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五章:离神司空玄,飞天风渐寒。

第五章:离神司空玄,飞天风渐寒。

        天梯百阶丈宽,却分仙凡两端,踏之满城三幼,留下人海如烟。

        天梯尽头处,司空玄风中飘立一脸淡漠的望来,背后正是那条真龙,也是惊吓鸟兽的真正源头。江羽他们踏出最后一阶天梯站在了那里,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和男子身后的真龙并无惧意,只有未被提到名字的江竹怯怯的躲在了江羽的身后。

        “你们好,我来自离神星,是离神星黑龙大陆飞仙宫的首席核心弟子,司空玄。”司空玄的声音响起,和他的表情一样,淡漠的很。

        “离神星?飞仙宫?”江羽看去眼色微动,他想起了自己出生时父亲江城遇到的上仙北冥玄阳,同样的离神星,同样的飞仙宫,想来应该熟识。

        “记住,这是仙家礼仪。”司空玄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他双手交叉贴于胸前,躬了躬身。

        “见过上仙。”江羽四人按照司空玄的动作回礼。

        “我是罡风化神的道人境修士,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司空仙长,今日唤你等三人到此是因为你们的仙缘已至,我将带你们踏入仙途。”司空玄看着江羽四人说道,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江羽一听立马笑了起来,当余光瞥到江竹的时候又心中一痛嘴角垂了下去。眼前司空仙长之言未提江竹,是不是说明他没有机会踏入仙途?这对七岁的他来说没什么,可在人生百年里会成为莫大的遗憾。

        楚菲看了一眼默,她听着司空玄的话高兴的很,满脸笑意。一旁的默看着楚菲点了点头,虽然表情的变化微乎其微,但心中自是大喜至极,毕竟她是老楚公捡回来的侍女。

        “司空仙长,不知我弟弟江竹可有机会?”江羽踏前一步躬了躬身。

        “你弟弟江竹能够踏上天梯,就已经是一场意外了。”司空玄淡漠的目光落在了江羽的脸上。

        “可是...”

        “没什么可是...”司空玄打断了江羽的话看向了江竹:“他毫无资质,我只能传他一些简单的护身之法。”

        “谢过仙长。”江羽眼神微动转瞬释然,没有再强求。

        “你们可曾遇到过其他仙人?”司空玄扫过江羽四人,目光落在了江羽的身上。

        “不曾遇到。”楚菲一听回应道,一旁的默则是摇了摇头。

        “我出生之时父亲遇到过一位仙人,他自称是离神星飞仙宫的太上长老,叫北冥玄阳。”江羽跟着道。

        “你出身将门,父亲沙场自陨、母亲家中病亡,只因汉皇?”司空玄面色轻疑,这和仙人有何关系?

        “我是说...”江羽抬头看去声音大了很多,明亮了很多:“我出生之时父亲遇到过一位仙人,他自称是离神星飞仙宫的太上长老,叫北冥玄阳。”

        “小羽,说家里的事情做什么?”没等司空玄有所回应,楚菲急忙碰了一下江羽使了个眼色。

        “父亲沙场自陨、母亲家中病亡,只因汉皇?”司空玄轻声念叨,看着江羽的目光更加疑惑了。

        “家母病亡我心中悲痛,不知仙长能否救活她?”江羽心念电转,第一时间躬身回应。

        “救活你的母亲?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寿数已尽,我无能为力了。”司空玄道。

        “我...”江羽抬头看去,脸上满是悲伤。

        江羽曾经被北冥玄阳遮盖了血液颜色,北冥玄阳又是飞仙宫的太上长老,他以为司空玄提到的是北冥玄阳,所以才会说出曾经北冥玄阳的事,只是司空玄和楚菲为什么听不清就不知道了。当然,司空玄确实感受到了一丝气息,确实是在江羽身上感受到的,却不是北冥玄阳的残留,而是小白,只是他不确定是什么,想来想去可能和江羽的蓝色血液有关。

        “你们天赋异禀,皆有飞仙之姿,我只是带你们踏入仙途、传你们一些基本功法,至于入哪个道统拜哪个师尊?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司空玄继续道。

        “任凭仙长安排。”江羽、楚菲和默全都躬身行礼,只有江羽背后的江竹默默流泪。

        江竹只有七岁,虽身体未长智慧未成,但一些浅显道理还是明白的。今日见到仙长司空玄,哥哥江羽和看着自己长大的楚菲都有资质修炼,甚至未来可以飞天成仙,自己却毫无资质,怎能不悲?怎能不泣?仙有何等经历他确实不知道,但仙有何等能力以及何等寿数他可是在画本上见过。

        “小竹,不要哭了。”江羽转身安慰道。

        “哥...”江竹抬头泪眼婆娑,伤心的很。

        江羽没有再言语,只是拍了拍江竹的肩膀后将他抱在了怀里。

        “既已如此,走。”司空玄并未理会江羽两兄弟,大手一挥一股仙风裹带着江羽四人骑龙而去。

        “看,龙飞走了。”

        “好快啊。”

        “哎呀,可能再也看不见真龙了...”

        “仙人别走啊,仙人,我有资质,我能成仙。”

        “......”

        真龙盘绕之间飞上九天,速度不可谓不快,地上的人们看着真龙飞去的身影知道“仙人”已经离去,他们大声的呼喊,可声音再怎么大都是无济于事,想来踏不上天梯已经说明了一切。很快真龙消失云端红霞散于苍野,地面上只留下了一道笔直的天梯在接连着天地,仙人走是走了,却留下了一丝希望。

        “天梯还在说明仙还在,我只要踩上去就能飞天成仙。”

        “没错,我资质极佳不可能埋没在这南楚一隅。”

        “我一定能踩上去。”

        “......”

        希望在前,人们不管资质如何还是家财多少,不管是男女还是老幼,都想试一试,试一次踏天梯,试一次成仙路,因为司空玄留下的天梯没有任何危险。

        龙飞天浅,风驰电掣,云卷云落。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骑在真龙身上的江羽四人远离了地面进入了云层,此时江山尽寸间一切都是那么的渺小。当离开云层后他们才知道居住的地方是一颗巨大的蓝色星辰,而远到不知道多少里外的地方还有一颗更加巨大的星辰。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地方吗?”楚菲一阵感叹,天之高远云之磅礴,无尽浩瀚宇宙星河,人类与之相比仿佛方寸间的蝼蚁,亦或者一粒尘沙。

        “踏上仙途,我们是人,又不再是人。”江羽回道。

        “不要妄自菲薄,人类寿命虽短暂,却是完全宇宙中的万灵之长,我来自人类,你们同样来自人类。”这时司空玄的声音飘了过来,像是教诲,更像是在解释。

        江羽和楚菲听着司空玄的话不再言语,他们和默、江竹一样看向了周围急速掠过的景致,很快他们看见了司空玄的玉京楼,黑暗星空中莹光闪闪的一座浮空山有谁能忽略?

        “那里叫玉京楼,未来的一段时间中你们便在那里修炼。”前方又飘来了司空玄淡漠的声音。

        “哇......”不再悲伤的江竹看去眼前一亮,他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般景象,小孩心性尽显无余。

        江羽看着玉京楼没有言语,因为他有一种极其强烈的感觉,未来的修仙之路定是气吞星河、激荡寰宇的无限壮阔,眼前不过是仙路的起点罢了。楚菲和默看着玉京楼并无太多惊讶,想来她们的心境和江羽相同。

        真龙盘盘绕绕落在了殿前,司空玄带着江羽四人缓缓落在了仙气飘飘的地面上,随后真龙又是一个腾起卷绕盘在了远处的盘龙柱上。江羽他们看了一圈玉京楼的殿宇,心中不由得赞叹称奇。楼阁皆玉莹光闪,柱石皆金明晃眼,雕梁画栋精致极,仙气满溢又飘远。这等华丽之所定是世间绝无。

        “这只是一个普通物事,未来你们所拥有,可不是一座玉京楼能比的...”司空玄并未阻止四人观赏。

        “仙长。”江羽四人一听拉回思绪躬身行了一礼。

        “江羽,你随侍女去往东殿,那里是你以后的居所。”司空玄道,目光一动他又看向了楚菲和默:“你们随我去往西殿。”

        “是,仙长。”江羽四人躬身行礼后,楚菲和默跟着司空玄去了百丈外的西殿。

        “公子,这边请。”很快时间一个漂亮的侍女走到了江羽兄弟眼前躬了躬身,正是接引江羽去往东殿的侍女。

        “这是?”江羽稍有惊讶,因为接引他的侍女和自家没有精神的阿大、阿二、阿三一样,只是漂亮了许多,想来这应该是某种仙家手段。

        “走。”江羽顾不上多想,跟着侍女去了东殿。

        踏入东殿殿门后江羽两兄弟皆是一惊,从殿门外观看东殿不过十丈长宽三层余,进入殿后才发现是另有天地。整个一楼厅堂有着几十丈的长宽,高度更有四五丈余,其中每根立柱都丈宽粗壮挺立直上。厅堂除了大之外还有一丝书香气,内部书房多间齐列,还有卧房、药房、武库相应相间,整个氛围很是自然,没有那种单一下的单调。

        “既然司空公子将公子安排到了东殿,那么殿内一切都是公子决定,包括我们十个侍女。”接引侍女解释道。

        “殿中为什么那么多书卷?”江羽看着远处的书房问道。

        “玉京楼共分三殿,北殿为主,是司空公子修炼的地方。东殿为辅,主经卷、典籍。西殿同为辅,主炼器、炼宝。”侍女解释道。

        “这样啊...”江羽点了点头心中释然,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要炼器、炼宝?不过他没有多想,未来的事未来说,现在要解决眼前的问题,他看着侍女继续道:“好了,安排些吃食,我弟弟饿了。”

        “是。”侍女躬身离去。

        “哥...”江竹看来泪眼汪汪,一声“哥”满是悲伤,亲兄弟一个资质超绝一个资质毫无,云泥之别下的心理落差不可谓不大。

        “弟弟,你一定会一世平安。”江羽又把流泪的江竹抱在了怀里安慰了一番。

        “大哥,仙长为什么听不清北冥上仙?”没过多久,江羽的脑海中响起了小白的声音。

        “不知道。”江羽思索道。

        “哥,什么不知道?”江竹以为江羽在和他说话。

        “弟弟,我问你。踏上天梯后,我希望仙长救活母亲吗?”江羽问道。

        “是啊,你说了两遍,都是希望仙长救活母亲。”江竹回道。

        “你哥不是那么说的。”就在这个时候,小白的声音又在江竹的脑海中响起了,话音一落他从江羽肩头的装饰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蜘蛛。

        “小白?你怎么来了?”江竹看去并未害怕,因为江羽母亲死的时候江羽就把小白的事情告诉了他。

        “我只是陪你哥来看看。”小白的声音又在江竹的脑海中响起了。

        江羽整理了一下思绪面色平静心中复杂,今日有关北冥玄阳的事情竟只有自己和小白知晓,为何司空玄没有听清?为何楚菲同样没有听清?到底为何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