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叶辰陈一诺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94章 你想多了,咱们没钱

第194章 你想多了,咱们没钱

        []

        “你们干什么,你们还想拦我是吗啊!”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你们总经理的母亲,就是你们总经理她妈懂不懂!”

        “你们的主子,也就是叶辰,他是我女婿!”

        “一群不长眼的东西,赶紧给我让开,再敢拦着,别怪我不客气!”

        公司的前台处。

        泼妇刘雪琴大喊大叫地张牙舞爪着。

        这让一众职员面面相觑地发懵不已。

        这就是陈总的母亲,叶总的丈母娘?

        “阿姨,陈总不在,她出去了!”

        一名得到了陈一诺交代的职员道。

        “她不在那我就去她办公室等她,你们拦着我干什么?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谁敢再拦老娘,立马给我卷铺盖走人!”刘雪琴大喊道。

        最近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查叶辰跟陈一诺的住址。

        但住址没查着,倒是查到叶辰收购了一家公司,而陈一诺已经从之前的公司离职,来到了叶辰收购的公司当总经理。

        这个消息更是让刘雪琴百般兴奋不已。

        这下,

        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找到公司地址后,马上杀了过来。

        不料却是被拦了下来。

        她知道,陈一诺那死丫头就在办公室里,就是不想见她而已。

        什么不在,什么出去了,都是糊弄鬼的话!

        刘雪琴的这般泼辣,又是让那些员工面面相觑不已。

        这要是别人还好,关键是陈总的母亲,叶总的丈母娘,那也不能让上门上手动粗的啊!

        办公室里。

        陈一诺已经拨通了陈一浩的手机号码。

        “姐,干嘛呢?”陈一浩的声音传来。

        “妈跑来我公司了,但我不想见她,她现在在闹,你看你有没有时间过来把她带回去!”陈一诺道。

        “她又作了?她还有完没完了!”

        陈一浩暴躁地愠声起来。

        接着道,“但是姐,我现在出差在外地啊,这一时半会也赶回去啊,这样,我给她打个电话!”

        “行吧那!”陈一诺嗯声挂掉电话。

        讲真,她是真没想到母亲会这么没下限地大吵大闹。

        可她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人性,尤其是自己母亲这样式的。

        前台处。

        就在刘雪琴想要强闯时。

        手机响起。

        然而掏出一看是陈一浩的时候。

        “哼,指定是那死丫头给那小兔崽子打电话了!”

        自言自语地低骂一声。

        刘雪琴按掉了电话。

        监控中看到刘雪琴这样,陈一诺苦涩地叹了声气。

        正当她再次拿起手机准备给前台打去电话,让前台把刘雪琴带过来时。

        忽的顿住了。

        因为画面中出现了叶辰的身影。

        “叶总!”

        “叶总!”

        从d·o·a西餐厅中回来的叶辰一走进公司。

        一众职员立马恭敬喊道。

        “辰,你可算回来了,这些不长眼的东西拦着不让我去找一诺啊!”

        一见叶辰,刘雪琴委屈地哭啼起来。

        只是那声辰,却是让叶辰听得鸡皮疙瘩四起,汗毛直立。

        同时,脸上也透出了愠色来。

        “你说谁是不长眼的东西?”叶辰沉声道。

        刹那间,刘雪琴竟是被吓住了。

        “我,我就是那么一说,你回来就好了,快带我去一诺的办公室,我知道她肯定在!”刘雪琴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或者是你到底要干什么!”叶辰并无半点好脸色。

        “咱们能不能到办公室去说?”没了那种嚣张气焰,刘雪琴弱弱道。

        叶辰漠然地点点头。

        朝那些职员挥了挥手。

        顿时那些员工赶紧让路。

        看着刘雪琴跟在叶辰身后走向办公室。

        只是很快,便窃窃私语地八卦起来。

        “你们说陈总这妈,是不是泼辣了点?”

        “陈总这么好相处的一个人,怎么她妈这么难缠?”

        “说点你们不知道的内幕吧,不过一定别扬出去,咱们叶总以前落魄的时候,这丈母娘可是对咱们叶总百般羞辱不待见呢,还不认咱们叶总是她女婿,不仅这样,对陈总也是没有好脸色,天天骂陈总瞎了眼嫁给叶总,还要逼陈总跟叶总离婚呢!”

        “我去,是这么回事?这也太作了吧,难怪叶总跟陈总会是这种态度!”

        “真应了那句话啊,以前你对我爱答不理,现在我让你高攀不起!”

        “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作,要搁了我是陈总,估计我跟她断绝关系的心都有了!”

        “谁说不是呢,太过分了!”

        总经理办公室里。

        “一诺,你就这么不想见妈吗?再怎么说妈也是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给你供书教学的啊,你这么做你良心不痛吗?”

        一进入办公室,刘雪琴立即哭哭啼啼地抹泪装起可怜来。

        那些彪悍泼辣的一面陡化成了委屈。

        要搁了不知情的人见着这一幕。

        指不定还得以为陈一诺有多么丧良心

        “有事直说吧,不用打这种苦情牌吧!”陈一诺冷漠道。

        “辰,一诺,妈知道以前对不住你们,妈那是鬼迷心窍了,是妈糊涂,妈知道错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就别跟妈一般计较不行吗?你们是不知道,外面风言风语,都在戳爸妈的脊梁骨,说风凉话,你们要是不原谅妈,妈都抬不起头来做人了啊!”

        刘雪琴一副忏悔地抹泪道。

        “那你当初那么对我跟悠悠时,你考虑过我跟悠悠的感受吗?你逼我离婚改嫁为了满足你的物质需求时,你又考虑过我抬不抬得起头来做人吗?行了,多说无益,

        你还是说正事吧,到底想干什么!”陈一诺道。

        “妈妈知错了啊!”刘雪琴道。

        “说正事!”陈一诺冷声道。

        “辰,一诺,你们看,你们都开公司了,能不能让妈到你们公司来,妈知道妈没什么文化干不了什么大事,但后勤管人妈还是干得了的啊,妈不想再给人当保洁了,这传出去对你们俩的名声也不好是不,所以妈想到你们公司来给你们帮忙!”刘雪琴不再藏着掖着地说出了来意。

        殊不知陈一诺却是笑了起来。

        道,“那还要不要给我爸安排一个什么经理当当?”

        不料刘雪琴却像是听不出好歹似的,“我也正想说呢,不过他能耐不大,随便给他挂个头衔,让他帮你们看管那些员工有没有偷懒啥的就行了!”

        这时。

        叶辰也笑了。

        “哦?那这得给你们开多少工资?”

        “咱们一家人哪能说两家话,工不工资的你们看着孝心就是了!”刘雪琴谄媚地看着叶辰道。

        陈一诺冷笑起来,“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你你什么意思?”刘雪琴瞬间呆住。

        陈一诺摇摇头,“从你以那种卖女儿的方式夺下叶辰手中那张银行卡的时候,我就已经对那头家彻底死心绝望了!不过念及养育之恩,你们二老的后半辈子,我还是会去尽到基本的赡养义务,但也仅限于此,其他主意,你们最好还是别打了,不然就是逼我断绝关系!”

        “你,你,你个没良心的死丫头,你竟然说得出这种话来?”

        手指指着陈一诺,刘雪琴气得浑身发抖。

        基本的赡养义务?

        那是什么?

        饿不死他们?

        她犯得上吗,她用得着吗!

        “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成人,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我为了你们姐弟俩操劳了大半辈子,难得你出息了,你就这么报答我的?”

        看出陈一诺的坚决后,刘雪琴放声大喊起来。

        “对,所以你可以走了!”陈一诺无比干脆地点着头。

        “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啊!你个没良心的,就没你这么对自己家老娘的啊,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知道你是这么个丧良心的玩意啊!”

        刘雪琴哭天抹泪地暴跳如雷,“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你要是不让我跟你爸到你公司来,我就不走了,就算死我也要死在这,我要让你们公司的人看看,看看你是怎么对你妈的,你个没良心的死丫头啊!”

        刘雪琴开始撒泼了。

        她已经扬言出去,不应该说是在外人的激将下,已经把牛逼吹出去了,说一定要去女儿的公司当管理,要狠狠打那些说风凉话的人的脸。

        这要是灰溜溜走人的话,面子还能往哪儿搁?

        “你这是要赖上了?你觉得你赖得了我吗?”陈一诺斥声道。

        “那我就让你看看我赖不赖得了!我现在就让你们公司里的人知道你是怎么个没良心法的!”刘雪琴尖锐地哭喊起来。

        “你赖不了,一把年纪了最好还是给自己留点脸,省得把警察都给招来了!”叶辰漠然淡淡道。

        “这是还要报警抓我的意思吗?报啊,你们报啊,我看是谁丢脸!我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让我跟你爸到公司来,要么给我跟你爸一人一千万,从今以后,你爱断绝关系断绝关系!”

        陈一诺跟叶辰这接连的态度,彻底让刘雪琴死心了。

        原本钻钱眼的面目再次毕露无遗。

        “你想多了,咱们没钱!”

        并没有在刘雪琴的话下而有任何动容。

        相反,这样的母亲,才是陈一诺所习惯的一面所在。

        “这是你逼我的!”刘雪琴咬牙切齿着。

        转身跑出去拉开大门,冲着外面大喊大叫起来。

        陈一诺紧咬着嘴唇再也忍不住泪腺的翻涌。

        “给两千万?”叶辰皱眉看着陈一诺道。

        “没人比我更了解她,她永远都不会知足,就算给了她两千万,就算两千万已经够他们玩乐余生,她也消停不了多久又会缠上,她不仅爱钱,更爱面子,不在公司里谋个一官半职出去显摆,她都不会死心的!”

        陈一诺眼中噙满泪水地颤声道。

        “那你说怎么着?”叶辰问道。

        “面对我妈这种人,她吃硬不吃软,屈服她的话她只会变本加厉没完没了!”陈一诺道。

        “所以?”叶辰再道。

        “报警!让警察来吓唬吓唬她,她就没那股气焰了!”陈一诺咬牙说出这句话来。

        “确定?”叶辰道。

        “我了解她!”

        陈一诺道。

        “那行!”

        说着。

        叶辰掏出电话。

        虽说这种事儿犯不上去找齐全这种大队长。

        但要是找其他派出所的话。

        他也跟派出所那些民警交代不上。

        电话很快被接通。

        “叶大师,有何贵干啊!”市局警队大队齐全笑道。

        “忙吗?”叶辰没客气,直言问道。

        “不忙,这两天比较太平,难得轻松了一些,怎么着?”齐全道。

        “那就行,一点牵扯家庭的鸡毛蒜皮民事,能劳烦你齐大队长一趟吗?”叶辰道。

        齐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