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忍痛丹田逆,逃出困身狱。

第十一章:忍痛丹田逆,逃出困身狱。

        曾想追逐仙踪,纵横宇宙群星,一朝丹田倾泄,修行转瞬成空。

        “大哥,你振作起来呀...”

        “大哥,你天赋封神,一点波折又能算得了什么?”

        “大哥,你只是丹田倾泄而不是崩坏,总有办法修复的...”

        “大哥,你不能就此成为司空玄的修行机缘...”

        “大哥,就算是死,你也不能死在这冰冷的玉京楼中...”

        “......”

        外面“嘀嗒”声不断,江羽的蓝色血液从五个伤口不停滴落进金鼎中。内里小白传音不停,大哥现已经成为了司空玄的玩偶被随意拿捏,小白想唤醒死寂的他做些什么。

        时间转瞬即逝,十天时间中,小白时时刻刻想趁机拔出五色金钉,可自身实力有限根本没有什么作为。不过他的传音从明亮清晰到渐哑渐熄,不知道说了多少话,不知道喊了多少次“大哥”,可江羽任凭法印钓垂,不动丝毫。

        “大哥,我们不能死在这里...”小白的声音再一次在江羽的脑海中响起。

        “登登登...”的脚步声传来,江羽没有醒来,只有司空玄的侍女来取走鼎中的精血,每日一次已经取了十次。

        “大哥,仙路莫测,不能因此一劫而放弃,要重整旗鼓再起...”小白的传音依然继续,他从江羽的衣袖中爬出,爬到了江羽的肩头。

        “小白,你辛苦了。”江羽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神志,他的传音在小白的脑海中响起。

        “大哥?”小白心下一喜,声音嘶哑的厉害。

        “不用担心,我不会轻易放弃...”

        “那这十天...”

        “现在丹田没有崩坏只是漏了个口子倾泄元气,我静默十天一直在想阻拦的办法,想来想去只有一个。”

        “什么?”

        “逆转丹田。”

        “啊?”小白乍一听大惊,思虑片刻质疑起来:“逆转丹田?这可行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不知道。”江羽眉头微皱。

        “不知道?”小白又一声惊呼,逆转丹田这等事可能不只是危险,还可能伴随死亡,那是慎之又慎的事情,一句“不知道”怎么行?

        “修士丹田向来顺转,可顺应该也可逆。我现在丹田顺转倾泄元气,逆转自然会制止倾泄。一旦逆转丹田势必造成血液倒流,作为修士,我想应该是能抗住的。”江羽解释道。

        “你所读的典籍比我多了不少,你见哪个修士逆转丹田的?”小白冷静下来问道。

        “逆转丹田生死不明,可能失败死在这里,可能成功逃离这里。”江羽侧头直视向了肩头的小白。

        “可这是九死一生的事啊。”小白回道。

        “我什么都不做呢?是不是会被司空师兄放干血液死在这里?”江羽问道。

        “啊...”小白一呆,他眨了眨豆眼明白了。

        江羽现在被司空玄钉在了法印上,没有什么意外定是会被放干血液死在这里,真的会有意外吗?真的会有人在司空玄手中救出江羽的意外发生吗?外在的意外没有只能期待内里的意外发生,在小白没办法帮助江羽的情况下只能期待江羽自己了。

        “嗖...”的一声,小白反应过来后跳到地上化作真身,打算给江羽护法。

        莹莹泛光白玉魄,八肢似柱满健硕,六丈身腹如土丘,黑目眨眨闪又烁。似如蛛般灵巧能爬梁绕柱,又似如虎般威风能追熊猎鹿。沉胸坠肘间身宽体阔,劲足重踏间金砖欲裂,牙粗齿壮间凶悍非常,动挪来去间无物不破。正是小白的真身,还是一只没人知晓的白色巨蛛。

        十年时间,江羽读了太多典籍,相关妖兽的书同样不少,其中一本《妖典》把完全宇宙万兽合理的分了等级。

        有些妖兽生来有着神灵境实力,《妖典》将其归为神兽,神兽只有四种,都生活在神界,分别是真龙、凤凰、麒麟和星雀。

        有着神兽血脉的,《妖典》将其归为仙兽,因为这些妖兽生来最起码有着天仙境的实力,有的甚至可以达到仙王境,他们通常生活在仙界和神界。

        有着神兽血脉且极其稀薄,稀薄到可能永远无法觉醒血脉的妖兽,和没有神兽血脉且能修炼的海量妖兽,《妖典》将其归为普通妖兽。当然,普通妖兽遍布完全宇宙。

        《妖典》中除了详细介绍了各种妖兽外还提及了一种“异兽”。异兽皆来源于神兽血脉稀薄的妖兽,他们生来普通,觉醒血脉就会有返祖现象,一旦过程中产生异化才会成为异兽。异兽异化后比之神兽还要强大,不过完全宇宙中存在的异兽实在太少,可能一只手就能数出来,而且还有剩余。因为神兽只有四种,所以异兽同样只有四种,真龙血脉的异兽叫乾龙、凤凰血脉的异兽叫玄凤、麒麟血脉的异兽叫雪麟、星雀血脉的异兽叫坤鹏。神墓中那条神灵境肉身的黑龙就是拥有真龙血脉的异兽乾龙,至于他为什么会在那里就是没谁知道的事情了。

        《妖典》中关于普通妖兽的强弱还有一种划分。妖兽活到一定年数会化成人形开启灵智从而开始修炼,也就是变成人的样子拥有人的智慧踏上修炼之路,这便是所谓的化形开智。神兽和仙兽生来就是化形开智的存在,强大的血脉摆在那里,普通妖兽只能望其项背,甚至望不上。

        说回普通妖兽,普通妖兽中越是强大越早会化形、开智,这句话不说是至理也可以适用于绝大多数的普通妖兽。但凡事都有例外,小白就是那个例外。小白是妖兽吗?拓开丹田、飞仙之姿,这等又怎么可能是弱小妖兽呢?怪就怪在小白只开了智而不能化形,到了现今的真人境依然无法化形,这就不得不令人多思多想了,小白到底是个怎样的妖兽?

        江羽看着小白连身带足有十丈宽的真身呆了片刻。《妖典》似乎不能概全,最起码没有关于小白的记载,而且没解释凡间为什么会出现神兽真龙,比如说幻海的神兽真龙和玉京楼的神兽真龙。

        “大哥...”小白口吐人言看向江羽,声如闷钟厚重苍凉。

        “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江羽回过神来。

        “我给你护法...你好逆转丹田。”小白回道。

        “我只有上人境修为,我们两个要么遇到司空师兄被擒,要么顺利逃出玉京楼,你这种大摇大摆只能将其引来。”江羽急忙说道。

        “对哦,我才真人境修为,根本不是他对手。”小白反应过来又是一变,成了拳头大小趴在了地上。

        “司空师兄正在一个神秘地方炼化我的本源精血,我们有一天的时间。”江羽道。

        “你怎么知道?”小白一问。

        “我既然为天道漏洞、既然令司空师兄准备了十年,那他几乎不会把我置于那些侍女之手,除非他在集中精力炼化我的本源精血。”

        “我明白了,那我们开始吧。”

        江羽点了点头后双眼逐渐深邃,逆转丹田自会伴随鲜血倒流,这种事可不容易,要是发生在凡人身上必死无疑,就算发生在江羽这等修士身上都会痛入骨髓,而且他此举等于用命一赌,赌司空玄真如他所说在神秘地方炼化精血,赌自己能逆转丹田成功恢复实力。

        几个呼吸的时间江羽定了定神稳定了思绪,随后内视全身扫过每一寸角落,最后把目光落在丹田中那颗金丹虚影上,开始了运用内劲强力阻止丹田的顺转。

        “嗯...”江羽稍一催动内劲立马发出一声闷哼,光洁的脸刹那布满了细汗眨眼成滴,落下地面。

        “怎么样?”小白一声疾呼,实在是担忧。

        “我...没事。”江羽强忍剧痛,从齿缝中传来了缓而有力的三个字。

        “你一定能成功。”小白不知道是担忧,还是预感到了不妙,开始倒腾八肢在地上来回徘徊。

        江羽继续内视丹田,继续催动内劲,顺转的海阔丹田真的缓了缓,只是要想彻底停下来还得加把劲,甚至是加上所有的劲。

        “啊...”他一声低沉的嘶吼,继续加大力道,继续忍着疼痛。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他的脸煞白无比,其上汗水更是犹如绵绵细雨般连续密集,五极在这一声低吼中伸展,像是有人拉扯,更像是被灌注了海量的元气不得不伸直。

        小白看去脚步一顿,江羽如此模样他实在是担心。

        江羽微微抬头直视向了小白,他的牙齿被咬得密不透风,双眼滚圆像是被无形撑起,全身的青筋更像是马上冲破皮肤的束缚要跳出来。

        “这...”小白心一颤,此等模样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江羽还在内视丹田,经过内劲的催动,顺转的丹田终于停了下来,倾泄的元气静止了下来,剩下的就是逆转丹田。他看着地上的小白大气一喘闭上了双眼,逆转丹田血液倒流,这等有违修炼的事情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此等环境下却只能去尝试,哪怕九成会死亡也要去尝试,哪怕有万分之一的生机也要尝试,因为这是唯一的机会。

        “啊?”小白一惊,他在江羽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决绝的气息,一股不死不休的气息,此时此刻他一下安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

        “动...”江羽又是一声低吼,又开始催动内劲逆转起了丹田。

        “呼...”只是一个眨眼,只是江羽逆转丹田的瞬间,他一下睁开了双眼,刹那滚圆。

        “大哥...”小白不知不觉间退了一步,因为此刻的江羽变了模样。

        江羽催动内劲逆转丹田,丹田内的海量元气第一时间躁动起来横冲直闯,似是一下暴增了数倍欲撑破丹田,这样的力道作用在江羽的身体上足以致命、足以骇人。他四肢伸展被法印钓在那里,两腮如内撑般鼓出异常、双目如激增般前突厉害、体筋如外长般附着全身、五极如充气般粗了数倍,整个人看上去随时爆体。他似乎有所感觉,双眼左右瞟了瞟,又似乎担心爆体查看一番。可看过之后本就突出的眼珠一下恐怖起来,浑圆眼白之上只剩一片瞳孔,像是要从眼眶中掉出来。

        江羽当然感觉到了爆体的危机,逆转产生的力道犹如洪水决堤碾荡整个丹田,整个身体更有种有人用铁锤由内而外不停强力捶打的胀痛,他希望身上有一个口子倾泄力道,又不能真的倾泄力道任由逆转的元气撕裂自己,能做的只有在爆体之前逆转成功或者无法压制元气被撑撕碎。他没有犹豫,毅然决然加大内劲继续催动,继续逆转丹田。现实的残酷告诉他,要么逆转失败直接死掉,要么逆转成功逃离远去,没有第三种选择。面对唯二选择只能继续,哪怕逆转丹田的结局是死亡深渊,也要跳下去。

        丹田中的元气躁动至极,逆转之状形如天崩势如地裂,放置在边缘那几杆被炼化的长枪随着狂躁的元气飞了起来,没等飞上几丈就被元气撕碎成了碎屑,而这股元气在强大内劲催动下不但没有静下来的趋势,反而像是火山骤然爆发一样开始喷涌激荡,横扫四野冲撞八荒,隐隐间有了神墓中那种拔起苍松、拽起劲柳的气势了。

        江羽有死的决心支撑着他逆转丹田,时间似乎在他的汗水中逐渐逝去,似乎在那种随时破碎的感觉中静止,直到他渐渐压制丹田中冲撞八荒的莽莽劲力。

        “停...”江羽又是一声低吼,他终于在痛苦欲撕裂、撑胀欲爆体中,逆转了丹田的元气,只是太过狂躁,需要顺一顺。

        “大哥...”地上的小白看去又是一声惊呼,此刻的江羽何止是骇人?简直是令人恐惧。

        江羽的头有脸盆那么大,肤色更是蓝如净穹,滴落下密密麻麻的水滴不知汗水还是血水,给人一种即爆将爆,随时鲜血飞溅、头骨爆开、脑浆迸裂的感觉。另外四极亦然如此,随时化作血雾迸溅周围。

        “我...没事...”江羽直视地上的小白好久才发出声音,并非有气无力,只是混淆的厉害,小白还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这“三个字”。

        “哎呀...”小白急的直跳脚,眼前的江羽可不像没事的样子。

        “啊...”江羽看了一眼小白低下头去,口中发出低吼,像是咬着牙发出的。

        江羽又加大了催动内劲的力道,因为他终究是别无选择,内视丹田感受着逆转元气的冲撞蛮力开始了内劲疏导。狂躁的元气在强大内劲疏导下一点一点的围绕着丹田规律的逆行起来,不过江羽那一声“啊”的低吼久而不绝,在殿中回荡悠长。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江羽终于彻底的疏导了逆转的元气,此刻丹田不但被元气冲击的有生命星辰大小,连丹田中间的金丹都彻底实质化,他在逆转丹田的过程中借用逆转的力道结丹成功,踏入了超人境。

        “怎么样?”小白看着低头的江羽一急,因为江羽逆转丹田快一天了,侍女快来取血了。

        “呼...”江羽猛地一抬头呼出一口可见的寒气,他的双眼落在了小白的身上。

        “啊...”小白感受到江羽的目光心颤一退,江羽眼眶之内只有毫无杂质的蓝色,像是刷了一层一层的鲜血。

        “再等等...”江羽终于开了口,终于说清楚了,身体终于开始了恢复。

        “成了?”小白惊讶的厉害,他在玉京楼中读了不少的典籍,却从未见过关于逆转丹田的事情,现在一见眼前活生生的例子哪有不惊的道理。

        江羽又闭上了双眼,半刻钟后他的身体恢复到了原状,就在这时他睁开双眼看着前方面色一寒,四极一用力,四肢像是有人拉扯一样转瞬伸直、原本垂落的十根手指在此刻崩开。只听“砰...砰...砰...砰...砰...”的五声传来,他逆转丹田成功,并以超人境的实力逼出了五色金钉,最后四肢一伸全力一展挣脱法印跳到了地上。

        “来了...”小白不耽搁,一跃跳到了江羽的肩头。

        “走。”江羽眼神凌厉动作迅捷,几个大步下去第一时间逃离。

        “咣当...”一声惊响传来,江羽踹碎殿门到了北殿殿外,他找到炎黄的方向一个用力跳了起来,跳出了玉京楼。他的反应和动作不可谓不快,一气呵成间只用了几个呼吸,侍女发现时玉京楼早已经没了他们的身影。

        很快时间江羽带着小白直入云层,速度奇快势头强绝,似陨石天降又似流星掠宇。他的双眼直视下方,冰冷而淡漠;他的脸颊没有表情,麻木而呆板。经此一役,丹田倾泄仙路成空、天道漏洞惊心惊魂、锁身放血未来破碎、逆转丹田痛骨伤神,不要说所有,就是单拿出一件都令人难以承受,何况扎堆出现了?

        “怎么样?”小白的声音满是担忧,光是丹田倾泄这一件就足以令修士自弃了,何况还有后面亿万修士皆可诛之的天道漏洞?

        “我没事。”江羽的回应很是淡漠。

        “我们去哪啊?”

        “不知道。”

        “不回南楚家里吗?”

        “不回。”

        几句简短的交流后江羽落在了一座山崖上,前看虚空暗夜毫无一物、后看密林深处满是草木,远有鸟兽轻吼近有小虫夜鸣,还真如江羽所说,不知道哪里。他站在石头上看向了东方,眉目淡薄面无血色,似是耳听万物思索至理,又似孤身静立不知前途几何。

        江羽肩头的小白感觉到了什么轻轻抽动了一下,随即又四肢伸展如同往常,因为他刚刚感受到有修士在扫掠整个星辰,熟悉之间立马想到了一个人,司空玄。

        玉京楼前,司空玄同样静立淡漠,他的眼前还有一个侍女,似是向他说了什么。

        “丹田被破形同废人,怎么逃的?”司空玄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了一丝轻疑。

        看着北殿殿门的破损,想着扫掠炎黄空无一物的结果,司空玄稍微紧致的眉宇瞬间平顺了,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江羽是谁?天道漏洞,岂能因为自己布局十年就命丧于此,如果那样又怎能惊动两个道统的七位老祖?虽然身份已漏,虽然丹田已泄,但身为天道漏洞必然会在世间惊起无尽波澜,现在的一切都只是个开始罢了。

        炎黄还在围绕着巨大的恒星运转,速度不快不慢,就在短短的后半夜便有十几位修士扫掠整颗星辰,似乎都想在过程中找到江羽,但扫掠一遍后又都放弃了,好像他们都有着司空玄那样的觉悟,江羽作为天道漏洞不会轻易陨落,暴露过后更不会轻易现身,好在他才只是上人,好在被司空玄废了丹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