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炼化奇异宝,去往凌天郡。

第二十章:炼化奇异宝,去往凌天郡。

        流光疾驰荡烟,划过空旷星间,眨眼百里千里,直奔离神云巅。

        小白目前有着真人境的修为,在星间奔行的速度比之江羽慢了许多,但还是犹如流星刺月般劲掠而去。江羽盘坐在小白的后背上,闭目匀吸下正在压制丹田的狂躁之力,那股体内横冲直撞的感觉着实不好受,他的脸上满是细汗。

        “好没好一些?”小白的传音响起,问道。

        “无妨,还能挺住。”江羽传音回道。

        “一定要尽快找到修复丹田的办法,要不然真有爆体之危。”小白继续道。

        “此次前来离神就是为了修复丹田。”江羽依然传音回应,只是他的脸上闪过一抹忧虑。

        丹田倾泄?逆转丹田?修复丹田?江羽在玉京楼中读过太多典籍,从没有发现任何的相关信息,似是没人记录过。他思虑长久并不认为没人记录过,天河系的历史长到无法追溯,这么久的岁月但凡出现必有记录。如果没有记录那就说明不值得记录,什么事情不值得记录?自然是不存在的事情,丹田倾泄肯定是存在的,逆转丹田和修复丹田就未必存在了。就是说修复丹田这等前人未曾遇到过的事情,极有可能无法完成。

        想到这里江羽难免担忧,丹田不能修复还怎么继续修炼?逆转丹田根本不是长久之计,更何况还要压制其中的躁动元气。

        离神星外星星点点,满是修士的浮空山,远近相邻、上下相叠、大小不一,闪闪烁烁间有过亿之巨。有些浮空山只是一条长岭一座小楼,看似有些简陋。有些多岭多重多殿宇,比之司空玄的玉京楼还要大气豪华,看似极为不凡。但从未有修士因为一座修炼使用的浮空山而妄论他人,毕竟每座浮空山上的殿宇都是另有洞天。很多核心弟子的浮空山上只有一座二层小楼,只是其内贵重、精美令人意想不到,兵器、法宝可能是那些低境弟子一生都不曾见过的。

        一个边角的地方,望着修士的浮空山犹如观看群星。江羽凭空而立,小白趴在肩头,他们并没有前往扎堆,而是和个别修士一样选择了零零散散。江羽一挥手,万里江山图的虚影一闪而没铺开在了星空下,长宽达到百里才停止。随后又是一挥手,一座浮空山出现变大,直到方圆百里余,正是韩叶的浮空山,名为仙野。

        山岭横卧似长龙,玉衣玉摆应飞虹,仙气满溢华光盛,三宫殿宇贵韵浓。一岭独峰秀外丽中一股精致之感,三殿同生金玉亮晶一股繁华之气。长虹坐山脊美轮美奂,呼啸出茂林风中惊雁。仙野还真是山如其名仙家之野,看去虽和玉京楼同样宏伟壮丽,但其精致秀美却非玉京楼可比。

        “韩道友还真是行家,这样的景致实在少有,估计连司空玄都要赞叹称奇。”小白看着仙野说道。

        “只是美而已,用处并不大。”江羽并没有什么变化,他搜过韩叶的魂,眼前的仙野自是知晓。

        仙野是美的,这种美是世间少有仙家少有,更是内外兼顾,可只是停留在了美的程度。玉京楼中房间数不胜数,其中满是书卷典籍,满是兵器丹药,满是奇珍异宝,华不华不知道,绝对实到了一定程度。反观仙野呢?三殿内部的豪华美幻比之外面依然不差。地面光洁似铜镜,能工雕梁匠画栋,饰品精致迷人眼,幻彩之间恍如梦。房间齐整也算功能俱全,书卷充盈却满是野志杂谈,兵器颇多却满是低境价廉,丹药装满了瓶瓶罐罐却不如行家一丸。“实”之一字没有做到丝毫,华倒是做到了极致。

        “有个修炼之地,已经不错了。”小白倒是不嫌弃。

        “确实没错。”江羽稍微一想,白来之物没必要那么挑剔。

        江羽和小白进入了仙野,本想去往地面凌天郡找个冒名顶替的机会,为了保险起见只能先炼化万里江山图。

        殿前广场的亭子中,江羽拿着万里江山图眉头伸展目光如炬,眼前花团锦簇蜂飞蝶舞,不远处彩鱼过溪舒畅欢快,稍远处树茂林盛尽显神秘。视野中的景色如何仙幻交织,都不如手中的万里江山图重要,有了它行事会方便许多,兴奋之余他轻飘飘起身去了殿中,开始了炼化。

        修士修炼,自然要炼化兵器、法宝以及自身所需的奇珍异宝。通常情况下,各种器物没有炼化虽可以使用,却容易被抢夺,比如韩叶的伞。炼化就不同了。炼化是器物与自身的融合,炼化兵器相当于兵器融于自身,如自身之臂膀,别人更无法抢夺。

        琳琅满目的东殿内部,江羽在前厅盘坐玉莲台开始了闭目炼化,兵器、法宝大多和修士的境界一样分境,有些则不分,不分的自是通用,从肉身境到超圣境都可使用,万里江山图便是这种。

        三个时辰后江羽睁开了双眼,眉头轻皱目烁精光。炼化万里江山图本该收入丹田中,不用放置、用时祭出。可他的丹田实在狂躁至极,放置什么器物都被逆转的劲爆元气粉碎,万里江山图放置进去可能眨眼成为碎屑。

        “唉!”江羽轻叹一声把万里江山图放置到了储物袋中,目前丹田没有修复,只能如此。

        修士拓开丹田后丹田会成为一个空间,完全可以放置任何炼化的器物。可江羽是个例外,因为他的丹田到了几乎摧毁一切的程度。

        “修复丹田...”江羽站起身轻声自语。

        江羽从未在典籍中见过修士可以修复丹田,而他作为丹田倾泄的修士只能选择修复丹田这条路,否则仙路便如司空玄所说,自此成空。没有希望也要告诉自己前路有着希望,因为那是前进的动力,自己不能自暴自弃。

        没过多久江羽动了动,时已天亮,该去地面走一遭,试着冒名顶替了。离神星是成熟的文明,户籍问题拖不得,韩叶的身份更不能长久使用,毕竟一旦普遍调查一番自己必然露馅,那个时候可就要么被擒、要么离开离神。

        江羽脚踏虚空站在那里,小白趴在肩头,他们收了仙野看向了脚下巨大的离神星。

        “我们怎么去往地面?”小白问道。

        “我现在是离神星飞仙宫寻部内门弟子韩叶,当然光明正大的去往地面了。”江羽道。

        “不会检查铭牌吗?”小白又是一问。

        “离神星现在是个平静时期,不会的。”江羽想了想道。

        “那就听你的,我们去往地面。”小白一动,心中满是期待。

        江羽化作流光眨眼疾去没了踪影,目的地正是凌天城的本宫驻地,因为那里是去往地面和其他天城的地方。

        人影连龙不见头尾,进进出出一眼难清,你来我往之间似是一条长河川流于本宫驻地之间。本宫驻地后园有着天城中转站,流量当然不会小。

        一道流光疾来落在了本宫驻地的大门口,光芒散去一个人影出现,正是英姿勃发的江羽,和已经变成装饰的小白。

        “好多人啊。”小白少年心性间喜不自胜的传音,刚说完心下一紧,一个和司空玄相同境界的道人境修士从本宫驻地中走来:“不好,是核心弟子...”

        “一切如常。”江羽传音提醒,他目光扫过核心弟子,面色毫无变化,只是步子稍微慢了一些。

        “还好他不认识韩叶。”待核心弟子化光离去,小白低声道。

        “正因为我现在是韩叶,所以才一切如常,就算遇见意外都要有正常反应,不能令人生疑。”

        “好。”

        轻踏踏的脚步声传来,江羽带着小白绕过前堂、正堂到了后堂,穿过后堂向在值弟子表达了来意后又到了后园。

        “这...”小白低声传音,又是震撼又是谨慎。

        后园有着千丈长宽的广阔、也有奇石晶玉的交错,壮丽又精致、精致又美幻。后园地面正中有一道金色大门,确切的说是金色的门框。三丈高阔很是宽大、雕龙琢虎祥云如画,金光熠熠豪气非凡、流晶溢彩丝丝漫延。门框间并不是明透两边的虚无,而是一道淡淡光幕,其上轻轻闪烁像是去往一个美丽的世界。这道金框光门正是去往地下凌天郡的传送门。半空中同样有一道金框光门,只是高宽达到了五丈,正是去往天城中转站的传送门。

        江羽看了一眼天上的大传送门,那里频繁有人进出,影影晃晃长流如溪,还好有五丈高宽,要不然定是拥挤之状。金框光门其实和江羽前来离神的黑洞传送门实属一类,只是黑洞传送门为原貌,金框光门则是在黑洞传送门的基础上进行了加固与美化。大致看了一眼后江羽的目光直视向了地面的小传送门,此时“砰...砰...”的声音逐渐变大,似乎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因为传送门两侧各站了一名天人境弟子,再一看道服,竟是飞仙宫的刑部弟子。

        “怎么回事?”江羽回应小白,声音沉了下来。

        江羽知道天城中去往他城和地面的传送门少有人把守,一旦有人把守就说明出事了,或许是小事,或许是惊动整个离神星的大事。可不管出什么事都可能查验身份查看铭牌,这对江羽这个没有铭牌的修士来说是致命的。

        “我们要逃吗?”小白冷声传音,倒像是做好了一战的准备。

        “不能逃...”江羽暗自咬牙强压内心的不安,在刑部弟子眼皮底下逃走?没事也有事。

        “可是他们...”小白继续道。

        “没什么可是。”江羽第一时间打断了小白的话:“事已至此,赌一把。”

        “两个天人境...”小白的声音更冷了,似是在咬着牙说话。

        “我才来离神星...并没有暴露身份...定然不是找我...”江羽传音道,他的声音有着明显的疑惑,更像是自语,而不是回应小白。

        “我们...”小白依然想说什么,却一下没了声音。

        就在这一瞬间,小白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眼前大哥出了问题,轻则因为没有身份铭牌的原因被寻根究底暴露身份,重则直接暴露身份引动几十亿的修士追杀,根本没有第三条路。面对这等险境只能硬着头皮迎上,不管是逃跑还是一战都是无用之举,这才是赌一把的真正意思。

        “对不起,小白。”江羽的传音响起,似是绝望,似是极致的淡漠。

        “大哥,生一起生,死一起死。”听着江羽的话小白并无颓势,心中绝意甚浓。

        “好。”江羽简单回应后,径直走了过去。

        一步一步走近,每一步都有一种距离恶兽更近一步的感觉,闪烁的金框光门像是恶兽的巨口,两名刑部弟子像是恶兽的獠牙,走过去会不会被巨兽吞吃?会不会被獠牙嚼碎?江羽和小白都不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只能走过去。

        “这位道友。”江羽走到光门前方,一位刑部弟子例行公事般的躬了躬身。

        “道友你好。”江羽咬紧牙关躬身还礼,他在这一瞬间竟听到了“砰...砰...”的声音,正是自己的心跳。

        “有一位罪修逃下地面,道友还请注意安全。”行礼的修士递来一张通缉卷。

        “罪修?”江羽接过通缉卷疑惑间看去,右手轻轻一扫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他已经逃到了凌天郡,其他的刑部师兄弟已经去缉拿了,我们在这里只是提醒道友,多加小心。”刑部弟子道,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道友提醒。”江羽心中悬石转瞬消失,他躬身回礼后走进了光门,去了地面的凌天郡。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