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尽灭在线阅读 - 第一章:炎黄落惊鸿,凤凰燃羽名。

第一章:炎黄落惊鸿,凤凰燃羽名。

        青砖平铺路远,红墙高砌延展,垛上琉璃列列,通幽时直时转。

        王城的一条廊道中停了一辆素雅的马车,驾车的小厮静立在那里只有闪烁的双眼瞄了瞄廊道的头尾。正当上午时分明日高悬之际,街上往日里的震耳喧嚣没有传到王城内,高墙延伸的两侧又有些深邃。虽脸上溢出了少许热汗,心中倒是渐有凉意。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个人迈着阔步走向了小厮。虎背熊腰势如风,肩宽臂阔步履轻,红袍玉带金丝绣,踏踏青砖满回声。再一看脸庞。面色古铜棱角明,盘发齐整光洁莹,蚕眉星目天柱下,唇红齿白压黑龙。这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壮实的身躯上长了一张凌厉的脸,脸上嵌着四射精光的眸子,正是南楚元帅,江城。

        江城走的有些急,似乎有事要办,嘴角微微上扬溢出喜色,好像很期待。

        “老爷。”小厮见江城走来,放置好方踏躬了躬身。

        “回府。”江城简而有力的回了一声后,踩着方踏进了车厢。

        “驾...”随着小厮的一声吆喝一记挥鞭,载着江城的马车离开王城回往江府。

        楚国,神州大陆中原的东南小国,人皆以南楚称之。

        早些年中原纷争不断,北方七国每年都会打的头破血流,甚至还有伤筋动骨的灭国之战。但由于经常有人合纵连横,七个国家倒也一直延续了几百年。

        二十多年前异常强大的西秦开启了统一战争,以虎狼之力兵吞六国大有一扫乾坤统一中原之势。攻打南楚前秦皇却突然暴毙,导致帝国瞬间瓦解,中原随之乱成一片,直到后来汉王再度扫灭群王登极成为汉皇。

        如今的汉皇面临着曾经秦皇的问题,统一南楚。

        曾经秦皇的办法是虎狼大军扫过来强力一统,汉皇登极不久不愿再起刀兵,如果没办法和平统一才会采取秦皇的办法。不管采取什么办法,统一南楚是必然是大势所趋,拥兵百万的汉皇知道此中道理,南楚的楚王和护国元帅江城依然知道此中道理。但南楚同样是传承三百年的国家,岂能轻易融入外邦?哪怕这个外邦有着吞天之力也要抗拒到最后一刻,祖宗之地不可轻弃。

        马车轻摇驶入闹市,各种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车厢中的江城面色复杂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夫人今日生产,不管男女都是大喜事,因为他和爱妻成婚多年一直没有动静,直到去年才有身孕。忧的是汉皇使臣,今日进宫自然是为了应付汉皇使臣,可一味的敷衍又怎能长久?恐怕不久的将来还要面临汉皇大军,南楚兵甲不过几万余,还能翻起什么浪吗?

        寂静星空划过一道光,这道光穿越星间眨眼消失。很快这道光又在一片星域划过后激起一束光花,好像在空中爆炸的烟花一般。光花散去一个人影出现。黑衣素简瀑落去,七尺身躯傲然立,低首轻掠声息无,缥缈之间玄光玉。非凡手段一股仙家之感,绝立星间一股神人之气。真是应了那句话,本是九天摘星客,何故谪凡来人间?

        “这是?”黑衣人看着脚下星辰渐起疑惑:“堕神之地?神墓?”

        片刻后黑衣人抬起了头。面携光晕白玉色,双目明动星嵌月,五官压盖亿万人,世间独有画中客。言谈举止配之俊美无双,世间绝无;声轻气雅配之神韵满溢,仙家少有。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美男子,一个绝美的男子。

        “这里是哪...”过了一会儿黑衣男子凭空点了几下后一个简单的星系出现在了眼前,他见围绕着恒星运转的一颗蓝色星辰皱了皱眉:“炎黄?几千年前这颗星辰元气充沛出了不少的圣人和超圣,甚至还有人飞升仙界。后来元气稀薄无法修炼成了一颗凡星,原来根源在此,是堕神之地是神墓所在,是神墓吸走了元气。”

        黑衣男子看着星系抬起手搓了搓手指,一道流光一闪而没,元气不是一般的稀薄。

        “神墓啊,神王之墓,这里可不是一些凡俗的探宝地,而是他们的坟墓。”黑衣男子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名叫“炎黄”的星辰上:“真是可惜了那个天赋超绝的女孩儿了,但凡在一颗元气......”

        黑衣男子说着说着停止了话语,双目微变像是看到了什么。他的目光穿过云层落在了神州大陆的中原东南上,再细看又落在了南楚境内,最终看清了南楚影都的元帅府,正是江城的江府。

        影都是南楚的都城,是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是南楚的重中之重,南楚可以没有其他城池唯独不能没有影都。

        回到东市江府的江城急匆匆的来到了后堂,他的妻子正在产房中生产。生产有着巨大痛苦,那种撕裂身体的痛苦伴随着嘶吼在院落中一声压过一声,在那里等待的江城来回踱步,静不下心来。

        “老爷放宽心,夫人一定会生出一个大胖小子的。”跟着江城来回踱步的老管家安慰道。

        “放宽心?张妈生小海的时候你可曾宽心?”江城看了一眼老管家没有停步。

        “我...我走的比你还急...”老管家回了一声后跟上了江城的脚步。

        “那不就得了,我虽然......”江城的话戛然而止,他停下脚步看向了远处的半空。

        “那是...”老管家见状同样看去,此时他发现一个洋溢着仙风神韵的绝美黑衣男子凭空而立站在那里,所看的好像是老爷江城,又好像是江城身后还在传出声音的产房。

        “仙?”江城和老管家的脑海中都想到了这个字,正常人连骑马都要学上几天又怎能脚踏虚无凭空而立?想来只有仙能做到了。

        难道真的是仙?神州大陆确实有关于仙的传说,但那终归是传说,还是几千年前的传说,谁能相信?可不是仙又是什么呢?

        “啊...”产房又传来了一声嘶吼,江城和老管家不为所动,那个黑衣男子还站在半空中,是不是人更是说不清。

        “这是什么?”

        “妖怪啊...”

        “不好了,夫人生了个妖怪...”

        突然产房传出了几句话,或疑惑、或震惊、或害怕,随后产婆带着三个丫鬟慌张的跑出产房,就好像里面夫人正在生出怪物。

        “怎么回事?”江城回过身怒目而视,黑衣男子的事情已经顾不上了。

        “跑什么?都跑什么?”老管家同样如此。

        “老爷...夫人她...她...”产婆慌忙中止住脚步,支支吾吾间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她到底怎么了?快说啊。”江城心中怒起,声音大了很多。

        产婆看着江城刚张开嘴巴想说什么却一下闭口没了声音,眨眼间又和丫鬟急忙跑进产房关上了房门,整个院落继续回荡着江城妻子嘶吼的声音。

        江城侧目一惊脚下一移,他发现那个凭空而立的黑衣男子已经到了旁边,似乎正是他对产婆和丫鬟做了什么。

        “砰...”的一声轻响,黑衣男子缓缓落地,双脚踩在了青石板上。

        “这位上仙,欢迎光临寒舍。”江城哪里知道黑衣男子的身份,但用“上仙”这个称呼应该能试探出什么来,他抱拳躬身道。

        “你们不用担心,我无恶意。我本是离神星混元道飞仙宫的太上长老,复姓北冥名玄阳。今日游历群星发现你家公子降生算与我有缘,特来一看。”黑衣男子轻轻转身看向了江城。

        “离神星混元道飞仙宫的太上长老北冥玄阳?公子降生?”江城听着黑衣男子的话一字一字的全部记了下来,而且还从其中获知了眼前男子的身份姓名以及自己妻子所生为一男孩儿。

        “真的是仙人?”一旁的老管家听着黑衣男子如此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既是仙人到访,还请赐教,不知我孩子和上仙有何缘分?”江城理清思绪继续躬身行礼,眼前可是仙人,可是大好机遇,要让自己的儿子抓住才行。

        “等等。”北冥玄阳没有理会江城,一转身再次看向了产房。

        此时房中已经不再传出江城妻子的嘶吼声,取而代之的是“哇哇...”的婴儿啼哭,孩子已经生了下来。

        江城和老管家看了一眼北冥玄阳后同样看向了产房,身旁站着仙人,他们两个可不敢说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吱呀...”一声传来,产房的房门打开产婆抱着包好的婴儿走了出来,她不快不慢不急不缓的走到了江城眼前,动作麻利眼神却空洞至极,像是被人抽去了精神。

        “这是?”江城接过婴儿看着没有擦拭干净的血渍大惊,竟然是蓝色的,人的血液都是红色,自己孩子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我和你孩子的缘分所在,他是人,更是你孩子,但他又不同,因为他是蓝色血液。”北冥玄阳道。

        “那他岂不是会被当做怪物?”江城扫了一眼没有精神的产婆后看向了北冥玄阳,眼中满是求助之色。

        “我没有出现他的确会被当做怪物,我既然出现那就另当别论了。”话音一落,北冥玄阳看着眼前江城抱着的婴儿抬手掠过,那些血渍变成了红色。

        “红了...红了...”一旁的老管家看着眼前的神迹又惊又喜。

        “多谢上仙,多谢上仙。”江城看着眼前的变化眼眶湿润,眼泪从眼角滑落。

        “你们高兴的早了,我只是隐藏了他的蓝色血液而不是改变。”北冥玄阳接着道。

        “隐藏?”江城不解。

        “我只是用红色遮盖了他的蓝色血液而已,常人看去确实是红色,但瞒不住其他仙人,他们看到依然是蓝色。”

        “有没有什么办法彻底改变颜色?”江城有些急了。

        “蓝色是天生本色,神仙难改。”北冥玄阳一句“神仙难改”表明了自己的无力。

        “老爷,少爷可能一辈子都是常人,更可能一辈子接触不到其他仙人,何况就算接触了也是看到蓝色,应该不会怎么样。”老管家看的倒是比江城透彻。

        “真是这样吗?”江城疑惑间看了老管家一眼后又看向了北冥玄阳:“既然如此,还请仙人给小儿赐一个名字吧。”

        “赐名?”北冥玄阳轻声自语,随即看向了江城怀中熟睡婴儿的脸:“凤凰燃羽,涅槃重生。就叫‘江羽’吧。”

        “江羽?江羽...”江城看着怀中婴儿漏出了笑容。

        “小少爷有名字了,还是仙人所赐。”老管家看着婴儿更是有着羡慕。

        “小羽,我是行伍出身,真希望你能受名师指点...”江城抬起头看向了北冥玄阳,眼前空无一物不见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更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他又看了一眼产婆,要不是产婆还是没有精神的样子,他有可能会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遇到上仙北冥玄阳。

        “老爷,仙人走了?”老管家惊疑甚浓,因为他一个常人看到了非常之事。

        “老张,那是仙人,传说中的仙人,更是小羽的一次机会。只可惜...只可惜上仙没有收徒之意,要不然就算一生不见我都甘愿。唉!”江城无奈的长叹一声,真是心神满无力。

        “唉!”老管家跟着长叹了一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