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卧龙城外山,山上卧龙宫。

第二十一章:卧龙城外山,山上卧龙宫。

        轻吸火气浓厚,风携胭脂粉肉,倾听喧嚣入耳,城中繁华依旧。

        青砖铺地树莹如翡,亭廊精致小桥流水,风缓轻徐携烟带浪,食气飘飘闻之味美。一个精致的后园中没有了天城的肃穆与华美,有的只是人间浓郁的烟火气。

        后园的正中,一个三丈高宽的金框光门在那里闪耀,其中影影不停人流如溪,正是去往地面七十二郡首府中转站的传送门,不过进出这道门的都是普通人。距离地面十丈高的半空还有一道金框光门在那里凭空悬浮,正是天城来到地面的传送门。

        此时半空传送门门前站着一个人,正是江羽。他走出传送门稍一停留,这几息的时间心中有了亲切感,地面城中的氛围令他想起了家乡炎黄星南楚郡的影都,这里的烟火气息与影都一般无二,甚至还要浓郁。

        “好熟悉啊...”小白的传音响起,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走,去外面转转。”江羽一道流光落在了地面一处没人注意到的角落中,随后才走出角落走向外面。

        地下凌天郡对应天上凌天城,凌天郡的首府倒不是叫凌天城,而是叫做卧龙城。卧龙城的郡守府则是对应天上凌天城的本宫驻地,郡守府的后园和本宫驻地的后园相同,皆是来往通道。

        天街宽阔近百丈,行人川流喧嚣荡,楼阁林立摸天云,一目东西十里畅。整个卧龙城还真是普通人的好去处。繁忙繁华间相映相融,人影绰绰间各个如龙,布局齐整间宽阔精密,百里方圆间极尽恢弘。这可比江羽的家乡影都盛大了太多。

        “我现在的样子还真的不适合出现在这里。”江羽轻声言语,他站在街边看了看天街的头尾两端,心中那份熟悉消失不见,正事还是要办的。

        “那就变上一变。”小白传音回应。

        江羽微微点头,他在没人注意的时候转了个身。白色锦衣变成了粗布麻衣,光洁帅气的十八岁面容顷刻间出现了十几道皱纹看上去有四五十岁,从一个帅气的少年郎变成了一个历经世事的中年男子。

        “哈哈,你从大哥变成了大叔。”小白传音笑道。

        “我终究是我,无妨。”江羽的面容划过浅笑,脚步一迈走进来往的人群中。

        普通人在修士的眼中是没有任何隐藏的,看过去轻轻一扫会知道其经历的一切过往,哪怕普通人忘在灵魂深处的隐秘事情都能被查看个清清楚楚。江羽带着小白走在人群中自是想知道卧龙城的近况,看看有没有冒名顶替的机会。

        第二天早上,江羽看着出城的城门坐在了一个茶摊前。

        卧龙城的北部山脉有一座卧龙学宫,飞仙宫传部的外门弟子会在学宫中向没有天赋的孩子传授各种生活知识,内门弟子会向有天赋的弟子传功授法引导修炼,核心弟子则管理学宫的同时还会挑选天赋极高的修士带师收徒,只是这等情况很少而已。江羽要冒名顶替,目标自是学宫中的修士,也是内门弟子传授的诸多弟子。

        “卧龙学宫...”江羽望着城门轻声自语。

        “这冒名顶替同样难。”小白回道。

        “总会有弟子拿着完整的身份文牒落单吧?”江羽思索起来。

        “落单多在卧龙城中落单,你总不能在城中动手抢吧?”小白问道。

        “确实不能。”江羽收回目光看向他处,眉宇深刻思意更浓。

        最近时间卧龙学宫的弟子已经完成学业,普通弟子纷纷离开了学宫。修士弟子则是拿着学宫所出有学宫宫主覆印的身份文牒到卧龙城接受郡守的覆印,一旦拿到郡守覆印就会通过通道去往凌天城。小白说的没有错,江羽可能没有冒名顶替的机会。

        离开学宫的修士弟子可以半路拦截,但身份文牒不完整,还差了郡守的覆印,总不能拿着残缺的文牒去找郡守覆印吧?飞仙宫地下七十二郡,每个郡守都是道人境的核心弟子,他们极有可能拿着学宫弟子的身份文牒验明正身,最起码韩叶被验证过,不久前被江羽搜魂的修士被验证过。江羽一个超人境弟子且还有天道漏洞这个敏感身份,去道人境修士的郡守面前验明正身就是送死。

        不半路拦截呢?修士弟子拿到郡守覆印多数会第一时间前往天上天城,不前往也会在城中逗留些时日,江羽要在城中毙命修士强抢身份文牒么?不要说飞仙宫明文规定修士到了地面使用功法一律处死,没有这条死律也要面对道人境的郡守,那样还是送死。

        “怎么办...”江羽眉头紧锁,成熟文明的好处是各方面都有一个完善的管理制度,坏处是难以见缝插针,或者根本没有缝。

        “实在不行就用韩叶的身份吧?”小白想了想说道,虽然伴随着风险,看上去却可行。

        “韩叶的身份只可以临时使用,长久打算必须得有一个离神星修士的身份。”江羽否定了小白的想法。

        “虚造假身份太难了,冒名顶替又不容易,怎么办啊?”小白有些急了。

        “去卧龙学宫看看。”江羽又看向了出城的城门。

        巨岭横卧东西,绿树繁如玉衣,孤峰刺破云际,直下万阶长梯。卧龙城北部有一座连通东西的山脉,名唤卧龙山,卧龙城、卧龙学宫的“卧龙”二字皆因此山而来。

        夕阳西下,阳光洒来整个山脉晶莹如玉,与天边的红霞遥相呼应间美轮美奂,似是红云之下横卧一条玉龙,又似玉龙西去抬首直视华光红耀的苍穹天珠。

        不长时间一辆马车停在了官道上,一个锦衣少年走下马车望向了北方,正是变成韩叶的江羽。卧龙城时他想看一看卧龙学宫,因为处于地面不能使用功法,便花了三百箔雇了辆马车作为代步。这一路下来用时良久,足足用了一小天儿的时间。

        远看如幕接天又横跨千里之巨,细观林浓树密又满是葱葱郁郁,啸声轻掠不断又出没走兽飞禽,孤峰屹立撑天又一股独秀之气。好一座山,好一座卧龙之山。

        “卧龙山...”马车远去,江羽轻声自语。

        “看,卧龙学宫。”已经变成拳头大小蜘蛛的小白八肢一动,像是指了指。

        卧龙山中卧龙峰,依山而建三层宫,底做山基托两上,一线接天来贯通。这是一首流行于卧龙城市井间的打油诗,同是卧龙山的内外写照。底层为卧龙学宫的普通学场,进出那里的要么是飞仙宫的外门弟子要么是凌天郡中的普通弟子,因为人数众多所以规模宏大,层层叠叠间横跨峰基几十里,一眼看去密密麻麻似是盘峰之龙。中层是修士学场,那里虽说也有着许多楼阁,但相比底层少了太多。如果说底层是绕山龙鳞带,那么中层就是吊饰翡翠珠。上层只有一栋楼阁,似是观星高台又似穹顶宫殿,云雾缭绕间满是仙风仙气。

        “同样是一道天梯。”江羽的目光落在了卧龙峰的长梯上。

        一道通天长梯从官道起通向卧龙山的卧龙峰,穿过底层的普通学场、穿过中层的修士学场,直到山顶的白云之间。似是一条笔直的线挂在了山上。

        “我们还要走台阶吗?”小白问道。

        “不用,直接过去。”江羽的目光直视台阶,眼神凌厉了许多。

        “好。”小白重重应了一声,八肢一动像是抓紧了江羽的肩头。

        太阳还没有落下地表,红日滚圆挂在西天,没了中午的燥热之气,温暖中明亮不减。江羽百步化作十步,十步化作一步,他成了一道浅浅的残影划向卧龙学宫。修士在地面使用功法确实是死罪,但飞仙宫的刑部弟子从来都在空中当值,很少有落入地面的时候,所以江羽飞行时才会担心遇见他们,地面穿梭反倒不用太过担心,何况他和小白都能隐藏气息。

        不长时间,江羽到了底层的普通学场。远看亭台楼阁浓密,进入细观又是一番景象。宽街横绕跨峰嵌岭,阔道纵来列列山间,楼台坐当中叠层如浪,高低远近下相互凝望。与其说是学场,倒不如说是山间之城。

        “这里已经没有人了。”江羽的残影一顿显化身影,他看了看两侧的延展与空旷后走向了城中。

        “此季节学业完成,普通弟子已经离开,授课的飞仙宫弟子回到了凌天城,想来修士学场同样没有人...”小白站起八肢左右看了看。

        “还真是好地方。”江羽打量周围的精致楼阁不由得赞叹道。

        “飞仙宫还真的下血本。”小白跟着道。

        “离神星是天河系的顶级星辰,外加离神的金箔又是天河系的主要货币。武有顶级修士,文有无所不买的金箔,如果离神修士让普通人生活的困苦,那他们就没办法推行合理的政策建立规则了。”江羽解释道。

        “原来如此...”小白微微一动,一副释然的样子。

        “走,去修士学场看看。”江羽又看向了通往峰腰的台阶。

        “好。”小白应声一动。

        普通学场空空如也,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事情,那就只能去往修士学场了。

        江羽带着肩头小白再次化作残影划过长阶,很快时间他们到了修士学场,这个时候西天的太阳已经没入地表一半,半颗红日虽不是璀璨刺目但却大了许多,射来红光将修士学场分成了明暗两色。明的那一面闪闪晃眼间熠熠生辉,暗的那一面颜色逐浅间渐淡渐暗。

        普通弟子的学场并没有什么独到之处,和卧龙城中的建筑相差无几,修士学场就不一样了。墙瓦皆玉空旷明亮,柱梁丈宽纹花绽放,光幻莹莹轻漫其中,仙气十足如波荡漾。宽街阔道纵横四方满是珍植奇树,清风轻来簌簌沙沙满是铢钱如瀑。有天上天城之恢弘,也有弟子仙宫之精致。

        江羽迈出台阶放慢脚步,看了看近远的宫宫殿殿,修士学场还真是不一般,那种仙气充盈华贵极致的感觉第一时间扑面而来。

        “修士学场同样没人。”小白左右看了看。

        “确实如此。”江羽收回目光回道。

        “那怎么办?”小白侧目一问。

        “得在地面多逗留些时日了。”江羽止住脚步看了一眼直通峰顶的长阶。

        “你不会去峰顶吧?”小白看了过去。

        “此时我还不想和那些核心弟子接触,不过早晚有一天会面对他们。”江羽的眼神凌厉了刹那,想来心中想起了师兄司空玄。

        “看来得想其他办法了。”小白又道。

        江羽走了几步到了一个广场上,一转身,夕阳下犹如玉叶捧金珠的卧龙城尽收眼底。不管是怎样的其他办法都是冒名顶替,虚造身份要面对核心弟子,此路是行不通的,只有冒名顶替才是一丝机会。

        “冒名顶替...冒名顶替...”江羽看着卧龙城轻声自语,心思一动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