”小白回道。

        只是一个呼吸,江羽目落前堂的瞬间似有什么东西压到了他的心头,一时间有了胸闷的感觉。

        “大哥?”小白见江羽止步不前唤了一声。

        “没事,藏好气息。”江羽回过神来,踏前一步走了进去。

        丈宽玉柱支撑玉梁,莹光满溢富丽堂皇,雕琢细致内外精修,踏踏步入满目琳琅。感受着前堂的奢华精致,江羽的心并没有欣赏之意,倒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上面,尤其是进出之间只有他一个人影。很快他找到在值弟子说明了来意,在值弟子告知办理入籍要去往正堂,随后他走向了正堂。纵然整个过程非常平顺没有意外发生,但他始终有着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又过了一会儿,江羽到了正堂门口,他一咬牙下推门而入。元气充盈间仙气绵绵,空旷十足间静若寒潭,内侧一案镶金嵌玉,里坐一人俊朗不凡。

        “吱呀...”开门声传来,江羽的目光看向案后之人,案后之人自是听声望去。四目相视,江羽知道案后之人是本宫驻地的在值弟子,案后之人知道江羽是新上来的入籍修士。

        进入本宫驻地正堂的多为入籍修士,至于迟到三个月?迟到半年的都有不少呢,这种事江羽知道,在值弟子更是知道。

        “林棕...”在值弟子身穿白色长衫,面容帅气,他看着江羽递上的身份文牒轻声自语。

        “是。”江羽强压心中躁动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你们林家三兄弟我可是略有耳闻,怎么就你一个?”在值弟子一边扫掠身份文牒一边问道。

        “两位弟弟马上就来。”江羽一笑回道,一胎三子皆修士这等事肯定能传到天城上来,不过天赋都不高只能做趣谈罢了。

        “哦?原来你是老大呀。”在值弟子见文牒上的两个覆印没问题又拿出了一枚空白的灵魂玉簿。

        “正是。”江羽心中一喜,眼前在值弟子并未做出什么意外举动。

        “这是灵魂玉簿,滴上你的血液就入籍到了紫枫城,如果想转到其他天城,出具那座天城的入籍批文就可以。”在值弟子将玉簿递了过来。

        “谢谢师兄。”江羽接过玉簿朝着自己右手一扫,将蓝色的血液滴到了上面,空白的白色玉簿眨眼间泛起了莹光,他又递给了在值弟子。

        江羽已经逆转丹田血液倒流,血液除了还是蓝色外气息和红色的一般无二,只要不被其他修士看见完全可以蒙混过关。他朝着自己的动作便是遮挡了在值弟子的视野,而且很是合理。

        “恭喜师弟成为飞仙宫的外门一级弟子,这里装着身份铭牌和宅邸,如果铭牌不小心碎了就来到这里补办,宅邸你就自想办法吧。”在值弟子接过玉簿忙活了片刻后又递给江羽一个储物袋。

        “好。”江羽接过储物袋躬身行礼,很快时间他走出正堂去了紫枫城的街上。

        “终于有了离神星的身份。”本宫驻地门外,江羽正站在那里把玩着莹光闪闪的铭牌,这时小白的传音响了起来。

        “目前所做的一切都为了这个东西。”江羽最后看了看铭牌后收进了储物袋。

        修士的身份铭牌可以证明修士的身份,注入元气一扫会扫到本宫驻地验证并通过的铭牌本主信息,几级弟子、姓甚名谁、入籍哪里等。铭牌来自灵魂玉簿,本宫驻地通过玉簿可以更改录入信息,只是更改时需要批文备案,私自更改则触犯律法。身份铭牌由玉簿而出,铭牌信息会随着灵魂玉簿录入信息的改变而改变,除非是不同的灵魂玉簿所出的不同铭牌,不过这等事在离神星几乎不会出现,因为飞仙宫的七十二天城和剑阁的三十六天城有着相关往来,不会备案一个人的两枚玉簿。修士的身份铭牌又几乎没有冒充的可能,毕竟一旦铭牌离开本主十丈就会失去光泽变成石头,这正是江羽害怕遇见刑部弟子的原因,他们可是有资格查看铭牌的。

        不得不说,相比普通人的身份文牒,飞仙宫、剑阁对于修士身份铭牌的发放和管理还真是严谨,成熟文明真是什么都成熟。

        “林枫和林松也该入籍紫枫城了。”江羽拿出了林枫的身份文牒,经过林棕入籍的事情,他这一次终于放下心来,一转身面带微笑再次走进本宫驻地成了老二林枫。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