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叶辰陈一诺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81章 孤注一掷的疯子赌徒?

第81章 孤注一掷的疯子赌徒?

        []

        陈一诺石化住了。

        什么鬼?

        我想赚四个亿,对方只让我赚两千万?

        这是喝多了跑嘴跑火车?

        还是那撒谎的本性又复苏暴露了?

        可是,就自己对叶辰的了解,哪怕是撒谎,他都会在心里过一遍草稿的,不至于会这般无的放矢。

        所以陈一诺一下子是真的懵住了。

        怔愣道,“你又喝酒了?”

        “你闻着酒气了?”叶辰哑然失笑。

        “不是,你没喝酒那怎么还满嘴跑火车?说什么赚四个亿

        ,你知道四个亿有几个零吗?”陈一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哎,叶辰心里苦笑暗叹。

        果不其然,有时候真话比假话更加让人难信。

        “总而言之就是没谈拢,然后我就没耐性了,想到在那浪费时间,倒不如回家陪你跟悠悠好了!”叶辰道。

        “满打满算这才多长时间?这就没耐性了?经商之道有你这样的?”陈一诺皱了皱眉。

        “一诺,耐性是取决于彼此间的需求关系,现在是对方需要我,而不是我需要对方,既然这样,那我干嘛还要把时间浪费在诚意不足的需求上!”

        话罢。

        在陈一诺那愕然的神情下。

        叶辰朝小丫头看了过去,

        “悠悠,爸爸开车带你跟妈妈出去看风景好不好?”

        “好啊好啊!”

        下一秒,叶悠悠速度极快地关掉电视,雀跃地直接扑到了叶辰身上去。

        “一诺,出去逛下?顺便到夜市里找那几个你青睐有加的路边摊尝尝味道!”叶辰转头朝陈一诺咧嘴道。

        “说的好像车油不要钱似的!”

        虽有一些嗔骂的意思在里头,可陈一诺还是按捺着心中的幸福喜意站了起来。

        过往跟叶辰的关系还没恶化之前,她无数次想让叶辰陪她到夜市转悠转悠,可换来的都是叶辰在沉迷赌博下的冷漠跟怒骂,她也渐渐地死心不再去提及。

        眼下已经有了改邪归正趋势的叶辰突然主动提出,她又哪能不暗自欢喜呢?

        “大g都买了,还差那点油钱吗?”叶辰笑笑道。

        “你是在嘚瑟吗?”陈一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没,哪敢,哪敢在你跟前嘚瑟!”

        说着,不敢再去撩惹陈一诺的叶辰赶紧拉起悠悠的小手,“悠悠,咱们出发咯!”

        夜幕下的张家院子。

        远离了繁华的喧嚣。

        徒添了几分静谧。

        大厅中,电视上。

        老爷子张为民雷打不动地看着每一期的‘海峡新干线’。

        只因对他来说,夙愿就是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复兴的那一天。

        所以哪怕明知这只是一档节目,对于大局的佐证并无多少实际作用,可他还是没落下过。

        就是想看一看听一听

        “爷爷,您说您每个星期都雷打不动的,有这必要吗?这就是一个节目罢了,真有啥风吹草动的话,还能在电视上瞎嚷嚷啊!”

        边上,百无聊赖的张景山可算是等到节目播完了,这才郁闷地开口道。

        “你不懂,这问题也跟你解释不清楚!”

        显然张为民不想跟张景山这厮掰扯太多。

        转而道,“你在做空四海集团这事上赚了多少?从里头撤出来了没?”

        “啊,什么赚了多少?”张景山心头一咯噔。

        因为他之前在老爷子面前的说辞是没跟着叶辰一块疯。

        张为民带着一缕笑意就这么默不作声地看着张景山。

        下一刻。

        倍感发毛的张景山表情古怪起来,

        “爷爷,您您盯着我干嘛?”

        “你说干嘛?你真当以为我这八十几年白活了?以为我那几十年官白当了?”张为民道。

        “咳,已经已经扯出来了,赚了一千多万!”张景山挠了挠头,不敢去直视老爷子的眼神。

        “一千多万?看来你对那小子还真是够相信的啊!”张为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张景山皮笑肉不笑地没敢再说话。

        张为民继续问道,“对了,他现在干嘛着了?他之前跟我说想生产祛疤除痕的皮肤膏什么的,说在保证合法合规的情况下,想让我给相关部门打个招呼开开绿灯,

        好省点时间,怎么没见他找我了?”

        “啊?生产皮肤膏?这,这事我不知道啊,他也没跟我说过啊!”

        张景山愣了下来,一头雾水。

        因为这事叶辰是真的没跟他提过。

        “你不知道?”张为民也是意外不已。

        “不知道,他从来都没跟我提起过!”张景山道。

        张为民若有所思地顿了顿,“那你知道他现在在整什么幺蛾子了吗?”

        张景山有点纳闷。

        纳闷老爷子对叶辰的关心是不是有点过了?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老爷子好像还从没对什么外人如此上心过。

        别说是外人,就连自己,说句难听点的,老爷子都没这般上心啊!

        然而纳闷归纳闷。

        张景山还是如实道,“爷爷,我说出来您肯定不信,肯定觉得不可思议!”

        “哦?说说!”张为民好奇起来。

        “在做空四海集团的操作中,他赚了两千来万,完事跑到远郊,把做空四海集团赚来的钱,加上之前的本金,几乎全往金钟村砸了进去,您老应该知道,金钟村那就是一块鸟不拉屎的荒郊,总共就六十六户人家,他一口气以一百万一栋的价格,连地皮带房子,花了四千六百万买下了其中的四十六栋,然后还剩下二十栋,他让我跟长风一人十栋,咱俩也跟他一起并肩作战同富贵共患难了!”

        张景山如实全盘托出。

        “什么!”

        殊不知张为民的脸色却是陡然大变。

        不敢置信地惊呼起来。

        金钟村?

        这

        这可是市政府极有可能把地铁十号线延长到那儿的地方啊!

        前不久,他那位得意门生,也就是如今的市委一把手就来找过他,跟他畅聊了一番江州的后续发展。

        说完城中村的改革试点后,又讨论了下一步的战略方针。

        市政府,已经是把目光投到了远郊,因为那里有个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就是周边几个城市跟江州的交汇处。

        在市内趋于饱和的发展空间下,市政府已是未雨绸缪起了远郊来,打算以开通延长地铁十号线的信号,把那些资本家给引向远郊,从而扩展江州的繁华版图。

        不过,这也只是市政府的一个规划想法而已,暂且未被拍板落实,所以一直没敢对外界泄露出任何口风来,免得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然而,就在这种背景下。

        叶辰却是把全副身家都砸进了金钟村。

        这要么是疯子赌徒,要么是笃定市政府的下一个发展目标是远郊。

        可叶辰,会是那种奋不顾身孤注一掷的疯子赌徒吗?

        张为民绝对不会这么认为!

        所以,他又是依自己的超前分析,就像是上次的金麟府那般,分析出了远郊将会成为香饽饽?

        这种宛如把市政府把控在手中,仿佛是先知般的超前分析力。

        张为民惊了,真的惊了!

        活了八十几年,从政数十载,见过的商业天才如过江之鲫,打过交道的商界巨头多不胜数。

        但却从未见过可与之相提并论去媲美的妖孽。

        饶是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被他张为民高度看好的徐嘉,也就是如今的亨达集团董事长,似乎都要跟他相去甚远啊!

        “爷爷,您怎么了这是?”

        看到爷爷那稍有的失态惊震。

        张景山瞬间又懵逼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