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罪修燕天翼,三林命皆终。

第二十二章:罪修燕天翼,三林命皆终。

        绿野延绵无尽,玉岭东西横亘,蓝天白云之间,清风拂面阵阵。

        又过了一天,江羽离开卧龙学宫到了山脚下,自身有着超人境的修为,遇到山中猛兽自是能应付,不过此时他正想着被自己忽略的事情,确切的说是意识到了。

        “我怎么感觉我们还有机会?”肩头小白的传音传来,思索间像是想到了什么。

        “说来听听。”江羽一喜,如果小白同样想到,那就说明真的可行。

        “我们的目标是修士弟子,修士弟子拿到学宫所出并由宫主覆印的身份文牒,这其中肯定会被宫主验明正身。”小白道。

        “没错。”江羽点了点头。

        “随后修士弟子会前往学宫所在郡的首府拿到郡守的覆印,这样身份文牒才会完整,本宫驻地的在值弟子查验两个覆印后才不会怀疑。”小白继续道。

        “确实是这样。”江羽跟着道。

        “修士弟子拿到郡守覆印的身份文牒真的都会在第一时间去往天城吗?肯定不会是全部,肯定会有一小部分留在地面,甚至有些会......”小白思索间没了声音,像是在确定什么。

        “会离开首府去什么地方,比如说回家探亲,传告喜讯。”江羽双眼一亮,小白所言和自己所想一样,机会还是有的。

        要冒名顶替似乎只有一种情况会成功,那就是修士弟子拿到郡守的覆印后出城去了什么地方被江羽遇到。

        “大哥,我想我们该去转一转了。”小白的传音又响了起来,明亮间似是很期待。

        “当下时间的修士要么去了天城报到,要么停留在地面上。”江羽看向了一个方向,正是深入黑龙大陆的方向。

        “走,我们去找一找,一旦此事敲定我们就可以回到天城做该做的事情了。”小白跃跃欲试的样子还真有一种十拿九稳的感觉。

        “好。”江羽一动,划着残影在林间疾去。

        半个月的时间,江羽和小白没有在凌天郡找到还留在地面没有去凌天城报到的弟子,于是他们又去了挨着凌天郡的左方郡,以及左方郡的首府东华城。

        树林茂盛浓密,抬首尽皆墨绿,风熄周围之间,放眼满是生气。东华城外的树林中,一个修士正闭着双眼飘在那里,江羽右手一掠扫了修士的灵识,知道了其全部过往。

        “终于找到了一个还没有去天城报到的弟子。”江羽肩头的小白欢实的直蹦高,半个月的全力寻找终是有了成果。

        “确实。”江羽眉头轻皱,简单回应。

        “身份文牒是否完整?是否拥有东华学宫宫主的覆印,是否拥有左方郡郡守的覆印?”小白连续询问,急切中有着欢喜,欢喜中有着期待。

        “都有。”江羽依然简单回应。

        “那还等什么?杀了他拿走身份文牒。”小白又是一蹦高。

        “杀?”江羽轻轻自语。

        “拿了他的文牒我们就能使用他的身份,这样我们就能安顿下来,怎么可能不杀?要不然白忙活了。”小白直视修士,杀气难掩。

        “不。”江羽一挥手,修士一个下落弯腰,轻飘飘的靠在了树上,像是睡着了。

        “大哥?”小白一急,眼看就要跳过去自己动手。

        “走。”江羽的话简短而冰冷,他缓缓起身飞向了远方。

        “唉!”小白见状“一拍大腿”,满是无奈之感。

        很快时间江羽和小白出了树林,眼前又是一副景象。草盛水浅起伏不平,鸟猎小虫牛羊穿行,远方牧童吹笛轻奏,生机繁茂相应相融。

        “你刚刚为什么不杀了那修士?多好的机会啊。”小白见江羽止步第一时间传音,声音中有着怨气。

        “炎黄星我面对韩叶时杀心溢出,你为什么阻止?”江羽问道。

        “因为杀心大开自是嗜杀成性,天河系这么久以来我还没见过哪个顶级修士嗜杀至极的,所以开了杀心的修士定不会长久,早晚被诛。”小白解释道。

        “你是担心我?”江羽眉头皱起,轻轻一问。

        “是。”小白豆子眼一挤,好像对又好像不对。

        “我并不在意杀心,而是想到了‘我’。”江羽直视前方说道。

        “我?”小白不解。

        “我是一种感觉,是一种思绪。我受了委屈会心情不畅,我感觉到了高兴会喜上眉梢。每个普通人每个修士,都是不同的‘我’,你杀了他们很容易,但‘我’就消失了,归于虚无。”江羽呆呆道。

        “我并不是很懂。”小白用前肢敲了敲头,一副懵懂模样。

        江羽一伸手将小白抓来放置到了前方,四目相对,星睛看豆眼,豆眼视星睛。

        “我现在要杀了你,而你将化作一捻黄土,你会怎么样?”江羽问道。

        “我就没了啊...”小白一回,豆子眼一眨,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我只是不想杀了‘我’这种感觉,‘我’这种思绪。因为‘我’真的是太珍贵了。”江羽又把小白放在了肩头。

        “可有些的‘我’是邪恶的,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呀?”小白又不明白了。

        “不能一味地善,不能一味地恶,善恶相对也是善恶相间,要因地制宜。”江羽道。

        “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感觉很对。”小白疑惑道。

        “记住了,该杀的罪在不赦,不该杀的罪不至死,这里面的度你自己掌握。”江羽叮嘱道。

        “好吧...”小白有些无奈,毕竟没有太懂“我”的意义所在。

        时间一晃而逝,从夏来到秋至,从左方郡的东华城到右方郡的西华城,再到安灵郡的歌隆城,再到紫枫郡的枫都城,江羽和小白已经寻找了三月有余。三个月中他们不是一无所获,还是找到了一些获取了郡守覆印又没有去天城报到的修士弟子,只是他们谁都不是大奸大恶的该死之徒,便没有毙其性命强抢文牒。

        芦苇漫生清湖,游鱼时有时无,小风吹过荡荡,一时又起又伏。蓝天白云下的一块宝石,郁郁葱葱间的一块水洼,感之蓬勃生气,观之满是生机。正是紫枫郡的边缘,距离邻郡暗林郡只隔一林。

        江羽脚踏水面览视四野,恍惚间心中满是无力与无奈,难道真如小白所说去杀无辜修士吗?何况按照自己的计划还不是杀一个,而是三个。可是不杀人又真的没有办法,三个月的时间中被搜魂的人皆没有大罪大过,怎么办?怎么办?

        “大哥,我们......”小白的传音同样有着无奈。

        “那是底线,不能践踏。”江羽严肃回道。

        “我们遇不到该死的修士啊。”小白急了。

        “确实遇不到。”江羽点了点头。

        地面学宫不论传授普通弟子还是修士弟子都会严加管束,犯错的就地罚之,该死的就地处之,再这样的情况下很难出现江羽所期待的该死之徒。一时间他有了两道老祖寻找自己这个天道漏洞的心情,明明感觉到渺茫,却还是要找一找,万一真的找到呢?

        “你要是下不去手我去杀。”小白继续道。

        “你不能去,我其实有其他...”江羽的话说到了一半,凌厉的目光望向了暗林郡的方向。

        “元气波动?几里外有修士战斗。”小白望去心下一惊。

        “走,去看看。”江羽带着小白化作残影疾去。

        不管是飞仙宫的地面还是剑阁的地面都严禁修士使用功法,发现一律处死。在这样的律法下竟还有修士战斗?江羽和小白自然好奇心大起。

        一道残影穿湖过田翻沟跨岭,疾驰之快像是一道流光,吸口气在这里,呼口气已经到了两里外,好在飞仙宫的刑部弟子多在空中当值,要不然定会发现。

        很快时间江羽在远处看到了覆盖大地的绿线,他知道那是紫枫郡和暗林郡的交界茂林。元气波动的源头就在林边,不管是好奇还是去往暗林郡继续寻找修士冒名顶替,这条路都是必走的,只是早了一些。他看着看着加快了速度,很快到了林边看到了战斗残迹。

        乱石溅落旁边,深坑百丈长宽,元气依然躁动,时而飘起青烟。江羽站在坑边谨慎间轻轻细看,坑深近十丈似是天星砸落,坡面皆齐整似是神锋掠过,远处无斗迹似是一击而杀,细感魂微弱似是灵识渐灭。

        “还没死?”江羽眉头一皱,深坑底部有着微弱的灵魂气息,好像还吊着一口残气。

        “去看看。”小白一动,并无惧怕。

        “好。”江羽化作残影去向了坑底,三个身影越来越清晰。

        玉面仙容无生机,似是落雪似刷漆,眼神淡漠空洞极,呼吸若无气体虚。眨眼间江羽看清了,坑底躺着三个人,细看一眼似是无力起身,他为了看真切一溜烟加快了速度,直到彻底清晰。三身齐列间体似貌同,生气消无皆嘴角挂红,动静相异似两死一伤,怒目圆睁更怨气甚浓。又是一眨眼江羽驻足,眼前三个样貌相同的男子已经死了两个,还剩一个在颤颤挣扎,感知气息是真人境的修士。

        “这是...”江羽细看一眼,面色轻疑。

        “怎么修士都是俊男美女?”小白不解,只是他不解的地方和江羽不同。

        “修炼修炼,连自己都修不了还怎么炼?”江羽回道,话音一落到了活着修士的旁边。

        “我们一起长大,怎么没见你修?”小白一动看向了江羽。

        “我是天生如此。”江羽又是一回,随后蹲下身开始搜魂。

        “怎么样?”很快时间,小白见江羽搜完魂眉头紧皱便问了过去。

        “这三胞胎正是紫枫郡枫都学宫的修士弟子,死了的二人一个叫林棕一个叫林松,还剩一口气的叫林枫。而杀他们的正是三个月前逃下来的罪修,燕天翼。”江羽解释道,他看了看林枫的那双满是怨气的眼睛,知道他满心不甘。

        “就是说,他们的身份你可以使用?”小白想到了什么。

        “没错。”江羽一动手闭上了林枫的眼睛,因为他在这一刻死了。

        “燕天翼真是该死,竟在地面滥杀无辜。”小白愤愤的直跺脚。

        “走,此地不宜久留。”江羽站起身,一甩手一道元气揽着林家三兄弟的尸体疾去。

        “为什么带上尸体?”小白不解。

        “他们虽然已死,但我还是不希望别人看见。”江羽回道。

        几息后江羽带着林家三兄弟的尸首进入了深坑旁边的林中大手一挥挖了三个坑,取走储物袋等物件又将三人埋入其中。决定之快,动作之迅捷,一路下来连半刻钟都没用上,惊的小白一愣一愣的。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江羽刚刚在坟前站稳,小白第一时间询问。

        “燕天翼本就是罪修之身,飞仙宫的刑部弟子定是留心寻找。现如今杀了林家三兄弟罪上加罪,元气波动下刑部弟子不可能不知道,前来查看是迟早的事情。”江羽解释道。

        “这样啊。”小白恍然大悟。

        “黑龙大陆如此大只有你们碰上燕天翼,真是不走运。”江羽看着三个没有立碑的坟丘道。

        “你们放心,一旦我们有机会遇到燕天翼一定杀了他为你们复仇。”小白跟着高声道,只是他的话响在周围是啾啾啾的声音,只有江羽知道说了什么。

        “我都没想到要杀燕天翼。”江羽看了一眼小白。

        “因为他该死啊。”小白传音解释。

        “燕天翼...燕天翼...”江羽看向了远方,轻声自语。

        离开凌天城时刑部弟子给了江羽一张通缉卷,通缉之人正是燕天翼,江羽一扫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燕天翼是上人境的修士,是商部内门的在值弟子,因为犯了错才被刑部通缉,具体是什么错通缉卷上倒是没有写。

        过了片刻江羽又拿出了林家三兄弟的储物袋,轻轻一扫三份身份文牒飞出飘在了半空。他拿起一份打开,正是林棕的身份文牒,其上两个方印时隐时现,正是枫都学宫的宫主覆印和紫枫郡的郡守覆印。他右手轻轻一掠将文牒上林棕的画像改成了他自己的画像,动作结束他立马变回了自己的模样。

        “你以后就是林棕了。”小白一喜。

        “我不只是林棕。”江羽看向了另外的两份身份文牒。

        很快江羽拿过两份身份文牒,用自己的画像代替了林枫和林松的画像。他不只是老大林棕,还可以是老二林枫,还可以是老三林松。

        “三个身份,随时更换...啧啧啧...”小白连连称奇。

        “我本打算找三个修士的,不过三胞胎更好。”江羽道。

        “既然你能代替林家三兄弟,那为什么飞仙宫不给学宫中的修士配备灵魂玉簿呢?这样不是更能完善制度吗?”小白很是不解。

        “我搜的魂中没人知道这个问题,想来和修士有关。初入学宫的弟子本就是孩子,成长起来随时变化,何况修为到一定程度后又大多改变容貌,这要是配备灵魂玉簿定是麻烦不停更换不断。”江羽思索道。

        “原来这样啊...”小白蹭了蹭头,似是明白了。

        江羽说的对,却不全对,频繁更换玉簿这一步省掉的原因不只是麻烦,还有飞仙宫的修士目前还没想到竟然有人假冒身份充当学宫弟子,但凡以前发生一例都会修改律法将这个漏洞补上。

        江羽又望向了深坑的方向,眉头伸展目光如炬下脚步一动轻轻走向远处,刑部的弟子来了。此时的深坑周围站着一名修士,坑底还有两个修士你看我我看你的不明所以,有修士一击打出了如此之巨的深坑自是发生了战斗,可只是一击而已,尸体不见、伤残不见,人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