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夺路半星辰,一击超人痕。

第十五章:夺路半星辰,一击超人痕。

        海浪起伏荡荡,彩鱼水中轻晃,云朵浪花争白,东风耳边弹唱。

        汉帝国东方的海面上,江羽眉头紧锁站在半空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他看了看海中的游鱼,看了看陆上的山石,思索间又疑惑起来。

        “嗖...”的一声传来,一道月牙形的巨大剑影携带杀气疾掠海面直击杀至。

        “不好。”江羽一惊,脚下一动急忙窜起,就在这一瞬间剑影锋驰而过,要是迟上一息时间可能就被斩成上下两截,他躲过一击后第一时间看向了东方,有一个人飞来了。

        “江羽...”来人一声怒喝,竟是手持仙剑的韩叶,他横眉怒目间似要非杀了江羽不可,刚刚那强绝的一击正是他所为。

        “韩叶师兄,你要做什么?”江羽一边向西疾去一边大声询问,显然怕了韩叶。

        “你是天地漏洞,亿万修士皆可诛之。”韩叶一边朝着江羽挥剑,一边回了一句。

        “哼,你杀的了我吗?”江羽躲过两道巨大剑影后,西逃的速度反倒是更快了。

        “你跑什么?”韩叶紧跟不放。

        “好,那我就和你一战。”江羽祭出长枪,转身一刺,巨大枪锋势如游龙疾掠,直奔韩叶。

        “嗖...”又是一声响起,韩叶手起剑落一道剑影疾出直劈枪锋将其一分为二,显然韩叶更胜一筹。

        江羽见状还想挥动长枪攻击,可韩叶毫不犹豫的祭出了黑伞。黑伞破空直上,只是看一眼的功夫就飘到了穹顶之下成了一个黑点,再看一眼便已经打开向下笼罩黑光了。

        “不好...”江羽倒吸一口凉气,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说时迟那时快,看着江羽跑的慢了一丝,可是当黑光罩下来的时候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只是一点。

        “嗯?”韩叶见状心底一疑,但追杀江羽在前顾不上多想,他穿过黑光直追江羽,黑伞一合成了一个尾巴化作流光跟随其后。

        一连三道光在半空疾驰,前面两道如破空流星带着长尾,后一道只是一个黑点,他们的方向笔直而一致都是西方,正是逃跑的江羽、追杀江羽的韩叶、韩叶的黑伞。

        江羽似是跑的累了,急转直下到了一个山头,没等站稳双脚便袭来剑影,开山裂石间几个呼吸将山头削平,韩叶的追杀可谓凶猛的很,根本不给江羽喘息的机会。穿山过湖一路西去,江羽又到了一个湖面上,剑影再次袭来激起浪花有几丈之高,要知道那是一个方圆有限的湖,而不是接天大海。

        “该死。”江羽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韩叶和猎鹿的猛兽有何区别?没有区别,而且更甚,似乎非追上自己不可。

        天地一片平和无风无尘、万里一片寂静无声无息,这样的环境如诗画般无波。但是江羽来了,疾掠苍穹之下无风也有了风,无声也有了声,呼呼过耳间简直是风劲声啸,但他的速度丝毫不减,追杀他的韩叶同样不减。

        从汉帝国的东方海面开始一路向西,尺寸间的山川大地眨眼掠去,划过一个巨大帝国的疆域不过半个时辰,划过半个大陆不过一个时辰,从朝阳面划到背阳面不过两个时辰。时间在呼啸中逝去,阳光在划掠间消失,两个时辰后江羽逃了半个星辰,从朝阳面逃到了背阳面,而这一路韩叶都是紧追不放。

        野望云淡风轻,海面暗若玄晶,轻掠亿万闪闪,水中满天群星。

        江羽手持长枪站在了神州大陆西方的海面上,他正抬着头看着东方追杀过来的韩叶,似是累了决一死战,更似早有预谋。

        “江羽。”韩叶高悬半空怒问一声,他没有急着动手,因为心底生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不安。

        “韩叶师兄。”江羽礼貌的躬了躬身。

        “为何不逃了。”

        “因为在等你。”

        “哼,等我就是等死。”韩叶声音一沉冷了下来。

        韩叶看着眼前的天道漏洞思绪精简,无论如何江羽都近在咫尺,容不得多想,毕竟一旦江羽彻底的逃了就是错失大机缘。他第一时间祭出了黑伞,黑伞在星夜中直上穹顶后展开千丈余,隐星藏月的瞬间给夜空泼了一桶墨,黑的彻彻底底。黑伞的黑光没有任何意外的将江羽罩在了里面,似乎这次逃不了了。

        如果旁边有着常人,他肯定看不见任何东西,可江羽和韩叶都是目力极好的修士,他们将黑伞中的极致黑暗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什么?”江羽看了看头顶连光都逃不出的千丈黑暗。

        “我们好穷啊,韩叶一个上人境的修士都有一个超人境法宝,我们除了兵器可是什么都没有。”小白的传音响起,似哭非哭间好像很委屈。

        “司空师兄带师收徒的本意本就是抽取我的本源精血,他怎么会给我准备法宝?武库中留有各境兵器也只是让这场戏更逼真罢了。”江羽道。

        “还好你之前备好了各境兵器。”

        “并不是各境,他是道人境修士,武库中最高境的兵器是道人境兵器,圣人境和超圣境的我就没有。”

        “嗯...大哥你怎么比我还贪婪,手中有着一件道人境的兵器还不知足?道人境、圣人境、超圣境的兵器、法宝是养炼而成,这些可都是炼化之物,怎么可能那么普遍?”

        “不过没什么,相信只要金箔足够多,还是能够买到道人境、圣人境、超圣境的兵器和法宝。毕竟整个天河系还活着的三境修士是有限的,但古往今来死去的三境修士绝对不少,遗留的兵器、法宝自是难以计数。”

        “对,以后一定要多积攒金箔,多买兵器、法宝。”

        “不用以后,现在就可以,只是需要抢。”江羽扫了一圈笼罩自己的黑光。

        “修士使用超过自身境界的兵器、法宝,除非一击制胜,否则就是孩童耍大刀,前两三下还是有那么一些气势的,时间一长可就力不从心了。韩叶身为上人境修士,使用的却是超人境法宝,这就是财主露富啊。”小白的声音满是贪婪。

        “有很多修士都以为超越自身境界的兵器、法宝是好的,殊不知趁手才是对的,这就是兵器、法宝的分境和修士境界相同的原因。”江羽面色一变,冰冷的目光直视持剑刺来的韩叶。

        仙剑莹光直射黑暗、携影飞刺呼啸如电,其势极劲,破空之声如嘶如嚎,似无物不破,剑锋冷延直奔江羽,这一击强力非凡。

        “嗖...”的一声,江羽手握长枪一挥,他发现自己的动作有所减缓,想来是头上黑伞的原因,不过这简单的一挥却挡开了韩叶的仙剑。

        两下相错韩叶疑惑甚浓,自己十分之力怎么被江羽轻松化解?何况自己还在黑伞中,难道江羽从始至终都在隐藏实力?

        江羽的目光落在了百丈外的韩叶身上,手中长枪一动如蛟龙出海、流星穿月般刺去,有风卷残云之势更有排山倒海之威。枪锋带影杀气激荡、黑暗伞下幽光疾掠,没等韩叶有所反应,江羽的长枪已经到了眼前,等他再看一眼枪锋又已经刺入了胸膛,不是他没有反应,而是他没了反应的时间。

        “这...”韩叶感受着胸腔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一下恍惚起来。

        江羽是上人,但丹田已泄,就算没有成为凡人也是实力大损,如今黑伞下的一击怎么会有着超人境的气息天人境的实力?常理之下怎会如此?

        “韩叶师兄。”江羽的声音冰冷淡漠间没有丝毫的情感,他握紧长枪用力一刺就想刺穿韩叶结果了他。

        “啊...”感受着刀劈斧凿的剧痛,韩叶一阵抽搐,眼睛更是刹那间失去了光彩,没了生气。

        “杀...”江羽轻轻自语,眼看韩叶痛苦的瞬间,不知不觉思索起来。

        杀...一个生命的逝去,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生命的逝去,真的要杀吗?人不过是沧海一粟,渺小到了尘埃中,能够感觉自我是多么珍贵,真的要杀吗?杀了可就是将“我”毁灭于冰冷的兵锋之下,过去不曾有“我”,未来亦不见“我”,“我”将化作虚无,再不出现。

        “大哥?”这时小白的声音响了起来,有些急促。

        江羽没有理会,收了长枪凭空点了数下封了韩叶的内外五极,他想明白了,杀可以,但不能平白无故的杀。

        韩叶被强封飘在了半空中,江羽又抬起头看向了遮天的黑伞。他意念一动两只大手虚空一抓,冷眸直视间催动逆转的丹田,劲力刹那倾泄如洪水决堤、飞瀑天落,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便将黑伞合起拿下握在了手里。

        “嗯?”韩叶看去疑惑中明白了。

        江羽之所以一击将他制住还真是隐藏了实力,只是他哪里知道这里面的来龙去脉?江羽确实是上人境不假,确实丹田倾泄不假,但他丹田中有了金丹虚影突破在即,于是借助逆转丹田元气的“势”完成了突破,成功结丹,他是实打实的超人境修士自然有着超人境气息。至于天人境的实力则是和他逆转的丹田有关,逆转过后元气异常的狂暴,战斗时御力泄力更是出人意料的强横,这就达到了天人境的实力。

        “该走了。”江羽收了黑伞扫了一眼满天星辰,随后如流光般向东疾去。

        就在江羽强力夺伞的时候,炎黄星外两道太上长老和长老接连化作流星破入炎黄星的云层。速度不但快还有些急,你追我赶谁都不想落在最后面,哪怕他们知道江羽一击后可能一闪而没,但天地漏洞是机缘,天大的机缘,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都不能放弃,包括一直讥讽曹婴的孙唐。

        神州大陆的一片沙漠中,冰冷苍凉毫无生机,星空之下除了一道道沙岭便是清风轻拂的淡淡荒尘。一道流光疾来后停在了半空,光影散去出现了两个人影,一个是一身白衣脸色冷漠的江羽,一个是时而疑惑不解时而恐惧万分的韩叶,只是他现在正被江羽死死抓住了上半张脸,像是江羽一用力就会被捏碎头颅似的。

        江羽虚空中站稳双脚,闲置的手用力一握,面色一白双眼一瞪,“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蓝色鲜血。

        “大哥?”小白一声疾呼。

        “我没事。”江羽擦了擦嘴角的血。

        “未来一定要修复丹田,要不然迟早爆体。”小白恨恨道,显然想到了司空玄。

        “嗯...”江羽两排牙齿死死咬紧,一声闷哼后脸上溢出了细汗。

        江羽内视丹田,此时的元气风驰电掣劲爆莽莽,隐约有一种灭世之感,毕竟这等力道出现在了炎黄上肯定太过骇人。出现于海,必是大浪连天不休不止。出现于陆,必是拖松拽柳飞沙走石。历经战斗倾泄元气的强绝一击和强力夺伞,令本就逆转的丹田狂躁异常,要不是控制得当,非爆体不可,此时要做的就是强力压下狂躁之状。

        神州大陆西边的海面上,飞仙宫和剑阁的太上长老、长老们站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交流下都有难掩的失落。他们感受到江羽这个天道漏洞的气息后第一时间进入炎黄,可还是没能第一时间找到他,还是让他给逃了。

        “江羽明明知道战斗时会泄露气息,为什么还要战斗?难道是不得不战?”孙唐眉头紧锁心中自语,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想着什么的曹婴身上。

        “难道我要留下来?”曹婴看了孙唐一眼后同样心中自语。

        其他太上长老和长老都在思索间想着什么,但具体想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