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九章:十载转瞬过,仙途少年客。

第九章:十载转瞬过,仙途少年客。

        黑洞闪烁穹顶,尺前悬浮人影,脚踏虚空环视,众皆不寒而冷。

        曹婴一众踩着虚空站于传送门前,二十多双眼睛扫视四野八荒,一时间看着眼前的一切没人言语。神墓所在确实如曹婴所说小世界,只是这个世界太过巨大,竟是一颗如炎黄大小的星辰。南北海纵半颗星,东西陆横九百峰,两极相遥十万里,呼啸疾驰满劲风。整颗星辰海陆两分,南半星碧海连天汪洋无尽,北半星大陆横跨千峰擎天,既是浑然一体又是蓝绿隔间。但不管南星海还是北星陆都是风狂气躁之状。呼啸扫过激荡不停,疾去片刻绕星满程,陆上风之大拔起苍松劲柳扬起层层尘沙,海上风之大骤起龙卷万道翻浪又作水花。此等景象似是狂暴不停又似是末日之景,惊的曹婴一众很久才响起声音。

        “神王手笔果然不凡,吸了炎黄几千年元气,所成之地真是元气蓬勃。”曹婴的双眼落在了陆地上。

        整片陆地时有巨树拔地而起,可又有新芽眨眼间化作擎天巨木继续等着狂风卷过,如此强的生命力只能说明元气充沛到了极致。

        “神墓中但凡有活物都是强横至极。”孙唐的目光落在了南半星的海面上,海中有一条鲸鱼游过,万丈之巨似是一座海底山丘。

        一众修士又看向了云层,那里有一个巨大黑影像是一座山,又像是一个前所未见的生物,就在他们细看之间一条粗壮的黑色长尾划破云层在海面上扫了一圈,足有四五百丈宽万丈余长,此时他们的目光穿透云层看见了“那座山”。那哪里是什么山?分明是一条足有十万丈长的黑色巨龙。星作床榻盘卧上,巨麟阔甲几十丈,列牙相交错险峰,出云扫尾半海荡。静时流晶映彩黑光闪闪,动时九天翻云威风烈烈,有天崩地裂之能,亦有移星换斗之力。如果司空玄的真龙真是一条蚯蚓,那么云端巨龙就是一只巨蟒,可能还是绕半个星辰的巨蟒。

        “不好...那条龙醒了......”突然小白的声音在江羽的脑海中响起,语速极快担忧的很。

        “什么?”江羽睁大双眼直视云层。

        不只是江羽,其他人同样发现黑色巨龙睁开双眼露出了如日月大小的双瞳,他头一动看向了江羽他们所在的方向,巨口一张一道黑光疾射而来。

        “不好。”曹婴和孙唐感知不妙,大手一挥打算揽着众人退回传送门。

        可黑龙的光束又急又快,曹婴、孙唐二人还是各漏了一个圣人境的修士,黑光射来他们立马化作飞灰,只有两只手臂随着曹婴与孙唐的气劲飞到了传送门另一侧。

        “这...”传送门另一端,曹婴看着眼前飘在那里的圣人手臂一阵后怕,要是晚走刹那定是留在那里了。

        “这龙......”孙唐眼神闪烁长舒一口气,显然被吓到了。

        “奇怪,不管人修还是妖修,哪怕是魔修,但凡有着仙之力都会飞升仙界。神墓中怎么会有一条神灵境肉身的龙?而且此龙比之真龙还要强横,难道是传说中的异兽?”回过神来的曹婴思索起来。

        “你说那条龙是异兽?”孙唐看着曹婴睁大了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此等威势,只能是异兽了...”曹婴继续道。

        “这...”孙唐双眼转动,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神墓之中机缘甚大,探寻不只飞仙还可封神,但曹婴他们以人界顶级的修为看了一眼就不得不退,其中还死了两位圣人境的修士。如此凶险怎么探寻?再进一次不过依然惊扰黑龙命丧巨口罢了。

        “神墓之中到底有什么?”曹婴疑惑自语,满脸不解。

        “不能盲目送命。”孙唐一扭头看向了曹婴,面色一动浅藏冷笑:“我去问清楚了,让我进神墓可以,但要谈条件。”

        “你说的对,现在主动权在我们手里,可以谈。”曹婴看向了孙唐,不过他笑的很和善。

        “诸位,告辞。”孙唐简单行礼后率先化作水中流光,眨眼无踪。

        “告辞...告辞...告辞...”剑阁其他修士相继行礼离去。

        “江羽?”最后离开的剑阁修士姜离看向了罡气球内的江羽。

        “道友。”江羽躬身行了一礼。

        “我叫姜离,你我有些渊缘。”姜离道。

        “不知什么渊缘?”江羽疑惑,看着笑如花开的姜离并未想到什么。

        “会有人告诉你的。”姜离看了一眼淡漠的司空玄后离去,只留下了不解的江羽。

        “姜离有飞仙之姿,现在是剑阁首席核心弟子。几万年前你们炎黄星出现了拥有封神之姿的姜姓修士,因为性如烈火所以都称他为炎帝,姜离祖上和炎帝正是亲兄弟,这便是你们的渊缘。”司空玄解释道。

        “这样啊。”江羽点了点头,他发现自己和司空玄说话的时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江羽?你可是拥有封神之姿的人,和姜离叔祖相比丝毫不差啊。”曹婴看着江羽笑道。

        “多谢老祖夸赞。”江羽躬了躬身,不知为何他心中一紧,似乎没有在周围的目光中感觉到善意。

        “走,我们回去,神墓先放一放。”曹婴扫了一圈后直上海面。

        “嗖嗖嗖...”声不断传出,曹婴在前,司空玄等一众在后,他们化作流光从海底激射而出直奔炎黄穹顶,又是数道白昼流星划过,只是和不久前相比少了一位圣人境的修士。

        玉京楼的两殿间,江羽站在那里望着两座更加巨大的浮空山,心中一动疑惑甚浓。神墓到底有什么?而且自己还吸引了两个道统诸多强者的注意。虽然只和姜离有过几句话的交集,但其他修士那种扫透皮肉骨髓的目光,还是能感受到的。

        “大哥...”小白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难不成你想吃神墓中的那条黑龙不成?”江羽笑问道。

        “不是想吃,而是那条龙因我而醒。”

        “为何?”

        “今日初探神墓不管飞仙宫还是剑阁的修士都不足以惊动黑龙,因为圣人境和超圣境在神灵境肉身的黑龙面前就是几只蝼蚁,他是因我而醒,他想杀的其实是我。”

        “难道你的父母在神界?”江羽一惊。

        “这个就不清楚了。”小白回道。

        江羽看向了无尽星野,不管是小白还是什么事情,此刻还不足以探寻,修炼路远、飞仙封神,这其中所经所历何止千年?或许千年只是一个开始。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云海波澜日月星移,过去已经消失踪影、未来皆是可期之景。十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曾经飘飘树芽已是粗壮挺拔,稚嫩婴娃也已是大好青华。

        玉京楼两殿间,一个男子站在那里看着远方。一袭白衣晴日云,黑发光洁落无痕,玉立素雅抬首望,仙气莹绕世难寻。正是十八岁的江羽,一个世间少有的仙途子,历经十年已经褪去稚嫩变得成熟,脸上更难掩帅气。相貌堂堂白月颜,剑眉延展明星悬,挺梁直下擎天柱,方口薄唇隐玉寒。灵气仙气周身绕,英气锐气两相融,静为君子温婉如玉,动为剑锋烁光流去。他的目光落在了另外两座浮空山上,精光熠熠的双眸一闪,两道流光从两座浮空山上同时射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呼吸间到了眼前。

        “锵...”的一声脆响,不知什么时候一杆长枪横在了江羽胸前,两柄仙剑同时斩落其上,江羽感受仙剑力道握着长枪的手轻轻一震,两柄仙剑闪烁剑影向后划去。随着“登登登...”的脚步声结束才看清两个女子身影。

        一人,黑裙素简莹光闪,身姿婀娜双峰险,飞瀑直下落九天,轻盈流韵香飘远。正是默。十年逝去,亭亭玉立妙曼多姿的同时还成了人间绝色,或者说是一尊倾世冰仙。玉面薄霜轻流莹,五官惊世花羡容,月眉星目溢冰辉,一视方圆冷意浓。气质萧素目光轻寒,手持剑渐凶渐险,驻足观杀气难掩,似神女天来扫荡世间,又似杀神掠宇剑疾封天。

        另一人,粉裙玉带花映月,身姿纤细黑发过,轻飘孤立似风摇,溢溢之间仙风掠。比之默的高挺倾立,她清瘦许多似轻病着身,正是楚菲。玉面光洁溢流丝,眉目藏情文留诗,红润玉颊挂浅笑,回眸一顾万人痴。静立观花如诗如画,舞动飘伶明媚惊影。同是倾城之色的美人,默的气质是剑锋冷延的冰艳,她倒多了几分灵动,还真是南北两极。.

        “封神之姿果然厉害。”见江羽轻飘飘的化解了自己和默的攻击,楚菲收了仙剑拍手称赞。

        “你用一成力,却挡我们十成功。”同样收了仙剑的默跟着道。

        “我五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天人合一的上人境修为,你们才达到数月,要是全力应付岂不糟了。”江羽浅笑扫过,声音终于摆脱了十年前的稚嫩。

        “从平平凡人到天人合一的上人境修士,你只用了五年,天赋比之我们高太多了。”楚菲又道。

        “而且三境一坎对你来说如履平地...”默跟着道。

        “天赋不能说明一切,只是起点颇高而已,不过天赋的施展如何还要看实际境遇。”江羽的目光看向了无尽的苍野,冥冥中一种感觉,他的未来可能不会平顺。

        默和楚菲相视一眼,江羽所虑她们不是没想过,但目前尚可,还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情。

        十年前神墓归来后,楚菲成了飞仙宫太上长老罗成的弟子,他日回到离神星飞仙宫定是精心培养。默则成了剑阁太上长老贾钰的弟子,比之楚菲丝毫不差。江羽倒是成了司空玄带师收徒的小师弟,而他的师尊正是留守离神星飞仙宫的太上长老,北冥玄阳。

        “十年了,司空玄不曾带你回离神星,北冥玄阳又不曾前来,这其中难道真的如你所说,不是巧合?”此时江羽听到了小白的传音,十年已过,他同样有了成年之声。

        “我所看见的是巧合,师尊游历星辰遇见我降生,师兄作为寻找神墓的先头又与我相遇。但却是水中花镜中月,看之为真,细感又非真。”江羽传音回道。

        “但无论如何我们能做的只有小心。”

        “十年时间,师兄倾囊相授无所不教,感觉很怪,但又不知道怪在哪里。”

        “我也感觉怪。”

        星野茫茫,有流光疾掠,有彩云变幻,江羽站在那里仰望,心中有着一丝期待与不安,或许只有一步一步的走在仙途上才能探寻其中的一切。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